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大陆疫情持续蔓延 高考前网络一片“发烧”声 2、中共压制揭露活摘 黑手伸向律师、医生和议员 3、高考,终于成了弃妇

[复制链接]

1183

主题

1252

帖子

7457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45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大陆疫情持续蔓延 高考前网络一片“发烧”声 2、中共压制揭露活摘 黑手伸向律师、医生和议员 3、高考,终于成了弃妇





本帖最后由 IreneLambert878 于 2024-6-8 11:28 编辑

大陆疫情持续蔓延 高考前网络一片“发烧”声

2024年06月07日

中共病毒(新冠)疫情一直在大陆蔓延,但当局持续压制和掩盖真实情况,拒绝做新冠核酸检测,民众染疫往往当成普通感冒,延误治疗,各地猝死的消息不断。大陆高考前一天,网络上一片喊“发烧”的帖子。

6月6日,大陆小红书平台和微博平台,出现众多贴文喊“发烧”,有北京、湖北、吉林、天津、安徽、山东等地区网友发帖说,“高考前一天发烧了”。新唐人记者在微博和小红书等大陆网络平台搜索“高考 发烧”等词条,会出现很多类似的贴文。

有网友发帖说,“才六月初,身边同龄好朋友又翻了一片,白肺都出了好几个…小艾滋(新冠)真的是牛批。”

网友透露,“我浙南的姻亲,上一辈三兄弟,同辈三家各走了一个,就这两个月,年龄72、58、50,一个猝死,两个有基础病阳着走的”。

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国爆发四年多从未间断,今年前三个月,北京大学发布13份讣告,至少8名教授、5名党政官员接连病亡,多地民众更是爆料病亡人数越来越多。

近几个月,不断爆出有网约车司机猝死事件,甚至十几天有23个人猝死。今年5月份,有知情人在抖音发视频说,“从五一到现在才十来天啊,好像就走了23个司机,那我不知道的可能更多。”

但是,中共当局用感冒,“百日咳”等一系列借口掩盖新冠疫情,禁止医院检测新冠,让民众在染疫后延误治疗,甚至出现生命危险。

6月5日,据大陆橙柿新闻报导,杭州15岁男孩感到全身无力,发低烧,自认为是感冒,没去医院,自己吃感冒药,一周后,感觉身体痊愈,和同学打了场篮球。打完球回家后,他突然感到胸闷。家人赶紧把他送医,被诊断为病毒性心肌炎。

4月8日,网上传出一篇题为《起因是一场不起眼的感冒》的文章。文中作者介绍,山东一名身体素质很好的大学生,在4月初出现感冒症状,认为是普通感冒,一直坚持不去医院,之后陆续出现咳嗽咳痰,严重腹泻,发高烧,胸闷,直到4月7日晚上,该同学体温达到42度,呼吸困难,意识丧失。随后被同宿舍同学送医院住进ICU,4月8日晚上去世。

文章说,该同学到达医院时,医生发现他的肺部已经烂了,而且全身器官受到了波及,呼吸系统已经衰竭。

文中描述的这名学生的症状同新冠的症状极为相似,不少网友怀疑其死因就是“新冠”。

网友批评中共当局,“什么都不让说,什么都不管的结果。再加上各种欺骗和谎言”。

(记者李郦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中共压制揭露活摘声音 黑手伸向律师、医生和议员

2024年06月07日

在正义之士的帮助下,中共活摘器官这一灭绝人性的罪行逐渐被国际社会知晓。然而,中共并未反思己过,反而通过恐吓以及其它手段压制揭露活摘器官的声音。

大卫·麦塔斯是加拿大一名资深人权律师。2006年,他与加拿大前内阁部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共同发表了乔高-麦塔斯报告,报告指出“2000年至2005年六年间,41,500例器官移植来源不明”,报告认为“大规模器官移植一直存在”。

18年来,麦塔斯不辞辛劳地奔波于世界各地,向世人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然而,他遭到了死亡恐吓。

2008年,当他风尘仆仆的赶到一个地方准备参加揭露活摘器官的会议的时候,组织者取消了会议。就在前一天,会议场地遭到射击,窗户上留下了一个弹孔。

在另一次揭露活摘器官的会议的现场问答环节中,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自称是中共政府警察官员。

“你怕死吗?你这是在粗暴干涉我们党的内部政策”,该男子通过翻译说道,“我们会报复你的,你不怕吗?”

