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浮萍(24)

作者:kzhoulife  于 2011-3-8 18: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9评论

      九月初劳工节的那一天,是加拿大和美国的共同节日,也是夏天的最后一个节日,过了劳工节长周末,学校开学,旅游旺季也告结束。杰西卡从生日那天以后,一直没见周明来找自己,觉得有些奇怪,就在劳工节这天中午,到周明的摊位找他。

      这一天天气很热,杰西卡走近周明的画摊,见周明坐在太阳底下,帐篷里坐着一个小女孩,周明正在低头帮她画着。中午的太阳,直射下来,周明的额头和手背上,涔出丝丝汗水,周明见到杰西卡,穿的和自己第一次在这里见到她时完全一样,脸上漾着笑容,看起来比第一次见面开心多了。杰西卡向周明摆摆手,对他说:“这么早就忙上了。”

      周明没有停笔,一边画一边对她讲:“你稍等一会,我马上画完了。”

      杰西卡站到魔鬼城堡的门口,游客进进出出,觉得人生很奇妙,就像这些到魔鬼城堡体验恐怖刺激的游客,大家从不同的地方来到大瀑布,又在同一个时间在这个城堡里相遇,又在城堡里对着同一个恐怖景象吓得大喊大叫,这是何等的有缘。但是出了城堡,大家各自去到下一个景点,不留下任何痕迹。但也有的人,象自己和周明一样,生活的轨迹,在相互交叉的这一刻,留下刻骨的记忆,从此的生活,多了一份牵挂,一种希望,甚至是一种无奈,而这种无奈中,又常常会夹杂着某种甜蜜的感觉。

      周明画完,客人走了,就问杰西卡:“我还想去找你呢,你那晚和弗兰克喝了那么多,身体没事吧。”

      “是啊,还好你没醉,你那天晚上什么时候走的?我醒来的时候你们都不见了。”

      “我把你扶到床上,你睡的很香,出来看到弗兰克酒已经醒了,他说他帮你收拾一下屋子,我就先走了,回到这里,一直忙到两点多才回家。”

      “什么,你说你十点钟就走了?”

      “是啊,这几天一直没见到你,我还要问你,你那晚一直要我帮忙,到底是什么事?”

      听周明这么一说,杰西卡意识到,那晚在自己床上的,不是周明,而是弗兰克,脑袋一阵晕眩,望着周明不说话。

      周明看她呆呆的,有些神不守舍,忙拉起她的手,紧紧握着,问她:“怎么了,不舒服?”

      杰西卡的手让周明握着,自己也不知是悲是恨,怎么会这样阴差阳错,自己这几天一直牵挂的人,居然不是他,心底感到一种深深的失望,从周明手里把手挣脱开,说道:“没事,我以为弗兰克喝醉了,是你扶他离开的。”

      “他是有些醉了,但没你醉得那么厉害。”周明觉得杰西卡的手,挣开自己时,很用力,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

      “我早晨醒来后,看见屋子打扫得干净整齐,还以为是你收拾的呢。你忙吧,我走了。”杰西卡说完,也没等周明再说别的,就急急地走了,心里不知是恨周明还是恨弗兰克,或者两个人都恨,或者根本不是恨,而是失望,对两个人都很失望。

      周明看她来的时候高高兴兴,本想跟她多聊一会,问她夏天以后有什么打算,但突然看她有些不高兴,就这样匆匆走了,心里有些纳闷,难道她是怪自己那天晚上走的太早?这一天虽然一直在忙,周明心里,却一直有些疑惑。

      过了劳工节,生意一下子淡了很多,夜里开始有些冷,街道上游客也不多。这天晚上十点左右,周明一个人正闲得无聊,翻着几本画报消磨时间,弗兰克开着车,停在画摊的街道旁边,走下车来对他说:“画家,收摊吧,一起去喝杯酒。”

      给杰西卡过完生日以后,周明也一直没有见到弗兰克,杰西卡那天有些不高兴的走了,周明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觉得也许与弗兰克有关,刚好趁这个机会问问他。

      椅子画架和各种用品都塞到弗兰克的后车厢里,周明坐进车里,问弗兰克去哪?弗兰克说强尼告诉自己,这里有一家新开的脱衣舞酒吧,环境很好,就去那里。周明一听,知道是强尼和自己去的那一家,自己后来再没去过,回多伦多之前,再去消遥一次也不错。

      路上弗兰克只是开车,也不说话,心事重重的样子。

      周明问他:“你最近有没有见过杰西卡?”

