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五十)错穿的乔特鲁德戏装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11-11 09: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 推理小说, 鲁德, 校园

五十:错穿的乔特鲁德戏装

 

“凌子!你怎么在这?”惊惧间,我发觉辰雨已经站到了我的面前。

“肖……”我虚弱地喊着。

“看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跑出来了?招呼也不打一个。”没有经历刚才“惊心动魄”的辰雨有些嗔怪地问我。

“我……我……”我想解释,但着实没有力气。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怎么满头都是汗?”细心的辰雨忽然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此时的我发觉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再给辰雨过多的解释,“肖,来不及解释了,我们马上赶到剧场后台去,但愿能找到孙梦伊!”

“剧场后台?为什么?”辰雨露出了满脸的疑惑。

“一会儿向你解释,我们赶快过去!”我着急的说着。

“哦,好的。”辰雨也默契地没有再问。

很快,我和辰雨从综合楼侧面的楼梯上绕到了小剧场的后台门口。第一眼,我就看见了守在后台门口的何蕾。

此时,已是大汗淋漓且气喘吁吁的我赶忙上前,“蕾蕾!看见梦伊了吗?”

“梦伊?没看见啊?她的戏份结束了,想必在后台换衣服吧。”不明就里的何蕾说到。

“蕾蕾!能帮我们找找她吗?我……”理智告诉我不能说出“我害怕她有危险”之类的敏感话题,想到这里,我只得话锋一转,“我……我们找她有急事,拜托了!”

或许是我和辰雨全都气喘吁吁的焦急样子说服了何蕾,她很快答应了,“别着急,我带你们到后台找找她!”

舞台上,正在上演哈姆雷特同朝臣的对话,大多数演员以及剧组服务人员都在后台休息,等待着最后结局的上演。

后台的空间并不大,很容易就能把整个后台的情形纳入视线中。我在人群中焦急地搜索着孙梦伊的身影,但结果令我失望了,我并没有看见她。

“她好像不在这里。”何蕾说,“对了,你们稍等,我到洗手间去找找!”何蕾倒是非常热情。

“我和你一起去!”对于何蕾的热情,我有些过意不去,便随她一同向洗手间走去。

后台的空间和敞亮,这个狭小洗手间的位置却很隐蔽,它位于后台的左后侧,非常简陋,与其说是一个洗手间,倒不如说就是后台内部的一个小隔间,勉强可以进得去一个人。并且,我注意到洗手间旁边还有一条幽暗狭窄的楼梯,不知通向哪里。

“她也没在这里。”何蕾有些失望。

没有找到孙梦伊,我没有失望,而是彻头彻尾的恐惧。恐惧之余,我似乎想起了什么,赶忙怀着一丝希望问何蕾,“蕾蕾!梦伊会不会已经从后台门口离开了?”但愿何蕾的答案是肯定的,孙梦伊已经离开了,而我刚才遇见的那个人或许只是个替补演员而已,如此这般,是最好了。

“不可能,从戏剧开演时,我就一直守在那里,除了刘老师,哦,就是扮演‘国王’的人出去接过一个电话之外,根本没有人出去过!”

“那……蕾蕾,除了后台门口和剧场门口,还有没有别的出口可以出去?”我又问到。

“这……”何蕾似乎被问住了,“我真不清楚,应该就这两个出口,没有其他的了。”

“那……”

“何蕾!何蕾!”我还欲问话,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喧哗,接着就有人焦急地喊着何蕾的名字。

“我在这里!”何蕾忙回答。

“快!最后一幕要开始了,赶紧找出哈姆雷特和雷欧提斯的佩剑!”那人大声喊着。

“好的!好的!这就来!”何蕾赶忙答应着,“抱歉凌子,他们找我,我先走了,你别着急,再找找梦伊!”说完后,何蕾就赶忙离开了。

我和辰雨再次来到熙熙攘攘的后台,做最后寻找的努力,但依旧没有孙梦伊的影子。

“你们是谁?怎么会到后台来?”猛然间,身边“哈姆雷特”的一句话不禁使我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们是来找人的,现在马上离开。”我有些心虚的回答到。

“快点离开!”说话间,“哈姆雷特”已经上场了,他即将要和“雷欧提斯”对决,也没有过多的时间来驱赶我们。

最后一幕正式开始,大多数演员已在舞台上各就各位,后台又变得空荡起来。

何蕾确定孙梦伊没有从后台门口离开,而我确定她没有从剧场门口离开,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我会在观看演出的时候发现她,疑惑是和辰雨在返回的路上遇到她,她没有在后台,没有在洗手间,更不可能出现在舞台上,她到底去了哪里?难道就在这个小剧场中神秘蒸发了?

