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第一回、武功秘笈(2)

作者:自知无明  于 2013-1-4 22: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关键词:武侠, 金瓶梅, 华克之, 玉箫师太, 蛋定道长

大家的叫好声渐弱,玉箫师太也恢复到常态。她嗲声说道:“武当、恒山,还有那一老二少,你们谁要来争夺此书?”她言下之意,少林、丐帮、青城均已败阵,便算已丧失抢书资格。

少林、丐帮和青城派众人齐声起哄:“都没讲明比武规则,也未正式开始,怎么就算你赢了?”

“有本事堂堂正正比,重新来过。”

青城派跟峨嵋都在巴蜀境内,二派有北大清华情结。青城派的人如何能容忍峨嵋的赢了?文钱子当即跳了出来,道:“我二师弟刚才跟后辈比武是让招,怎可以此定输赢?我来跟师太学两招。”

玉箫师太正眼也不瞧文钱子一下,轻蔑地道:“凭你也配?还是你们青城派四个老家伙一起上好了,免得你们此起彼伏,狂吠不止。”

文钱子怒道:“你功夫可没你胸高,我喜欢你吹箫,可不喜欢你吹牛。看招!”话音甫落,文钱子长孙饼便倏地一剑刺来。只见剑光一闪,那剑离玉箫师太的心窝便已只差半寸。

师太成竹在胸,玉箫打横,一招“棹歌中流”向剑上击去。玉箫去势看似不疾不徐,却偏偏后发先至。长孙饼正内心得意之时,却突感手腕一震一麻,差点拿捏不住,手中长剑颤了两颤总算没有脱手。

长孙饼惊出一身冷汗,心道:“这骚货内功还挺高深,看来只可巧取。”主意打定,长孙饼便长剑翻飞,绕着玉箫师太游走起来。青城派分三大支系,长孙饼一派属于道家,其武术讲究轻灵飘逸,舒展大方。只见长孙饼把一套松风剑法使得中规中矩,进退有度。

玉箫师太以逸待劳,前凸后翘立于原地,只在长孙饼长剑近身时才出箫狙击。长孙饼不敢硬碰,一待箫来便将长剑转向递往他处。

湿儿看热闹倒是不耐烦了,大声嚷嚷道:“这TMD是耍猴还是比武呢?一个大男人躲躲闪闪的成何体统?”长孙饼身材偏瘦,长得就有点猴头猴脑,加之这么一高一低在师太身边晃悠,的确有点像猴子跳来跳去。

大家听湿儿这么一叫,顿时哄堂大笑。几个闷骚的青年男子便又叫道:“长孙掌门,你就不能再硬一点吗?”

长孙饼的脸红一阵绿一阵,勃然大怒道:“瞎叫什么?小心把嘴给你撕开了!”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嘴皮子早已变得不利索。

玉箫师太一看玩儿够了,便在防守中夹杂若干进攻招式。一支玉箫上下翻飞,霎那间把长孙饼罩在箫风之下。长孙饼不得不硬着头皮拿剑挡箫,只三五下,长剑便被震飞。长孙饼情急之中一招“天女散花”撒出一把麻将,分别打向师太的六处大穴。然后身子向后一翻,就地一滚,总算逃出了玉箫的包围圈。

 

“女人欺负男人算哪门子好汉?有本事咱女人跟女人打!”玉箫师太本以为青城派会知难而退,没想到长孙饼的师妹金花子诸葛金花跳将出来。诸葛金花也自知远非玉箫师太的敌手,她自己亦不知因何跳了出来。大抵不是为了抢书,她实在咽不下那口气:自己也是女人,凭啥所有男人都盯着玉箫师太,却没一个人哪怕是斜睨自己一小眼?女人的醋意发酵起来还真是不顾死活。

要说玉箫师太的确聪明过人,她一看金花子上来便知此女定是吃醋。只听师太嗲声道:“哟!原来是金花妹妹。许久不见,你又漂亮了不少。”

被一个比自己漂亮得多的女人称赞漂亮,女人百分之百认为对方是讽刺挖苦自己,金花子也不例外。她不再搭话,上来就是拼命的招式。

玉箫师太往圈外一跳,笑道:“且慢!”