麦塔斯先生态度坚定的告诉对方:“如果你不喜欢我说的话,那就努力阻止中国器官移植滥用,不要威胁我。”

中共通过活摘良心犯的器官,并以高价出售给需要器官移植的外国患者,从中赚取巨额黑钱。2019年,位于伦敦专注于调查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机构“中国法庭”得出结论,中国监狱中 150 多万名被拘留者中的一些人被杀害,他们的器官被用来满足日益猖獗的器官移植贸易,每年的器官移植贸易额高达10亿美元。

被活摘器官的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

中共挟持庞大的人口市场向西方政界、商界和学术界施加压力,消除对它的批评声音。在今年6月1日到5日于费城举行的美国移植大会上,中共的幽灵再次浮现。

托尔斯滕·特雷(Torsten Trey)医生负责一个叫“反对强制摘取器官医生组织”(DAFOH)的组织。多年来,他们一直有份参加一年一度的美国器官移植大会,向与会者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美国器官移植大会是北美规模最大的会议,汇集了数千名器官移植领域的从业人员。

特雷和同仁们一如既往地打算参加今年6月举行的移植大会。然而,在去年11月份递交展位申请之后,他们几个月来一直没有收到回音。

另一个关注活摘器官问题的团体“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则比较幸运,在申请展位之后收到了发票。然而今年1月底,这两个团体都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告知他们不欢迎他们参加。

同一天发送给两个团体的电子邮件中写道:“美国移植大会团队和协会已决定在2024年改变方向。”

今年4月份,事情似乎出现转机。这两个组织都收到了移植大会的另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提供有关其展位的详细信息,以便有机会重新考虑。然而几周之后,在当月最后一天,他们得到了裁决:被拒绝。

事情的发展让人费解。这两个团体多年来一直在该会议上发表演讲,从未遇到过麻烦,而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的傅敏博士注意到,医学会议两次拒绝他们时,都有大量空置的展位:第一次约有一半,第二次约有四分之一。

傅敏博士对大纪元表示:“这没有道理。”

与此同时,特雷博士则在思考“改变方向”的含义。他告诉《大纪元时报》:“这可能意味着任何事情”,并质疑美国器官移植大会是否试图“隐藏某事。”

除了施压人权律师和医学界禁声外,中共还将黑手伸向了美国立法机构。

2017年,当加州参议员乔尔·安德森(Joel Anderson)试图通过一项谴责强制摘取器官的决议时,中共进行了干预。

安德森先生周围的州参议员接连收到了中共驻旧金山领事馆的来信,警告他们不要支持该决议。随后,中共官员又打来电话,确保议员们收到了这封信。

信中将该措施定性为“反华”和“反人类”,并指出其“可能严重损害加州与中国的合作关系”。

安德森表示,这种策略产生了“寒蝉效应”。

在参议院会议的最后一周,他18次试图将该决议提交众议院表决,其中一次他呼吁同僚们环顾四周,看看那些逃离中国迫害的受害者的面孔,但毫无成效:他的同事们“不想谈论它”。

安德森先生对中共官员的一封信能在美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深感失望。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 “想到加州或任何美国立法者会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或恐吓,真是令人恐惧。我们应该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信心,看到暴行时,我们会大声疾呼。”

不过,中共的恐吓也有失灵的时候。去年3月27日,美国国会以近乎全票通过了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提出的《停止强制摘取器官法案》。

第二天晚上10点左右,中共大使馆向史密斯先生的办公室发了一封愤怒的信件。

“中方坚决反对这一荒谬法案。”这位名叫周正的官员写道。他重复了一些共产党的宣传说词,并要求“美方立即停止毫无根据的炒作和反华行动”。

史密斯先生不为所动。他继续推动揭露活摘器官的事业。在最近致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一封信中,他要求国务院提供现金奖励,鼓励举报人站出来揭露器官摘取。

史密斯在3月份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沉默是不可接受的。”“沉默不是一种选择,特别是对于医学协会和企业来说。如果他们保持沉默,他们最有可能成为这一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行的同谋。”

(记者关月编译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高考,终于成了弃妇

2024-06-07

最近几天,我发现一个重大变化:没啥人关注高考了。

换了一二十年前,高考前夕的这段时间,媒体那叫一个疯狂,各路名师传授复习和考试秘笈,交警城管各种保驾护航,教师学生种种奇闻异事。高考三天,继续报道各种花絮,比如考生母亲们穿着高叉旗袍,扛着甘蔗在考场前走秀之类。然后就是名师指导填报志愿,状元出炉。大结局要持续到入学季,背着老母亲上学之类新闻总要来一些的。

到了自媒体时代,高考依然是蹭流量的重要路径。那些考了几十年的老童生,各种催泪的撕心裂肺的镜头,都很容易十万加百万加。

而今年,居然好像全都销声匿迹了。

是的,高考终于从贵妇变成了弃妇。

明天就要高考了,我竟然没看到几条关于高考的新闻。连曾经掀起轩然大波的张雪峰,都杳无声息了。刚才好奇,去搜索了一下,曾经指点江山的他,最新的言论是:中考才是中国最难的考试。

