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北京现倒闭 失业潮 民众叹不敢消费 2、白纸一代接棒六四 为中国民主抗争 3、前特工现身法轮功集会 再揭中共黑手

[复制链接]

1168

主题

1236

帖子

7362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362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北京现倒闭 失业潮 民众叹不敢消费 2、白纸一代接棒六四 为中国民主抗争 3、前特工现身法轮功集会 再揭中共黑手





本帖最后由 IreneLambert878 于 2024-6-6 10:05 编辑

北京现倒闭 失业潮 民众叹不敢消费

2024年06月05日

中国失业现象持续恶化,北京也出现倒闭潮、失业潮。当地民众表示,许多商家关门倒闭,大商场里冷冷凊清,顾客明显变少。

北京市民柴先生告诉新唐人,北京经济下行的很厉害,很明显。疫情解封半年之后开始出现倒闭潮,关门潮,尤其今年最严重,很多人失业。

北京市民柴先生:“我已经失业两年了,现在招聘的都很少。大环境都很差,没有那么多招聘工作岗位,很多地方那个房子都在出租,商店商户都在关闭,边道区那些商户现在都关了,没有几家还开着的。”

据柴先生的观察,北京十个人里面,大约有五个人失业。他周围失业的人很多,甚至有人陷入困境,绝望自尽,官方封锁消息。

柴先生:“有跳楼的,这个消息封锁的比较严,这些东西只有身边的人知道。”

北京市民翁女士告诉新唐人,倒闭潮已经波及到北京房地产和相关行业。去年10月她搬家,买了两个厂商的家具,今年它们全都倒闭了。

北京市民翁女士:“我周围就有人就是那个民营企业,根本给别人开不了工资。然后他们是做工程的,然后他们的上家也不给他们工钱。”

翁女士还说,她住的小区内,新房子卖不动,建筑工人也被拖欠工资,在小区门口打横幅讨薪。

此外,很多商场冷冷清清,许多商家倒闭。

翁女士:“大的商场就商家里面都空空的,都没什么人的,人特别少。我新年前夕就去过一个大超市,根本就没人,算上我也就三三两两吧。”

北京超市员工张先生告诉新唐人,现在生意很不好做,竞争激烈,东西贵了没人买,卖便宜了又没有利润,倒闭的商家很多。

北京超市员工张先生:“老多那个商场里撤店的多,有些地方都空了。就是有些商店大商场,这个商家就是不挣钱,撤店了,完了之后又来一个,来了一个又撤了,就走马蹬的换。”

张先生说,中共病毒疫情解封后,生意逐渐就不行了,消费降级,人们都不敢消费。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唐颖、熊斌、黄宇宁采访报导

白纸一代接棒六四 为中国民主抗争(图)

2024年6月5日   作者:肖然

多伦多公民会是一个青年组织,2020年初武汉爆发新冠疫情蔓延到全球,在多伦多的一批青年自发组织成立了公民会,在白纸革命期间崭露头角,多次以多种形式举办声援白纸运动的活动。在六四屠杀35周年之际,《看中国》专访了一位活跃的公民会成员,37岁的傅辞。来听一听他如何从不关心政治转变为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的心路历程,六四事件对他有什么影响,以及他对于新一代接棒六四学生精神继续为中国实现民主抗争的思考。

记者:在中国89年六四屠杀发生的时候,你只有两岁,在你出国前是怎么接触到六四事件的一些信息的?

傅辞:在我们成长的时候,中共的网络屏障还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所以当时我们是能够看到一些零碎的照片和一些视频,所以能从那些照片视频,有一些非常肤浅的认识,知道当时中共有开枪,知道当时有屠杀。但是不知道具体的一些事情,对六四事件也缺乏一个完整的认识。

记者:想了解一下你当时接触到这些信息的感受是什么?

傅辞:当时的感受应该是处于一个局外人的感受。因为这段历史在中国的教育里面是不会去涉及的,所以作为一个青少年当时不知道怎么去认知这段历史。认为这只是历史上曾经发生的一件事情,跟我们现在的生活好像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现在经济正在发展,生活好像越来越好,但是不会去思考它背后的含义是什么,是非常受当时年龄限制、认知限制和社会环境的限制,以及教育背景整个框架下的一个严重的限制。

记者:我相信你周围的同学和周围的朋友可能都是跟你差不多,您是几几年出国到加拿大的?出国以后,你是怎么接触到六四真相的?

