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民企的天敌

作者:澳洲吴言  于 2019-1-22 08: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政杂评|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3评论

关键词:民企, 中共, 华为, 任正非

中共是民企的天敌

 

这个结论似乎比较好得出。中国共产党,就是以【共中国普天下之产来分给“广大人民群众”分享】而忽悠国人而得天下的。

 

有趣的是,中共的领导人家族大多也没有私有财产,绝对的“大公无私”,而且好多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死后甚至将自己的遗产比如稿费、工资存款等系数捐给官办的慈善组织。更是“感动中国”。只是,前南斯拉夫共产党的副总书记吉拉斯在其《新阶级》所点明了:财产都是公用,但他们有使用权和分配权(三十年前的记忆,大意如此)。

 

只是这种乌托邦的理想模式效率极低,中共执政的前三十年将中华大地弄得天怒人怨,才有了后面的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用邓小平实用主义的政策,在众多的遮羞布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场经济下,靠着十几亿刻苦耐劳、勤俭节约的中国人打拼,终于在后三十多年创造了世界奇迹,迅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民企的贡献是绝对的主体,按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冉万祥先生在20171021日十九大新闻记者会上的回答:

现在我国的民营企业近2500万户,它的作用和贡献可以用五个数字来概括,就是“56789”,“5”就是民营企业对国家的税收贡献超过50%。“6”就是国内民营企业的国内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以及对外直接投资均超过60%。“7”就是高新技术企业占比超过了70%。“8”就是城镇就业超过80%。“9”就是民营企业对新增就业贡献率达到了90%

 

但劳苦功高的民企却一直是共党的打压对象。中共建政后没收所有的私企,搞“一大二公,却导致饿死几千万人,城镇居民生活拮据,而国企效益糟糕透顶。于是,在后三十年,也就是改开后,他们开始抓大放小,将那些所谓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行业,比如银行电信交通运输航空航天石油煤炭大型机械造船等,全由国家来控制,防止私人垄断。似乎欧美日的这类企业私有化后,整天在盘剥欧美日的人民群众呢!而剩下的,他们养不活了,需要甩包袱,于是就让渡给民营企业家,却一不小心就出现了农夫山泉这样的民企,而汽车制造也是在他们保护下的国企毫无作为,反倒是百越农民李书福成为了中国汽车大王。基本上可以这样说:只要共党政府不关注的行业,中国人就能创造奇迹;但只要他们一关心,那么这个企业,乃至整个行业就快要完蛋了

 

当年信息网络化的过程中,缺乏远见的中共权势子弟们谁也没看好即时通讯网上购物这两个领域,因此置之不理,这才有了马云和马化腾他们的空间。现在的很多网民不懂为何中国最大的两个互联网企业腾讯和淘宝的股份大头都是外资呢?!并骂二马卖国。其实当年马云和马化腾谁都希望中国的银行能给他们投资却久扣朱门而不得入,才被境外的敌对势力基金投资啊。

 

当然,待到这些中共权贵子弟突然发现这个行业有油水了,于是权势子弟们通过白手套来找二马,参股给政策,权力交换。如果没有当年可以影响金融政策的权贵子弟参合,马云怎么可以拿到支付宝业务??要知道,同样是集资,没有背景的民企女子吴英就是死刑啊!!类似的例子几乎所有的民营企业主都遇到过:权力寻租。不少企业主也只能接受,有些甚至还通过这样的联谊达到垄断市场,打击竞争对手的目的。当然,他们也帮上了中共的战车,不能自拔。尤其是每十年换届时,这些民企大老板的心情比那些政治局委员们都还要紧张。

 

至于华为在2002年后在世界电信行业崛起,中共政权的介入就成为必然。但以笔者的了解,任正非等华为高管是谨慎的,他们希望自己的企业能够成为跨国公司,成为世界企业公民,得到世界各国的认同。但以中共对民企的颐指气使,加之2002年思科起诉华为,不仅在美国全面封杀华为,还怂恿伙伴国一起抵制,这一里一外的原因。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联就愈发紧密了。但坦白地说,中共的支持,对华为海外的发展是99%的负资产。

 

一个秦始皇加马克思武装起来的中共集团,他们不需要像微软、谷歌和脸书那样的跨国企业,他们要的是自己可以掌控的钱袋子。民企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能够做到的最高境界就是胡雪岩。现在因他们自己的央企国企不堪大用,只能暂时在某些方面依靠民企。再举个例子:他们明白到搜索引擎是个引导、控制人民思想的好武器后,在有谷歌和百度的情况下,自己试图弄出一个可以完全控制的搜索引擎,于是由邓亚萍出面弄一个由人民日报控股的人民搜索,后改为即刻搜索,可惜烧了不少钱,却无法形成气候,只能歇菜。这个例子说明,中共任何时候都在防范民企,只要这个行业有钱挣,尤其是对于自己的统治有影响,那就会成立自己的国家队。目前,他们赶走谷歌,防范百度,什么时候能完全控制百度及国内的搜索引擎,估计真理部的人一刻也没有闲着。

 

这些天,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先生频频出镜,声称: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任何公司安装后门(以搜集情资),也声明华为“没有重大的安全问题”。外媒记者问道,如果中国政府要求华为提供外国客户的私密信息,华为会怎么反应? 任正非回答:“我们绝对会说不。 ”(摘自德国之声中文网)。从对任正非先生的了解,我愿意相信他的话是真的,但其他人会相信吗?



