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六四”主播仍在受刑?有功能者见其地狱惨况 2、六四35周年 中共严控高校学生 禁任何悼念 3、彭丽媛和中共七常委的“六四”故事

[复制链接]

1183

主题

1252

帖子

7457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45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六四”主播仍在受刑?有功能者见其地狱惨况 2、六四35周年 中共严控高校学生 禁任何悼念 3、彭丽媛和中共七常委的“六四”故事





“六四”主播仍在受刑?有功能者见其地狱惨况(组图)

发表时间: 2024-06-03    作者:

2009年的6月5日,中共央视主播罗京死亡,年仅48岁。如果没有当年的六四事件,罗京或许不会走上CCTV黄金时间的舞台,也不会这么快死去。罗京死在六四20年纪念的时候,上天在冥冥之中提醒国人不要忘记六四。

中共对罗京的死因一直讳莫如深。据悉,罗并非官方所称患淋巴癌致死,而是死于艾滋病。网络流传一篇有功能的佛法修炼人写的文章,说看到罗京在地狱受刑的惨况。

央视主播罗京仍在受刑?有功能者见其地狱惨况

2018年,也就是在罗京死亡之后的9年,网络上曾流传的一篇有功能的佛法修炼人写的文章透露了罗京死后的触目惊心的惨况。文章写到:

“在地狱中我还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个人生前是央视主持新闻节目的男主播。他在死去的这些年,已经承受了地狱所有的1800种酷刑3遍之多,此时正被两个牛头马面的鬼使押往无生之门。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身上每个细胞都在颤抖,为他未来永无止尽的痛苦命运而哀愁。”

而这个人就是罗京。如今地狱中与之匹配的酷刑种类也增加了数倍,竟有1800种之多,这些酷刑平均分配到18层地狱各层空间中。

文章说,许多酷刑更是闻所未闻,这样的阴鬼罪灵受到的惩罚是被地狱的鬼使带至陡峭的山峰,山上密密麻麻布满了锐利无比的尖刀,罪灵被鬼使从峰顶推下山谷。

躯体在坠落翻滚的过程中会被地上的尖刀利刃不断反复刺穿,躯体瞬间血肉模糊,痛彻及骨。这样的酷刑折磨每时每刻都在重复。日复一日的继续,没有尽头。

文章形容,那种撕心裂肺的哀嚎,响彻地狱幽暗的空间。罪灵身体被烤糊烧焦了之后,鬼使再用利刃把躯体上残余的烂肉刮掉,刮至见骨方才停手,每一轮的酷刑结束之后,鬼卒再用法术咒诀使被浸泡在粘稠药水中阴鬼罪灵残破的躯体慢慢恢复正常。

而恢复的过程也是极其痛苦的,待罪灵躯体完全复原后再重复施刑,循环往复,日夜不停。然而这只是它们应受无数地狱酷刑中的一种而已。

想来罗京呆的是无间地狱。更令人惊心的是,上述痛苦死亡9年的罗京却已经遭受了3遍之多,按照文章的说法,罗京持续遭受这种痛苦却是无限期、无止境的,其已被送入无生之门。无生之门,顾名思义,就是永不得再生了。其痛苦和恐惧,早已非人间语言可以言表。

罗京为什么会受到如此触目惊心地狱之苦?根据文章中的说法,不只是他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充当央视喉舌、支持中共杀害无辜学生有关,更与他用喉舌播散谎言、诽谤法轮功修行人有关。

罗京 六四 主播  地狱 死亡 功能 佛法 修炼人 法轮功 六四事件

中共喉舌、央视主播罗京的一生。(视频截图)

因六四而起 在六四而落 中共喉舌罗京的一生

罗京原是中共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新闻编辑部副科长,2009年6月5日,罗京正值事业与生活最颠峰的时候死亡。据官方报导说其死于淋巴癌,不过他的真正死因另有说法。据悉,罗京真正死于艾滋病,他的真正死因一直是中共的高度机密。

罗京死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向央视发出唁电,称罗京“政治坚定”。而他的所谓“政治坚定”具体体现在在重大问题上与当局保持高度一致,即使违背自己的道德良心也要做。

比如在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时,他瞬间变脸,明确表态支持中共“六四”屠杀,并播发了一系列“六四”事件的假新闻,声称天安门没死一个人,“六四”运动是暴乱等。

