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 与 迟志强 !

作者:天朝浮云  于 2012-1-18 12: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52评论

这里是网友评论第2页,点击查看原文
1

高兴

感动

同情
9

搞笑
4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2 个评论)

回复 丹奇 2012-1-18 22:22
天朝浮云: 有时候姐夫比葛优还逗,只是调侃他一下
幽默的姐夫,幽默的小舅子
回复 胡戈 2012-1-18 22:46
真会扯淡,看来你年岁也不小了,怎么那么没有判断力呢?且不说迟志强那点小事在今天根本不是罪,迟志强本人也根本没有骗你,韩寒的事,你也只不过人云也云,你有证据吗,你有证据赶快去领赏,四千万人民币,你不会看不上吧?
我看你接下来应该怀疑怀疑你爹妈是不是真的。。。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1-18 22:47
还是第一次听说,你的爆料很有力。
回复 徐福男儿 2012-1-18 22:50
看了韩寒的事情很吃惊,假作真时真亦假,实在分不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回复 walkalongg 2012-1-18 23:04
办公室里有一胖大姐,一脑袋稀疏的黄毛儿,老是胡乱地扎在后边。一天,有人开玩笑地揪了一下她的马尾巴。她低着头干活,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在边上笑道,你那头上的是假发么?不料,头发被揪都不吭气的她,忽然跳起来,鼻子顶着鼻子的叫道,"哪家的假发作成这个样子还有人买?"

真是岂有此理。
回复 人权是非 2012-1-18 23:07
我们这儿神马都是浮云,只有天朝是真的.
回复 dwqdaniel 2012-1-18 23:13
  
回复 闲云常笑 2012-1-18 23:25
“我们这儿”的旦生说明了奇迹之国已确实的旦生在世界上了! ,哈哈大笑后不觉得有点悲凉渐渐流出。。。
回复 新手登陆 2012-1-18 23:58
哎!老毛时代,中国哪有这么多的骗子、小偷、抢劫、强奸等等,这些东西都是改革开放后从西方传来的,好像性病一样。真怀念老毛时代,那是抓住骗子、小偷、抢劫、强奸等等,搞不好就枪毙了。
回复 hanfeng109 2012-1-18 23:58
正常文章一篇 (韩寒)
(2012-01-18 16:59:55)

       
各位亲,朋好友,首先预祝大家新年快乐。由于怒气已消,喜上眉梢,所以我的水平又恢复了正常。一些朋友劝我,说不要回应这些无聊的质疑和抹黑,我说不行。因为我是一个对职业道德的遵守有着近乎洁癖的人。中国的拉力赛,很多赛员赛前都会违规提前熟悉赛道,甚至提前一个月住在赛道里练车。虽然这个行为已经法不责众,但是因为我觉得违背职业道德,依然坚持八年不提前勘路,结果导致我每次拉力赛的一开始都会很吃亏。但我依然坚守此道,并获得冠军。所以,当有人说我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时候,我必须反击。我知道这么多年有很多人看我不顺眼,这次他们会借着“质疑有理”和几乎每一个写作者都会遇到的无法自证的尴尬,用力起哄,奋发传播。我可以不予理会,但我不希望一路陪伴我的读者在饭桌上遭人嘲笑,也不愿意我的女儿以后被人问起说他爸爸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她的父亲可以做家务很笨拙,做生意很失败,写文章很差劲,但必须是有诚信的。这次正好方舟子老师也加入了进来,我正好一起做个总结回应,因为这不是值得不值得理会一些无聊之人的问题,而是我开始觉得好玩了,而且我也可以给大家讲好多的故事。



      方舟子先生说,我删除了06年至07年间的文章,并质疑我为什么一边悬赏一边删除文章。

      事实上我不止删除了这些文章。08年3月份的时候,我的杂文集《杂的文》出版,里面的文章大部分都摘录自以前博客。我保留了以前的文章一些时间,以方便不想买书的读者阅读,然后在08年的5月份左右,我删除了所有以前的文章,因为要照顾到出版社包括我自己的利益。我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整理一下博客,因为那个时候我刚刚使用博客,留下了很多类似聊天室水平的文章,回头看非常的幼稚。我想一个作者是拥有删除和修改他自己文章的权力的,尤其在一个提供给大家免费阅读的平台上。况且那是08年的事情。方舟子先生用了“一边…一边…”这个句式,诱导读者以为我好像在昨天删除了以前的文章,要么不够严谨,要么别有用心。