傅辞:我2009年就出国了,2020年才来到加拿大。其实接触六四这段历史是我自己主动去接触,才真正的了解到六四的全貌。真正触发让我自己去主动了解是因为三年疫情清零,让我思考为什么中共政权会实施这样一个非常没有人道、非常没有科学依据的一个政策?从中就会去了解中共的历史,其中就有六四屠杀这段历史。也通过阅读一些书籍,真正了解六四发生了什么、发生的背景及其影响。

最开始是通过一些记录片,包括卡马的记录片《天安门》去看六四发生的那段过程。在看那部记录片的时候,其实是对整个的事件是有一个非常片面的认知,因为那部记录片的角度是从受害者有罪论的角度去剖析的,所以一直以来我对六四有一个非常大的误解,也比较低处去真正了解六四。

但是到三年清零,就会去思考这种以受害者有罪论的角度去分析这段历史是非常有失偏颇的。通过这种好奇,我接触到了一本由加拿大西门菲沙大学的一位历史系的中国历史学教授周杰荣教授撰写的书《六四》,对六四事件真正有了非常系统的了解。

这本书的角度非常多元化,不只是从当年六四在天安门发生什么的角度,而是从中国历史特别中共执政后开始后的系列历史事件的角度去讲述。

这本书讲述了六四成为当时学生民主运动的一个宣泄口,包括80年代的严打和计划生育政策给人们带来了非常严重的身体和心灵上的打击,人们通过这个运动诉求自己的权利,去追求新闻自由,去诉求让政府停止贪腐。其中是详细剖析了政府怎么应对学生运动和学潮的发展,从中也能看到中共从来没有离开极权政府的运行方式,一直以来中共就是一个独裁政府,只不过是独裁者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而已。

而在六四那段时间,独裁者其实就是邓小平。邓小平是铁腕方式去治国,这种方式在六四前已在很多地方用过,包括严打。严打是以非常无理的罪名去打压非常庞大的人群。此外,也对其他地方的一些和平抗议活动进行武力镇压。最值得讲述的就是89年3月在西藏拉萨的戒严,对藏民聚集游行进行武装镇压。而这种镇压和戒严,在研究者看来其实是给六四的武力镇压有一个预演的功能。让邓小平和李鹏他们这些执政者相信武力镇压是他们唯一的途径。

这也是很可惜的一个地方,就是当年在广场上去抗议的人和全国范围内去声援北京学生运动的这些人们,他们没有意识到中共其实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真正的和学生去谈判去交流。这也是为什么导致了他们没有很好的能够去保护自己,没有能够去阻止中共武力镇压的最后的结果。

记者:公民会基本都是年轻人,你们成员对于六四的认知如何?你觉得当代年轻人能够从当年的学生身上学到什么样的精神?

傅辞:我们大部分成员是89之后才出生的,甚至是九零后和零零后,特别是在他们成长的阶段,中国网络屏蔽已经更加严厉,在国内想了解六四必须得翻墙,必须透过重重障碍才能了解到真相。

六四当时的年轻人真的是赌上自己的青春和未来去和一个极权政府进行谈判,为全体中国人寻求一个自由的机会。正因为他们这种精神,让当时的世界看到了,原来在一个极权政府人民是有这样一种对自由的诉求、担当和勇敢。这份精神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年轻人也应该要看到当时的人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也应该认识到35年后,当时的亲历者仍一直奔走在最前线向世界讲述六四历史。这对他们是非常不公的,因为他们每次出来讲述亲历的真枪实弹的武装镇压对他们是非常严重的创伤,所以我觉得年轻人应该理解这份厚重的意义是什么,应该勇敢站出来去接棒,和六四亲历者们一起去承担,帮他们分担这份创伤,并向更多的年轻人传播真相。

记者:2022年冬天白纸运动爆发,很多年轻人站出来喊出“共产党下台”的诉求。从六四到现在,你认为中国人是不是有一个思想上的转变或觉醒?

