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戴维:六四还在进行中 直至让共产党消失 2、中国“穷人三件套”涨价的背后 3、英国情报机构将重点打击中俄伊间谍

[复制链接]

1183

主题

1252

帖子

7457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45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戴维:六四还在进行中 直至让共产党消失 2、中国“穷人三件套”涨价的背后 3、英国情报机构将重点打击中俄伊间谍





本帖最后由 IreneLambert878 于 2024-6-3 07:16 编辑

戴维:六四还在进行中 直至让共产党消失

2024年06月02日

我是读研究生回到了北京。那时文学批评专业的研究生比较少,“六四”学运开始后,我们导师非常明确地对我们说,“你们是写历史的(尽可能地,因为你们这个专业),而不要去创造历史”,但是肯定是忍不住热血沸腾,我们要到天安门广场,每天都去。

集会,声援,发表观点与当时社会的诉求,“反贪污反官倒⋯⋯”。

那个时候文学界有著名作家,如曾任《人民文学》主编的刘心武,他也与文学界的同仁扛着大旗前往天安门广场。“六四”结束之后他也受到了影响,丢了主编职位。

一个著名的诗人,写了一首歌,“我们走在火热的五月里,我们英勇地走上街头⋯⋯”我们唱着这首歌上天安门广场去声援静坐的大学生。

我们是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集中在一片,我们同学都是声援者。我们老师坚决不让参加“高自联”,他说你们去声援、发表演讲都可以。一是不让静坐,第二不要加入大学生联合会。

到五月十几号开始,外地大学纷纷往北京走,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示威以及天安门广场的静坐请愿。外省来的,当时也有加入绝食静坐的大学生。

六月三号下午五点多,我与几名同学,从前门地铁站返回学校时,刚要出示学生证(那段时间无论公交车还是地铁,只要看见校徽,或学生证就不用买票),一个年轻的女售票员对我们说,“不要拿了,不要拿。”她一看我们三个年轻学生就把我们叫过去,低声告诉我们说:“我们接到上级通知了,你们能回的就尽快回去。”我问,“怎么了?”她说,“今天晚上要戒严!”

其实我们对戒严这个词不太懂,完全是啥都没概念,今天晚上戒严,我以为就是包围起来了。

因为我们那一年级几个同学到军队驻地去实习与采风,感受军队生活,刚好是在总后学院。一开春、一开学就去了,跟部队接触很紧密。5月23日晚上的政治局会议恰好在那个里面开的,来了五十几辆特别的轿车,之后学院整个警戒了,校外都警戒了,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不懂嘛。

回去草草吃了一顿晚饭,我们八点多快九点就走到了翠微路口,现在叫西长安街,那时候西长安街没有那么长,就是翠微路那边,军车、装甲车、坦克轰轰轰轰地就从西边一路往向天安门开。

我们三个同学就跟着军车,公主坟、军事博物馆、木樨地、阜新桥、西单,就快要到了新华门,西单电报大楼附近就听到了机枪“哒哒哒哒哒⋯⋯”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听到枪声,之前看电影知道子弹离人近是什么样的,真实的最近处的子弹声是“啾啾——啾啾”。一个年纪大的老伯大喊:卧倒!卧倒!我们在电报大楼对面的一个胡同里应声卧倒,人多得不行,后边有人趴在我身上,我趴在别人的身上。

我穿着一个白衬衣,小黑的碎花,一天就没低头看自己身上,没有注意。从戒严区往外走就要走出戒严线时,同学看见了,“他们三个活着,出来了!”有个同学看到我肚子上一片暗红红色,都是僵硬了的血,“你中弹了吗?你肚子上都是血!”当时我吓得都手抖,把衣服撩起来,一看肚皮光光的。回头一想,就是卧倒时,不知谁中弹了,我是染了别人的血。

因为我们没能走到天安门广场,到了新华门西边,机关枪响声不断的地方就再也不能向里走了,是第一层戒严,我们是在二层里边,周围的群众让我们该回家快回家,我们就往外走,天已经蒙蒙亮了。我艰难地走到上午九点多,到复(阜)兴医院。刚好在西二环这个边上有一个小医院,当走进门诊大厅里边,摆满了死人,我们刚开始数,数过去,就数了五十多具尸体,一回头,哇,摆满了,数不过来了,他们(共产党)硬说没死人,那一个早晨哪里来的这么多死人?

