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人

作者:平凡往事  于 2013-5-7 11: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6评论


老韩,50多岁的年纪,瘦瘦高高的,背有点驼,一头花白稀疏的头发把岁月的痕迹都夸张的表现出来了。老韩在美国做电脑生意已二十年有余,是我多年的供货尚,他给我的印象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善谈,又富有同情心,讲原则却不死板。他不像许多供应商那样奸诈,算是我见到过的最厚道的商人。还经常雪中送炭,在我动摇,彷惶时,用实际行动支持我,让我重新燃起希望之火。在形的式比人强的恶劣环境下,能够坚持到今天。我这个最不喜欢听人夸夸其谈的人,却十分喜欢听他指点江山和讲大道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把他当成了可靠的大后方,并把他看成和兄长一样的亲人,这在我几十年经商生涯里也算是一段佳话。

认识老韩是十多年前我在美国的生意刚刚起步的时候。有一次我和几个合伙人去看计算机show,当然主要目的还是买些计算机零配件和整机。当时老韩有个摊位,在他摆放的样品中有许多是我们中意的东西。我转了一圈后基本摸清了行情,老韩的价格虽然没有明显优势,但不知为什么,直觉告诉我,此人比较靠谱。于是我主动和他攀谈起来,我这人做事喜欢感情用事,脾气对了,即使东西比别人贵些我也宁愿将就。而第一印象对我行为取向又至关重要。

老韩首先问我在哪里做生意,当我告诉他后,他立即板起面孔,一付拒人千里的模样,并毫无顾忌的对我说:

"对不起,你们那里我只给小膨一家供货。"

天啊!都说无商不奸,出国前我也在国内做了十多年生意,贪婪自私,见利忘义,坑蒙拐骗,面和心不合的,什么人我没见过,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迂腐的生意人,放着到手的钱不要,还那么直截了当的告诉别人他的底线。难到他是火星人?

"呆子!" 我忿忿离开了他的摊位,并发誓永不和此人打交道。从此我像走马灯似的穿梭于多家供货商之间,其中有中国人,朝鲜人,阿拉伯人,美国人,也有外州的。老韩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

几年前,计算机货源突然紧张起来。我一直联系的几家供货商,多数因为经济不好而退出一行,剩下的几家不是总断货就是在我需要供货时,趁机敲竹杠。为了发展,寻找新货源的意识日益在我的脑海中强烈起来。说来也巧,偶然的一天,我问已经不做电脑,而改行做其他生意的小膨,是否认识电脑供货商。

"找老韩啊!" 他脱口而出。

"他那人有病,我才懒得理他呢!" 对过去发生的事我依旧耿耿于怀。

"那我就不认识其他的人了。"

"把老韩的电话号码给我。" 我不想失去机会,更不想和钱叫劲。

放下小膨这边,我立即拨通了老韩的电话。

"你有旧笔记本电脑吗?" 我试探着问。

"有。"这次他没有像几年前那样问我是哪里的。

"什么牌子的,机况如何?" 我继续问。

"很多呢,这样吧,如果你有时间过来看看。"

"都什么价格?"

"你还是过来吧,到时我们细谈。"

我记下他的地址,就结束了这次谈话。对此我虽然不是很满意,但决定还是去看看再说,因为机会不是想来和等来的。几天后我就和他约定时间,去了趟他的仓库。给我的印象是他的仓库和其他人比相对小一些,但井然有序,更主要的是我需要的东西几乎都有,而且价格合理。于是我在他那里采购了第一批货并很快销售一空。我这个人惰性很大,不愿意轻易更换卖家,而且至从和老韩做成第一笔生意后,觉得老韩虽然有点倔,但人性很好,也很实在。又同是中国人,文化背景相似,沟通起来也很方便,不找他找谁呢?

后来慢慢接触长时间长了,我还发现老韩是个很负责任,有担当的人。比如我买的东西回来发现有问题,需要退货或更换时,他从来不打折扣,也不为难我,当然这种情况很少。有时由于去老韩那里太远,我很长时间才把坏东西拿去找他换,他也从来没有一句废话。这一点是我过去经历的无论哪国人,都无法比拟的,简而言之,和他做生意让我感到很舒服,很温暖,我还时常觉得自己很像一个长期流浪在外突然找到组织的人,从此有了靠山。这世上有种朋友,平时不需要做什么,但只要你有困难就会自然而然想起他,而且总能让你有所受益,老韩就是这样的人。

由于路太远,一个人走夜路很寂寞,有时我就让老婆陪我一起去老韩那里。如果不是很忙,老韩总是放下手里的活,请我们到外面吃饭。老韩很健谈,而且对时事的看法每每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我们都爱听他滔滔宏论,且受益匪浅。老婆对老韩的印象很好,而且每次回家的路上都反复嘱咐我要向他学习。有时算完账,付款时我总是自做主张的把零头抹去,他也从不计较,装得和没看到一样,这反到让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恍惚中又觉得他就是我亲哥,占他点便宜是理所应当的。在他面前,我总感到很温暖,很亲切,有时还可以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使性子。