是的,大家都有点讪讪了。

以前考生出征都是警车开道,家长和考生泪眼朦胧,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样子,那叫一个悲壮。

以前每逢高考,各地就会出台各种管制,工地夜间必须停工,社会车辆经过考场时禁止鸣喇叭,民间自发组织各种义务送考车队,对了,你若是恰好经过考场,手机可能会没有信号,因为要防止作弊所以会屏蔽。

现在略尴尬。

毕竟即使没有高考,还在开工的工地好像也没几个了吧。

而且,明天进考场的孩子,就算发挥再出色,四年后的就业也是可以脑补的。所以,此时再摆出如临大敌的架势,面目狰狞地誓师,或是扬言要到城里去拱白菜,都会显得很可笑。

所以,大家终于沉默下来。许多年间,媒体都在执行一条指令:不许炒作高考状元,但其实都在变着花样去满足受众的好奇欲,总会告诉你谁是分数最高那个。今年,估计没人有兴趣关心这个了。

是坏事。也是好事。教育也许借此能渐渐回到正常的轨道,回归平常心。

在过去四十多年里,高考之所以始终是社会热点,因为它能改命。

从前,上榜和落榜,是截然不同的命运。前者扶摇上青天,做社会栋梁,衣食无忧,后者辗转尘埃里,引车卖浆,扛包搬砖,贫苦而卑微。当然也有不少破例者,但总体而言,算是个定律。

那是一个高度重视文凭的时代。这个硬杠杠,决定了你的薪资、职称、官职,以及晋升空间。

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一个场景:高三的我复习到凌晨两点,困倦得撑不住,想眯一会再继续做题,结果在台灯前醒来是已是清晨。我就是个俗人,哪想过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无非为了将来能吃上国家粮,倘若落榜,这辈子的口粮就没着落了。

一代又一代的孩子,都是在这种信念下进考场的。

那天看到这个视频,特别感慨。我就是1985年小学毕业的。

几十年来的当代史,是由无数个经历过高考的政界、经济界、知识界的人共同绘制的清明上河图。当然亦包括童年辍学的年广久曹德旺,还有许多在高考中铩羽而归但弄到在职文凭的官员们。

把高考看得再重要都不为过。所以,几十年来出过许多天方夜谭般的怪事。

前几天看到一位湘潭老教师的回忆文章,他曾参与多年的高考语文阅卷,遇到过一桩奇案。

1990年高考语文有道单选题出错了,有两个正确答案。阅卷组只好以“A或D”作为评卷标准,两者均视为正确。蹊跷的是,有个考生的答案就是“A或D”,很反常。警惕的阅卷老师马上翻该考生的试卷,有道阅读大题很难,平均分是4.5,该生却拿了十多分的满分。老师立即向上汇报。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 More...

相关帖子

1183

主题

1252

帖子

7457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457
沙发
 楼主| IreneLambert878 发表于 2024-6-8 11:25 | 只看该作者

   

湖南公安厅马上成立调查组,发现三份试卷有作弊嫌疑。先把招生办和阅卷老师查了一遍,无果。最后拆封试卷,直接查考生。

原来,这三名湘潭县考生高考后拿到了答案,马上潜入长沙,深夜爬水管找到阅卷点保密室,趁着值守人员睡觉,从编码本上寻到自己的试卷,溜到走廊借着灯光修改补写答案,然后再放回原处。

更神的是,接下来几天,他们还窜进别的阅卷点,把别的科目试卷都改了一遍。如果没查出这案子,估计那年湖南高考的状元、榜眼、探花就是这哥仨啦。

2003年,有个四川考生更绝,蹲点看着武装押运车把试卷送进了保密室,直接去盗窃试卷,那时没智能手机,否则直接拍照就行了。但也没用,那年教育部紧急启动了备用卷,这小子被判了7年。

关于高考的奇葩事太多了。

河北的带队老师怕学生忘带身份证,自己集中保管,结果上考场时,他自己忘带了。

2015年,有个女生考试期间发现自己怀孕了,依然坚持考完还上了不错的大学。我只好奇她是怎么发现的,是在考场上一直呕吐,还是夹带了验孕棒进考场?

