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胜:2018年的反思

作者:尹胜  于 2019-2-14 11: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论|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评论

感觉很久没有写文章了,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其实仔细想想也就一年多时间。一年多时间,对于一个热爱思考与写作的人来说,这是及其漫长和艰难的,也有很多的关心我的读者,总是通过我的twitterFacebook、微信等问我为什么不写文章?为什么不录视频?我几乎都保持沉默,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无法告诉他们我糟糕的现状,我逃离大陆之后就面临着身份、生存,并且我有着严重的颈椎病,还要承担在大陆的三个孩子的抚养。这一切几乎让我陷入绝境,而我的写作和YouTube的视频几乎都是义务劳动,没有任何收入。YouTube虽然有点微薄的广告费,一个月仅止几十美金,尽管也有那么几个热心的读者通过paypal给我一点赞助,但对我要承担的生活压力那只是杯水车薪。

 

整个2018年我几乎都是在卡车上度过的,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几乎跑遍大半个美国。对于一些理想主义者来说,他们会想这多好啊,又挣钱还可以旅游,对于这样人我都不予理睬,这是多么无知,一个时刻煎熬在病痛中的人,每天都凌晨两点起来开车,连续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居然被他们说成羡慕的旅游!这一年来,我除了开卡车,每周休息两天除了吃饭上厕所,我几乎都是躺在床上的,然而还没等身体恢复过来,又要继续下一趟行程。毫不夸张的说,每天我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不,是每时每刻。到去年底,也就是201811月,我的身体彻底累垮了,一天早晨我起床漱口,突然眼前一黑,一头就栽到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爬起来,咬着牙才爬回床上。后来通过几个朋友的帮助才找到一个愿意免费帮检查的医院,确诊为脑梗塞,从此我的开卡车的工作也就此结束了,所以又回到了每天都为生存发愁的境况。值得庆幸的是我病倒时恰逢休息,如果是正在开车,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其实对于我来说,我并不留念生命,当我决定离开中国那天起,翻山越岭的偷渡出境,我就已经有了充分放弃生命的心理准备,而我庆幸的是,没有因为我自己的原因给别人带去灾难。想想,几十吨的大卡车,并且车上还有一个搭档,要是我突然栽倒......

 

这几个月,都是靠朋友接济生活,眼看到了报税时间,而工作的钱早已花光分文未剩,并且至今还欠着朋友差不多两万美金的债,而这一切,我都不知道对谁说。说了有意义吗?也不过是给人平添烦恼罢了,所以就都在压心头,日复一日。在朋友的接济下,这段时间又开始录视频,剩余的时间就想写点东西。想起我那本研究中国社会的书,写了五分之一不到,就搁在那里,这种艰深的东西,我目前根本没有心力去继续写下去了,于是,索性就坐在电脑前随便的敲敲打打,记些流水账吧。

 

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在中国大陆仅仅只是因为写了点文章就被共产党给订了个“危害国家安全罪”,被边控,被调查、被跟踪,被搞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那段日子,我时刻生活在恐惧中,最后导致我的家人与我反目,最终家庭破裂,在极度的绝望中,才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出境,百般波折才到达美国的。当时在中国,我的经济情况说起来还是不错的,在很多眼中算是有钱人那一类,开着好车,住着大房子,而来到美国我一贫如洗,整天为了生存累得人都快散架了。尽管这样,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什么,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虽然很难,但我都接受,只是因为身体的健康情况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很多朋友说让我去福利局申请福利,比如救济和医疗白卡,但也有人反复的告诫我说川普上台,现在身份很难获得,如果拿了白卡和救济,可能身份就很难通过。我逃到美国来,除了想摆脱中共的恐怖,同时也希望给孩子们找条活路,在我看中国的未来活着可能都是奢侈的,虽然很多人并不认同我的观点,但我通过论证和观察,我是确信的,经过这些年对我前几年写那些文章的验证,我更加确信。由于过于看中身份,又不懂英文,对美国的政策和法律一无所知,害怕影响到身份,为了有一天能能够见到我可爱的孩子们,所以就一直这么熬着。其实,我怕也不知道我能熬到哪一天,时时刻刻总感受到这种绝望的压力与悲观。

 

我很多时候总是会想,这可能就是我的命运,比如苏格拉底,比如梵高,其实在很多世俗人的眼中,他们是可以活下去的,然而他们为什么活不下去?绝大部分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但我理解,因为这是他们的命运,只因为他们选择了一条不被现实世俗社会所理解的路,太过于纯粹,太过于执着,所以世人是注定无法理解的。然而,他们的坚持放在历史中来看,都无疑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并且有着巨大的价值。只可惜,这种价值只是存在于历史之中,对于他们自身是毫无意义的,这或许就是他们的伟大之处吧,成就真善美的文明本身就是需要付出的,只可惜,他们的用生命付出换来的只是世俗人们的谈资,以及被反复拷贝的一张张明信片。我这样说并非是我厌世,你看看多少知道梵高的人,而他们有几个人懂得梵高的美呢?凑热闹而已。当然,我提到苏格拉底和梵高这样的人,这是关于美和真理正义深刻的东西,这对于汉语文化这个语境的人来说,那更是一种极致的幽默了。这个群体的人,肤浅而麻木,恶俗而愚蠢,这么说并不是等于把西方人区别开来,只是中文语境的更甚而已。就一点点的区别,然而体现在社会和历史中就是完全不一样的,问题是这些群人并不承认,就算有人认同也有很多不愿意承认。我总是想,当时我逃离大陆之前,我的亲人诘问我,你为什么要写那些文章,要说那些话,过好自己的日子不好吗?我问他们,我说得是不是对的?他们就说就算你是对的,那又怎么样?你能改变现实吗?我顿时无语,因为我无法和他们去争辩,对于事物的改变,首先是认识,然后才去改变。问题是社会是集体意志,要绝大多数有这样的认识,大多数形成社会力量才能去改变,这个社会不是我尹胜一个人的社会,我一个人也改变不了。其实他们也不会去思考,甚至也懒得听,听了也未必懂,所以只能冷冷的看着他们,并且觉得极其陌生。