金花子一招没收住,差点便要扑倒。怒喝道:“死到临头还有什么遗言?”

“咱们姐妹之间何必性命相搏?”

“那你要搏什么?”

“喏,我觉得把脸划花就算胜利。妹妹以为如何呀?”

金花子脸蛋本就不如玉箫师太的精致艳丽,听她这么一说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这个贱人,拿命来!”骂声还未停歇,已经又挥剑扑向玉箫师太。

金花子武功本不及她师兄长孙饼,加之此时怒气冲冲丧失理智,一出手便破绽百出。玉箫师太身形微妙地晃了一下,玉箫伸出,已连点金花子身上三处大穴。金花子一声不吭软绵绵地扑倒在地。

 

玉箫师太倒不是真要把金花子脸划花,不过得意之时她还是要狠狠羞辱金花子一下。她右手执玉箫有节奏地轻拍左手,高傲而娇媚地向四周环视一圈,妙目落在华克之身后一个五十多岁的乞丐身上。她朝那个叫花子做了两个手势示意他过来。

那老叫花子不明师太为何叫他,犹豫了一下,朝华帮主望去。华克之点点头道:“去吧,看看她有什么花招。”

那老叫花子跳了出来,停在离师太三尺远的地方。拱手道:“在下丐帮传功长老鲁猪脚,不知师太有何吩咐?”

“嘻嘻,名字挺别致!不用去讨饭,自己就是一道美味。”

“谢师太。”

“刚才就数你起哄最厉害,哟,鼻血还没干!光棍五十来年,闷得快不行了吧?想要不?”说罢,师太朝鲁猪脚抛了个媚眼。

哪知鲁猪脚竟满腔悲愤,凄凉地道:“在下何尝不想找个女人卿卿我我幸福地生活。可是,可是,众所周知,钓鱼岛还在倭寇手里,我又如何有什么心情考虑儿女私情!”后面两句鲁猪脚说得慷慨激昂,铮铮有声。

此言一出,师太的笑脸马上阴沉下来,群雄亦尽皆默然无语。

良久,玉箫师太才缓缓说道:“当今圣上韬光养晦,窃以为咱这一代是收不回钓鱼岛了。还是娶妻生子,酱紫夺岛才有后来人啊!”

群雄立即附和道:“师太说得极是。千万要后继有人,不然就永远都收不回了。”

华克之更是一个热血男儿,他振臂高呼道:“打到倭寇,还我河山!”

丐帮众人也跟着华克之呼喝起来,在场群雄莫不感动,亦随声高呼。一时间,“打到倭寇,还我河山”之声响彻山洞,洞中空气几欲燃烧爆炸。

 

激动之后,玉箫师太脸色稍有好转,对鲁猪脚认真地道:“你要不嫌这个女人丑的话,”她用玉箫一指瘫在地上的诸葛金花,“就跟她生几个夺岛的。”

鲁猪脚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慌忙道:“啊,不不不。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哈哈哈,臭叫花还不好意思。”师太格格娇笑,举儿觉得这便是他今生今世听到的最迷人的笑声,以前他一直觉得妹妹的笑声最好听。

 

湿儿悄悄问父亲道:“爹,比武稍有不慎便要受伤,甚或丢命。这帮人怎么一点都不紧张?”

东方无能答道:“大家都是江湖上成名人物,遇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你别看大家表面一副轻松的样子,实际内心都紧张得不行,不光是心跳加速,有的人身体还有些微颤抖。就你,啥都不怕,还问题特多。以后你们知道厉害了还能这般轻松就好了!”