我没有放弃,目光仍在四处紧张搜寻着。因为我坚持认为现实不是小说,一个大活人随随便便就会在一个封闭空间中失踪。我深信,如果孙梦伊还未离开剧场,就定然隐藏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至于她现在状态如何,是活着还是……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我也强迫自己迅速停止这种可怕的思维。找到她!尽快找到她!这是我内心唯一的声音。

我和辰雨抱着一丝不可能的希望,又一次仔细搜寻了一遍观众席和后台,没有发现意外。舞台上,表演渐进高潮,“哈姆雷特”和“雷欧提斯”开始了最后的对决。“奥菲莉娅”已经死去了,她也绝不会出现在舞台上。

没有离开剧场,也没有出现在小剧场的任何一个空间里,那她究竟在哪里?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急出了一身冷汗。

“凌子!你看那里!”正在我毫无头绪间,眼尖的辰雨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赶忙将我的目光引向了舞台上方的某个角落。

“二层移动舞台?!”顺着辰雨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我看见了已经处于收起状态的移动舞台。

移动舞台实际上就是舞台上方一块亦放亦收的平台,被固定在舞台后面的墙壁上,通常处于收起状态,并被厚厚的幕布遮盖起来,以免影响舞台效果。但如果有类似于罗密欧、朱丽叶阳台对话之类的场景,移动舞台就会适时发挥它的功效。此时,我才忽然想起,戏剧第一幕,“哈姆雷特”站在城堡上和“国王鬼魂”对话这一场景,就用到了它。

“你看移动舞台下面是什么?”辰雨企图让我注意的东西,似乎不是移动舞台。

“舞台下面?”我再次向着移动舞台的方向看去,强烈的舞台灯光严重影响了我的视线,但我依然费力地注视着那个角落,猛然间,仿佛是一条彩色缎带之类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视野。那似乎是一条金黄色的缎带,诡异地垂在早已被收起的移动舞台下方,同上方墨绿色的幕布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照。

“那是什么?”我不禁问辰雨。

“不知道,但我总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一条缎带垂在那里?”辰雨也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尽管无法近距离的观察缎带的样子,但直观感觉告诉我,那应该是某件戏服的一部分。第一幕结束后,移动舞台就被收起了,上面应该没有人了,怎么会有戏服?难道?!那股不详的预感又一次升起了。

“你们怎么还不走?来来回回地转什么?这样很影响我们演出!!”想必是我和辰雨四处找人的行径的确让人“忍无可忍”了,在后台等待上场的“福丁布拉斯”终于也发泄出了他的不满。

“对不起!对不起!”我本能地道歉,但却始终没有说出“我们马上离开”之类的字眼,好容易发现了移动舞台这样一个未寻找过的角落,偏偏又有一条神秘的缎带似乎在冥冥之中引导着我们,我实在不甘心就如此离开。一定要到移动舞台上看个究竟!我心中下了这样的决心。

“抱歉,我们去洗手间!”我胡乱地敷衍着“福丁布拉斯”,慌忙地拉着辰雨向洗手间方向跑去,没敢再理会身后已经快要发作的演员。

我并非真的要去洗手间,而是回忆起了洗手间旁边的那条狭窄的楼梯,那会不会就是通向移动舞台的路径?

很快,我和辰雨便来到了那条狭窄的楼梯下。幽暗的走道也让我们有过刹那间的犹豫,然而,消失的孙梦伊就像是一尊一直在鸣叫的警钟,不停地敲打着我们内心的那根紧张恐慌的弦。不能再等了!这条楼梯应该是找到孙梦伊的最后路径了。

我不由地抓紧了辰雨的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楼梯上方走去,不知为什么,越是接近楼梯的顶部,我就愈感到心里泛起的一阵阵恐惧,上面会有孙梦伊吗?

