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种责任(连载二)

作者:解滨  于 2012-6-18 21: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新手上路|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70评论

第三种责任

(连载二)


解滨

(二)

上一集贴出去后,小露读了大哭了一场。 她是我博文的忠实读者,我的每篇文章的点击率中,至少有2个点击率是她贡献的。 但她基本上不跟帖评论也不表态,她对我写的题材大都没啥兴趣。 小露说我写的那些东西都是“假大空”、“装腔作势”、“废话连篇”、“标点符号混乱不堪”、“段落划分不符规则”、“文不对题”、“了无新意”……等等等等,总而言之我是全世界最最恶心的博主。 我问她:“那你还读我那些破文章干什么?”  她的回答是:“不为什么,只想知道你这个人的存在”。 “有你这句话,俺死也瞑目啦”我回敬她。

偶尔我写点风花雪月、儿女情长什么的,她一定拍上一块砖头并跟帖,而且少不了讽刺挖苦,因为她知道我的老底。 她的跟帖要是说的太露骨,我还要删掉,怕她把我的陈年旧谷子抖出去。 只有我写做饭帖她才会大顶,她知道我的厨艺。

我上一集贴出去后,就有点怕她又在跟帖里捣乱,有点紧张。 但这一次她换了战术。

那天夜里我在睡梦中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 家里的电话放在一楼,通常半夜有电话打进来我们是不接的。 但我越不接那电话铃声越是不断,我怕是国内打来的,就只好去接。 一看号码又是小露。 抬头一看钟都快凌晨三点了。 没等她开口说话,我气得直骂:“臭丫头,我真想现在就揍你一顿!!!”

她居然嘻皮笑脸地说:“那我就报警呀,说你虐待家人。”

“我揍你不算虐待家人,你不是我家的人!”我更冒火了。

她嘿嘿一笑:“不算家人,那你凭什么在博客里说要揍我? 我算你什么人呢?”

这一问,我还真语塞了。 没等我想好措辞,电话那边她哈哈大笑起来:“哥,你博文中说我心里有你,你想的可真美! 我说过,我要净身出户,远走高飞,但我可没说要去投奔你呀? 你可真会自作多情啊! 我姐也真是,她嫁给你这臭男人可真窝囊。 我要是她,早就一脚把你给蹬了,哈哈哈哈”。  

我一听这话,大吼一声:“哥你个屁”! 把电话一摔,连电话线也拔了,睡去了。 我妻被我惊醒,听得出我是在吼小露,说了一句:“你别对她那么凶好不好?”

小露她跟我从来都是这么没大没小的。 只有她跟我妻说话时,才露真情。 第二天早晨,她给我妻送了个短信,里面就一行字:“姐,我真想倒在你怀里大哭一场”。  我妻的回复只有一个字:“哭”。

小露是个会闹腾的女人。 这丫头永远不甘寂寞,总是要弄出点动静出来,很多年前就是这样的。

在上一集,我说到二十几年前小露上大学一开始每隔一、两个星期都要去杨老师(我那时的GF,后来的妻子)那里打牙祭或一起逛街的。 但突然一连五个星期她不去了。 杨老师开始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她找到小露的班主任打听她的情况,她班主任说她没事,一切都很好,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杨老师和小露的班主任不熟悉,没敢细问。  那个班主任是个留校生,“子弟兵”,杨老师是外校分配去的,是“外来户”。 高校里,“子弟兵”和“外来户”常有互相瞧不起的情况。 所以杨老师只好找到小露的系办公室打听她的寝室房间号,然后自己去找小露。

杨老师敲开小露的房间门后,不见小露,见有三个女生在自习,便问:“对不起,我是病理教研室的,请问夏露同学住在这吗?”

“是在这住,她做晚自习去了,今晚她会回来很晚,她要去扫楼道”,一位室友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说什么? 她扫楼道? 这不会吧?”  杨老师满脸惊诧。

“真的,你没看上一期的校报里有她的照片吗? 说她是最美的女生, 她红死了。 她包下了外语系六楼的整个一层楼,每个月35块钱。 她不光扫楼道,星期天下午还去书店里卖书,可赚了。”

“哦,对不起我很少读校报。 请问她怎么会是这样? 她家里并不困难啊”,杨老师很诧异。

“她家里一点也不困难,她是我们寝室的大款呢。 她干这个不像是为了赚钱的样子” 另一位室友说,。

“那她这是为什么?” 杨老师满腹狐疑。

“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学校有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 为了照顾家庭困难的同学,这个学期学生处说开始试点勤工俭学,看看能不能给他们一点补贴,结果没有一个同学申请。 补助金额从每个月25元钱涨到35元,还是没人申请。 小露是全校第一个申请的,她虽然不算困难学生,但学生处还是批准了。 作为勤工俭学的第一个人,她红的发紫了” 那女同学说。