湿儿“哦”了一声,心道:“麻痹,大家都挺能装。”

 

正经大师到底是德高望重的高僧,关键时刻还得靠他掌舵。只听他缓缓说道:“师太别胡闹了好不好?咱们是来找书的。你把话题也岔得忒远了!”正经大师名气武功都冠绝当世,即使是玉箫师太也得敬他三分。他这几句话甫一出口,现场便又肃静下来。

玉箫师太收起笑脸,用手把深V道袍的领口往里拉了拉,清咳一声,就要开口。她这一严肃的拉领盖胸动作,反而让人群又骚动起来。她一看人群骚动,便怒目环视一圈,大家都怕她吹箫,赶紧静了下来。看了大家的反应,她颇为得意,嗲着声音字正腔圆地问道:“青城派还有人不服么?”

湿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大家都转过头来看着她。她忙解释道:“我只是特不习惯听倪姐姐酱紫说话。”

现场的气氛马上又活跃起来。倪媚听湿儿叫她姐姐,心里乐开了花。其实她自己也不喜欢酱紫捏着嗓子说话。“得,我看还是请正经大师来主持吧。大师请!”她做了个请的姿势就退到峨嵋派前面去了。

 

正经大师也不推让,缓行几步来到石室正中,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今日公平比武决定哪一派最终可以获得找书资格。青城派已经败于峨嵋派,下面哪一派挑战峨嵋派?”

湿儿低声道:“正经大师的声音好像赵老师。”

丐帮有人附和道:“神态也很像哦。”

正经大师不动声色,环视四周,又重复一句道:“哪一派主动挑战峨嵋派?”

刚才那些起哄要跟玉箫师太一决高下的年轻人早就哑了,石室内一片沉寂。正经大师正要再重复一遍,突然青城派内传出一个声音道:“少林寺是不是也输给峨嵋派了?”

正经大师一怔,随即正色答道:“老衲的正色师弟是马失前蹄,不小心着了师太的道儿。我们少林还不算输。”

玉箫师太可不满意了,愤愤道:“既是比武,都是性命相搏,还有什么小心不小心的?”余下各派人等也皆不满正经大师的回答,都嚷了起来:“输了就输了,别找借口!”“少林寺输不起!”“无赖!”

 

正经大师并不慌张,他待大家声音平息下来,依然不紧不慢道:“照你们这么说,是不是丐帮也算输了?”好一个正经大师,他知道洞内就数丐帮人多势众,声音最为响亮。他这一招是要拉丐帮一同下水。

丐帮自然不愿意,华克之上前一步道:“以在下愚见,要像青城派那样,某派没人敢下场比武才能算输。”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如果是混战,几个二流水平武士原可围攻打败一个一流高手。如像刚才那般单打独斗,一个高手则可单挑数个二流水平武士。少林寺来的都是正字辈高僧,均为一等一的高手,除去死的那个胖和尚以及受伤的正色,还有三个高手,自是占尽便宜。峨嵋派最吃亏,只玉箫师太一个高手,其他都是她徒弟。

倪媚当然不吃这个亏,她呵呵冷笑道:“如此打法,岂不是不打个十天半月打不完?我看还是每个门派推选一个人比武,这样快而公平。”

 

众人因为比武规则而争论不休。湿儿耐不住了,又叽叽喳喳嚷起来:“你说抢书这玩意儿,本来就是两派人打个你死我活,谁活下来了谁去抢书。现在七派人挤到一起来,都还TMD人模狗样,怕比武不公正让江湖上笑话。所以说要面子的人活得太累了,有木有?”

 

众人被湿儿给呛住了,恒山派冷酷师太怒道:“那就先请你们三人下来跟大家拼个你死我活好了!”冷酷师太这一开口,让很多后辈武生慌忙用手捂住耳朵。

东方无能赶紧摇手道:“不不不,我们三人是来打酱油的。”东方无能能屈能伸,他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手,尤其是今天担心一双儿女的安危。

冷酷师太怒气未消,狠狠说道:“那就闭上你们的臭嘴!”