几天前我告诉他,我要断货了,希望他帮我。他说现在各公司都没有钱,所以淘汰的机器越来越少,而且连他也很难进到价格和质量都好的货了。我告诉他:

"我不管那些,反正你得帮我,而且价格还要好。" 我有些像泼皮无赖。

"那你就等吧。" 他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但没有直接拒绝我,看来还有希望。

前天他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货准备好了,让我晚上去取。下班后我急忙去麦当劳买了一个汉堡充饥,然后就往老韩公司赶。但由于堵车,到他那里已经快晚上8点了。看到他公司里灯还亮着,我就感到很温暖。老韩早就把我要的机器准备好了,整齐的摆放在台子上,而且都是运行状态。如果我有什么疑问,或想检查一下质量,便可以马上试机。说实话,对老韩的为人我一百个放心。他做事情总是细致周到,即便你没想到的他也会设身处地的为你想到,难怪老婆总让我向他学习。

他帮我把货装好,我突然发现展台的另一侧有一些IBM T6O的机器,这款机器是IBM在PC界留下的最后种子,也是联想接手IBM后推出的第一个品牌机,是中西杂交品种。从外观上看它更像一个混血儿,机身是IBM THINKPAD T60,而屏幕下端标明的却联想LENOVO。在中国,过去PC界有种说法,只有富人才用IBM。这不单纯指IBM PC同样性能价格的机器要比其它机种贵很多,更主要的是它的质量,IBM PC品牌机的质量无与伦比,它的霸主地位也是不可取代的。美国政府和一些有规模的大银行过去使用的电脑几乎清一色的是IBM。我在一个几乎是全新的T60前驻足下来,看着上面的标记,不免犹豫起来。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对我们这些整天和电脑打交道的人,对机器有一种病态的感情,如看到好电脑,就像女人看到好衣服一样,恨不得马上据为己有,而且总是不断的更换。对旧电脑而言,遇到这么好的品质的机器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我突然萌发里想买一台作为藏品,永远珍藏起来的意愿,但觉得就收藏而言,价格又偏贵了些,我毕竟不是玩家。老韩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走到我身旁温和地问:

"你喜欢它?"

"我想自己留着用。"

"那就买一台,这款IBM是08年最好的机器,光显存就有512MB,我给你进价。"

"我买了!" 我马上把它捧在手里,如获至宝。

付款时,老韩对我说:"先不急,我们先去吃东西,今天我领你去吃意大利牛肉。"

我们一起上了他的LZ-430,向远方驶去。

我们去的是一家意大利连锁店,都快9点了,里面人还是满满的。老韩让我坐在那里等,他自己去买东西。那里的牛肉真的很有特色,而且像老韩的货一样给人一种货真价实的感觉。

在回老韩公司的路上,我问老韩每天睡多少觉。他说三,四个小时。我很好奇,于是问他为什么睡得那么晚,他告诉我,他每天都工作到凌晨二三点钟才回家,第二天还要6点起来给全家人做饭,送小女儿去学校。我说送孩子的事不能让你老婆做吗? 他满怀深情地对我说:

"她也很忙,做男人就得让女人有安全感,无所顾忌的去生活。"

他的一席话让我听后很感动,过去我总以为自己是全天下做的最好的丈夫,但和老韩相比我真差的太远了。临走时,我告诉老韩以后你家有聚会别忘了叫上我,我非常喜欢听你臭白话,这是我的心里话。其实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应酬,但老韩不同,你可以当他是家里人。在他面前,你不用客套和遵守那些繁文缛节,条条框框,而且他总能让人感到温暖和亲切。回家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

"老韩是大哥,更是我的榜样。"


我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近三十年,可谓阅人无数,老韩算是商界的奇葩,在某种意义上讲,他甚至不算是个完全的商人。他做人脚踏实地,勤勉,负责任,讲感情,而且很少一般商人所具有的瞒天过海,奸诈无耻的德性。如果非得说他是商人,那么他就是个纯粹,高尚的商人。而他的成功和他的为人是分不开的,起码在我眼里是这样的!虽然他总是驼着背,而且略显老态,但让我觉得他就是一棵可以遮风避雨的大树,无比高大和强壮。


我的同桌老田

大学四年是我人生中很难忘记的一段经历,尽管许多人和事像失去自由的骆驼被迫行走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中那样的苍白和乏味。而能让我耿耿于怀的除了许多年以后依就缠绕在梦中,让我感到惊魂未定,且无聊透顶,反反复复的大小考试和测验(大学毕业以后,我发誓从此再不进学校读书,任人宰割的滋味太痛苦,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去的那一种)外,就是我的同桌老田。前者在我的感情方面很负面,是揭疤样痛楚的记忆,而后者却是有如春天般温暖的友谊。


