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 毛泽东与刘少奇何时开始冲突?——我所知道的文革的来龙去脉

作者:light12  于 2021-6-25 01: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时间: 12 1 2010 12:56


毛泽东与刘少奇何时开始冲突?——我所知道的文革的来龙去脉


芦笛


刚才看见“我要注册”网友的文革习作,要我这老帮菜指正,那我也就不客气,当作业批改了。原来是在跟帖格子里打,半道上觉得太长,干脆拷贝到word里写成篇比较正式的文字。说错之处,还请其他老帮菜老不死们指正。

1)大跃进那段说得非常准确,毛发动大跃进的整个动机就是赶上苏联,取代斯大林作国际共运领袖。

国际共运的一个特点,是不讲民族主义,只讲国际主义。因此斯大林那把教皇交椅并不是天然安放在苏联境内,而是向全世界共产党领袖敞开的。毛认为他的斗争经验远比赫鲁晓夫那伙人丰富,当然该由他作接班人。而且,波匈事件后,毛在东欧国家的声望大为增加(苏联原来想出兵镇压波兰事件,因中共强烈抗议而停止,波兰的哥穆尔卡因此对中共感激涕零。而匈牙利人民起义后,中国又坚决主张苏联出兵镇压),而赫鲁晓夫应对失措,声望大受影响。因为这些事件,毛的威望在共党阵营中达到高峰,毛自然得意忘形,以为他可以取代斯大林作教皇了。

此后赫鲁晓夫受到莫洛托夫等人挑战,好不容易才把“反党集团”赶下台去,非常需要中国老二哥的支持。毛给了赫鲁晓夫这有力支持,于是赫鲁晓夫对毛非常之客气。1957年在莫斯科召开全世界共产党工人党会议,中国代表团享受的待遇规格是最高的。赫鲁晓夫把毛泽东安排在克里姆林宫最好的套房(apartment)里,每天都去看望,问长问短。开大会时所有的发言者都是站着,包括赫鲁晓夫在内,而毛却大喇喇地坐着,成了唯一例外。

然而毛是个贱人,吃打不吃敬,反而因此看不起赫鲁晓夫。多次在中共内部说赫鲁晓夫不成熟,等等。但他终生把“将欲取之,必固与之”当成座右铭,因此在大会上竭力推荐社会主义阵营以苏联为首,东欧小国都反对这提法,说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平等的,但毛坚持不改,说人必须要有个头,苏联就是我们的头(那中国到底是苏联的屁股,还是嫪毐的“大阴”?)。赫鲁晓夫于是客气道:还是以苏中共同为首吧。毛仍然坚持要以苏联一国为首,连苏联封个副统帅都不干。

这是为什么?为的是下一步文章。妨碍毛实现自己的野心的唯一障碍,便是中国贫弱的国力。如果中国国力赶上并超过了苏联,那以毛丰富的斗争经验和崇高威望,社会主义阵营当然应该以中国为首,而毛自然成了共党世界的教皇。此所以他不愿作副统帅,因为他以后上任后并不想要个副职来掣肘。

这就是大跃进的由来。沈志华教授把这点看得很清楚,一再指出当时中国的追赶目标不是英美,其实是苏联。确实如此,毛多次在内部说起要赶在苏联前面进入共产主义。

2)1962年大跃进早就停止了,其实大跃进就只跃了一年多不到两年,58年发动,到59年就开始饿死人,庐山会议本来是要纠偏,彭德怀上书后改为反右,于是继续跃进,但跃进了半年左右就再也跃不下去了,全国国民经济彻底破产,比核战争还厉害——若是常规战争,打两年也绝无此可怕后果不是?于是从1960年开始,国家就开始“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大批工程下马,把58年招募来的工人统统赶回农村。

此后两年就是在饥饿中挣扎,政府无为而治,什么也没干,靠人民自己恢复过来。当然这个过程很慢,因为要种出粮食来,农民必须先恢复体力,要恢复体力,先得有粮食吃,而要有粮食吃,又先得有体力种地。因此这恢复过程当然很长。所以,其实大跃进就只是疯狂了一年多,此后两三年都是恢复时期。它实在太厉害了,伟大领袖的破坏力不是一般的强大。如果把伟大领袖空投到敌国去,一定能彻底炸毁敌国的经济,比什么超级氢弹还结棍。若真是从58年跃进到62年,那全国人民大概死得差不多了。