刚开始我们看着尸体很害怕,当数了一圈又一圈后,哇,我们后边全堆满了,一个一个摆着那里。这个时候一下不害怕了,那尸体各种形状,有大量的血,分辨不出来身份,有年轻的,也有中年人,有些模糊。

我还见证了军车上下来的军人对着围观群众开枪,装甲车、坦克是怎么样在长安街上横冲直撞⋯⋯我们一路跟着,亲眼见证了那段令人恐怖的历史。

只要共产党利益受到影响,它们对谁不开枪呢?因为毛老贼的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共产党把枪杆子牢牢抓在他们手里,对手无寸铁的百姓肆意践踏与蹂躏。

“六四”,如今人们都说是纪念,我认为六四是开始,至今还在进行中,直至让共产党彻底灭亡,并从中国那片土地上消失,从人类中彻底消失,“六四”的使命才能算结束。因此,“六四”不是一个纪念日,而是一直在推动中国实现真正的民主化进行中的运动。

中国“穷人三件套”涨价的背后

2024-06-02

最近,大陆墙内一篇讲述“‘穷人三件套’齐齐涨价”的文章写道,“‘涨价去库存’这么高难度的事情,楼市没干成,居然让方便面、榨菜和可乐干成了”。

针对“涨价”,该文指出,康师傅“桶装面从4.5元涨到5元,袋装面从2.8元涨到3元”;涪陵榨菜“印象中5毛钱一包”,“现在已经是3块钱一包,高端榨菜甚至能卖到5块钱”;“500ml的可乐,价格已经从4元涨到4.5元,680ml的可口可乐,售价涨到了5元”。这样的“穷鬼套餐”总价在13元左右,已达到中国“当下餐饮消费的‘下限’”了。

价格涨了,但销售额却并未下降。按照上面文章提供的数据,“今年一季度中国方便面……线上和线下总销售额同比增长6.7%,环比增长8.7%”;涪陵榨菜“今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加3.93%”;可口可乐“一季度营收113亿美元,同比增长3%”。本来这“穷鬼套餐”就是薄利多销,可想而知,其忠实消费者若大幅减少,公司的营收恐怕很难实现增长。

实际上,吃“穷鬼套餐”的中国人是否越来越多,从大陆餐饮业目前的销售策略上也可洞见一二。北欧家具零售商“宜家”的中国门店在今年3月中旬到4月底这段时间推出了周五半价套餐,比如10颗肉丸只需要9.99人民币。在此之前,“南城香”推出了“3元自助早餐”;“老乡鸡”推出了14.9的廉价套餐;“奈雪的茶”推出了9块9的欧包加奶茶组合;“星巴克”也推出了不到20块的轻食加饮料组合。

有视频拍到,大陆一位餐饮业大佬在同行聚会上表示,如今在中国做餐饮一定要做最低端的消费。据他所知,2023年过年前,广东一个工地的盒饭在12元到15元之间,但5月时,盒饭的价格就降到了8元,而现在只能卖5元了。北京已有便利店在卖4元的盒饭,而且生意比别的店都好。从这种情形来看,中国人的消费水平已退回到了2006年,于是他打算下一步只跟朋友开一个人均消费仅40元的最低端火锅店。

以上迹象表明,以前活得并不寒酸的中国人也在越来越多地被沦为“穷鬼”。如今,餐饮业都被迫有了反应,但本该对老百姓的“餐桌”、“菜篮子”负有重责的政府却并未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扶救助,甚至还在寻找着敛财对象,要精准无误地针对“穷鬼”们来一场不留余地的洗劫。

连“穷鬼”都不放过,正说明中共也已经穷途末路、无财可敛了。一年前,有人在墙外社媒上“妄议中央”,却道出了“中国从政府到百姓穷得叮当响,习黑皮老大靠抓胡润富人榜的富人敲诈勒索度日”的大实话。从话中不难听出,“共同富裕”在几年前或许还有一定的可操作性。

但近日,海外《人民报》的文章却指出,《2023年全球私人财富迁移报告》有数据称,“2022年,超过1万名身价百万美元的中国富豪移民海外,富豪移民人数名列全球第一”;到“2023年,中国高净值人士移民数量也将占据全球榜首,预计有1.35万名有钱人将移居海外,遥遥领先”。

那么多富豪连人带钱都走了,中共怕是要狗急跳墙。有数据显示,大陆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每年都有数千亿美元被转移出境。即使是没走的,也在想方设法把钱挪出去。有消息称,许多中国人正在“用一箱一箱的现金购买”东京300万美元以上的公寓。实际上,这种办法也只是用来转移资产的其中之一。

可见,中共的“劫富”有多狠,竟然能让中国的有钱人如此坚决、迅速地作鸟兽散。然而,中共难看的吃相也完全暴露出它已经饿得发慌的真实状态了。

这两年,大陆体制内人员被减薪、裁员、甚至被拖欠工资、被单位讨要发过的奖金等反映财政状况恶劣的消息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中共加紧印钞,甚至将人民币的锚定物都改成了国债。很快,中共就印了1万亿国债,寄希望于地方政府能以此来缓解财政压力。然而,锚定物都不稀罕了,人民币就更没有价值可言。到这步田地,中国人还得拿着贬值的钱去买仍在涨价的“穷鬼套餐”。这样下去,恐怕连最廉价的也吃不起了。

尽管涨价的是方便面、榨菜、可乐公司,但在其后面勒紧了脖子,让其交出一部分利润的,不就是中共这个集党、政、军于一身、并凌驾在法律之上的强盗、劫匪头子吗?问题是,劫匪遇到包里有粮的,打劫才算成功。可中国人连价格最低的套餐都买不起,哪还有钱被人洗劫啊!