湿儿从小被宠坏了,哪受得这个气?她知道父亲不愿轻易出头。她灵机一动,没头没脑地朝华克之求救道:“华克大哥,你是大英雄,难道忍心看一个老太太欺负小姑娘吗?”

华克之一下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未动。鲁猪脚凑上去在他耳边小声道:“帮主,那个小姑娘跟你说话。”

“是叫我?”华克之终于醒悟过来,尴尬地摇了摇头,冲湿儿道:“唉,我说小妹妹。你要么叫我全名华克之,要么称呼我华大哥。你别只叫两个字,难道就不觉着别扭么!”

湿儿也觉得有些不妥,红着脸道:“原来你不是复姓啊?我觉得这么叫你豪气干云、霸气侧漏呢。”

 

华克之年轻气盛,这是他接任帮主来第一次行走江湖,本欲寻找机会立威扬名。现下又有一个清纯漂亮的小妹妹让他出头,他自是乐意万分。当下踏前三步,对冷酷师太一拱手:“师太何必跟一个小妹妹过不去?在下先跟师太切磋几招。就依玉箫师太所言,谁输了就需退出武功秘笈的争夺。”

一般年轻后生向前辈挑战都说“请教、请赐教”,华克之自视甚高,他觉得自己用“切磋”这个词已经给足师太面子了。冷酷师太在江湖上倍受尊崇,如何受得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酱紫跟自己讲话?她心道:“就算你丐帮帮主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厉害,你毕竟年轻,内功既不强,降龙掌便没有多大威力。打狗棒法虽然招数精妙,没有内力,终究只是花架子。”她也跨前三步,尖声道:“那老太太就跟华帮主‘切磋’几招。”她故意把“切磋”二字抬高了几个分贝。

华克之道:“好。师太请亮剑吧!”

冷酷师太呵呵一声冷笑,道:“不必了。华帮主请!”天下皆知恒山派的看家本领是恒山剑法,其次才是天长掌法。冷酷师太既知华克之的降龙掌厉害,却故意弃剑不用,决意用掌法迎战华克之,那便是她自认为华克之内力远逊于她,她要掌对掌凭内力打伤对手!

华克之也不客气,一招“龙战于野”,攻势凌厉地朝冷酷师太拍去。

冷酷师太当下只运了七成功力去迎他这掌,她估摸着自己七成功力应该打得华克之半死吧?冷酷师太这下可是大错而特错,她忘了刚才华克之对宇文条的冷笑是如何让人毛骨悚然,她也没想想看如果没有高深的内力又如何能取得丐帮的帮主之位?须知丐帮帮主是通过比武比出来的,天下第一大帮内自是高手如云,即便丐帮四大长老的武功也不在冷酷之下。

只听啪的一声闷响,冷酷被华克之这一掌震退了九点七步,直退到正经大师的怀里,把正经大师都拱退了三点二步这才稳住。冷酷连喷了四点六口鲜血,身体软弱地从正经大师怀中滑落。那正经大师也不避嫌,双手扶住冷酷师太。

恒山派门下弟子赶紧围了过去,为首一个身材玲珑的年轻女子掏出一瓶药就要给冷酷师太服下,冷酷赶紧用手推开,断断续续吃力地道:“惹儿,不是……这个。”旁边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子赶紧递过一个棕色瓶子,对惹儿道:“陆师姐,这个白云熊胆丸才是内服的,天香断续胶是外敷的。”

青城派的宇文条看得真切,想到刚才自己侥幸没有跟华帮主过招,立即后怕不已,瞬间大小便失禁,一股臭味传出,附近的人纷纷闪避。

 

一掌将恒山掌门打成重伤,华克之自是得意万分。刚才还撅着小嘴的湿儿也高兴得又叫起来:“这下臭嘴闭上了吧。多谢华克大哥。”

华克之对湿儿又是一阵无语,他眯缝着眼睛无奈地盯着湿儿。

陆惹儿刷地站了出来,仓啷啷一声长剑出鞘,对湿儿怒喝道:“有种你自己上来,别请人帮你!”