我的猜测并没有错,这条楼梯的尽头果然就是移动舞台。登上舞台,我和辰雨居然就站到了离演员们最近的距离,幕布之外,正在上演着“哈姆雷特”和“雷欧提斯”的刀光剑影,幕布之外,则是费心寻找孙梦伊的我们。由于舞台是收起的,内部的空间非常狭小,勉强容得下一个人通过。我和辰雨小心地挪着步子,既要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又要避免台下的观众发现移动舞台上的异常。然而,此种情形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一团金黄色的东西跃入了我的视线。

那是什么?!我脑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疑问和恐惧。好在身边有辰雨,我努力壮了壮胆子,继续向前走去。

愈往前走,金黄色的色彩就愈加明显,但无奈光线太暗,我们始终都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凌子,用手机照一下。”辰雨小声地提醒我。

我默默地点点头,摸索着掏出手机。我们接着手机屏幕那缕微弱的光,继续观察前面的“景物”。

就快要触到那团金黄了,我下意识的抓紧了辰雨,抖抖索索地用手中的手机照向了它。

“啊!”首先看见的便是一双人脚,我不由得惊叫了一声,紧接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并有意识地控制了一下自己快要瘫软的双腿,颤抖地出声,“好像是个人。”

辰雨并没有答话,也只是颤抖地蜷缩在我身后,从她冰冷的手上,我能感受到她同样的心惊和恐惧。

我握着辰雨的那只手开始疯狂的冒汗,但我不敢放开,生怕因此就断绝了勇气的来源。

手机屏幕微弱的光继续沿着脚下的金黄向上游移,当即将要看见人的脸时,我左胸腔的心脏几乎就要跳跃而出。

“梦伊!好像是梦伊!”在目光触到那张脸的刹那,我惊呼出声。

躺在我们脚下的人居然就是孙梦伊!她还活着吗?突如其来的猜测让我紧张的有些窒息。此时,我已然忘记了惊慌和恐惧,孙梦伊的生死已经成了我内心最渴望知道的答案。

此时,我终于脱开辰雨的手,借着不能再狭窄的空间,艰难地挪到了孙梦伊的头部位置。“梦伊!梦伊!”我不由得俯下身去紧张地喊着孙梦伊的名字。

猛然间,我感觉到了一阵扑面而来的气息,尽管微弱,却能明显感受到。此时的我,不由得一阵欣喜,孙梦伊还活着!!

“肖!梦伊还活着!”我小声而又兴奋地对辰雨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辰雨更多的还是焦急。

的确,现在该怎么办?这是个问题。立刻跑下舞台去搬救兵吗?亦或是当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吗?如此一来定然会使整个剧场大乱,这样是否合适?我犹豫不决。难道要仅凭我和辰雨的力量将她送往医院吗?很明显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另外,她身上是否有伤?是否适宜移动?一切都是未知数。

此时的我早就没有了方才的兴奋,如何处置昏迷的孙梦伊成了摆在我和辰雨面前最大的难题。

忽然间,我感到背后似乎涌来了一丝凉意,是风!背后有出口?!突如其来的想法使我又看见了希望,我急忙向背后看去,果然,移动舞台右侧有一个狭小的出口,出口外面则是四楼的平台。

若能将她转移到那个平台上也好,我心里想着,但眼前昏迷的孙梦伊却始终让我不敢有任何行动。

辰雨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只是一遍遍紧张地喊着孙梦伊的名字。忽然间,辰雨兴奋地喊了起来,“凌子!梦伊醒了!”

闻言,我慌忙再次俯下身去,“梦伊?”

由于表演已趋近高潮,我尽可能贴近了孙梦伊的脸,才能勉强听见她破碎的呻吟声,“啊……疼……”

“梦伊!我是凌雪!你感觉怎么样?哪里受伤了?”我紧张地问。

“我……我没受伤……就是……就是头……头好疼……”孙梦伊虚弱地说着。

“好!梦伊!你坚持一会儿,我和肖先带你离开这里!”确定了孙梦伊没有外伤,我决心先把她移到剧场外的平台上,然后再搬救兵。

“肖!快!在我身后有个出口通向外面,我们先带梦伊出去!”我着急得喊着。

“好!”辰雨赶忙应声。

孙梦伊很瘦弱,加上她已经苏醒,我和辰雨并不费力地把她抬了起来,但不知为何,我们始终迈不开步子,仿佛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将孙梦伊的身体死死地钉在了原地。