傅辞:我觉得这份觉醒在中国一直存在。35年前广场上的学生门可能没有达到让政府改变专制政策的目的,但是在当时工人群体和其他社会群体其实有改变制度的诉求。举例说,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三君子污损毛泽东画像,当时他们就打出了五千年专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个人崇拜可以休矣的标语。他们直接呼吁政府停止专制、把权利归还人民。当时有一定的人群在呼吁选举自由,中国人对专制政府的厌恶心理一直都在。

而我很欣慰在白纸运动期间,中共对网络和人民思想的控制变本加厉,特别是利用现代技术对人民进行思想管控,在这样一个高压状态下,上海居民在乌鲁木齐中路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极权政府下台”的口号,你就能看到这种精神。只要你的压力一直在,这种精神就一直在。

记者:我们看到香港2019年之前还能够自由的举办大规模的六四悼念活动,因为港版国安法出台,维园烛光已被熄灭,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很多人越来越悲观。你认为年轻华人包括中国大陆的华人对中国的未来怎么保持一种积极的态度?

傅辞:我既悲观又非常乐观,悲观是我们抵抗的是一个国家机器操控下的一种舆论,进行舆论的对抗和体制上的对抗。在国内,抵抗者没有任何的生存空间,他们完全被个体化,很难去组织起来对专制政府进行反抗。在海外,我们能做的就是将历史真相传播给更多人,让更多的中国人觉醒,认识到共产党极权体制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三年疫情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那种清零政策剥夺了每一个人的自由,并且这个政策完全不是为了控制疫情,而是为了控制人们的思想和行动。而这种控制方式让中共意识到他们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对中国人进行更严酷的管控。这种管控也让每个人都意识到,不管你在中国是什么角色、处在什么位置,其实都是中共被打压的对象。

我乐观之处就是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这一点,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在海外的中国人少一点受到中共国家机器宣传的控制。我们能够把这种真相、把这种思维传播给他们。

记者:的确,这么多年以来,共产党一直在掩盖历史、掩盖真相,说明它非常惧怕人民知道真相,现在在国内连六四两个字都不敢提。公民会通过很多形式,比如办读书会、办纪念活动,我觉得都是非常好的形式,让更多的人去正视这个历史,了解这个真相。

傅辞:正如你所说,当局非常的惧怕六四,也惧怕白纸运动,我们之前曾经传播一句话就是:一个惧怕白纸的政府,我们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惧怕的。只有当我们意识到了,恐惧是他们统治的工具我们才能够压制心里面对极权政府的恐惧,才能够勇敢的站出来,去了解真相和后传播真相。

记者:今年六四35周年,你们公民会举办什么活动?

傅辞:5月下旬,我们已参与和组织了好几场活动,包括上周和白纸运动的一些团体进行联动,播放了白纸运动的记录片。5月30号在推特平台上开展了读书会活动,专门去讨论周杰荣教授的《六四》这本书,也邀请到周杰荣教授作为嘉宾探讨这段历史的影响以及中国的未来。这段节目的录音也在推特空间保存,所以非常欢迎大家去收听。

周教授他这本书是以英文发表,我们的讨论是中文讨论,也问了周教授这本书什么时候能够翻译成中文,这也呼吁一下有能力的出版商能够把中文版帮助出版。

6月1号,在多伦多北约克赖世民广场,公民会和多伦多民运会与民主中国阵线一起联合主办六四烛光晚会,当局不允许在香港的维园的六四纪念,那我们就在全世界各地让维园的烛光散播开来。

6月4号6点钟,我们在中国驻多伦多使馆门口进行六四抗议集会,然后公民会在多伦多大学主办音乐演奏会纪念六四。非常欢迎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在现场能够进行交流。

前特工首次现身法轮功集会 再揭中共黑手

2024年06月05日      作者:骆亚

6月4日,出逃澳洲的前中共特工埃里克(Eric,化名)首度现身法轮功集会现场,指证中共试图绑架海外法轮功学员等,呼吁西方包括澳洲社会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并且关注中共在华人社区的秘密活动。

中共总理李强将于6月15至18日访问澳大利亚,6月4日中午,澳洲部分法轮功学员聚集在堪培拉国会前广场举行集会,呼吁澳洲政府帮助制止这场在中国已经持续了25年之久的残酷迫害。

去年逃离中国来到澳洲的前特工埃里克,首次在澳洲的公众集会上亮相。他在集会上发言表示,“今天齐聚于此,表达对过往的纪念,对当下的呼吁,以及对未来的心声。”

他还表示,“六四”过去三十五年的今天,“这件事在它的发生地,依然是个敏感的禁忌,依然有无数人在诋毁抹黑这个日子,在为制造这一事件的残暴政权辩护粉饰。”