因此,到1962年开七千人大会那辰光,国家早就没处于跃进状态了,经济已开始好转,起码能吃个七八分饱了。开那个会并不是要发动跃进,而是国家要收粮,地方抵抗,因此把县太爷以上的干部都弄去北京开会。那会变成了个基层干部诉苦会,于是刘少奇在向大会提供修改报告时作了口头说明,讲了些毛暗自记恨的话。但他并没有公开向毛发难,总的看来并无出格之处。只是毛的心眼太小,以为刘少奇“几年以后再来评价人民公社”的话,是要效法赫鲁晓夫在他死后作秘密报告。但他只是怀恨在心,当时并未发作。刘少奇也做梦都没想到他得罪了毛。

2)七千人大会后,毛的兴趣从经济工作上逐渐转移到了阶级斗争,那才是他最拿手的。当然这也不完全是因为他发现自己不会搞经济,只会整人,一个原因是与苏联翻了脸。他自己也知道大跃进那事干得太烂,怕中国也出赫鲁晓夫,在他死后作秘密报告,所以要搞运动根绝这可能;另一个原因则是他认为农村干部普遍腐败了,“起码有1/3的政权不在我们手里”——你说这人是否有病?

为此,中共在城乡开始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目的是搞那些贪污腐化(当时称为“多吃多占”,与现在的贪污不是一个概念,无非就是公家人占点小便宜)的基层干部,并揭发“篡夺了基层政权的阶级敌人”,“把大权夺回来”。你说这是不是疯子?

然而全党也就跟着疯子胡闹。刘少奇还特别积极,让他婆娘去天津附近的桃园大队蹲点,于1964年搞了个“桃园经验”出来。报告写出来后,刘少奇亲自上阵推销他婆娘,让她到处给高干们作报告,引起江青强烈嫉妒。江青去跟毛哭诉,赫鲁晓夫还是在斯大林死后才做秘密报告,现在你还没死,人家现在就在作公开报告了。文革发动后江青自吹,说文革是她冒着和毛离婚的危险发动起来的,说的就是这件事(参见《王力反思录》

她的挑拨立即奏效。特别是刘少奇在捧他婆娘时得意忘形,说了许多让毛深为记恨的话,诸如毛提倡的“开调查会”的方法过时了,要秘密扎根串连,不下去蹲点就没有发言权,不能作官等等。毛本人就没有下去蹲点,这不是说他没有发言权,不能做官么?

其实刘少奇并无此意,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引起了毛的嫉恨。关键是他不知道毛是个多疑成性的病人,心眼无比之小,谁也没本事伺候。正因为此,此后在制定指导四清运动(也就是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清政治,清思想,清经济,清组织什么的)的文件时,刘竟然丧失理智到与毛直接发生冲突,刘说,四清运动的矛盾是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是党内党外矛盾的交叉,而毛则说主要矛盾是与走资派的矛盾。刘不同意,说一提到派,那就不是一两个人了。自延安整风以来,毛还从未被人直接顶撞过,于是大怒,骂刘少奇:“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动一动小指就能打倒你”,下定决心要把刘搞下来。是年12月26日,在他的寿宴上,他嬉笑怒骂,指桑骂槐,不点名地痛骂刘少奇,足足骂了个多小时。在场的薄一波、陶铸等人鸦雀无声,洗耳恭听。他们知道事情严重了,也朦胧地猜到毛骂的是刘少奇,但不敢往那上头想,陶铸后来跟他婆娘说:我们那时哪敢往少奇同志头上想啊!

因此,毛真正下定决心搞刘,乃是1964年年底的事。当时并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心事。但陈伯达因为是天子近臣,最先察觉了毛的心思,乃大惧,跑去跟王力说,毛主席要整少奇同志,少奇同志是个好党员,怎么办?王力于是劝他去找陶铸和彭真一道去找刘少奇做工作,请他向毛作检查。刘做了检查,毛才没有立即采取行动。据王力自吹,他的这一行动推迟了文革一年多。

有个很普遍的误会,就是以为七千人大会是毛刘公开破裂的契机,实情并非如此。这只是毛自己造成的错觉。1966年,毛在接见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团长巴卢库时,巴问他什么时候起了搞文革的念头,他答那是在1962年,开七千人大会时就看出苗头来了,“修正主义想推翻我们”(毛虽然是个土包子,在此用“我们”代替“我”倒与西方国王自称暗合,有趣)。其实七千人大会上毛刘关系虽然起了裂痕,但除了林彪外,恐怕谁都没察觉。此前毛早对刘不满了,高岗就是因为察觉了毛对刘的不满,才跳出来提议“轮流坐庄”的。只是刘还在毛的容忍范围内,所以毛一直没有动手。