2022年,有研究称,大陆医保3.6兆人民币的“余粮”,哪怕仅用在全民两天一测的核酸上,也只需3年半就能花光。这意味着,大家千万不能低估中共藤上的蛀虫们贪污腐败的力度和速度。这个不可能停止以权谋私的政权要败光所有中国人的血汗钱也不过就在须臾之间吧!

中共垮台是命数,因为它根本就没有自救机制。从一开始,它踏上的就是一条毁人与自毁的不归路。只是,在中共轰然倒塌之前,又会有多少不敢、不能、不想反抗的中国人将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剧人物和牺牲品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英国情报机构将重点打击中俄伊间谍(图)

2024年6月3日    作者:高茹之

2024年4月26日,英国伦敦,克里斯托弗-卡什(Christopher Cash)在被指控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听证会前抵达威斯敏斯特地方法院。29岁的克里斯托弗-卡什和32岁的克里斯托弗-贝里因涉嫌向中国提供敏感资讯而受到《官方保密法》指控。两人于2023年3月被捕,被指控 「获取、收集、记录、出版或传播 」对外国有利的材料。卡什是一名议会研究员,据报道他曾为中国研究小组工作,获取了与几名保守党议员相关的数据。(图片来源:Leon Neal/Getty Images)

【人民报消息】近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在报导中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称,英国内阁业已下令军情五处将工作从反恐工作转向打击来自中共国、俄罗斯和伊朗的「间谍」。报导称:「尽管国内和国际恐怖主义仍然是军情五处的首要任务,但越来越多的资源被用于针对俄罗斯、中(共)国和伊朗的反间谍行动。」

报导还说,俄乌战争爆发后,中共情报人员在英数量不断增加,「无法量化」。根据英国情报部门的消息,中共特工活跃在学术界、商业和艺术领域,其中包括学生、教师。「被中共情报机构招募的特工、平民人数可能高达数十万。」另有一位消息人士指出,中共驻英国大使馆多达20名工作人员可能是「间谍」。

事实上,英国情报部门这几年关注中共间谍已经很长时间。就在今年4月下旬,去年因涉嫌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的一名英国议会研究员克里斯托弗·卡什(Christopher Cash)与另一名男子克里斯托弗·贝里(Christopher Berry),被英国执法部门以间谍罪指控出庭受审。

英国伦敦警察厅表示,两人被指控向外国提供「文章、笔记、文件或资讯」,指控所涉及的外国是中(共)国。

2022年1月13日,英国军情五处曾致信英国议员,在其中罕见点名华人律师李贞驹(Christine Lee),说她代表中共统战部,在英国「秘密干预政治活动」。

公开资料显示,李贞驹不但是中共海外交流协会成员、中共驻伦敦大使馆首席法律顾问、国侨办的法律顾问,还是英国国会跨党派中国小组的秘书,她2006年发起了一个所谓的「英国华人参政计划」,并因此得到唐宁街的夸奖。其律所Christine Lee & Co Solicitors在伦敦、伯明翰和北京设有办事处。此外,她的身影也经常出现在英国议会,从英国多家媒体发布的图片上,李贞驹出现在与英国前首相卡梅伦、特蕾莎‧梅、前工党领袖杰里米‧柯宾以及习近平等的合影上。

据报,李贞驹与工党议员巴里‧加德纳(Barry Gardiner)的关系最不寻常。她筹集了数十万英镑来支持加德纳的工作,后者在布莱尔时代担任环境大臣,曾在前工党领袖杰里米‧柯宾的影子内阁担任国际贸易大臣。随后,李的儿子得以为加德纳工作。

2021年2月初,曾有英国媒体透露,在过去的一年中,有三名伪装成媒体记者的中共间谍进入英国,他们的真实身份被英国情报部门识破后,三人被驱逐出境。2月15日,英国宣布新的政策,收紧「可能从事间谍活动」的中国学生或研究人员的签证,已有的签证甚至可以撤销,这个政策或阻止成千上万的中国学者和研究人员进入英国。

如今,英国内阁下令军情五处将工作重点从反恐工作转向打击来自中俄伊的间谍,说明这一问题已经尤为严重。根据《每日电讯报》报导,英国秘密情报局军情六处前行动与情报总监奈杰尔·英克斯特指出,中共间谍活动对英国构成的长期风险,比俄罗斯相关活动造成的要大。

英克斯特还表示,除了在网路空间的活动,北京的人力情报搜集活动也大幅增加,部署更多人员不惜代价取得军事、商业和其他情报。他警告说,英国情报界缺乏足以对抗相关风险的中国事务人才,无论是就对中共政府和共产党的认识,还是中文水平而言。

尽管中共依旧一脸无辜否认英国的指控,但英国情报机构的转向对于进一步打击中共在英间谍还是有积极作用的,加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情报合作,中共身在西方的间谍将有更多人的身份被曝光。 △

(人民报首发)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23 05: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