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留学生

作者:Brigade  于 2019-2-19 06: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原创|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7评论

这几天接连看到三篇关于留学回国的感想文,我愿意评论一下。
我大学毕业第二年就出国了,也没想到最后定居海外。我现在不会想回国这种事了。写到这里,想起陆游的诗“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人生到了一定阶段,不论如何,人人皆知万事空。
虽然很多背井离乡的移民或者后代大有所成,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移民谈不上是一件愉快的事。毕竟少年时代的成长环境和移民后的环境迥然不同,适应新生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当今中国的父母把独生子女推向海外,我是不赞成的。
因此,如果一个国家足够富裕,政治足够稳定,出国留学的就大为减少,学成之后回国也就自然而然。像日本南韩就是这样。
中国的留学潮过去是因为经济同西方差异太大,对西方的科技向往迫切。现在则是因为一些人有钱,感到国内教育质量不佳,或者有的人无法进入国内好一点的学校。但是,有一个共性问题,共产党像土财主一样,重视钱财,不重视人才。所以人才流失就流失吧。反过来,很多人选择不回去,说明了人们具有一种长远的隐性预测:共产党政府不可靠,不稳定。
现在逐一剖析一下这几篇归国感想文,以飨读者。
我首先看到的是“回国才发现,美国已把我变成大土鳖”,当时感觉文章粗制滥造,没详细看。可是接连看到另外两篇,就想写点什么,但是我已经找不到第一篇文章了。过了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脸书程序员: 我们就像犹太人养的藏獒, 失败者是SB被解雇”,我也不太喜欢这篇文章,因为一个公司里高级管理人员毕竟是少数,那么大多数没有升上去的怎么就成了失败者?并且还是SB被解雇。这篇文章作者叫做“顾颖琼博士”,或者是别人写的通过“顾颖琼博士”这个公众号发的。结果我搜索一下顾颖琼博士,找到了“回国才发现,美国已把我变成大土鳖”这篇文章,是顾颖琼的2016年的原创文章, 给中国戴了高帽贬了美国之后,结论是:
“可是不知道怎么样,我觉得我还是适合纽约那个土土的地方!
那里的朋友们才适合我。再见了!我的祖国!”
原来我第一次看到的是别人把结论砍掉的转贴。虽然嘲讽了中国同学的土财主和势利心态,但也把上海的高楼地铁,高铁,还有买东西用微信支付等等歌颂了一番。所以,就成了厉害我的国的缩写版。有了这篇文章之后,现在可以看到,“回国才发现,俄罗斯已经把我变成了一个土鳖”,”回国才发现,澳洲已经把我变成了一个土鳖”。仿佛大家要争先恐后比惨当土鳖似的。
可是,这类文章的始作俑者顾颖琼还在美国,去年跟中国骗子商人还打官司,好像不了了之。
我辈浪迹天涯学子,可真是不如民国那代大师啊。随便鲁迅胡适徐志摩都如雷贯耳,连跑到法国打工的周恩来邓小平们回去也能闹场革命。现在人就喜欢这样,跟国内有钱人相比,我土鳖了。不会用微信支付,我土鳖了。在美国我开丰田卡罗拉省油,我土鳖了。所以,这是没有人文精神,垮掉的一代。至于国内土豪和高官及各类“精英”们,更是腐败的一代,他们最好别出名,现在看到谁出了名往往跟坏事连在一起,贪腐,骗钱,假文章,假博士,偷税漏税之类的,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所以,吹嘘厉害我的国这一代中国当政者和犬儒,都是一群在毛泽东时代穷疯了的土鳖,对“财富”无限向往,在泡沫经济时代又自以为有钱了,没有任何人文精神,以为炫富就是成就就可以获得别人的尊敬和热爱。其实中国是一个落后国家,人均GDP很低,所谓改革开放让多少人脱贫也是自定标准。想想,多少中国人没有用上自来水,煤气,甚至没有现代的卫生厕所,跟秦始皇时代的中国没有太大差别。
第二篇文章叫做“放弃一切回国 却在年初一被骂哭”。这是一个上海姑娘在美国待了十年后回上海写的文章。感叹同长辈相处不谐,后悔放弃了美国的工作和生活。应该是体验了反向文化冲击。但这也算是宏观环境的缩影。中国,国家是一党独裁,家庭,很多是父母独裁。又要生活在其中,又要感觉好,除非你一开始就习惯了,否则,就得喝下复旦大学道德副教授陈果的心灵鸡汤:“道德是无用的,人格是无用的,友情也是无用的。因为这些无法带来面包”,“要学会与黑暗和解,当你与黑暗和解的时候,黑暗已经不那么黑了”。
可是,我当然希望人们追求光明,希望更多人成为跟黑暗世界做斗争的革命者。
这篇文章最初是发表在中国的豆瓣网里,之后作者已注销了。下面还有一些评论,多是同情作者,后悔归国的说法。也有人谈到国内工作的996。我查了一下:996工作制是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晚上休息1小时(或不到),总计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是非常辛苦且严重违反劳动法践踏人权的工作制度。
这种工作制度,实在是奴隶制。所以不要说什么弯道超车了。有无数农民工,码工等等的付出,才有了过去三十多年的发展。一个国家,完全不应该如此奴役劳动者,却同时往其他国家大撒币。试想,往委内瑞拉投的近一千亿美元,可以给多少科技工作者解决就业和创新问题。并且,靠大撒币来输出一个实际上失败的模式,也必然失败。
第三篇文章叫做“回国前我无怨无悔。回国后我肝肠寸断—小民之死”,是在美国的一个中文网站的文章。当然不会在国内转载了。作者描述回国工作的悲惨经历。他回国前太相信共产党和宣传,回去才发现没有特权不行,尽管看上去他还有一点特权关系。最后发现现实如此黑暗,就得忧郁症了。
现在共产党的洗脑教育也是空前的,很多少年学子将来进入社会后都会感到绝望。
所以,我奉劝网上那些爱共党如父母的人,多多读一些自由平等博爱的启蒙思想书籍,弄明白专制下没有这些普世(UNIVERSAL)价值观,你身在其中,也必然有一天深受其害。
当然,作者似乎本身心理不够成熟,情商不高。但是中国是一个特权社会,这是客观的。比如说中国保利集团公司,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大型国有中央企业。看看其头脑都是一些什么人:
贺平: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名誉董事长,总参装备部少将(少将贺彪之子,邓小平之女邓榕之夫)
姬军: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原国务院副总理姬鹏飞之子)
邓榕: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副主席(邓小平之女)
王小朝:中国保利集团公司董事、党委副书记(前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女婿,杨李丈夫)
叶选廉:解放军总参、中国保利集团公司负责人之一(叶剑英之子,母亲李刚系华北军政大学学员)
王军: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前任董事长(前中国国家副主席王震之子、中信董事长)
陈洪生: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前任董事长(原中共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幼子)
徐念沙: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是已故国家领导人、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女婿。)
类似情况,显然在各级政府,各级国企都普遍存在。当然,回国的固然有混得比较好的。但是,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是肯定排斥留学回国人员的。也许向万钢那样以什么民主党派的身份当上部长就很高了。其他的像周小川江绵衡那样是红二代或者江太子。本质上这个制度跟封建家天下制度区别不大。要说有区别,就是共产党的世袭制不像周王朝那样严格,但是毕竟是党内世袭制。一个薄熙来倒下去,几百个胡海峰爬上来,红色江山不变色,至少共产党贵族是这样期望的,并努力欺压人民来实现这样的目标。

