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些消遁的朋友

作者:陈九  于 2011-5-25 02: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散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6评论

关键词:


我那些消遁的朋友

 

陈九

 

      先说清,我这些再也无缘相见的朋友不是人。别以为我在骂街,它们真不是人,是我在京西太行山麓当兵时遇到的狼,狐狸,还有野羊什么的。

 

      你知道那年月的铁道兵,总出现在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专到没路的地方修筑铁路。我们像野草一样扎根生长,有没有阳光都得灿烂。汽车连的卡车把我们拉到实在无路可走之处,司机摇摇头,对不起哥儿几个,走不动了,我只好把你们卸在这儿,剩下的路你们自己蒯着吧。蒯是北方方言,负重行走之意。

 

      测量班架起经纬仪确定位置,连长带领全连战士,扛着帐篷行李和干粮,由一班长杨洪顺开路,头也不回向指定地点攀登。越爬天越大地越小,山下的拒马河晶莹柔软,湛蓝湛蓝地闪耀,头顶苍鹰盘旋,四周偶尔发出嗖嗖的响动,那是小动物们匆忙躲避的身影。此刻虽说我们是人类,可离人类社会十分遥远,好像没什么关系,反倒觉得跟大自然息息相依,我们生存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周边的自然环境里。换句话说,此时与其强调我们是人,不如说是动物一部分更现实。动物以洞为家,我们帐篷为家,差不多。动物用枯草御寒,我们用枯草打褥子也为御寒。动物饮食山水,我们也是。动物不上厕所,我们也不上,撒野尿。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在风雪施工中还能巧遇老情人冬妮娅,苍天呐,此时此刻什么冬妮娅,任何沾女字边儿的都没有,净是犬字边儿的。即便如此,我们是群有理想和荣誉感的强健生命体,我们比动物还顽强能在任何环境下生存,用汗水和生命凝成脚下的铁路桥梁,让远在天边的人类社会更美好。

 

      尽管我们认为离动物更近,但动物界好像未必认同。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互动,我发现它们对我们的心情是复杂的,忧心忡忡的。这样说你会发笑,观察就观察呗,还互动,人和野兽怎么互动?嗨,这你就不懂了,十六七岁叫春的年纪,我们内心敏感充盈,情感多得宁可滥用也不能不用,看什么都好奇。天角飘来一片云要看半天,阳光为何给它镶上金边儿?山间发现几株野芍药也看半天,原来不该像城市里的那么半死不活,竟有风竹之韵。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世间一切在心里都是活的,有温度有含义的,更别说同为食色性也的动物了。

 

      让我最先遇到的是狼。进山时就发现,所有路过的屋舍外墙上,都用石灰水画出一个个白圈儿,连长说这叫狼圈儿,专为防狼,狼一看到就不敢进村了。当时我就纳闷儿,狼为何怕白圈儿,真有狼吗?在山上扎营的头天夜里,我们就听到狼叫,悠悠地,远听很像排箫,低音不散高音不脆,一听就属中音类。同班战友汪照凡,我总叫他汪造反,来自湖北大别山麓的英山县,他说这是只母狼,正在找公的呢。他还说,狼很灵活,鄂北方言灵活就是聪明,它先用两只前爪从背后搭上人的双肩,待你一回头猛地咬住脖子,至你于死地。他有个叔伯哥哥胆大心细,有回赶夜路遇上狼,狼搭他的肩膀他不回头,跟狼边走边聊了一整夜,天一渐亮狼自然就跑了。这故事颇像《聊斋》,我不仅不怕,反觉得狼有血有肉,楞聊了一夜,它都跟你哥聊啥了,没让你哥给它介绍个对象?不过话说回来,今后无论阿猫阿狗从背后搭我肩膀我绝不回头,先聊两句再说。

 