“她的照片登到校报上后,现在我们寝室老是有男生敲门找她,她一律不见。 有个男生地摊上买本破书把她的名字写在封面上,拿过来说要失物还主,一看就是找借口跟她套近乎的。 我们把那本破书转交给小露,里面夹了一封情书,还是粉红色的信纸,恶心死了,小露看都没看就一把撕了。 校团委、学生会来找她采访的,中文系来找文学素材的,都要预约。 现在她扫楼道,老是有男生去献殷勤,抢着帮她扫,还说‘我出力,你拿钱,爱心奉献’,真不要脸。 外语系有个好心的男生,每天做好晚自习后一声不吭,拿把扫帚把六楼扫干净再走,这样一来小露简直没什么好扫的……  ”。

杨老师听到这,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赶紧忍住呜咽,告别小露的室友,一路小跑,去外语系找小露。 她们在楼门口那颗大槐树下相遇,杨老师一把拉住小露:“今后别干了,闹腾个啥呀,今晚到我那住,听我好好说。”

“不,杨老师,这是我的生活,我的路。 我要和你那样穿我自己喜欢的衣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走一条自己的路,实现自己的梦!”

杨老师不管小露愿意不愿意,硬是把她连拖带拽,拉到自己宿舍,二话不说先把自己的巧克力、点心,所有好吃的,一股脑拿出来,装到一个饼干盒里,塞到小露手里:“拿去,明天我再给你送些过去,你课程这么重,还要打工,看你面黄肌瘦的样子,我心疼啊。”  

“杨老师,这怎么可以? 我不能拿你的东西。 我爸妈说,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

“什么你的我的? 你爸妈和哥哥姐姐都不在你身边。 你离家那么远,今后你就是我的妹妹,我就是你的姐姐,我宿舍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亲人。 来,这把钥匙你拿走,什么时候要来,如果敲门没人在,就自己进来,想煮个菜什么的,自己动手。 过来看看,上个月解老师给我弄了一套液化气,比那电炉好用多了。”

“杨老师,我……”

“记住,我是你姐,你是我小妹。 今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大学的五年里,小露从勤工俭学一炮打响,成了学校的名人,一个名副其实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小露会唱歌。 第二年她当上了校团委的文艺部长。 她催人泪下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是她在每年的岁末文艺晚会上的签名歌曲。 记得那个时候每次她登台刚唱出“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这一句,台下就掌声雷动,口哨声四起。 她唱的“有几分”的那个“有”,韵味无穷。   

昨天我在写完这一集后问她:在下一集,我可不可以把你在四年前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贴上去,让本文的读者见识一下你的歌喉? 她说:不行不行,我那嗓音早就砸了,怎么也唱不出当年的韵味和风情了,我不要丢人现眼,不准你贴上去!

我说:“那我就到你博客去偷!” 她一听这话,当场把她博客封住了,除了她自己,谁都进不去。

大学的第四年,小露的一个亲戚为她介绍了一个对象,华人,美国佐治亚大学毕业生,当时正在芝加哥大学读MBA。 她和他谈了四年。 那时杨老师和我早已结婚成家,我们已经来美国闯天下。 有一次小露写信跟我妻说想开始学写英文诗。 那时她已经在实习了,没有那么重的功课,就有时间搞点小资。 对了,忘了说一下,小露是学临床的。 这是她学写的第一首英文诗:

I thought you were far to touch
But you are so near to me

I thought you were dim to reach
But you are so clear on my mind

I thought you were so pale to my life
But you are so colorful in my heart

Flowers are blooming in the summer
But fragrance is hanging around all the seasons

The moment passed by fast and affectless
But beauty lasts forever without fade away

爱妻把她这首英文诗给我看,我读了一遍,说这“有点青涩,有点烂漫,有点才气,有点黯淡。”  爱妻听了一拳捶到我背上:“我看你有点扯淡!”