2019年,山东6名考生被困宾馆电梯40分钟,错过了英语考试。后来宾馆赔偿两万,教育部门协调复读。为什么善后态度那么好?因为事发的这个县,叫梁山。

离开考场许多年的我们,每年都在看高考这场大戏,仿佛在看从前的自己,看自己经历过的风云。

最近的新闻说,宁夏煤业招600名矿工,要求大学专科以上。如今报名人数是7900人。

我看到这消息有点懵。30多年前,我的母校福州大学与能源部搞联合办学,把外省学生统统发配到全国各地的水电站和煤矿,一代又一代的外省毕业生都是咬碎钢牙离校的。10多年前,我满心悲怆地写了一篇2万字檄文《烂柯1991》,江湖戏言此文直接把福大的录取分数线拉低了10分。

可是倘若换了今天,如果学校能给你一个挖煤的工作机会,竟然已经是天大的福利了。

更何况我当年分配去的是电厂,电老虎那时已经炙手可热,寻常人没有过硬背景根本别想进去。但我偏偏不愿呆在穷乡僻壤,天天琢磨越狱。连晚我10届的兔妈都不能理解,现在的年轻人更不能理解。

有天我和兔妈聊天时烦了,把这个视频丢给她:喏,这就是我1995年毕业时工作的广西大化县,你愿意这辈子一出门就看见大石山吗?没错,电厂收入很高,许多人都心满意足,但我每夜坐在水库边,只有荒芜和绝望。

我感受到了时代的巨大反差和荒谬。如果换现在,我怕是要给福大送面锦旗:水库金碗因君赐/矿底隧道念师恩。

刚看到一所广东大学的毕业分配表,据说这所院校在珠三角口碑不错,以往不愁找工作,但今年,建筑专业的就业率是9.2%。我甚至认为其中可能有水分,毕竟现在开个自媒体账号都算就业。

我们那代毕业生,土建专业找工作很容易,至于别的专业,只有岗位好与不好的区别,失业是不存在的,除非你自己不愿上班。碰上了繁华盛世,捡垃圾都能发财。

现在的孩子生不逢时,他们的努力多半得不到好回报。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他们有富足的童年和少年,青年和中年时吃苦也不算多冤。我们70后号称是最幸运的一代,赶上了经济腾飞时期,但我们童年时也是穿着补丁衣服,饿得连宝塔糖都啃,而且我们的养老金都不知道在哪里。再往前溯,许多辈先人一生都不知道啥叫饱暖,只见过战乱和饥荒,他们又该向谁叫冤。

今年,当大众都已明白,高考成绩和改变命运这两者没啥关联时,高考终于降温了。中国人终究是实用主义者,这很好,比做白日梦好。

我并非在鼓吹躺平。努力勤奋永远是美德,只是,真没必要对高考执念太深。上不了985,211也行嘛,上不了211,寻常院校也行嘛,啥都考不上,去技校学一门傍身手艺也挺好,强过毕业后在家啃老的大学生。

现在的大学教室里据说全是监控器,所以别指望在里边能学到什么。让孩子谈一场美好的恋爱,读一些有价值的书,交几个肝胆相照的朋友,够了。

当我回想起大学生涯,已经忘光了所有公共课和专业课学过什么。只记得打球下棋玩扑克,借阅了无数的小说,看尽了所有经典的三级片,不曾错过所有好看的球赛。但我依然不后悔上了个二流子大学,因为后来做了体育记者,当了最黄的专栏作家,全是靠大学里这些吊儿郎当的玩票积累。看似无用的技能,说不定能改变你的人生。

明天,1342万考生即将踏入考场。其中复读生413万。本科招生名额只有450万。

复读太苦,我没敢尝试。虽然当年那么不甘。

如今复读的意义淡了许多。本质上,这一千多万考生的命运没啥区别。落榜的人,说不定未来还活得好一些。

放下执念,天地广阔。嗯,大有可为的那种广阔。

家里有娃高考的父母,这几天对娃好点,炖些鸡汤,备点西洋参含片和斧标驱风油给娃在考场上提神。除了督促他们早点睡觉,不要唠叨任何事。等成绩出来了,无论考得如何,都别责骂他们,请记住我前面强调的:不管考上哪所大学,四年后的命运都相仿。我看过许多985名校的就业数据。

对无数家庭来说,高考再也不是命运的分水岭,但却是生活状态的分水岭。产房里那个粉嘟嘟的婴儿,一天天长大,陪伴你十八年后,终于要去远方了。珍惜眼前的倒计时相伴吧,他们很快就要独自飞翔了,你们很快就要成空巢老人了。

不要伤感。我们年轻时,不也是这样单飞的么。

今天中午,我带二宝去点了半只烧鸭,大厨是岭南粤菜名厨的徒弟,那鸭皮脆肉嫩,色香味俱绝,二宝却不以为意,吃了几块就没了胃口。我跟他说了一桩往事,33年前的夏天,我高考,母亲问我吃什么才开胃,我说要烧鸭,于是,我连续三天都吃上了餐桌平素少见的烧鸭,宛如特供。

吃完那三天的烧鸭,两个月后,17岁的少年就背着行囊去了三千里外,从此独自在尘世里浮游。半生飘零,自高考始。

谢谢高考曾经改变过几代人的命运。

祝福那些在未知的长夜里爬山涉水,风尘仆仆的少年郎。希望你们眼里还有光,夜里还有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刘原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23 05: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