据王力说,文革初期,毛刚把林提拔为他的接班人之后,很快就开始对林不满。可见毛这人很容易对接班人产生不满。这也毫不足奇。大独裁者最恨交权,哪怕是死后交权也会让他想起来就不痛快。此所以我党领袖的接班人是最难做的。哪怕再谨慎如林彪也要翻船。

不过在我看来,毛虽然对刘不满,刘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得罪了他,但还没到要与刘刀兵相见的地步。他真正下决心搞刘,还是1964年底的事。

另外一个普遍的误会是对中央文革捏造出来的“两条路线斗争史”信以为真,普遍夸大了毛刘之间在文革前的冲突,尤其是张戎的《鸿》处处奢谈什么老干部对毛的“消极抵抗”,那完全是鬼话,其实刘少奇是毛的功狗,做梦也没想到过要跟毛对着干,遑论是取毛而代之。毛每次发动运动他都是最积极的同志,每次都比毛本人还左。王光美炮制出来的桃园经验真要推向全国,只怕百姓的日子更难过。

4)文革。文革这段并没有什么斗争。毛只是开了个会(八届十一中全会),刘邓就乖乖下台了。毛并不需要人民才能打倒所有政敌,他当时已被造成上帝,想打倒谁不过是爱窝一句(沪语:闲话一句)。所以,这段时间并没有后人想象的什么险恶斗争,主要是全国人民瞎G8胡闹。中国人很容易变成疯子,这段历史便是最雄辩的证明。

如果只是权力斗争,毛根本不必把全国人民都折腾进去。人民在高层权力斗争中也毫无用处,无论是刘是邓是陶,都不是人民打倒的。毛之所以要瞎G8胡折腾(WHO折腾?——邢文),主要是因为他是个理想主义疯子,想找到一种反修防修的根本解决办法,能够发明出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使得官僚机构能够得到周期性清洗,从根本上保证党和国家永不变色。这完全是病人才会有的幻觉。连吴法宪那大老粗都觉得不可行。我记得他曾在回忆录中说,他听了上级传达,要领导干部们去接受群众批判,经风雨见世面,因暗自忖道:谁会愿意这么干?谁会愿意去让群众羞辱甚至毒打?可见毛这人脑袋确实不正常,竟然把一种制度设计(如果这也配称为设计的话)的前提建立在干部自愿受辱的基础上。

爱你喂,各级老当(当权派)不是人民打倒的,更不是军队打倒的,而是毛发一声话,他们便自行倒了,人民只是起到个最佳群众演员的作用。彼时群氓蜂起,纷纷到省市委中央各部委机关去把那些橡皮图章抢了,装在绣着“为人民服务”的帆布书包里,背到各种各样的“战斗队总部”去,便完成了这所谓“夺权”过程。我记得有位当年的红卫兵(其实是造反派,但造反派也自称红卫兵,非过来人弄不清这些区别)后来到西方后接受采访,说她的一个书包里装了20多个各级领导机关的橡皮图章,这也算是个吉尼斯世界记录吧。

“夺权”完成后,党政组织彻底瘫痪,此时是1967年1月间的事,称为“一月风暴”,也就是伟大领袖发话之后不到一月就完成的活,我印象里顶多也就只有十来天。“走资派”们毫未抵抗。

从表面来看,这英勇的业绩似乎是群众演员完成的,由此造成了持续的幻觉。无论是当年的造反派还是老当们,都对人民群众的无限威力留下了深刻印象,以致胡平前些天还要说什么“人民群众夺权”的胡话,夺什么鸟权?那权是人民去夺过来的么?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年的老当竟然也会有这种错觉。前些天小北出来请教诸位达人,问赵紫阳为何会对老邓发难,我不是都讲过了么?文革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以致他以为人民群众真是改天换地的英雄,想效法伟大领袖利用群众去打倒政敌,却忽略了毛敢这么做的前提有二:第一,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都认为他是上帝。第二,他有军队作定海神针。第一条甚至比第二条还重要,其实也是第二条的原因。它是一种威力无比的软实力,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反革命打不破我们,我们却要打破反革命。

另一个普遍的错觉是以为,毛之所以能发动文革,全靠文革前积累了十几年的民怨,官僚集团就是毛利用这民愤推倒的。这说法首先出自杨小凯,尽管我对杨先生十分尊重,我仍然觉得这是屁话。毛动用的软实力,主要还是他的上帝地位赋予的权威资源。人民是为了拥护上帝起来的,不是为了推翻党官僚起来的。而且是伟大领袖把他们扶起来的,并不是他们真有那胆量自行奋起。他们起到的作用就是群众演员。杨小凯此说仍然是拜人民教的迷信。其实我已经反复说过了,人民不过是一堆蠢肉,对那多头怪物,我只有两个字:呸呸!