其实她这是从她的一首中文诗改写成英文的,不是逐句翻译。 那首中文诗写得很不错,比英文的强不少,在她的博客里可以找到,网上也可以搜到。

看得出来,这首诗是写给她那个芝加哥大学MBA的。 他们热恋了四年,眼看最后他们就要步入殿堂了,小露决定中断那段情缘。 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问她是何原因,她说还没有实现自己的梦。 问她到底要实现什么梦,她笑而不语。 我们打电话给她家里想问个究竟,她哥哥说:“不用担心她,小露从小就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孩,独往独来,有主见,敢做敢当,我们相信她的判断不会错。”

那个芝加哥大学MBA跟小露了断了那段情缘后,随便找了个女孩结婚,生了两个娃,几年后离婚了。 据说他老是拿妻子和小露做比较。 现在他都四十几岁了,还在“寻寻觅觅”,梦想找到一个“和小露一样温柔”的女人。 但愿他尽快圆梦。

比起她后来的大起大落,小露那一次梦断廊桥只是小事一桩。 后来她的人生游戏越玩越大,连我都看晕了。

(三)

小露最近特别好哭,总是提出“净身出户”那件事,瞎折腾。 其实她家什么都好好的,根本就没啥好哭的。 要哭,也应该十年前哭,那个时候反倒没见她哭过,她反而精神抖擞,满不在乎的。

十一年前他们抛弃了国内辛辛苦苦得来的一切,刚刚来到美国不久。 那个时候他们举步维艰。 文杰刚刚开始读研,小露去一家中国餐馆里做带位。 她长的漂亮,餐馆老板看她新来的,不懂美国法律,整天想着法子揩她的油。 那几个男waiter 就跟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整天贼溜溜地打她的主意,那个日子才真叫苦。 现在她什么都好起来了:老公在一个大公司里做principal engineer,年薪加红利二十多万美元。 儿子在私立高中快毕业了。 夫妻俩在C城有三套房地产,总价值两百多万美元,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价值近一千万人民币。 她自己的事业也蒸蒸日上,挣的比她老公还多,后半生基本上不用发愁了。 这种日子,上哪找去?  放着这么甜蜜的日子不过,她却要放弃一切,把财产留给老公和儿子,自己“净身出户,远走高飞,重新开始生活”,这女人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所以我在第一集里说要狠揍她。 换了谁,都会骂她恨她的。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之一。 我要是文杰,说什么都不能让她走,哪怕长跪不起,也要把她挽留下来。  这丫头别看她这么疯,其实她这个女人真的很好很好。 这个世界上像她这么爱家,这么为了家奉献出一切的极品女人,真的不多。 她家的事,文杰责任最大。

我决定跟文杰好好谈谈,看看这件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上个星期五晚上我给文杰打电话,小露说他还没回家。 都晚上九点半了,他居然还在上班。 我把电话打到他的办公室,他果然还在那。 我怒火中烧,把他狠骂了一顿,勒令他想尽一切办法留住老婆。  他只是默默地听着。我妻也加入我,苦口婆心地劝告文杰要爱自己的老婆,别天天找借口躲在办公室里,快回家去跟老婆好好谈谈,千万不要做出任何伤她的心的事情来。

末了,文杰叹了口气,缓缓地说:“姐夫,你和姐姐对她的了解比我还多,你们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我虽然很不会做人,跟她交流的也不多,但我也尽了我的力对她好。 我就是想对她使坏,也不知道怎么使坏呀。 她的脾气和性格你们也是知道的。 从很多年前起,她就玩这种‘抛弃一切,重新开始生活’的游戏了,而且这种游戏是越玩越大。 你们知道, 十二年前我们在国内一切都好好的,我在航天工业部的那个研究所里做高级工程师和项目组长,她在的航天部医院做主治医师,我们前途无量,根本没有出国的必要。 可有一天她突然冒出要出国的奇怪的念头,我被她折磨的昏天黑地的,只好开始读新东方,和一大帮小伙子小姑娘们一起考托考鸡阿姨。 那时我都三十岁了。 我们放弃国内的一切漂泊到北美这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波折,苦尽甜来,她又要离弃我和儿子,重玩这种‘重新开始生活’的游戏,我陪得起吗? 我忍心让她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孤身一人、漂泊他乡吗?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 我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还能有几年奋斗的时间? 我们这个家,经得起她这种折腾吗? 我知道我有愧于她,欠她的太多,我也想尽一切办法弥补我的亏欠和无能,但她不领我的情,你们说咋办? 她要走,我是留不住的,她连你们的话都不听,我有什么办法?”