      我遇到的是两只狼,或许是夫妻。那天大伙儿都上了工地,我因左臂骨折独自在帐篷休息。汪造反抡锤没对准,十八磅锤砸到我胳膊上,当时就肿起来。我痛得破口大骂,汪造反你王八蛋,造反造到老子头上了,赶明儿让狼吃了你,狼搭你肩膀你必须回头,听见没?听见了。汪造反边哭边答。听见啥了?狼要搭我肩膀一定回头,不回我是舅舅养的。就为这,班长命令我在家休息。虽说有伤,可帐篷里我呆不住,一人到山坡上遛跶。走着走着一抬头,发现水源处站着只大狗,距我四五十米远。我第一反应是谁家的狗跑这儿来了,马上发现不对,因为我们营地离最近的西庄也要二十里,家狗怎会跑这么远?再看它眼神更不像,那是种异常精美的杀气,让我产生最原始的生物恐惧感,胯下冰冷四肢软涩,顿时傻了。我本能地往后退,想退回帐篷,那里有我的自动步枪和九发子弹。可刚一挪,那只狼也向帐篷方向移动。我看出来,它想抄后路逼我上山。再看山上,不得了,另只狼站在山头为伙伴把风,表情随和自然根本不看我。我惊恐之下又破口大骂,汪造反你个王八蛋,你不是说狼从后面来吗,它怎么从前面上了?我抄起地上一段钢筋,对狼做凶狠状。它肯定看出我的愤怒,似有犹疑。就趁这一瞬,我哗地跑进帐篷抄起枪冲出来。狼没了,两只都没了,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汪造反,王八蛋。我狂叫着。

 

      打那儿以后再没见过狼。不久我们就开山放炮,轰轰的爆炸声把山都给吓趴下了。炮声是男低音,看来中音怕低音,低音一唱中音就跑了。事后我想,狼这家伙生性孤僻宁折不弯,似乎并无与人共处的愿望,或许它仍为人类将其一部分收编为狗耿耿于怀。比较而言,狼可算动物中之项羽,山大王楚霸王都是王,四面楚歌也不肯服输,宁可放山跑马而不食周粟,这与狐狸截然不同。

 

      儿童读物总把狐狸和狼归为同类,其实并非一路。狐狸身材比狼娇小,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狐狸眼里看不到狼的目光中具有的血统霸气和英雄末路的苍凉悲情。狐狸更市俗,从不直接与人冲突,只干些技术含量较高的偷鸡摸狗勾当。第一次遭遇狐狸是在炊事班后门站岗。最近库房的咸带鱼和腌肉常有丢失,开始以为是啥人偷的,就装上照明加了岗。那天半夜我听到库房传出窸窣声响,端枪破门而入,只见几只狐狸一溜烟儿从墙角逃掉。赶忙追出去,我分明看到那只个儿头最大的狐狸嘴上叼着一大块腌肉,肯定跑不快。万万没想到,明晃晃的灯光下,那只狐狸望着我,把腌肉搂在胸前缩成一团儿,往山下一滚就不见了。我呆住,眼前映出狐狸的眼神,纯职业式的,从容不迫毫无恶意和仇恨,像拍卖师喊成交,股票师喊吃进一样。我甚至开始同情狐狸,往山下滚无疑是有风险的,磕着碰着撞到头都吃不消,生存是它们的拜物教,为此不惜流血牺牲。我对班长说,那只最大的狐狸肯定是班长,它们的班长也冲在最前面。班长瞪着我,依着你呢,我也抱团儿肉滚下去,你啥时能改改这二百五的毛病?

 

      再见到狐狸是和汪造反。这个汪造反肯定是我的克星,砸我的胳膊,骗我说狼会聊天儿,就是他,又让我失去唯一一次触摸狐狸的宝贵机会。

 

      那是个周日,我和汪造反陪西庄的老团长上山打猎。老团长是个怪人,抗美援朝的团长,转业时非吵着闹着回乡当了农民。部队一到他就来找我们,请大家到他家喝酒。今天他说要打猎,问我们去不去。我说去,汪造反也要去,我到哪儿他都跟着。老团长砰地一枪,分明打着了,那只白狐狸打个滚儿不动了。我和汪造反冲上去,看它肚皮朝天躺在地上,但丝毫未见血迹。我刚要过去捡,汪造反说,要它干啥,死狐狸不值钱,我们公社收购站根本不收死狐狸。是吗,为啥?狐狸一死皮就泄了,会掉毛。他这么一说我犹豫起来,想等老团长赶来再说。就这当儿,那狐狸突然翻身一跃,当着我们面儿一瘸一拐逃走了,原来它是装死!我气懵了,怒斥汪造反,你骗人,你明知它没死,对不?他却说,白狐是仙,不好打。

 