      方舟子先生说,我有一篇回应郑钧的文章在郑钧发表文章之前就发表了。这个有问题。

      的确。怪我太聪明了。在经历了白烨一战以后,我已经大致知道了打笔仗的路数和对手的套路,所以开始幼稚的追求秒杀对手。也就是说,设想好对手会怎么回应,并事先把文章写好,存在草稿箱里,等对手发表文章的一瞬间,我就发表自己的文章,让对手和观众惊为天人。一想到我即将要被网友们夸为料事如神,我睡觉都在为自己的这个创意而偷笑,并一直等待时机。郑钧先生不幸变成了我的第一个试验对象(在此要向郑钧先生道歉,因为我后来听到了他不少好的音乐,觉得当年有些没有必要)。我刷了郑钧的博客很久,以追求瞬间反驳的效果。都不见郑钧的动静,郑钧先生发表文章的时候,我正在开车,当时的科技不如现在,不能用手机来操作发表,人想要显掰的时候总是刻不容缓的,为了追求效果,我马上联系了我在电脑前的朋友,告诉了他博客的密码,并让他帮我修改了两个错别字迅速发表。但是天算不如人算,由于当时的新浪博客技术有缺陷,存在草稿箱里的文章如果发表,时间居然是按照存的那一刹来显示的。这个BUG很多新浪博客的老用户都知道。于是便导致了郑钧还没写文章,我就已经回应他了。这个乌龙在当时直接被媒体批评为我和郑钧联手炒作,手法拙劣,连口号都没对齐就上来丢人现眼了。郑钧先生躺着中枪,我深感抱歉。

      至今还有不少朋友有我的博客密码,因为我“的地得”不分,错别字也多。这个是我的写作特点,如果方舟子和麦田不懂得什么叫写作风格的话,那么也可以通过这个特点来判断我的文章是不是我写的。当然,你要是嘴硬说这是团队故意留的标记,那我也没办法,这世界上,什么器官硬都不如嘴硬。随着读者的越来越多,我觉得应该尽量修改掉一些错别字。我的太太,新浪的编辑,我的一两位好友都有我的密码。如果这也算“团队”,那么这就是“团队”。在这里介绍两位朋友来证明自己。首先是新浪的工作人员@大鸟kiki,然后是认识我超过十年的同学@马日拉。他们都进入过我的博客,见过我草稿箱里不少等待发表的文章。2006到2008,那个时候我刚写博客,所以写了很多生活琐事和比赛记录。2008年以后开始几乎不写生活,希望每一篇都是高质量的杂文,最近更是连比赛也不提了。我想作为一个作者,这么做没什么问题吧。

      方舟子先生说,我在17岁就会引用拉丁文@#¥%……¥……&,我不可能有这个能力。

      是的,十七岁的我很幼稚,当时我崇拜钱钟书,梁实秋和陈寅恪。我从小喜欢阅读,小学的时候我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五百本课外书。当然都是一些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我几乎每两个晚上都要看掉一本书。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我的同学都有些不解。幸好,我没有成为书呆子,因为我一直在恋爱。其实这些书我读的也是一知半解,而且我当时也经常指责同学读书太少,聊天起来没有营养,就像现在很多专家指责我读书太少一样。所以现在的我能深刻体会到同学们肯定觉得那时候的我特别讨厌,特别傻逼。正如同刘瑜老师所说,才读了几本书的人通常是最喜欢叫嚷和笑话别人读书少的,而真的读了很多书,便能会学会谦卑和宽容。为了显示自己读书很多,我有一个小本子,记下了很多可以引用的地方,用在文章里和第一本小说《三重门》里,这也是当时为什么很多教授大为震惊,觉得我旁征博引,其实我只是有多少存款花多少钱而已。少年总是特别希望自己是老成的和高深的,就好比以前有一个傻逼给我女朋友写英语情书,我居然没看懂,因为把爱情说成“love”总是太肤浅了,讲成“affection”自然显得有文化。《杯中窥人》也是这样一篇文章。在2005年之后的很多采访里,我已经反思并嘲笑自己说,那是一篇很装逼的文章,《三重门》是一本很装逼的书。自从那以后,我写文章几乎没有再掉过书袋,阅读也开始从著作转为资讯和科技。所以当我看见一些六十岁的专家用各种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读过的书(尽管现在几乎全忘记了)来砸我的时候,我常常暗笑这太幼稚了。人总是这么成长的。不过在此我还是要告诉读者,不阅读是不可能写出好文章的,适当和恰当的阅读对于人生有着巨大的帮助,那些号称自己不读书的作家,你不要去相信他,这就像运动员喜欢说自己其实从来不训练一样。但那些动不动说你读书少的人,你更应该暗暗的笑话他,因为职业运动员从来不笑话那些运动的爱好者水平差,只有那些爱好了很多年依然是一个初级爱好者的人才会这样做。