文杰跟我倒这碗苦水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不听他这一套,用命令的口气对他说:“文杰,我知道你的处境。 我不管这些。 男人,不是想当就可以当的,也不是不想当就可以不当的。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必须做出点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来。 听着,你给我拿枝笔来,记下以下这三点:”

“第一, 从今以后不准你下班后留在办公室打发时间,我知道你的工作其实并不真忙,下班后你必须立即回家去陪小露。 你不高兴也要这样做。 哪怕你跟她一句话也不说,光听她说话就够了,听不懂也要听。  她孤独! 女人的孤独,男人是很难理解的,我也是这几年才懂得的(我妻在旁边猛踩我一脚)。”

“第二,你周末必须陪小露逛街。 她要是不愿意逛街,你拿杆枪逼着她也要去! 我知道她这么多年来为了你们这个家就连大街是什么样子的都忘掉了,她失去了一个女人本来应有的那些本能和癖好。 二十多年前你姐和她一起逛街时她可时髦了,我记得时装杂志上什么最流行她比你姐还要清楚。 你看小露现在穿的什么破衣服,你姐说她简直像个钱迷心窍的叫花子。 她那个发型啊,就跟监狱里的女囚犯差不多。 你去看看她的化妆品,不会超过两瓶,对吧?  她除了上班就是上班,除了房地产就是房地产,每次寄来的照片换来换去差不多都是那两三套过时的衣服。 她原来可是个校花啊,是个万人迷,走在大街上可是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多少男孩子为了她心碎。 你必须帮助她恢复女人的天性,让她像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女强人那样活着。 这种事情你不会也必须学会! 你们挣那么多的钱有个屁用? 不懂得女人就不懂得生活,没有女人就没有生活,知道吗?!”(我妻又狠踩我一脚)  

“第三,从今天晚上起,你就和她恢复同一个卧室睡觉。 你们分房已经快有两年了吧。你们这哪里像个家嘛,我看是个赚钱合作组。 这种有关你们隐私的事情,你姐和我本不该过问的,但你们也太不象话了。 夫妻哪有你们这样过日子的?  你们分得越久,就越难再合在一起了。 当然这个并不全怪你。 这么多年了,你们也算老夫老妻了吧。 这时候说爱情有点多余了。 但没有爱,女人就会跟花朵一样枯萎,钱再多也没用! 爱不光是索取,更是给予。 你是个大男人,你要懂得女人的需求。  她不要,你不可强求。 但她要的时候,你必须尽一切法子满足她。 你知道西方男人向女子求婚时为什么要跪着吗? 这是原因之一,因为这是一个最基本的commitment。 不要以为女人跟男人一样只是有欲望的机器。 女人其实是有感情的动物,懂吗? 这种感情只有男人可以用大脑和身体对其加以满足和丰富。这方面女人是帮不了女人的,只有靠男人。 男人做不到这一点,就不是真正的男人……”

还没等我说完,我妻捶我一拳,一把抢过去电话,对文杰说:“文杰啊,他废话这么多,根本没有说到点子上去。 我看这第四点才最重要: 小露她跟我说过不止一次,她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她说的什么文学啊、诗词啊、人性啊、感情啊,你都不懂。 你跟个呆瓜似的,就知道你自己懂的那一套东西。 你跟她说你的线路啊,设计啊,高深技术啊,她也一窍不通。你们俩唯一可以说通的,就是如何赚钱。 她早就懒得跟你说话了。 你们这样是不行的。 你是男人,必须学一点女性感兴趣的东西。 我不是叫你学化妆品时装诗词那些东西,我看可以从小事着手。 比如说,你一定要去和小露一起做些家务事。 这一点也不难。 我知道你手工很好,打木头家具是第一流的,也会自己装修,但那是你一个人的杰作。 你只有和小露一起做,你们才能有共同的语言和兴趣。 你们家院子那么大,跟个篮球场似的,你们一起开块菜地,种点中国蔬菜水果什么的,一起耕耘,一起收获,其乐无穷。 有机食品,既健康又经济,还能促进你们的感情,何乐而不为?  你家都是她煮饭烧菜,今后你能不能帮他刷碗扫地收拾厨房什么的?  我不是要你和她分担家务,而是要你和她在一同做事的过程中恢复感情,找到共同的乐趣,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啊?”

文杰还是一声叹息:“姐,我去试试吧。谢谢你们的一片好意。 不过你们是知道她早在二十几年前那个时候她就是牛脾气,一意孤行。 唉,我能把她拉回来吗?”