      “没有啊,生日那天以后,再没有见过她,你见过他吗?弗兰克似乎急于想知道杰西卡的近况。

      “她劳工节那天中午来摊位找我,来的时候高高兴兴,但说了几句话,突然有些不开心,匆匆走了,我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周明觉得这事可能跟弗兰克有关,因为那天杰西卡也提到了弗兰克。

      “杰西卡都说了些什么?”弗兰克急忙问。

      “她问我那天晚上什么时候离开的,我说我先走的,你留下来帮她收拾房间。”

      “后来呢?”

      “她说她以为你也醉了,是我送你回家,又回来帮她打扫屋子的。”

      “还有没有说别的?”

      “没有了,你那天晚上什么时候走的?”周明问弗兰克。

      “我帮她把客厅厨房收拾干净就走了。”看来杰西卡并没有把真相告诉周明,这让弗兰克松了一口气。

      “杰西卡那个晚上说过几次要我帮她个忙,但又没说要帮什么,她以前有没有问过你。”

      “没有,我好像在酒桌上也听她这么说过,不会是要求你和你老婆离婚吧?”听了周明刚才一番话,弗兰克知道杰西卡虽然知道了真相,但并没有告诉周明,也没来找自己,也许她并不怪自己,这样想着,几天来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心情也好了许多,又开起了玩笑。

      “别瞎扯了,夏天过去了,你下一站准备去什么地方?”周明转了个话题。

      “还没想好,十月份我会到温哥华住一段时间,冬天可能会去拉斯维加斯,那是赌城,有很多比赛,想去碰碰运气。

      “你没想过去学点别的专业吗?”

      “都这个年龄了,还学什么。我在扑克上已经交了很多学费,现在退出来,前功尽弃。好在我现在经济上还没有任何问题,将来有一天,如果真的输得一无所有,没有退路了,也许会改变主意吧。”

      “只怕到那个时候,想改变主意已经晚了。”

      “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有酒,今天先好好享受。”

      弗兰克绕了许多街道,才找到那家脱衣舞厅,周明来过一次,知道要买票,便径直走到窗口,买了两张票,进到大厅里,人不多,附近大学都开学了,不象上次和强尼来时坐了很多大学生,靠近前面的几排桌子都有位置,两人便在舞台正面,拣一张空桌子坐下。一个穿着超短裙挺着一对大胸的金发女郎走过来,问他们要喝什么,弗兰克想起那天晚上杰西卡调的朗姆酒非常好,就要了两杯。

      舞厅里一点也不噪杂,若是音乐停下来,显得很安静。客人分散坐者,有人孤零零的,也有几个人一起的,还有一男一女的,不知是夫妻,男女朋友,还是普通朋友,一个个轻声细语,显得那么和气。几个舞女,只有一块布条遮着下身,在客人中穿来走去,看到那个客人顺眼,便停下来攀谈几句,然后问要不要到后面的单间单独跳一个,客人对这些舞女也非常尊重,这也是一份正当的职业,与在办公室上班,没有什么区别或贵贱之分,让你感觉这里根本不象一个色情场所,反而象个情人约会的地方。

      周明这次已经不象第一次那么激动,时而和弗兰克闲聊着国内的一些事情,时而把目光投向舞台上扭动的身体。这次因为离舞台近,人又少,看得清楚,发现每个舞女好像都纹了身,多数在肩膀,两臀,腰间,大腿旁,纹着玫瑰,百合,小鸟,老鹰,有一个身上纹着一条龙,从腹部蜿蜒爬伸到两腿之间,既增加那些美丽胴体的性感,又多出一份艺术的情调。有一个舞女竟然在后腰上纹了一个汉字的“笑”字,周明看到了,心里也暗暗笑起来,对弗兰克讲:“这个地方不象色情场所,倒像是个裸体艺术展览馆。”

      弗兰克说:“从这种地方,确实能看出人的素质差别,也能看出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差别。我在国内工作那些年,也去过一些算是高档的色情场所,但那些人的素质,无论是服务的还是被服务的,都好像心里有鬼似的。”

