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企图令海外留学生噤声 中共恐吓其国内亲属 2、安徽一栋居民楼突然坍塌 多人失联 3、落马官员狱中讨论中共崩溃爆发点

[复制链接]

1168

主题

1236

帖子

7362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362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企图令海外留学生噤声 中共恐吓其国内亲属 2、安徽一栋居民楼突然坍塌 多人失联 3、落马官员狱中讨论中共崩溃爆发点





本帖最后由 IreneLambert878 于 2024-5-28 06:54 编辑

企图令海外留学生噤声 中共恐吓其国内亲属

2024年05月27日

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参加民主活动或相关讨论会,中共警察就约谈或骚扰他们在国内的家人。中共以制造恐惧的方式迫使留学生自我噤声,试图控制海外中国留学生的言论和行动,使他们不敢公开表达反对中共的立场。但是有的留学生认为中共的威胁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国际特赦组织5月发布的报告说,北美和欧洲的中国留学生在抗议现场和网络上受到监视;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则被警方锁定和恐吓。

美国之音5月26日报导,去年6月4日,刚从美国一所大学研究生毕业的滕子桓来到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州议会,举牌向来往的人们说明六四天安门事件。那天他注意到一些华人面孔的人紧紧盯着他看,拍下他的照片。

滕子桓表示,他秉持着自己只是说出实话、没有做错任何事的想法,没有蒙面或变装,也不介意那些人的举动。

一个星期后,滕子桓的微博和抖音号突然被永久封号,此前他没有发表过敏感内容。

滕子桓的父母住在中国江苏,是创业家。他们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告诉他们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必须立刻前往警局。

到了警察局,三名警察分别围住他的父母,检查他们的手机。警察从滕子桓父亲的手机上查看滕子桓的朋友圈,接着向他们问话和做笔录。警察对他们说,“你儿子受到海外组织的蛊惑,在美国参加了‘反华’活动,受到‘爱国’留学生的举报。”

滕子桓感到很困惑,警察口中所谓的反华组织,实际上是他一人发起、一人进行的“六四”举牌行动。他没有受到任何人的鼓动,只是想说出真相。他自己甚至不在中国,为什么不能说?难道这里也在中共管辖范围?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部主任布鲁克斯(Sarah Brooks)对美国之音说,这些留学生通常并不高调,也不是新闻人物。他们可能只是自发性地参加了一场六四纪念活动,或张贴了声援“白纸运动”的海报。

布鲁克斯说,中共政府对留学生父母施压,要求他们劝说孩子停止参加任何形式的争取权益的活动,否则父母可能面临针对行动自由的威胁,包括不允许他们离开中国去探望自己的孩子,还可能遇到工作环境的刁难和失去养老金的风险。

滕子桓得知父母被盯上时很诧异,他认为自己只是一名平凡的留学生而非活动人士,父母却受到警察部门警告,还被社区管理委员会纳入监视名单。况且,他在国外做了什么,与人在中国的父母有何关联?

警察问讯时对滕子桓的母亲说,“如果你儿子继续在境外从事‘反华’活动,我们也会对你们有相应的措施”。

滕子桓的父亲对警察说:“我们已经三年多没有跟他见面了,他也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有的事他也不一定每样都跟我们讲,我们确实不知道。”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执行长周锋锁对美国之音说,在美国公开参加纪念“六四”等民主活动的华人还是极少数,大多数人因为中共的监控和制造的恐惧而噤若寒蝉。他说,中共就是通过限制回国、骚扰家人等等造成人们的恐慌。大部分时候,其实如果更多的人忽略这个,那就无所谓了。他认为,海外华人需要更多地克服这种恐惧,挺身而出。

滕子桓说,中共当局在国内吓唬了他的父母,但对身在美国的他本人,实际上中共不敢轻举妄动。他认为,在法治的美国,他有更多空间说出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共当局对留学生能造成的威胁也相对有限。

这起事件之后,滕子桓说出真相的信念没有动摇。在看穿中共制造的恐惧后,他表示心意更加坚定。

“国际特赦”的布鲁克斯认为,中共政府对留学生造成的威胁和伤害很大程度是精神上的。留学生经历自我审查,担心有人得知他们参与了人权方面的讨论,因而生活在焦虑和恐惧之中,心理健康受到非常有害的影响。“中(共)国政府应该停止这种骚扰,让这些学生自由无惧地学习。”