自此之后,罗京成为江泽民时代央视的“红人”,被认定为中共宣传机器的主要传声筒。

1999年7月,江泽民和中共发动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后,罗京播报了大量中共炮制的诬蔑法轮功的假新闻,为这场空前的浩劫推波助澜,成为中共利用央视诬陷、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喉舌之一。

罗京由此更加得到江派李长春的重视,先是当上了播音组副组长,后被提拔为中央电视台新闻编辑部副科长,并获得了中共的一系列奖励。

然而,春风得意的罗京没想到的是,自己为“政治坚定”付出了巨大代价。

2008年奥运会前夕,罗京在央视内部体检时被查出身患淋巴癌,同年8月份因“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住进北京肿瘤医院,秘密接受化疗。

奥运会后的8月31日,罗京现身央视,最后一次出现在主播台上。

2009年2月,罗京因为癌细胞扩散,再次入院进行移植手术。手术成功后,罗京憧憬着再次回到央视为中共效力。不料,4月下旬,罗京的病情复发并且发展迅速,6月5日在痛苦中死亡。

据悉,他死前非常痛苦。护士邢桂芝透露:罗京“喝一口水,疼得把眉毛都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他配了麻药,漱完口之后再吃药、吃饭。”

罗京不遗余力地追随中共,参与诽谤六四学运,参与迫害法轮功,结果早早断送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这才是其遭遇噩运的真正原因。

明慧网记述的类似案例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人身上数不胜数,许多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污蔑法轮功的人噩运随身,这或是善恶有报天理的展现。

六四35周年 中共严控高校学生 禁任何悼念

2024年06月03日

今年6月4日是六四民主运动35周年,中共当局继续禁止民间任何悼念六四遇难者的活动,包括在网上发纪念图片。六四周年成为中共的“敏感日子”,大陆各高等院校校方向老师发出通知,要求关注学生的思想动态以及停止一切活动。而海外多地举行纪念六四活动。

在海外社交平台流传的多张微信截图显示,大陆高校校方发通知称,6月4日严禁集会活动,一切班级活动提前一周报备,严禁宗教活动、严禁建立宗教团体组织、严禁传教等。

在一则《通知》中,校方要求班主任及老师敦促学生,不要在系公众号、抖音、视频号等任何平台发布任何网络信息,包括通知等,解除时间另行通知。另一学院要求学校6月4日不能组织任何形式的集体活动,不得公开通知内容。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一位因个人安全不愿公开身份的八九学运参与者说:“这通知肯定是真的,年年如此。当局尤其要控制大学,上级要求校方控制学生,要求校方严管学生,6月4日前后不得有集体活动。今年是35周年日,控制更加严厉,所有这种控制显得更加突出。”

商人张胜其表示,上述通知每年都发,而且不仅仅在校内,还有事业单位、政府部门,包括企业、学校等,都会有这种内部通知。只要跟共产党体制有关系的,在这种敏感的纪念日,也包括曾经有严重人权危机的日子,当局都会特别小心,要求人们不要发声。

内蒙呼和浩特一位不愿具名的教师表示:六四周年临近,内蒙古只能是更严厉。现在每天都是敏感日。

海外多国对六四35周年的纪念与中国国内形成巨大反差。

6月3日上午,新西兰一批华人华侨在奥克兰Aotea广场举行“勿忘六四”图片展。中午时分,30余人在王后街游行,下午60余人参加了纪念“六四”35周年的研讨会,主持人再次带领大家观看了“六四”武力镇压的幻灯片,表达了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参与演讲的人有维吾尔家族被迫害者、教堂牧师、人权律师及流亡到新西兰的中国家庭教会成员等人。

台湾也将在六四35周年当天举办纪念晚会。

上周起,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多个城市陆续有人举行纪念六四的集会。人们呼吁世人勿忘六四。

5月29日,美国众议院中国问题特设委员会宣布,将于6月4日上午在国会大厦举行两党联合新闻发布会,以纪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发生35周年。

6月2日,在美国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与支持民众在纽约华人社区举行游行活动。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六四周年日集会,得到政府官员的声援,多伦多市长Olivia Chow和国会议员也来到了活动现场表达支持。

全澳多个城市举行活动,纪念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及香港“反送中”运动。

澳洲珀斯的六四悼念晚会率先在6月1日晚于Forrest Place举行。现场有模型坦克及六四民运照片展示,还有来自中国大陆、香港、西藏等人士发表讲话。

活动现场也播放了多首民主运动歌曲,包括《自由花》《愿荣光归香港》等。

1989年6月4日,北京发生了一场自中共建政以来最为严重的政治事件,史称“六四天安门事件”或“六四屠杀”。当时,来自全国多地的大学生和北京市民在天安门广场上和平示威,要求民主改革并反对腐败。然而,中共当局对此实施武力镇压,军队和坦克进入北京市区,对手无寸铁的示威民众进行血腥镇压,导致大量人员伤亡。截至目前,六四惨案的具体伤亡人数在中国仍是敏感话题。

