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澳大利亚科学家是武汉病毒实验室唯一的外国人,她说她从未感染过 COVID-19,也不

作者:wcat  于 2021-6-28 21: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评论

一名澳大利亚科学家是武汉病毒实验室唯一的外国人,她说她从未感染过 COVID-19,也不相信该中心泄露了它

丹妮尔·安德森 (Danielle Anderson) 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至 2019 年底。

她告诉彭博社,她不相信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她以前的工作场所泄露的。

实验室泄密理论最近风靡一时,拜登已下令将一份美国情报报告纳入其中。

一名澳大利亚科学家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唯一剩下的外国人,她说她从未感染过 COVID-19,也不相信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

周日,彭博新闻发表了对 42 岁蝙蝠传播病毒专家丹妮尔·安德森的采访,她在该研究所的 BSL-4 实验室工作至 2019 年 11 月。

正如安德森描述她的工作场所:“并不是说它很无聊,而是一个普通的实验室,与任何其他高防护实验室的工作方式相同。”

“人们所说的并不是事实。”

在最初获得 Sens. Tom Cotton 和 Lindsey Graham 等共和党立法者的支持之后,从实验室泄露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理论在今年变得越来越流行。

5 月下旬,《华尔街日报》发现一份美国情报报告称,武汉实验室的三名研究人员在 2019 年 11 月(即新型冠状病毒首次在武汉被发现前一个月)病得很重,他们不得不去医院。

几天后,乔·拜登总统告诉美国情报机构,他们有 90 天的时间“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有关冠状病毒起源的信息”。

然而,安德森告诉彭博社,她当时并不知道武汉实验室有人生病。

“如果人们生病了,我认为我会生病——但我没有,”她说。

“我在接种疫苗之前在新加坡接受了冠状病毒检测,但从未感染过。”
去年 12 月,安德森说,她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与许多来自武汉的同事重聚,他们都没有报告实验室有任何异常情况。

“没有喋喋不休,”安德森说。 “科学家们八卦和兴奋。从我的角度来看,当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会让你觉得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安德森还告诉彭博社,该实验室有严格的安全规程,她不相信病毒是从那里泄漏的。

据彭博社报道,安德森说,她和她的同事必须完成 45 小时“非常、非常广泛”的培训才能被允许在实验室单独工作。

她说:“大流行是没有人能想象到的规模如此之大。”

“病毒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一切都排成一排,导致了这场灾难。”

然而,安德森承认,当发生严重事故时,病毒可能会从实验室泄漏。

她告诉彭博社:“我还不够天真,可以说我绝对把它一笔勾销了。”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此前曾表示,冠状病毒极不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漏。但正如 Insider 的 Aylin Woodward 报道的那样,即使确实发生了泄漏,也不一定意味着它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21-6-28 21:51
美国前一年冬天流感死亡人数特别多,估计很多是心冠。
回复 wcat 2021-6-28 22:15
人間的盒子: 美国前一年冬天流感死亡人数特别多,估计很多是心冠。
荷兰测试意大利血样的结果不知什么时候出来,欧洲也有。觉得这是病毒变异的结果,就像在印度变异成为Delta Variance 一样。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8 22: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