      方舟子先生说,《三重门》的书名是什么意思我在采访中说不知道,反而我父亲记得。

     《三重门》的名字来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这是啥子意思呢,朱熹批注了以下,三重就是礼仪,制度和考文。虽然郑玄对此有着不同的解读,但我当时的确是以礼仪,制度,考文为释而取的书名。为了如何让书名显的有文化一点我反复的思量,终于才有了取自《礼记》的一个书名,而且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诸位觉得装逼么,于是我在之后的采访中便不好意思再回答。而那次采访,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帮笨蛋,就像我这次打心底不想搭理另一帮笨蛋一样。至于我父亲,他为我骄傲,他也不会察觉到我的心态变化,自然记得。我是1982年出生,我父亲1958年出生,完全的两代人,虽然我父亲写的一手好文章,如果一个1958年出生的人能假装一个1982年出生的人写文章,并获得同龄人很多年的喜爱,稍有常识就知道这不可能。我的文章是我父亲代写,或者有团队代写的,稍微写过几篇文章的人就知道这在操作上的可能性是零。我能理解很多工作团队合作效率和质量更高,但写文章这事情只能一个人来,团队只可能降低质量,而且不可能不暴露。我十多年来文章的一贯品质和特点,包括我渐渐的一些改变,我的读者最了然于心。坚持认为我有枪手的,要么不懂得什么叫写作,要么就是不懂得什么叫阅读,或者就是起哄和落井下石。
《三重门》这么书在创作过程中,坐在我前后左右东南西北中发白的同学们都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几乎是写一页给要好的同学们传看一页的,尤其是我的同桌陆乐,他是从第一页看着我写到最后一页的。

      至于方舟子先生,我还特地打过电话给老罗,问,方舟子是不是有一个团队,或者根本就是别人替他干的很多事,要不然他哪来的精力去考证各种学科各种门类的事情。罗永浩先生是这么回答我的:方舟子这个人,虽然很轴,但应该的确是只有一个人,他坐在电脑前,就能检索出很多论文和资料,然后一个人整理个一天,他干的和科普有关的事情基本还是靠谱的。但是其实我完全也有理由来胡乱的质疑方舟子你有团队,因为你的跨度太广,工作量太大,数据来源太广,反应太快,不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可以独自干出来的事。我相信就算没有一半人相信,至少也能说服不少人吧——方舟子团队,一帮聘来的助手负责查资料和写文章,方舟子出面发表,以方舟子的品牌来获得商业利益。但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是不能这样的诋毁人的,因为这样的新闻永远有人信,谣言总是比较拉风的,辟谣总是徒劳无力的。方舟子先生,你为了查资料进行科普和打假,你电脑前一坐就可能到凌晨三四点,但我要是一口咬定你有个利益团队,并假装说好像听圈子里的朋友说过,又说好似曾经和你辞退过的枪手吃过一次饭,那你这辈子都说不清楚,请问孤独坐在电脑前的你,你为了你的事业45岁头发就秃了,我给你这么来几句,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下流的招数,利用作家职业无法自证的特殊性,披着质疑的外衣,干着诽谤的勾当。作为半个同行,你推己及人,我他妈的无数次一个一个字敲到凌晨,敲了十三年,我他妈就不胸闷吗。


      至于麦田先生,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所谓的质疑,我相信不光没有人可以拿走2000万加2000万,恐怕你会破财。到时候你所被罚的钱我会购买各类数码产品,给我的读者发放福利。你所谓的逻辑推理除了没有逻辑可言,而且所谓的数据自己也动了很多手脚,甚至还不惜修改我比赛的时间。你说我的父亲和《萌芽》的李其纲先生是校友,所以得出了他们必然认识,并必然勾结串通在一起,我必然提前知道了考试的题目,我父亲必然提前替我准备好了文章这一结论。毕业于同一个学校就必然会是挚友吗,我的父亲和李其纲先生直到现在都不认识。我父亲几乎没有在学校读书就回家养病了,连大学同学都几乎没有。你侮辱了不光光我一个人的职业操守。
      不是每个人都靠阴谋和关系做事情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精力不济扛不到一点钟的。你以前在百度工作,按照阴谋论,你应该是收了李彦宏不少钱来诋毁我的名誉吧。如果你结婚生子了,按照逻辑,你不能理解我第二天有工作夜里一点还在写文章,证明你无法这样做,证明你精力不行,证明你无法满足你老婆,证明你老婆在过去的两年里必然偷人。你长期做IT工作,证明你一直坐在电脑前,证明你受到很多辐射,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这就是你的逻辑吗。不,我不会这么说的,也不会这样质疑你的,虽然这有一定的可能性。