彭丽媛和中共七常委的“六四”故事(图)

2024年6月3日.   作者:杜政

1989年4月,在进入经济改革十年后,中国出现了要求政治自由化的呼声。而后,天安门广场爆发了抗议活动,震动了共产党。最终,6月4日士兵和坦克车大举进入北京,众多赤手空拳的抗议者和旁观者在大屠杀中死亡……,而官方称,“天安门广场没开一枪,没死一人。”

类似的谎言,在中共的历史上,之前有,之后也有。许多明知事实而装傻的人,混在官场和商界,后来成为红朝的新权贵。

中共七常委的“六四”时间

善良的人们一直希望中共“平反六四”,但看看中南海高层的更替,在当下习近平主导的中共政治中,看不到任何与“平反六四”相关的可能。现中共高层这批人在“六四”当年的表现,早已注定这一切。

“六四”期间,习近平正主政福建省宁德地区。据官媒披露,习当时积极配合中共中央,阻止了浙江温州学生跨省到福建搞串联。第二年,习近平就升为福州市委书记。

习近平当时批示道:“第一要认定中央、跟定中央,一切听从党中央指挥;第二要坚决阻止学生入闽(福建)串联,汽车上的标语更不能进宁德、进福建。”

习近平还要求全区公安机关严密注视全区有关动态,做好“维稳”。这种维稳第一的表态,沿续到近些年当局处置种种天灾人祸中。比如在武汉大疫爆起之初,习下令防控时也是强调维稳,中共向世界隐瞒了疫情,也导致世界失去了宝贵的早期防控时间。

学运过后,习近平还在1989年7月30日与相关公安见面、合影留念,他再次强调“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听从党中央指挥”。和习近平隔年升官相比,当时一批不主张镇压学运的中共官员纷纷被撤职,或被边缘化。

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有“六四”故事的还有王沪宁。王沪宁当时是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兼教授,曾到美国访学。“六四”后王沪宁还曾避居法国3个月。

1989年4月,学生运动在上海掀起,复旦大学也出现绝食、演讲、游行。参加抗议的年轻教职工寻求资深教授们联署请愿信。他们找王沪宁签名,但王不肯。相反,王沪宁在一份反对抗议的文件上签名。

王沪宁后来被江泽民、曾庆红看中,进京任职,1998年4月,王沪宁被任命为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六四”后流亡美国的严家其,对王沪宁有知遇之恩,两人多次共同外访,没有严家其的推荐,王沪宁根本无法认识江泽民及胡锦涛。2019年,严家其在接受访问时,哭着指责王沪宁不去看望一下“天安门母亲”,没良心。

除了习近平和王沪宁之外,其他常委没记录到“六四故事”,他们的仕途在这期间平稳,之后获升迁。由于“六四”后全国各地经历了一番“人人过关”的政治表态,他们能升官,肯定也是参与了对学运的批判。

中共总理李强,“六四”前后,1988年至1990年间任浙江省民政厅农村救济处处长。

现任人大委员长赵乐际,“六四”时已任青海省商业厅任副厅长、财贸工会主席。1991年2月,晋升省商业厅厅长。

中央办公厅主任蔡奇,“六四”时是福建省委书记陈光毅秘书,1991年任福建省委政改办公室副主任、党建办公室副主任。

常务副总理丁薛祥当时在机械工业部上海材料研究所任职,1994年升任副所长。

现任中纪委书记李希,1987年至1990年任甘肃省委组织部干部调配处副处长,之后升正处级,仕途平稳向上。

彭丽媛与“六四”有神秘联系

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和“六四”有着神秘联系,官方有刻意掩盖的痕迹。

2013年3月,习近平上台之后,彭丽媛1989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戒严部队演唱的微博和照片一度出现于微博,但很快被删除。

流传海外的相关照片的说明是“青年歌唱家彭丽媛在天安门广场为戒严部队演唱”。照片的署名是WXSUN,而大陆网站军事记者孙礼的新浪微博网址,含有这个汉语拼音名字。

根据美联社2013年3月28日发自北京的报导,中国记者孙礼说,几年前他用手机拍下了1989年的解放军画报封底上的这幅照片,漫不经心地放在微博上,然后很快就删除了。