他还强调,对中共来说,“只要威胁到他们,无论你是谁,都是敌人”。

他列举了中共试图绑架在泰国的法轮功学员李桂新,“秘密警察抓捕他的细节令当事人感到震惊,而世人对这些秘密还所知甚少。我会在今后,逐渐披露这些细节。”

他还说,“在推翻中共法西斯统治的道路上,确实有危险,也确实有很多人倒下。但这些倒下的人,不是吓阻我们前进的阻碍,而应是鼓舞我们前进的旗帜与灯塔。”

他相信,“我们的事业必定会取得胜利!在如此的高压下,在如此的危险下,仍然有无数的人起而反抗,连绵不绝,就像追寻自由的鸟儿一般顽强不屈,勇往直前。”

最后他强调,“勇气与耐心!让我们牢牢地保有它们,让我们,we people,在自由的引导下前进,并在自由光辉的照耀下,取得最后的胜利与荣耀!”

前特工埃里克接受澳媒采访。(骆亚/大纪元)

首次现身集会并无很大压力

埃里克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自己今天现身集会没有感到什么特别大的压力。因为很多人会很害怕秘密警察,是因为太不了解他们,而自己跟这些人打交道都这么多年了,“我对他们太熟悉了,不是很在乎,不是那么有压力”。

埃里克曾在2008年至2023年初期间为政治安全保卫局担任卧底特工。有澳媒形容,这个机构是中共情报机构中最可怕、最强大的一个部门。

跟同龄人相比,埃里克认为自己喜欢研究历史,“可能这是我更容易发现、更容易看清中共的一个因素吧”。

他认为中共本质就是那种法西斯极权主义的组织,“像中国共产党它脱胎于苏共,包括它自己本身的历史也是劣迹斑斑,不断地搞政治运动,搞死很多人。那你稍微熟悉历史(的话)你也不难得出,中共是一个什么样性质的体系,应该是比较容易得出来的。”

李强到访前,澳部分法轮功学员国会前集会抗议,呼吁澳洲政府帮助制止中共迫害。(骆亚/大纪元)

该做就做 希望能起更多作用

埃里克去年逃离中国,向澳洲情报局提供了一批相关的资料,揭露中国臭名昭著的政治安全保卫局(秘密警察部门)的内部运作及在海外抓捕异议人士等。上周二,他参加由澳洲国防部长等出席的高级别保护澳洲国家安全的论坛,揭露中共在澳洲的专业特工和线人等超过1200名之众,再度引起媒体关注。

他认为自己的努力多少起到了一点作用,他进一步呼吁说,“西方社会,包括澳洲更好地认识到中共,以及它控制下的政权性质”,可以从两方面着手。“首先一个是它的性质,就是它这种极权主义,它这种法西斯性质一定要认识清楚,有所警惕。”

“第二个对它这种在海外,特别是华人社区,在这些地方的一些秘密活动、非法活动,应该使大家更多地去了解它们,更有警惕性。”他还希望自己能在其中起到更多的作用。

“现在我可以有自由的环境,可以去做一些事情、说一些话,可以去多多少少推动一点自己心里面的理念,推翻共产党,何乐而不为呢?该做就做。”他强调说。

“六四”至今 中共在走向消亡的晚期

2005年的6月4日,悉尼中领馆的三等秘书陈用林,首次出现在6月4日的公众集会上宣布与中共决裂。19年后的今天6月4日,埃里克也是首次在公众集会(法轮功团体集会)上亮相反抗中共暴政。

埃里克认为这种从中共体制内出走,“在共产党国家这个是屡见不鲜的现象。因为共产党这个国家本质上就是一个扭曲人性,就是一个反人性的法西斯环境。那么那些正常的人为了追求正常的生活,为了能够正常地发声,跟共产党划清界限,脱离他们,这个在共产党国家是非常普遍的,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进一步解释,自己其实一直都是跟中共有这么一层裂缝在,从来就没有真正跟它融合过。“我曾经几次尝试过逃跑,而且我也有自己的秘密,他们也不知道。而且我也做了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相当于是他们内部的一个破坏者的角色。”

他认为,从当年“六四”走到今天的中共政权,“整体上内外交困,各种矛盾尖锐化,总的来说是一个在走向衰败、走向消亡的一个晚期的时期”。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13 05: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