      在此,我整理了一些文章,读者朋友们看完以后应该可以自己判断了。所谓用数据和事实来质疑的麦田先生,捏造了大量的事实,篡改了大量的数据。居然还能蛊惑到不少人。

      首先关于阴谋论,推荐马伯庸先生的科普文章:http://weibo.com/1444865141/y0X1m87UW
      
      关于麦田先生数据上有意无意的错误甚至善意恶意的篡改,参考欧阳梦粥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400158657/y14oFaHVI
      
      关于麦田先生在统计我博客文章类型时候或真或假的作假,再推荐欧阳梦粥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400158657/y1anvq0p4

      关于我比赛的期间到底有没有空写文章以及麦田先生统计的“失误”,推荐我的车队的朋友王帆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2269625022/y16fofIkH

      至于会不会有代笔,参看路金波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182419921/y10I7cdLp

      至于那次新概念的考试到底有没有作假,参看《萌芽杂志》李其纲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885117115/y1cdQAwta

      大家看完了以上六篇文章以后,就应该知道麦田先生究竟是怎么样的用心了。

      最后,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让我感到愉悦的是,在这个快速阅读的年代,那些讨厌我并一直在寻找漏洞的人,却要一字一字阅读我的文章,一帧一帧研究我的视频,一行一行查看我的资料。一想到他们的生活里充满了我,我的生活里就充满了欣慰。
回复 hanfeng109 2012-1-18 23:59
徐福男儿: 看了韩寒的事情很吃惊,假作真时真亦假,实在分不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请看上面韩寒的回应
回复 hanfeng109 2012-1-18 23:59
胡戈: 真会扯淡,看来你年岁也不小了,怎么那么没有判断力呢?且不说迟志强那点小事在今天根本不是罪,迟志强本人也根本没有骗你,韩寒的事,你也只不过人云也云,你有 ...
请看上面韩寒的回应
回复 天朝浮云 2012-1-19 00:15
hanfeng109: 请看上面韩寒的回应
韩寒还不如不辨,这一搞把底裤都扯掉了
回复 天朝浮云 2012-1-19 00:17
walkalongg: 办公室里有一胖大姐,一脑袋稀疏的黄毛儿,老是胡乱地扎在后边。一天,有人开玩笑地揪了一下她的马尾巴。她低着头干活,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在边上笑道,你那头 ...
打她、骂她都不怕,国人就怕你揭她的短。
回复 天朝浮云 2012-1-19 00:18
胡戈: 真会扯淡,看来你年岁也不小了,怎么那么没有判断力呢?且不说迟志强那点小事在今天根本不是罪,迟志强本人也根本没有骗你,韩寒的事,你也只不过人云也云,你有 ...
如果你是黄皮肤,父母有一个是非洲裔,这事你也不敢怀疑吗?当然我说的是“如果”,给您举例而已
回复 hanfeng109 2012-1-19 00:22
天朝浮云: 韩寒还不如不辨,这一搞把底裤都扯掉了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相信韩寒.
回复 天朝浮云 2012-1-19 00:33
人权是非: 我们这儿神马都是浮云,只有天朝是真的.
如果这样,人权肯定会有是非
回复 天朝浮云 2012-1-19 00:36
hanfeng109: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相信韩寒.
我也想!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可能永远不会有结果。他的那些文章不管是谁写的,我还是喜欢看。只是心里多了个问号!
回复 walkalongg 2012-1-19 00:38
天朝浮云: 打她、骂她都不怕,国人就怕你揭她的短。
哈你被我骗到啦。老大姐是洋妞,跟我好着呢。

我说的是,韩寒的东西就象白开水,请枪手作这样的假,质量太差。顺便说,他,还有谁,给出那两个两千万。本来就不值什么的人和事,又掉了一回价。

他怎么就学不会堂堂正正呢?非要学这种贫气痞相儿。瞧着挺好一人,怎么了这是。
回复 hanfeng109 2012-1-19 00:44
walkalongg: 哈你被我骗到啦。老大姐是洋妞,跟我好着呢。

我说的是,韩寒的东西就象白开水,请枪手作这样的假,质量太差。顺便说,他,还有谁,给出那两个两千万。本来就不 ...
我觉得韩寒挺堂堂正正的. 真实, 少虚伪,有正义感.  所以我也相信他的文章不是枪手写的.

他是“我们这儿”为数不多让我喜欢的作家。

另外,玫瑰不一定要长成牡丹的样子, 橘子和柠檬各有千秋。 您说呢?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8-17 19: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