      “国内色情行业,就像赌场一样,都是不合法的,但这些暴利行业,肯定会有人去做,大家凭着权势,财力,你争我夺,从事这一行和去这些地方的人,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去做,好像自己有罪似的,其实真正有罪的话,也是后面经营操纵这些行业的人。”周明一直认为,这里的赌场色情场所,合法经营,依法管理,中国应该参考,只是中国那种制度下,法律如同虚设,这些行业纵然合法了,也不会象这里这样,因为人的素质,在这些行业中,扮演着很重要的作用。

      “你说的对,中国每次扫黄,总是把那些从事这一行的女孩子曝光,那些靠这些女孩子赚钱的人,有几个曝光的。”

       这时候有个很漂亮的金发舞女走到周明和弗兰克桌旁,骚首弄姿,风情万种,问弗兰克和周明要不要到后面单间里,单独跳一个。周明问弗兰克,单间里跳有什么不同,弗兰克说单间里跳的话,你可以摸这些舞女,也不贵,跳一首乐曲只要二十块钱。弗兰克对周明说,这个女孩很美,要不要跟她到后面跳一个?

      周明有些好奇,便说:“过一会吧,先喝几杯酒壮壮胆!”

      弗兰克便对那个女孩说,我们先喝几杯酒,过一会再叫你,女孩很失望的走开了。这时听到舞台后面的播音员大声喊着:“下面由杰西卡小姐和娜塔莎小姐为大家表演激情的双人舞蹈,请大家鼓掌欢迎。”话音刚落,震耳的乐声响起,歌曲是一首著名的老歌:Shake and Dance With Me (和我一起蹦跳)

      Girl, you got that sexy smile  女孩,你那性感的微笑
      You move, it’s driving me wild  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疯狂
      Girl, I kinda kinda like your style 女孩,我喜欢你独特的风格
      For you I’d walk a country mile   为了你,我不惜跋涉千里

      Shake and dance with me (Ooh, baby) 和我一起蹦跳吧,宝贝
      Every night and day (Yeah, hey, hey, hey) 来来来,每一天,每一夜
      Shake and dance with me 和我一起蹦跳吧,
      Where funky people play 伴着爵士的音乐

      伴着歌声,两个女孩从舞台后的帘幕里,缓缓走了出来,然后随着音乐节奏扭着腰肢,舞动着胳臂,来到舞台中央。

      当镁光灯照在其中一个女孩的脸上时,周明和弗兰克都惊呆了,这个女孩居然是杰西卡,是他们认识的杰西卡,是和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杰西卡,是和他们刚刚度过一个生日的杰西卡!另一个女孩,正是住在杰西卡楼上的娜塔莎。

      杰西卡那洁白的身体,在镁光灯中,越发显得皎洁,她和娜塔莎趴在舞台上,做着各种相互爱抚的姿势和动作,后来她站起来,偶然往台下扫了一眼,猛然发现周明和弗兰克坐在台前,呆呆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惊,这两个人怎么会来这里!但那震耳的音乐与节奏,似乎很快驱除了她的不安,她那些大胆狂放的动作,周明怎么也不能将她与月夜下拉二胡的杰西卡联系起来。音乐结束后,杰西卡一丝不挂的走到舞台前面,弯身拣起刚才脱掉的衣服,扫了周明和弗兰克一眼,脸色凝重,目光中带着一种幽怨,没说话,转身离去。

      周明对弗兰克说,咱们走吧,别看了!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讲话,弗兰克把车开到家门口,帮周明把东西搬进屋里,对周明说:“想不到杰西卡是跳脱衣舞的!”口气里带着惋惜和遗憾。

      “我一直觉得她有什么瞒着我们,现在我明白了,她为什么总带着一种伤感。”周明对杰西卡跳脱衣舞,并没觉得有什么丢人的,这跟强尼在在赌场发牌没什么区别,只是奇怪,她是怎么走入这一行的,心想一定要找个时间,好好和她聊一聊。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0 回复 一统江湖 2011-3-8 21:55
   同情
0 回复 溪水牡丹 2011-3-9 10:48
不容易啊
1 回复 小小.. 2011-3-9 14:53
先送花花哈~~顶
0 回复 老地雷 2011-3-9 15:24
没想到啊
1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9
一统江湖:    同情
  
1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9
溪水牡丹: 不容易啊
  
0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9
小小..: 先送花花哈~~顶
  
1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9
老地雷: 没想到啊
  
1 回复 溪水牡丹 2011-3-10 01:50
kzhoulife:   
干吗? 想吵架?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3 00: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