责任编辑:方晓

安徽一栋居民楼突然坍塌 目前多人失联

2024年05月27日

5月27日,安徽省铜陵市一栋居民楼发生坍塌,目前造成多人失联。

铜陵官方27日通报称,27日13点40分左右,铜陵市郊区大通镇龙苑小区48栋一侧发生坍塌,初步排查有5人失联。通报还称,其他涉险人员已转移,目前现场正在搜救。

大陆极目新闻报导,居民介绍,事发楼栋高五层,有两个单元,每个单元一层两户。经其到现场查看,垮掉的部分将近有整整一个单元。

另有居民说,该小区的房子建了至少有十年,垮塌的楼房普通居民房,有人正常居住。

龙苑小区居民李敏(化名)对潮新闻说,该小区是商品房,属于老旧小区,与自己同住一小区的亲戚在此事故中失联,“塌的那侧是我阿姨家”,“他们一家三口,搜救了5个小时还没找到”。

网民“一颗陶”说,“我妈家住后面的楼,现在都不让回家了,还一个个的不让拍照不让拍视频,坍塌的半边楼,现在知道的,埋了5个人在里面!”

“玲珑儿”说,“是我们家门口,希望没有人员伤亡。”“是的,一家三口还没找到呢。”

有人说,“一楼是我家,还好公公出去了,万幸。”“就一个单元,塌了一半。”“同小区的人心里忐忑了。”

“太吓人了,好好的房子怎么会塌。”

“还是质量问题。”“豆腐渣工程。”“什么情况?豆腐渣工程吗?太坑人了,哪一年的楼啊!”

“大通镇年年旧改就刷个外墙漆,现在才20多年,住好好的倒了,里面听讲还有五六个人。”

“大楼里的人好惨,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还有人问,“这个房子很老吗?”对方表示,“并不老,我老家的,才五层不至于因为老化坍塌。”

“2000年的房,整个就是直接压下来的那种塌,都不是侧倒。”

“铜陵市区,预制板5至6层年限房,太多了,有的时候住的真心慌慌。”

“是大板楼吧?老旧小区的大板楼越来越危险了!”

(责任编辑:李恩真)

落马官员狱中讨论中共崩溃爆发点

2024年05月27日

中国经济下行,地方政府债务危机持续恶化。流亡海外的中共前体制内官员杜文透露,他在监狱时,与一群落马的中共高官讨论中共崩溃的爆发点,其中一官员说,将来压垮共产党的一定是地方债。

目前中共内政、外交空前危机,中国经济持续恶化,地方政府深陷债务危机,房地产频频爆雷,外企撤离中国,商家纷纷倒闭,失业率飙升,民怨沸腾。

落马高官狱中讨论中共崩溃爆发点

5月25日,杜文在海外X平台发文表示,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其中地方债务问题尤为突出。这不仅是财政问题,更是关系到国家经济安全的重大隐患。中央政府在试图控制地方债规模的同时,也希望推动地方经济发展,但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愈加尖锐。

杜文曾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法律顾问室执行主任,曾因被指控涉及内蒙政府公款行贿案,他被判刑入狱12年8个月,关在呼和浩特第三监狱。

杜文透露,“在监狱时,我与一群落马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们讨论中共崩溃的爆发点。大家观点各不相同,其中有一位做过15年财政局长、5年副市长的老哥把我拉到旁边,悄悄对我说:‘老杜,在我看来,将来压垮共产党的一定是地方债。’”

上述这名落马副市长说,“我们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大企业,也就没有稳定的税收来源。我做了五年副市长,经常被请去给企业剪彩,最大的一家企业居然是投资才500万的木板厂,你说无聊不?但是领导一味要求大干快上,四处搞基建,所需资金动辄几亿、几十亿、几百亿。钱借了,项目干了,地方GDP上来了,但是拿啥还钱呀?财政就是吃饭财政,发工资还得靠转移支付呢。现在已经开始借钱还利息了,利滚利滚雪球一样,能维持多久呢?”