当年入学时,我16岁,老田24岁,他比我整整年长八岁。文革混乱了一代人,不光是思想,也体现在社会活动中,如果这在今天这根本是无法想象,却偏偏就是那个年代的现实。我们不仅成了同窗,而且同桌四年。


老田是书香门第,其父是省作协主席,延安时期的老干部。他的母亲也是早年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当时在文艺界工作。他在家里是老小,几个哥哥姐姐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大学生,有的和我们同届,有的比我们高一届(77级)。他家住在和我们学校仅一墙之隔的省芭蕾舞团院里,他带我去过几次,那是一个除了书还是书,摆设简单陈旧,朴实无华的独门独院的日式建筑。除了院子里有一颗硕大,集遮阳和食用两便的葡萄树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吸引我的地方了。他的家人给我的感觉是孤傲,内向和有距离感,当然那时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小屁孩。

老田和别人说话时,脸上一准儿会堆满真诚和善意的笑容,让人一看就觉得他这个人非常厚道。毫不夸张的说,他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忠厚老实的人。即使和我这个小老弟说话,他也经常会脸红。有时考试我答不上来了,就悄悄的问他答案,他总像做了贼似的在良心和厚道,对和错之间饱受折磨,而本应是我害臊的事情,却偏偏首先感到羞愧的那个人是他,仿佛做错事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在入学时,我们两都选择坐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但原因却决然不同,他是因为人太老实,不愿意和别人争好座位的缘故,被动的退而求其次。而我却是因为庸懒,加上极其不喜欢理科教学的(我从心眼里讨厌死了那些数学公式和函数,但当时满天的口号却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我也是个俗人,所以就糊里糊涂的选择了随波逐流)呆板和枯燥的主动而为。这也是算是老天错点了"鸳鸯谱",使我俩在这种另类的机缘巧合下,有机会同桌四年。


老田有个特点,他写做作业和做笔记时总是中轨中距,一丝不苟。那股认真劲,有时真让我觉得他应该托生为一个女人。当时的我很是顽皮,而且最爱用手去捏他的腰间被皮带勒得凸起的部分,当我的手放肆的停在那里胡作非为时,他却总是厚道地选择沉默,只是嘴角上微微泛出一丝笑意来,似乎没有一点拒绝我的意思。而在我的意识里,那里很厚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还有些滑稽。和当年我非常骨感的蛇腰相比,真是很有捏头。当然这里有恶作剧的成分,但还有一种我当时说不清楚,但却非常特别的感觉。直到有一天老婆说,摸我腰时,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而摸儿子的腰时,就好像随时会断裂似的脆弱。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我当年会有那样一种奇异的感觉,那是因为在我少年的情怀中一直都存在着一种对成熟的渴望,只是我当时不知觉罢了。而老田腰间结实的赘肉,恰恰就满足了我的这种下意识。即使现在每当我无意间碰到自己的腰部时,还会情不自禁的想起老田,体会到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学毕业后,我和他只见过几次面。当然我们也有非常相似的地方,就是在大学四年里没有交下太近的朋友,也没有水火不融的敌人。但相对而言我比较外向,又是一个所谓的商人,所以毕业以后,和同学们走动的相对多一些。而他则不然,原本就内向不爱交际的性格,加上大家各为前程终日奔忙而很难顾及其它,所以老田很快就淡出了同学的圈子。在今天惟利是图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性面前,许多人都有意无意选择了漠视和忘记他的存在,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却从没有忘记过他。每次回国,我都会千方百计的向其他同学打听他的下落,遗憾的是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近况。只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我略微得到一点关于他的信息,而且是一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故事。他在很久以前就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至于有多严重,却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其实这也是很容易理解的,现在是利益社会,如果你没权没势,又没有主动和别人接触的愿望和行动,就很容易被边缘化。


我想通过今年回的国同学聚会联系上他,所以当聚会的召集人提前向我征求意见时,我提出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请他尽可能的邀请到老田。他答应我会尽力而为的,但直到宴会开始时,我还是没能见到老田影子。也许同学是好心,怕他因病有什么不方便又不便道与他人的地方,所以根本就没有通知他。但让我在遗憾中得到一些宽慰的是,因为他找到了老田家里的电话,在宴会开始前,我让他拨通了它,并让我和老田通了几分钟的话,尽管老田吐字含混不清,我几乎没有听懂他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出他的激动(我听到他抽搐的哽咽声)和像我一样思念彼此的心情。由于在得到他的消息后,我只剩下两天的时间就要回到美国去了,许多事先安排好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加上不知道他家的准确地址(想和那位同学打听,又赶上他去外地出差了,根本联系不上),所以这次回国我没能如愿见到老田。但我却萌生了一个很强烈的愿望,下次回国时,希望能和老田坐下来,面对面地好好聊聊我们共同的过去和未来。