 

其实,以我的理解,如果西方国家政府有证据某人涉及到犯罪,影响国家安全,也是有权要求企业提供客户的个人信息的。比如澳洲电信,就在其官网上像公众明确指出,他们和其他所有在澳洲经营的公司一样,在涉及刑事犯罪、经济处罚、保护公共收入和国家安全等方面会依法向政府机构提供客户的个人信息。这里不在于是否提供客户信息,而在于依法提供,也就是说如果某些政府机构提出的要求不符合法律,澳洲电信是可以拒绝提供的。也就是说,在华为澳洲的公司必须遵守澳洲法律,依法向澳洲的有关机构提供客户信息。

 

问题在于,中共政府的口碑在全世界范围内是臭名昭著了。在墙内,少有记忆的年长者都记得他们在大饥荒年代的谎言与欺骗,在文革时期的狂言与欺骗。现在他们说的话,立的法,中国人不相信,全世界人民也都不会相信。

 

任正非和他的华为,现在应该是快要彻底地被绑架在中共的战车上了。解决之道,还是得想办法将中研部这样的机构逐步搬到国外,并将中国华为与海外的华为剥离成两个公司,这样或许能够自救。

 

原因无他,中共是民企的天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3 回复 fanlaifuqu 2019-1-22 08:49
重量级!秦始皇加马克思!
5 回复 徐福男儿 2019-1-22 15:00
任正非回答:“我们绝对会说不。 ” 在中国,有人可以对政府说“不”吗?
3 回复 ryu 2019-1-22 16:35
外资,外资的投资与外资带来的观念,也应该是“靠着十几亿刻苦耐劳、勤俭节约的中国人打拼,终于在后三十多年创造了世界奇迹,迅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民企的贡献是绝对的主体”之前不可否定的。
2 回复 澳洲吴言 2019-1-22 17:25
ryu: 外资,外资的投资与外资带来的观念,也应该是“靠着十几亿刻苦耐劳、勤俭节约的中国人打拼,终于在后三十多年创造了世界奇迹,迅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
有道理
2 回复 澳洲吴言 2019-1-22 17:26
徐福男儿: 任正非回答:“我们绝对会说不。 ” 在中国,有人可以对政府说“不”吗?
徐福兄好,好久未见。
祝2019新年快乐
4 回复 澳洲吴言 2019-1-22 17:26
fanlaifuqu: 重量级!秦始皇加马克思!
谢谢鼓励
3 回复 PETERSAOPAULO 2019-1-22 19:21
在中国,只要是有点规模的企业,背后总有政府的力量在其中,何况是华为这种千亿级美金销售规模的跨国企业。它所处的电信行业,是个非常敏感的行业,如果没政府背景北京是绝对不会让华为参与的。
3 回复 总裁判 2019-1-23 11:25
任某人不是民企代表,而他恰恰代表了当代洋务运动的官商地位与身份。
3 回复 总裁判 2019-1-23 11:26
徐福男儿: 任正非回答:“我们绝对会说不。 ” 在中国,有人可以对政府说“不”吗?
我相信他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回答。
1 回复 澳洲吴言 2019-1-23 19:34
总裁判: 任某人不是民企代表,而他恰恰代表了当代洋务运动的官商地位与身份。
这个说法值得商榷。
洋务运动时期的官商,属于【官督商办】,盛宣怀是典型代表。而任正非这批人是政府无法养活他们,将之放任,当时的说法是下海,而被迫被逼创业的。且创业初期,一直是打压的对象。现在的情况我不敢说,但截至2002年前,华为的成功与政府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西方媒体对华为之前历史的报道,大部分是猜测。这个行业有记忆的人都知道当年的通讯行业有个说法【巨大中华】,其中巨龙、大唐和中兴通讯都是国有的,是嫡系,也是华为的竞争对手。只是他们不堪大用,倒闭、或效益不佳,或竞争力不强,才导致政府开始青眼待华为。
这些是历史,有兴趣可以多看一些资料......
3 回复 总裁判 2019-1-23 22:04
澳洲吴言: 这个说法值得商榷。
洋务运动时期的官商,属于【官督商办】,盛宣怀是典型代表。而任正非这批人是政府无法养活他们,将之放任,当时的说法是下海,而被迫被逼创
洋务运动的核心是官督商办,知道这就行,其他比如说时代性、技术性等等,皆居次。因为没有共产党,凡事可以简化;而有了这么一个卑鄙、龌龊,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政党,他领导一切,改变一切。回过头看华为,我强调他不是民企,不是在中共手里百遭磨难、生不如死的民企;既然中共不是华为的天敌,华为怎么有代表性呢?所以,华为代表了新时代的洋务运动企业,朱镕基开创的。
4 回复 总裁判 2019-1-23 22:54
澳洲吴言: 这个说法值得商榷。
洋务运动时期的官商,属于【官督商办】,盛宣怀是典型代表。而任正非这批人是政府无法养活他们,将之放任,当时的说法是下海,而被迫被逼创
看历史不如看任某,孟某,皆持有中国公务护照;我们民企老板,我们有吗,这个东西才是民企还是共企、官企的试金石。共产党政权社会,一切都是模糊或者可模糊的概念,他跟我搞概念,正如毛泽东说:我党真正懂马列主义的不多。
2 回复 xqw63 2019-2-9 06:42
真敢说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15: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