无奈,我和辰雨只得加重拖拽的力道,企图能逃离这个狭小黑暗的地方。

“啊……”孙梦伊一声无力的呻吟再次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梦伊,怎么了?”我小心地问。

“我的……我的脖子……好难受……”孙梦伊的声音断断续续地。

“脖子?”我心下一惊,难道是她颈部有伤?想到此,我赶忙招呼辰雨再次将孙梦伊放到地上,并开始注意她的颈部。

然而,当我明白我们无法移动的真正原因时,一股莫大的恐惧再次笼罩了我。居然有一根坚硬粗大的绳子套住了孙梦伊的脖子!而绳子的另一头则被固定在移动舞台边缘的栅栏上,像是一条可怕的毒蛇,缠绕在孙梦伊的周围。

“天哪!”看见此情形,我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顾不上再考虑绳子的来源,我和辰雨七手八脚地卸下了那根可怕的绳子,快速抬着孙梦伊来到了楼外的平台上。

平台上吹过了阵阵夜风,也吹走了我内心的些许恐慌,“梦伊,感觉怎么样?”我小心地问。

“还……还好,就是……就是感觉……感觉头好疼……好晕……好难受……”孙梦伊的话语依旧是破碎不堪。

“梦伊,别说话了,好好躺着,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我赶忙说。

此时已过十点,校医院的急救人员未必会那么及时,上次隋海青就是个例子,我们等了许久,才等到医院的急救人员。况且确定孙梦伊并无大碍,我和辰雨便决定向洛枫和云剑求助。

我将自己随身的提包小心地垫到孙梦伊的头下面,希望她能舒服一点,之后我和辰雨立刻联系了他们。此刻,云剑还泡在实验室,而洛枫则已经回到了宿舍,听到求助后,都答应用最快的速度赶到。

“凌雪……辰雨……真是……麻烦你们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意识稍稍有些清醒的孙梦伊还不忘表达谢意。

“梦伊,先别客气了,好好躺着。”我轻声安慰着她,心里却在焦急等待着洛枫和云剑的出现,哪怕先出现一个人也好。

就在我安慰孙梦伊的同时,我终于也注意到了她身上那身黄的扎眼的衣服。这到底是套什么衣服?我心里不由得发出了疑问。然而,仔细观察后,我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身衣服不是……不是王后乔特鲁德的戏服吗?怎么会穿到了孙梦伊的身上?孙梦伊的角色不是奥菲莉娅么?那奥菲莉娅的戏服又去了哪里?猛然间,我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个身穿奥菲莉娅戏服疑似戴小婵的女人!是她和孙梦伊换了戏服?似乎说不通,当孙梦伊身穿乔特鲁德戏服躺在移动舞台上时,真正扮演乔特鲁德的演员就在舞台上,难道每个演员的戏服都不止一套?还是……

“凌子!肖!”疑惑间,方才还远在实验楼埋头试验的云剑转眼间已经迅速跳过四楼的窗户,来到了我们身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时说不清楚,孙梦伊好像发生了点意外,先把她送医院吧!”我忙说。

“好!”云剑急忙答应,转身欲把孙梦伊抱起,然而,孙梦伊身上那件臃肿的戏服却怎么都不配合,处处难为着云剑。

“不如……不如你们帮忙把这件演出服脱了吧,这样实在不方便。”云剑有些为难地说。

于是,我和辰雨便又七手八脚的将套在她身上的这件肥大不堪的戏服脱了下来。“这……”就在脱下戏服的那一刹那,我不禁又愣住了,就在乔特鲁德的戏服下面,奥菲莉娅那身华美的戏服居然还好好地穿在孙梦伊的身上,怪不得方才她看起来如此臃肿。

就在我诧异间,云剑已经快速抱起孙梦伊,迅速向楼下跑去。当我们来到综合楼下时,恰巧遇到刚刚赶来的洛枫,便一并往校医院的方向奔去。

在孙梦伊接受治疗的间隙,我简单地向他们叙述了一遍今晚的经历。同时,我不忘把孙梦伊的情况告知了何蕾,由于此时公寓大门已锁,她承诺第二天一早便来校医院。

孙梦伊今晚的遭遇应该不是意外,难道真的轮到她了吗?我不安地想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1-11 09:31
读得冷风嗖嗖的。。。
1 回复 tsueict 2012-11-11 20:51
The story is getting much more complicated now.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0 22: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