此后国家便进入一种短暂然而非常奇特的“群众自治状态”,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此期没有党组织,也没有政权机构,但国家仍然在正常运转中,完全由人民自己管理自己。其草根性超过了世界上有过的一切民主国家,然而那空前绝后的民主国家仍然少了一个重要政治元素:人民的自由(当然比起文革前来,人民享有的自由是空前的了)。凡是有过这段经历的老帮菜,若还是悟不出中式民主与西式民主的根本区别来,那就绝对是白痴了,而《独立评论》富集的那些“民主革命家”们统统是此类白痴。

这群众自治状态当然不可能持久——没有正常的制度设计来宣泄草根政客们的权力欲,确保权力斗争能在可控的公开的正常渠道上进行,那 “革命的大联合” 自然迟早要破裂。再加上毛始终无法摆脱他从苏联学来的革命工艺学,陷入不可解的自相矛盾中——一方面,他不满那党官僚机构,想砸烂改造它;另一方面,离开了列宁发明的精英党,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管理国家,始终对体制外的自治群众持有深刻的不信任。他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便是号召“革命干部出来亮相”,参与革命斗争,并领导革命群众把他心目中的乌托邦建立起来。

于是被打倒的老当们便纷纷粉墨登场,学着他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操纵群众组织打代理战争,试图把政敌搞下来(赵紫阳后来向老邓叫板其实就是玩这一手老把戏),于是全国立即卷入派战。毛还怕乱得不够,让军队也卷进去。军队本来就和地方干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此便正式卷入地方的权力斗争中,参加了全民代理战争,拉一派打一派,给支持的“左派”暗自发枪,于是全面内战开场,全国人民的瞎G8折腾至此化为大疯狂。

疯狂到1968年底,两大派奉命交枪(可见“人民文革”论、“趁机造反”论是何等白痴理论。中国人的本事,是在明明用电子显微镜都找不到丝毫理智的瞎G8胡闹中,都有本事找出意义来,还说得像煞有介事),武斗停息。在派头头们被纳入新生革命委员会后,两大派自行解散,国家由新成立的革命委员会治理。同时上山下乡运动开始。

毛之所以要把知青赶下乡去,并不是藉此结束文革。中学生早就不再是文革主力军了。到1968年,绝大部分中学生都成了逍遥派,武斗主要是憨工人特别是复转军人搞的,王希哲那种变态分子只是极少数。因此,若要继续搞文革,中学生有则不多,无也不少。毛之所以要把咱们赶下乡去,其理由我已经在旧作中说过了,是评马系列中的一篇,忘记题目了,你自己去找吧,我懒得重复了。

但文革制造出来的无数矛盾并不是知青下乡可以化解的。从1968年到1976年毛死,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不曾消停过,一直都陷在新进干部与老干部的权力斗争中。局部动乱也时起时伏。Meanwhile, 人民群众终归要过正常日子,不可能对这种瞎GB折腾保持持久兴趣。随着时间过去,百姓越来越淡漠,到最后跳梁的只有几个派头头,连兵都没有了。

到1976年4月间,天安门事件发生,群众至此完成U转,把他们当初竭诚拥戴的中央造反派(亦即四人帮)当成敌人,把他们当初要打倒的老当代表邓小平等人当成了大救星,此乃历史最大的讽刺。可笑的是造反派头头们都是白痴,居然看不出四五事件是人民公开对文革说不,公开表示了对旧体制与旧官僚的缅怀。上次我这么说,那浑人王希哲竟然还来跟我强辩,让我驳得张口结舌,什么都说不出来。从这浑人身上,大家即可看出文革的积极分子们是些什么白痴。

这大概就是文革的大致经过。它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烂尾楼工程,无论是最高领袖还是群众组织,什么明确的目的都没有,什么成就都没取得。其唯一意义就是证明中国人的疯狂与愚昧。