杜文问他:“那银行放贷款没有抵押凭什么给你们贷款呢?而且你们借钱时不考虑还钱吗?”他说:“抵押?拿什么抵押?大家都是凭借对共产党的信仰放贷,再说了,现在抓人这么厉害,哪个行长敢不借贷款给地方政府。对于还钱的问题,我提过,不能只想着借不想着还呀,但是领导说,你管他呢,还不上拉倒,至少我们任上肯定没事,反正政府还不上钱也不会从你我兜里掏一分。啥时候塌锅啥时候拉倒。据我所知,一个地方这样,全区、全国都这德行,到时候人民币连金圆券都不如,那共产党不倒台才怪呢!”

杜文还表示,不要轻看腐败分子,他们才是真正了解共产党的人。

公务员:到处都是烂尾楼盘 卖不出去的房子

独立时评人蔡慎坤5月26日在X上的文章,披露了中共地方政府面临的危机。

文章表示,日前他跟大陆中部地区农业大县的老税务闲聊,对方说,今年前四个月才完成税收1200多万元,全县公务员一万多人,国家财政转移支付每年30多亿元,经常出现支付困难。

这名公务员表示,该县原本有几家陶瓷厂水泥厂,每年还能贡献几千万税收,如今都倒闭,一分钱的税收都没有了,原本繁荣的商贸在网络经济冲击下变得极其萧条,县域经济只剩下廉价餐饮和理发服务业,街头最多的是药店,但税收寥寥无几。

这名公务员透露,土地财政曾兴旺一阵,最多时卖地收入超过10亿元,现在一块地都卖不出去,县城到处都是烂尾的楼盘都是卖不出去的房子,县政府曾发动公务员买房,可是许多公务员都背负债务,全县今年前四个月才交易20多套房,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退休人员拿不到养老金,公务员工资也没办法发放。

地方政府财政接近枯竭 债务难以化解

杜文的文章表示,地方债务已成为压在中国经济头上的一座大山。许多地方政府长期以来依赖于借新还旧的模式,但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崩盘,这一模式已难以为继。地方政府财政接近枯竭,债务化解难度前所未有。

文章认为,地方政府面临的财政困境日益加剧,土地出让收入锐减,导致偿还债务的资金来源枯竭。如果地方政府继续依赖非标融资等高风险方式,无疑会使债务问题进一步恶化,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金融危机。

对于中共地方政府的财务状况,中国知名学者温铁军曾透露,他在南方一个发达省有试点镇,他的学生在县级市和乡镇做挂职副县长和副镇长,县级市的负债高达几百甚至上千亿,县、镇一级单位负债能高达几十亿,甚至上百亿。

他透露,历任追求高增长的官员在交班时都会留下一大堆债务,下一任接手时面临的就是一大堆债务。而接任者就拿土地抵押给银行,才能套来70%的地价,把上一任的帐平了。“不是还上帐,跟银行做个交易,我把利息给你交了,你把上一任欠的债转成我这一任新的贷款”。

前青海省政协委员、光传媒创办人王安娜(又名王瑞琴)5月25日在X平台表示,官员到某地任职,首先面临着前任的烂摊子,继任者的做法是“新官不理旧账”,前任的所有事情都推脱,直到自己任期结束。

新任者到任后马上开始清理分化前朝所任命的官员,大肆开发新项目,这即是提高GDP提升业绩高升,又是可利用回扣、工程分肥牟利一箭双雕的好机会,各地官员乐此不疲,不关注债务、社会矛盾等,使其继续积累越滚越大。

文章说,任期届满时每位地方官都会重复历届前任集中提拔、大量举债的故事,给下任留下一个烂摊子,自己飘然而去,如此恶性循环往复,这就是中共官场的生态,也是天量地方债务形成的缘由。

文章直指,中共不倒天理不容,其体制是违反人性、弃善扬恶、野蛮落后反文明,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不能走出他们自身邪恶逻辑所带来的扭曲,给所在国家和国民带来的灾难和痛苦,全球结束共产主义恶魔统治是人类共同的使命。

(责任编辑:李恩真)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13 05: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