中国音乐学院退休教授王范地的儿子王楠,在“六四”事件中遇难。王范地对美联社说:“她(彭丽媛)是体制内的人,如果军队要她演唱,她不得不去。”“重要的是未来发生什么。”

王范地当时可能对于中共还有幻想,直到2017年12月8日他离世。他的妻子、“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说,丈夫临终前仍叮嘱要坚持平反“六四”,还事件真相和死难者公道。

1989年“六四”时,彭丽媛刚和习近平结婚两年,两人是1987年在厦门结的婚。可以想像,习当时跟定中央,强硬对学潮维稳,彭丽媛应该也会受到习的影响。

“文革一代”当权注定不会解禁“六四”

今年是“六四”流血事件的35周年,在习近平进入正式成为独裁者的第三任期之后,人们对于他“平反六四”,已没有想像。然而,在习于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台时,人们还曾将他与其前任相比,认为他可能有新的想法和对“六四”持更开放的态度。

1989年以来,中共官方主要使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指称“六四事件”;同时一直维持“(政治)动乱”与“(反革命)暴乱”的定性。而到官媒新华社2021年11月16日公布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第三个历史决议,当中对1989年的“六四”民主运动和天安门屠杀,用97个字带过,并以“政治风波”和“反对动乱”等词汇为其定性。

这说明,官方对于“六四”,一切都没有变。中共官方媒体编造“天安门广场没开一枪,没死一人”的谎言,中共的当权者,也一直有意维护着。

其实,从现在这代领导人的出身和成长于文革时期的背景,也基本可以判定,他们不可能有真正开放的胸怀,让民众拥抱政治自由,或者说还原历史真相。

中共高层中有不少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涌进大学的,但之前的10年文革期间,人们只能死记硬背毛泽东思想,那个时代红色意识形态的癫狂,给他们留下深深的烙印。

习近平在北京市八一学校读小学刚毕业,因运动冲击习家而中止初中学习,1969年到陕西省梁家河当知青,1975年作为工农兵学员进入清华大学化工系学习。

文革后,17岁的李强在中学毕业后即参加工作,后在浙江农业大学宁波分校农机系农机化专业学习。

赵乐际1974年在青海当知青,1975年8月返回城市。作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赵乐际于1977年2月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

文革期间,王沪宁父亲挨斗,为了防止三个儿子在外面混日子,经常将他们关在家里,要求他们抄写《毛选》。王沪宁本来也是工农兵学员,1972年至1977年被推荐在上海师范大学干校外语培训班学习。

1973年3月,17岁的蔡奇下工劳动,在福建省永安县西洋公社当知青。1975年获推荐为工农兵学员,进入福建师范大学政教系学习。

文革后,1978年,16岁的丁薛祥考入东北重型机械学院(现燕山大学)。

文革期间,1975年7月,李希就在家乡云屏公社担任干部,开始步入官场。

也就是说,七名政治局常委,大多是“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或者有“工农兵学员”的学历。他们在文革中,曾经受过苦,特别是习近平还受过较严重的迫害,但好了伤疤忘了痛。一旦他们掌握权力,被灌输入中共极左意识形态,就像魔鬼一样控制了他们,这就注定了“六四”不可能解禁。

今年3月28日,吉利汽车创办人李书福在车上接受新东方集团创始人俞敏洪直播采访谈创业。聊得兴起时,李书福提到他开雪柜厂,“‘六四’以后,我就不生产了。”“‘六四’之前,我们电冰箱的牌子叫‘北极花’。”‘六四’发生以后,这一切都停止了。”

这样几句话,就导致直播一度遭到封禁,这是能说明“六四”仍然高度敏感的最新例子。

中共之罪不能一抹了之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在“六四”十五周年时曾写道,她上百次的向人们叙述着儿子王楠在六四事件中遇难的经过,“眼泪都已流干了,但我深感自己的苦难不仅仅是我个人、我一家的,那是整个民族的苦难。”

从现任中共七常委和彭丽媛的“六四”故事可见,只要是维护中共一党专政的领导人,都不可能真正给“六四”平反。而所谓平反的本身,还只是要其党纠正错误罢了,然而其党之罪并不能一抹了之。

历史证明,中共这个党本质就是坏的,并无自我修复的可能,其罪之大,日后必然导致它倒台!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23 05: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