当然,在某个意义上,咱们都是文革的受益人,不过那和疯子们的瞎G8胡闹毫不相干,完全是歪打正着的计划外产物。文革搞的太蝎虎,以致物极必反,使得老邓在江西将军楼兜圈时,悟出了苏式社会主义是死路一条,第三次复出后便铁了心要走资。全靠他的恩赐——与人民斗争的方向恰好相反,如果略去那群白痴大学生不计,广大人民群众都是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1989年完全是反改革示威,起码对工人群众来说绝对是如此,我太知道他们的心思了。所以当时在国外电视上看见首都工人打着毛周的画像上街,我一点都不意外——中国才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虽然是官僚资本主义,但毕竟比苏式社会主义要好一万倍。

从世界历史上来说,老邓是唯一一位突破斯大林的背时设计,走出那死路的共党政治家。毛泽东瞎G8折腾十年,想摆脱斯大林的发明,却闹得乌烟瘴气,五痨七伤,最后什么目的都没达到,婆娘和侄子还都进了大牢,反不如老邓摸着石头过河一点点蹭,毫无什么宏大设想,更无什么大手笔,居然还把中国领出了那死胡同。我在旧作中反复说过,现代专制制度相对于旧式专制制度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它因为缺乏天命论而具有不可持续性,所以必然要垮台。兴许,老邓摸石头摸出了一种独特的“可持续专制制度”也未可知。当然是否如此,还有待于未来的证明。

附录:

对芦特的耐心指点感激涕零,但还有几个事情搞不懂 时间: 12 1 2010 14:50
作者:我要注册 在 驴鸣镇 发贴

(1)毛发一声话,他们便自行倒了
我不懂的是,毛这么高的威望究竟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我能想到的几个答案:
a.真的高层领导都是被洗过脑的,都比较弱智。
b.真的打心眼崇拜毛,对他五体投地
c.毛搞政治斗争确实有一套,谁都觉得自己斗不过他,都害怕他,也就只有俯首称臣。
(2)这个问题与第一个比较相似,但更具体。我一直搞不懂周这个人,他究竟是怕毛,还是崇拜毛,还是根本就没脑子?
(3)林彪为什么突然跟毛翻脸?似乎林没有对毛有任何有效的抵抗就乖乖的逃跑了?
(4)还有个小问题,武汉的百万雄师真的是对毛不满吗?陈再道真是不怕毛的硬汉吗?

再答       时间: 12 1 2010 15:49
作者:芦笛 在 驴鸣镇 发贴
(1)毛发一声话,他们便自行倒了
我不懂的是,毛这么高的威望究竟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

造神运动使然,在一个封闭系统里,党可以让你相信任何事。只要反复灌输就够了。至于为何要造神,乃是因为造神者有好处,刘少奇就是这样爬上去的,但他也从此注定毫无反抗毛的能力。

(2)这个问题与第一个比较相似,但更具体。我一直搞不懂周这个人,他究竟是怕毛,还是崇拜毛,还是根本就没脑子?

怕毛。我在旧作中解释过了。谁不怕上帝?谁敢和上帝斗?毛一旦被做成上帝,他的下属便只能当绝对臣服的奴才了。

(3)林彪为什么突然跟毛翻脸?似乎林没有对毛有任何有效的抵抗就乖乖的逃跑了?

他没有翻脸,是毛跟他翻脸,毛的疑心病太重,迟早要猜忌他。他只好吓跑,因为任何人也不可能反抗上帝。

(4)还有个小问题,武汉的百万雄师真的是对毛不满吗?陈再道真是不怕毛的硬汉吗?

屁话,百万雄师哪儿对毛不满了?他们是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孩子。陈再道那强奸老犯岂会不怕毛泽东?没人不怕的,已经说过了。

 "我在旧作中解释过了",还盼芦特指点     时间: 12 1 2010 16:03
“毛一旦被做成上帝,他的下属便只能当绝对臣服的奴才了”,这是芦特分析整个文革历史的根本出发点,就像物理学里的牛顿运动定律。但对这个定律我实在难以理解,芦特能否指点一下在哪篇雄文中比较集中的阐述了这个问题?

用文章搜索找《周恩来为何怕毛泽东》 时间: 12 1 2010 16:06

作者:芦笛 在 驴鸣镇 发贴

芦笛 周恩来为什么怕毛泽东? - light12的日志 - 倍可亲 (backchina.com)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5 03: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