平心而论,陆惹儿长相也算甜美,身材亦玲珑饱满,她对师傅冷酷师太也颇为孝敬。却不知为何,群雄中却没有一人生出哪怕一丁点的怜香惜玉,这其中也包括华克之。

玉箫师太嗲声插嘴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有人帮说明人缘好。你瞧瞧有人愿意替你出头么?”

此话正戳中陆惹儿的痛处,她为人慷慨仗义,却就是不受待见。只见眼泪开始在她眼眶打转,旋即泪流满腮。她默默地还剑入鞘,转身回到师傅身边自顾自怜地流泪。

看看冷酷师太服药后已经在运气疗伤,正经大师又回到正题上。他照着刚才的语速又说道:“根据大家达成的比武规则,那边一老二少三位自动弃权,青城派和恒山派已经出局。现在剩武当、峨嵋、丐帮和敝寺还未定出胜负。哪位英雄愿意挑战华帮主?”

现场一片沉默。

长孙饼道:“各位英雄,我青城派输得心服口服。我们这就别过。”也不等众人搭话,长孙饼带着青城派人马寻原路灰溜溜地走了。宇文条从湿儿身边经过时,湿儿赶紧捂住鼻子躲开,关心地道:“亲,赶紧回去洗洗吧,啊。”

片刻过后,正经大师又问一次,还是无人回答。

湿儿端的是爱看热闹,只听她脆声道:“我看华克大哥英雄盖世,不如你们三派一派出一个,一起上。”

如果换做别人,一定会对湿儿恨之入骨。华克之倒是对湿儿心存感激。他心想刚才自己一招便胜了冷酷,这三派的人即使比冷酷高明也高不了多少,一人对三人,一百招之内当可解决。自己现在要的不就是扬名立威么?机会啊机会!

正经大师、玉箫师太还有武当的蛋定道长面面相觑,左右都觉不妥:三人均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对手只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三人打一个怎么都说不过去;可是刚才华克之一掌打伤冷酷师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单个儿上还真没那胆量。

关键时刻还得听湿儿的,只听她学着武侠小说的套路嚷道:“对付华克帮主这种人,还讲什么江湖道义?大伙儿一起上,灭了他。”

正经正经地道:“华克帮主又不是坏人,啊,对不住,华帮主又不是什么坏人,我等怎能不讲江湖道义?”

大家心想,到底是得道高僧,还是正经大师品德高尚,绝不愿以多胜少。

等大家感慨完之后,正经又正经地道:“不过,一个一个地比试太也浪费时间。你看一转眼我们都老了,胡子眉毛都白了。为了节省时间,我看就干脆一点,我们三人还是一起上吧。”

正色和尚耳朵好像已经不痛了,他附和道:“是啊,方丈师兄说得多好,时间真是太宝贵了,你要怎么挤才能挤出一乳沟的时间啊?”

湿儿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心想,不难挤啊。

正色也注意到湿儿低头的动作,他赶紧补充道:“特指玉箫师太的。”

 湿儿嘟囔一句:“麻痹,玩儿我。”

 

场中蛋定道长、正经大师和玉箫师太已呈三角之势将华克之围在当中。华克之跟冷酷师太拼掌一役后,这三位当世绝顶高手皆深感华克之内功之高深莫测。因此三人都采守势,单等华克之出手攻击他人后再施偷袭。华克之虽有信心胜这三人,却也不敢贸然出击。四人都在原地虚张声势,谁也不往前迈动半步。

僵持良久,华克之到底年轻气盛,急于扬威。他运起一成功力,左掌一招“龙战于野”缓缓拍出。不过这一掌并非对着三人中的某一人,而是朝蛋定道长和玉箫师太之间的空位拍出。蛋定道长和玉箫师太不明其意,甚觉奇怪,不知该当如何出招阻拦,齐齐往后退了两步。正经在华克之身后瞧得清楚,知道这掌对方只用微力,应是虚招,便也按兵不动。