西周宗法世袭制度示意图


革命尚未成功,学子仍须努力。
2/17/2019

归去来兮,大酱味美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8 回复 Brigade 2019-2-19 07:19
共产党武大郎独裁可见一斑。并且万钢还有可能是地下共产党员,像荣毅仁那样,伪装成非共产党员,笼络人心。

2006年12月,万钢当选中国致公党中央副主席。2007年4月27日,科技部部长徐冠华因年龄到限,被免去职务;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决定任命万钢为科技部部长。万钢遂成为自1972年傅作义辞去水利电力部部长职务后,中华人民共和国35年来首位非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正部长级官员。
6 回复 Brigade 2019-2-19 21:49
农民变工人,还是被歧视被剥削的“低端人口”,是中国特色。"富士康贫血100天:40万员工人均到手工资1932元", 富士康员工尚且如此,可以想见这相当于全部美国人口的蚁工的劳动待遇。更不必说住房婚姻和子女教育。
人们可以吹嘘浦东的高楼大厦,有什么意义呢?你又不住在那里,中国高楼大厦建造特乱,整体缺乏美感。在任何一个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你若不在那里有一个住处,你经过时都会感到一些惆怅,像“回国才发现,美国已把我变成大土鳖”的作者感受的那样,所以高楼太多的城市给人一种天然的排斥感。

全国农民工数量接近3亿:半数为80后 3成接受过技能培训
3 回复 Brigade 2019-2-19 22:10
“土鳖”回去就发财成了土豪。归去来兮,大酱味美胡不归?

留学生海归狂骗300万被捕 父母卖房还债
3 回复 Brigade 2019-2-19 22:33
中国土豪买家竟将法国300年酒庄改名为…
"艺术之源"酒庄改名"御兔庄园"。 法语叫做CHATEAU LAPIN IMPERIAL。可是这跟CHAUD LAPIN接近,是法语常用语,形容某人和发情兔子一样。
4 回复 Brigade 2019-2-19 22:43
996工作制?

据华为离职女性员工透露,华为平均工作日加班时间达3.96小时,且工作要谨守三招“断网、午睡、黑布鞋”,不能上外部网站、非工作电话不能讲超过5分钟,还强迫睡午觉,以保证可以延续晚上加班,另外还要穿黑衣、黑裤、黑布鞋,心思只能放在工作上。
3 回复 Brigade 2019-2-20 08:10
犬儒精神
寒山曾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
厌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
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4 回复 今夜很中国 2019-2-20 08:33
我发现许多吹天朝骂美帝的都有一个“人上人”的心结。最近在美国搞IT的被骂成吠
舍即一例。在中国官大一级压死人,下级见了老板如同太监见了皇上,诚慌诚恐,
战战兢兢。在美国公司里,上下级之间根本没有那么大差距,我认识的许多人,包
括美国白人,就是喜欢搞技术,根本不愿当官或搞管理。有一技之长的技术人员经
常比搞管理的工资还高。
中国的帝王戏,宫斗戏把等级观念刻到人们骨子里,西方价值的基本观念却建立在
人生而平等之上。所以到了西方还梦想当“人上人”的小粉红们往往在美国和西方
特别失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7: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