很多年后的一天,那时铁道兵已被解散。汪造反突然找到我,眼泪唰唰流不停。我说你怎么啦,有啥麻烦找白狐大仙呐,你救过它命,它肯定帮你。他说他和儿子来北京当民工,干了一年拿不到工钱,老板非说咱没上岗证无法出账,可没上岗证你咋不早说,还让咱干这么久?几天后我塞给他五千块,骗他说是替他讨回的欠薪。终于我也骗他一把,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除了狼和狐狸,令我难忘的还有野羊。野羊和家羊啥区别?野的比家的毛短些,野羊颜色统一,黄中带黑都一样,而家羊什么颜色都有。前者像特种部队,来去无踪。后者是杂牌军,乌合之众毫无战力。狼一次最多捕杀一只野羊,而狼一次能咬死成群的家羊。亡羊补牢是说家羊。家羊自卫靠牢,野羊没牢,自卫凭心。

 

      那天施工休息时,我和几个老兵在树下抽卷烟。整月下不了一趟山,香烟太贵也不好放,根本不够抽的。我们都买老乡的旱烟,一块钱一斤,两捆旱烟加点仁丹末儿就管三五个月。刚点上,第一口烟感觉最好,就听汪造反喊我,小陈,快看山头的野羊!我顺他手指一瞧,只见一只羊,角很长,像背头似地卷向身后,一动不动矗立岩石上。它距我们百多米远,因背景是蓝天,身影清晰凸现。我觉得像座雕像,活得还是死的?当然活的,汪造反抢白道,野羊就这样,能在高处站半天不动。那是你们大别山的野羊,怎跟我们太行山比?大别山咋了,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指挥部就设在我们村,我爹,得得得,说得是羊,怎么你爹都出来了?我边抽烟边注视那只羊,正如汪造反所说,纹丝不动,分不清它属于脚下的岩石,还是岩石属于它。我好奇起来,的确,这不像家羊,家羊哪有这么深沉,早忙着吃草去了,可它一动不动琢磨啥呢?我尽量让自己作沉思状,一动不动,看心里到底想什么。眼前浮现的全是过去的事,包括上个月在西庄小卖铺遇到的长辫子售货员,她问,你是北京的?是。北京多好啊。你们这儿才好,我们在这儿战天斗地……,还没说完,她打断我,您还买别的吗?接着把我晾在一边,招呼其他顾客去了。这只羊也在回想吗?宁静越深往事越重,它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赘得脚步都迈不开。羊太孤独,心事太重了。

 

      若非那场暴雨冲垮我们下山的唯一通道,一班长杨洪顺恐怕也不会动打羊的念头。山里下雨与山外不同,来得疾去得快,北方的山土少石多根本兜不住水,暴雨瞬时聚拢,冲下来就洪水猛兽。那条路本来就属临时建筑,一下被山洪冲成好几截儿,所有供给全断了。没有柴油,发动机停了我们可以人工凿,但吃的接不上茬儿,后来一餐只发三个土豆,丝毫没荤腥,人软得连锤都举不动,那还不骂娘。前边说的两只狼幸好没此时闯进来,否则说不准谁吃谁。我们当时体会很深,土豆只能维系生命,但爆发力必须靠吃肉,素食者可以祈求世界和平,很难指望他们翻山越岭大江大河。杨洪顺发狠,不打只羊回来我这个班长就算面捏的!偏巧这天下工时又见那只野羊,大背头,一动不动站立原处。杨班长立即卧姿装子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把汪造反急得呀,那只羊是种儿,打羊不打领头的,这是规矩。这小子也是真给逼急了,杨洪顺的枪没响,他倒先开一枪,砰!羊吓跑了,可汪造反却因擅自开枪受个处分。 他后来对我说,处分就处分,规矩不能破。

 

      在太行山几年,到的时候是寂静的深山,离开时已是桥梁飞架,铁路穿过一座座隧道,把群山像项链一样串起来。我们遇到的动物何止有狼,狐狸和野羊,很多很多,野鸡野兔,黄鼠狼和刺猬,还有拒马河的一种白鱼,形状颇像目前流行的观赏鱼银龙,它们产卵时会围着桥墩转,上上下下鳞光闪烁明亮灿烂。

 