湿儿奇道:“劈空掌么?专打空处。”

东方无能道:“丐帮哪有劈空掌,此乃虚招。”

华克之这一招正是试探佯攻,别人的佯攻都是攻向对手的要害,而他则反其道而行之,偏偏攻向空位,故弄一个玄虚。高手过招,比的不光是武功,更要比心计。华克之不仅武功高强,心计亦异于常人。刚才他已小露一手掌力,此时便是要让对手琢磨不透他之真实意图。他瞅准背后的正经并无进攻的意思,这一掌便在中途突然变了方向,斜着朝自己右前方的玉箫师太击去,同时右掌也拍出,却是拍向左侧的蛋定道长,两掌在身前交叉,电光火石般打向敌人。

降龙十八掌是至刚至阳的掌法,此时他于两掌上均只用了三成功力,而在旁观众人眼里,却如开碑裂石般威力无比。

蛋定喝道:“好掌法!”便将手中长剑朝华克之的右掌削去。玉箫师太一侧身,躲过来掌,玉箫指向华克之脐下气海穴。与此同时,正经和尚立即配合出击,金刚指戳向华克之头顶的百会穴。

三个当世高手的三个毙命招式,若是平常之辈,恐怕一招也躲不过,瞬间便命丧当场。好个华克之,右掌一缩,变爪后向下来抓玉箫,既避开了蛋定的剑,也迫得玉箫变向。他身子前仰,左腿向后踢出,既躲过了正经的金刚指,反而回敬了一腿。

蛋定见一招不中,长剑圈转,径向华克之胸前巨阙穴刺来。此穴经属任脉,系心之募穴。被击中后,肝、胆以及心脏将被震动而亡。玉箫师太的玉箫也变了向,戳向华克之右掌的太渊穴 。太渊穴在腕横纹之挠侧凹陷处,属手太阴肺经,为肺之原穴,百脉之会,一旦被击中,阴止百脉,内伤气机。正经不躲来腿,手指下斜,戳向华克之背后的命门穴 。此穴 经属督脉,击中后势必脊椎受冲击而致截瘫。

当世三大高手如此凶险的招式,有谁能逃?

在旁疗伤的冷酷师太看到此节,眼见大仇得报,虽然不是自己亲手,也不由得心生一种“我心甚慰”之感,对三人的功夫以及配合都异常佩服。旁观群雄也尽皆看得心惊胆战。湿儿吓得闭上双眼,失声尖叫道:“华…………

如果两招就被打败了他还是华克之么?华克之便是华克之。眼见三招来势凶猛,不等剑、箫、指近身,他早已脚尖一点地,猛地窜上半空,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朝正经的身后落去。落地之前,已经一掌“飞龙在天”居高临下朝正经脑袋拍去。

这一转变兔起鹘落,迅捷异常。正经大骇,向前疾冲数步,倏地转身,一掌拍出,与华克之那一掌凌空碰撞。只听啪的一声巨响,似空气爆炸了一般。“飞龙在天”这掌威力奇大,当年郭靖花了三天工夫方才学会。饶是二人相距丈远,正经的内力也颇为强大,但正经还是被打得又退了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步,晃了两点七八晃总算站稳桩脚。

这样一来,华克之钻出了三大高手的包围圈,与三人正面相对,此般形式自是远利于华克之。当下华克之呼呼呼三掌分朝三人击去,这三掌又快又急。三人均知华克之内力深厚,不敢硬接,纷纷各逞所能,用精妙的招式加以化解。三掌未完,华克之又是连绵三掌击出。虽是三对一,然华克之出招快如闪电,竟然打得三位当世高手手忙脚乱,闪的闪,退的退。