今天老田再一次走进我的梦里,他的形象又那么清晰的浮现在我的眼前,是过去的,同座时他的样子。朦胧中我故伎重演地又去捏他腰间的累赘,还是那种厚重,真实,亲切的感觉,直到我从梦里醒来。现在是早上3点钟,我不愿意荒废了对他的思念,所以就窝居在被子里,打开笔记本电脑,写下我此刻的心情。


老田,即便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你,也还有我这个兄弟,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你。再见面时,你还会像过去一样腼腆的冲我笑一笑吗? 如果是,我还要去你的腰间摸一摸,好好体会一下那里还是我记忆中的感觉吗!


老田等着我,我们一起期待重逢的日子!


(拿花的就是老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2 回复 leahzhang 2013-5-7 11:40
老田长得很秀气!看来很善良。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3-5-7 12:17
非常亲切的往事。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5-7 16:15
珍重情意的好人。
2 回复 growingfox 2013-5-7 22:50
和谐
2 回复 猪扒戒 2013-5-7 23:25
很温馨的回忆。感人。
2 回复 笙箫难默 2013-5-8 02:28
你总能记住故人的好,你一定也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人。
1 回复 白雪绿竹 2013-5-8 08:52
耐读的平凡往事,不平凡。
1 回复 平凡往事 2013-5-8 19:40
白雪绿竹: 耐读的平凡往事,不平凡。
哈哈,我很平凡啊
2 回复 平凡往事 2013-5-8 19:41
笙箫难默: 你总能记住故人的好,你一定也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人。
我也没忘记你们啊
1 回复 平凡往事 2013-5-8 19:41
猪扒戒: 很温馨的回忆。感人。
我自己也感动了
1 回复 平凡往事 2013-5-8 19:41
growingfox: 和谐
  
2 回复 平凡往事 2013-5-8 19:42
秋收冬藏: 珍重情意的好人。
   是这样
1 回复 平凡往事 2013-5-8 19:42
徐福男儿: 非常亲切的往事。
往事历历在目
1 回复 平凡往事 2013-5-8 19:43
leahzhang: 老田长得很秀气!看来很善良。
  
2 回复 猪扒戒 2013-5-8 22:51
平凡往事: 我自己也感动了
常能看到他人长处的人, 也是成熟了. 好文.
2 回复 笙箫难默 2013-5-8 23:23
平凡往事: 我也没忘记你们啊
没有说你忘记了啊,只是感叹你怎么有这么多故事可以讲。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平凡往事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拍案叫绝:女大学生,丁字裤 [2010/01]
  2. 成都選秀門女生當眾脫光(这些女人还要脸不?)转贴 [2010/12]
  3. 我在美国补牙的经历(我还能相信她们吗?) [2011/07]
  4. 贺岁片《让子弹飞》(全)(youtube在线) [2010/12]
  5. 成名也脱,凤姐裸了! [2011/01]
  6. 中国女人喜欢裸? [2011/07]
  7. 我在北美捧“铁饭碗!” [2010/10]
  8. 怎样的聚会才算成功? 看看我们家里的圣诞聚会!(附多张照片) [2010/12]
  9. 国内国外那里活得更好? [2011/01]
  10. 我在国外看脱衣舞的经历 [2008/12]
  11. 回国杂记(十四) 把腐败进行到底 附多图 [2011/02]
  12. 为了传种,就要乱伦?(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离奇故事) [2012/07]
  13. 2013年度最经典段子 [2013/01]
  14. 中国,您还是那个我们曾经热爱的祖国吗? [2012/06]
  15. 日子如果都能如此过---晒晒美国华人的幸福生活(有图有真相) [2012/07]
  16. 一个不照镜子男人的自白(附本人照片) [2010/01]
  17. 找个女人做老婆 [2010/12]
  18. 在美国,房子真的属于你吗? [2011/02]
  19. 占座 (希望你过得比我好,而我在有生之年也能为你占一次座!) [2010/09]
  20. 心有余悸(教会是怎样成了我心里的鸡肋) [2009/08]
  21. 另类情书 [2010/05]
  22. 男人,你就忍了吧! [2011/03]
  23. 同乡会,看看我们的故事(组图) [2010/05]
  24. 村中女人看过来,贝克佳丽面面观! [2010/09]
  25. 我,真的老了! [2010/12]
  26. 中国真的是培养奴才的摇篮吗? [2010/04]
  27. 喜欢了买,大嫂! [2009/03]
  28. 没有自由的日子(一字一泪!) 多张真人秀片片 [2010/02]
  29. 郑重声明 [2009/03]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07: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