去年我旧地重游,巧遇当年为我们送粮的民工李合来,那次洪水断粮,正是他赶着驴车最先将补给运抵营地。他说,马不行,有路用马,没路就得使驴。见面后我问,还有狼吗?啥狼呀,多少年没见了。狐狸呢?往远了走,平峪,白涧那边儿听说还遇得着。那野羊呢?早没了,兴许全跑西伯利亚去了。尽管他说西伯利亚我很想笑,但心底着实哐地空荡荡。莫非历史的步伐太快,都西伯利亚了,才三十多年听着像大漠孤烟一样苍远,曲终人散,连当年的动物都消遁得无影无踪。我开始领悟,那些曾分享和见证过我们壮烈年华的一切,无论张三李四狼犬牛羊,哪怕一草一木,都是我难以割舍的亲人朋友。没有他们,我们的青春岁月就飘了,不再真实鲜活,恍如一个连谷歌都检索不到的抽象符号。历史最怕抽象,略去蓬勃的精神,任何辉煌都会瑟瑟发抖。今天这样对待昨天,明天再这样对待今天。

 

西伯利亚?怎么会,我刚才分明听到狼叫,你听,你仔细听……

 

 

原载《散文》2009年第8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6 个评论)

2 回复 sousuo 2011-5-25 02:41
九哥常来呀。
1 回复 早安太阳 2011-5-25 03:05
前面读的我哈哈大笑的,太好玩了
后面一段又让我挺沉重的 历史最怕抽象,略去蓬勃的精神,任何辉煌都会瑟瑟发抖。今天这样对待昨天,明天再这样对待今天...
2 回复 DubheA 2011-5-25 03:41
有故事的人写故事。
6 回复 方方头 2011-5-25 03:49
好故事要细细读
1 回复 方方头 2011-5-25 03:58
这哪是故事,根本就是生活的诗,历史的歌
1 回复 9438 2011-5-25 04:27
精彩。
1 回复 itute 2011-5-25 04:28
很有生活气息
4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1-5-25 04:58
好。
1 回复 fishingperch 2011-5-25 05:30
好文
1 回复 pengl 2011-5-25 06:46
故事写得精彩,心情随着澎湃!常来分享。
2 回复 木子行 2011-5-25 09:08
精彩
3 回复 yulinw 2011-5-25 09:11
   今后无论阿猫阿狗从背后搭我肩膀我绝不回头,先聊两句再说。---- 对这句印象最深,聊两句起码晚死一点,可见生命的分量~·
3 回复 ofox 2011-5-25 09:26
现在可能都没了
1 回复 icetea~ 2011-5-25 10:10
故事讲得栩栩如生,就好看到了故事中的情景!这句更精彩:
“我痛得破口大骂,汪造反你王八蛋,造反造到老子头上了,赶明儿让狼吃了你,狼搭你肩膀你必须回头,听见没? 痛成那样了,还没忘幽默。。好玩
1 回复 宜修 2011-5-25 10:22
早安太阳: 前面读的我哈哈大笑的,太好玩了
后面一段又让我挺沉重的 历史最怕抽象,略去蓬勃的精神,任何辉煌都会瑟瑟发抖。今天这样对待昨天,明天再这样对待 ...
深深的同感。不愧是九爷!
3 回复 宜修 2011-5-25 10:23
yulinw:    今后无论阿猫阿狗从背后搭我肩膀我绝不回头,先聊两句再说。---- 对这句印象最深,聊两句起码晚死一点,可见生命的分量~·
从今往后,阿猫、阿狗打我肩膀,俺都不回头!
2 回复 宜修 2011-5-25 10:23
icetea~: 故事讲得栩栩如生,就好看到了故事中的情景!这句更精彩:
“我痛得破口大骂,汪造反你王八蛋,造反造到老子头上了,赶明儿让狼吃了你,狼搭你肩膀你必须回头,听 ...
    
1 回复 sam333 2011-5-25 10:50
宜修: 从今往后,阿猫、阿狗打我肩膀,俺都不回头!
阿狗抱腿不打你肩也   
4 回复 宜修 2011-5-25 10:51
sam333: 阿狗抱腿不打你肩也    
还记着呢? 山兄您什么记性啊?
1 回复 早安太阳 2011-5-25 11:12
宜修: 深深的同感。不愧是九爷!
   我才回过味儿来,陈九是个大腕儿?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12: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