正经等三人毕竟也属一代宗师,稍加调整,便乘隙反击。华克之的降龙掌虽然威力无穷,然变化不多。正经等三人功力虽逊于华克之,但三人的 招数异常精妙。数招过后,三人节节败退的形式终于得以扭转,三人以变幻莫测、攻敌必救的招式堪堪与华克之无坚不摧、无固不破的降龙掌打了个平手。

冷酷师太内心甚是后悔,若果自己不轻敌,以精妙的恒山剑法原也可以跟华克之周旋几十回合。只因自己太过托大,一招便败,而且身受重伤。

此时的华克之也是一筹莫展,刚才一掌打伤冷酷师太,本以为百招之内定能赢了眼前三位高手。不曾想,这三人的招式真是奥妙无穷,自己的掌法虽刚猛异常,但尽数为对方三人精妙的招数化解。心内叹道,武学这东西,当真是没有止境,恐怕今日立威不成,反要身败名裂。

降龙十八掌招招须用真力,一百多招之后,势道虽仍刚猛狠辣,后劲却已渐见衰减。反之,正经、蛋定以及玉箫师太三人却是越战越勇。渐渐地华克之被三人打得手忙脚乱,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功,少有还手之力。

丐帮众人见此情形,纷纷手握锤子镰刀,一待帮主遇险便欲飞身而上。其他各派人马一看丐帮这架势,也都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迎头痛击丐帮诸人。

虽然三大高手节节胜利,将华克之逼得连连后退,正经犹觉速度慢了。当此之时,华克之的出掌速度已滞缓许多,掌力也逐渐减弱。正经喊道:“道长你同我逼他比拼内力,师太你专门用玉箫剑法攻击。”二人一听心领神会,凡是华克之降龙掌击来,正经和蛋定二人皆出掌相迎。玉箫师太再无任何压力,只管一个劲儿地出箫猛攻。

又数招过后,华克之已是险象环生。正经和蛋定二人已牵制住华克之九成功力,他只余下一成功力对付玉箫师太。玉箫师太当真是得势不饶人,招招指向华克之膻中、气海、神阙、百会等大穴。华克之避不开,便只能一味地后退。他身后正是青城派走后留下的空地,三人便一招紧似一招,将他往石壁逼去。

石室内空气早已凝固,群雄均张着大嘴观战,只听得四人噼噼啪啪的打斗之声。丐帮众人早就手心出汗。湿儿的心也越来越紧,不知该如何替华克之脱困,心内后悔方才起哄让华克之一人同时对阵三人。

打斗的四人中,正经和蛋定步步为营,寸寸进逼;华克之凝神迎战,不住后退;只有玉箫师太上下翻飞,最是活跃,粉色底裤时隐时现。一个女人都不怕走光了,她还怕什么?又焉有不赢之理?只听师太一声娇喝“着”,跃起空中,玉箫指向华克之头顶百会穴。

此时华克之左右两掌正分别与正经、蛋定对掌,如果百会穴被击中,势必立时倒毙。如果抽掌攻击玉箫师太解围,势必受到极深的内伤。两害相较取其轻,华克之不得已收回右掌朝玉箫师太拍去。

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丐帮众人忙向华克之围去。却惊奇地发现华克之并未受伤,惨叫者乃蛋定道长!原来,华克之这一掌拍向师太,师太不得已撤箫回跃卸掉这一掌的力道。正经和尚英雄救美心切,并没有乘隙一掌打伤华克之,反而飞身去接玉箫师太。华克之何等机敏?当即将全身内力汇于左掌,朝蛋定道长击去。蛋定跟正经二人方能抵挡华克之九成的功力,蛋定孤身一人又如何能抵挡华克之的全力一击?只见他的身子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便倒地不起。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2 回复 一梦之遥 2013-1-5 19:43
很有趣
1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1-5 21:25
一梦之遥: 很有趣
非常感谢
2 回复 叶慧秀 2013-1-28 00:41
很幽默搞笑。
2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1-28 00:53
叶慧秀: 很幽默搞笑。
感谢。多批评帮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7 23: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