这个,不要说文杰没有底儿,谁也没有底儿。

(未完待续)

《第三种责任》 (连载一)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0 个评论)

3 回复 fanlaifuqu 2012-6-18 21:47
先沙发!
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回来再读!
2 回复 解滨 2012-6-18 21:49
fanlaifuqu: 先沙发!
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回来再读!
哈哈,翻老好!
3 回复 亦云 2012-6-18 22:08
看来小路是不甘寂寞,喜欢跌宕起伏的生活呀!   
2 回复 黑山老猫 2012-6-18 22:09
翻老手真快.  
2 回复 解滨 2012-6-18 22:20
亦云: 看来小路是不甘寂寞,喜欢跌宕起伏的生活呀!    
没事找事型女人,会折腾
1 回复 yulinw 2012-6-18 22:20
   唉~~老解和太太还是多劝劝小露吧~~这么折腾真不是事儿啊~·就算文杰可以承受,那孩子呢~~?
2 回复 解滨 2012-6-18 22:21
yulinw:    唉~~老解和太太还是多劝劝小露吧~~这么折腾真不是事儿啊~·就算文杰可以承受,那孩子呢~~?
孩子上高中啦,前途没啥好担忧的。

友情提示:这是虚构,切莫当真。 但是基于真实事件的虚构。
1 回复 mosville 2012-6-18 22:22
yulinw:    唉~~老解和太太还是多劝劝小露吧~~这么折腾真不是事儿啊~·就算文杰可以承受,那孩子呢~~?
雨林真好心,你管这种事呢?这叫周瑜打黄盖。
3 回复 mosville 2012-6-18 22:26
老解真好耐心!俺从来不听别人 倾诉个人情感纠结,也不劝解。我不是心理医生,就是心理医生,也不能半夜免费出诊啊
2 回复 yulinw 2012-6-18 22:28
解滨: 孩子上高中啦,前途没啥好担忧的。

友情提示:这是虚构,切莫当真。 但是基于真实事件的虚构。
   你写的太真实啦~·
2 回复 解滨 2012-6-18 22:29
mosville: 老解真好耐心!俺从来不听别人 倾诉个人情感纠结,也不劝解。我不是心理医生,就是心理医生,也不能半夜免费出诊啊   ...
这是小说,真实的我,哪里会有这等闲工夫嘛
2 回复 yulinw 2012-6-18 22:32
mosville: 雨林真好心,你管这种事呢?这叫周瑜打黄盖。
俺还真着急了呢~~老解提醒了:这是虚构,切莫当真。嘿嘿~~~
2 回复 解滨 2012-6-18 22:33
yulinw:    你写的太真实啦~·
真实的事情是有的,只是不是我描写的这个版本,但中心意思是一个。 我在几个博客中看到了几个成功的女人想离经叛道,于是我就杜撰出这个故事来......
2 回复 mosville 2012-6-18 22:34
解滨: 这是小说,真实的我,哪里会有这等闲工夫嘛
原来你是胡扯啊?不带这么瞎编的。我纳闷你家夫人怎么这么贤惠,看你为另一个女人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还在网上显摆,没有把你揣出门?如果是小说,please carry on!
2 回复 yulinw 2012-6-18 22:39
解滨: 真实的事情是有的,只是不是我描写的这个版本,但中心意思是一个。 我在几个博客中看到了几个成功的女人想离经叛道,于是我就杜撰出这个故事来...... ...
   人各有志,接着看故事吧~·
2 回复 解滨 2012-6-18 22:41
mosville: 原来你是胡扯啊?不带这么瞎编的。我纳闷你家夫人怎么这么贤惠,看你为另一个女人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还在网上显摆,没有把你揣出门?如果是小说,please carry ...
但是俺说的故事本身却是基于真事,但不是一件事。 一个事业有成的女人,在狂跑的路上,如同《阿甘正传》上狂跑两年的阿甘那样,突然停下来,不跑了。  

为什么不跑了,因为这女人发现自己的人生的真正的目标不光是对家庭(老公、孩子)负责,对社会负责,而且还要对自己负责。 这就是“第三种责任”。 一个在事业的狂跑中失去了自己的女人,翻然醒悟,决定为自己做点事情,寻找自己从来就没有过的自由,抛弃一切,从头开始生活。 40岁的她,已经为了家庭和社会奉献了一切。 她要在最后几年中过一点自己的日子......
1 回复 解滨 2012-6-18 22:44
yulinw:    人各有志,接着看故事吧~·
下一集要大吵大闹!
2 回复 oneweek 2012-6-18 22:56
bucuo.
2 回复 极致天地 2012-6-18 23:37
过刚必折,扼腕。
2 回复 黑山老猫 2012-6-19 00:11
英雄难过美人关. 老解开始写言情小说咧.    老解同学. 要注意呢. 要当赵云,不要当吕布呢.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4 07: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