 

我的思想观念实在太不合时宜了,我从中国的现实社会出发,反思到人,然后反思到文化,反思到历史传统,反思到信仰,招来的不仅仅只是中共共产党对我的迫害,我甚至认为我的亲人和朋友对我的迫害更深更隐秘更加的痛彻心扉,共产党用的是威胁、暴力恐吓、边控,而我的亲人用的是麻木、冷漠和逃避,对于一个人,你很难说清这两种伤害哪一种更加邪恶。我反汉语文化,反佛教,这只是表面的表达,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反,如果非要说反,那我反汉语文化,反华,反佛教,这只是我追求真理和正义的途径,追索先文明的方式而已,根本上来说反对这一切并不是我的追求。只可惜,就连汉语语境中的基督徒,也是一样的令我感到极其的厌恶和恶心。虽然,我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思想,按孟德斯鸠的理论“语言是不构成犯罪的”,犯罪必须要构成罪体,就是有侵犯具体个人的权利,但这个语境中的人根本不懂得这么文明的观念,甚至生活在欧美的华人,他们连言论自由的权利界限都是不能理解的,更谈不上尊重。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我针对的不仅仅只是共产党,同时是整个中文语境,甚至是东亚佛教地区。

 

我认同刘晓波的话,“我没有敌人”,但他们把我当敌人。就拿我YouTube“深度思享”这个视频频道来说吧,这个频道本事明镜新闻和我合作的,与我合作我也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目的,但没有合作多久就单方面解除了合约,最后就把这个频道归还给我个人。频道开播不到一个月就被封了两次,这两次都明镜给申诉回来的。到目前为止,我的这个视频频道收到投诉50多万,由于18年比较忙,什么视频也没发,最近发了几期到中美贸易争端和台湾问题,现在居然很多广告都不让我插播了。很多人说是共产党干的,我不这么看,其实,在刚开始和明镜合作被封那两次可能共产党的水军靠投诉黑了我,但那个时候才30多万的投诉,经过两年逐步有50多万的投诉,这是连续间断的,而不是集中大批的。从回复骂我的人来看,投诉我的绝大部分都是个体,有大陆的、台湾的、也有散在欧美和其他国度的,有热爱儒释道传统文化的、也有佛教徒。在twitter里,我就多次收到威胁短信,扬言要杀我,还有一个号称民主人士的,好像在三藩市多次说要收拾我。中国这些民运人士真是愚蠢到家,言论自由是民主体制的基本要素,他们连这点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居然还要嚷嚷中国要民主,这着实很滑稽很荒唐。仔细想想,把华人算作人这的确需要点勇气,否则哪敢这么无耻呢?!

 

后来我也在想,其实我的悲观都来自于我的期待,期待不成就为悲观,这是一种不理性。因为自己出生在这个群体,那里有着自己的过去和亲人,总希望那里能变好,这依然是狭隘和经验的认知。事实上呢?对于一个人的生命长度来说,这是绝无可能的。并且根据我的推论,那个地方不知道要遭受多少次的苦难,有多少的生命悲剧才能导致它的灭亡。是的,我的观点,要那片土地进入现代文明就必须消灭中国和中华这样的文化概念,其实没有中国了也就没有中国人了,但是没有中国人但依旧还有人,只是这些人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中国人,而是自认为是个自由人,有信仰和道德;没有中国文化,也就不存在华人了。我不明白,做个人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做中国人和华人呢?奇怪。事实上,在我看来对于那块土地上人们的毒害有三种东西,一是中共,二是中华文化,三是佛教。三者中共还是最轻的,佛教对人的毒害是最深的,汉语文化居其二。我估计,很多人看这篇文章看到这里就会对我破口大骂,我知道,大部分华人和佛教徒都会这样,当然也有特别虚伪的所谓大度的人会想,不和我这种无知的人计较,事实上谁无知呢?当然是你们这些中国人、华人、佛教徒无知了。否则你们跑美国来疯了吗?呆在你们的文化本土难道不好吗?你要说中共不好,你们应该打倒他们啊,可惜,几千万党员就是你们同胞,也是愚蠢的儒释道塑造出出来傻*玩意!你怎么没见欧美的人跑到中国去还嚷嚷爱祖国,吹嘘自己的文化如何了得?!这些人的无知和愚蠢真是触目惊心!

 

我刚出来的那会,我还想搞一个“文明促进会”,希望建立网站给中文语境提供一个自由思想的平台,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大家可以在这里发表任何观点,都不能针对某个人进行人身攻击。大家讨论一下中国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那问题处在什么地方?怎么去解决它?说到底目的就是如何让这块土地进入人类现代文明。后来因为生存的原因,个人也没有这经济能力去实现,和周边的熟人聊过几句,也得不到支持也就搁置了。这个是非常有意义的,福泽谕吉当年就说“体制的改变首先是人心的改变”,一个体制是集体意志,形成这个集体意志的恰恰是文化,事关这个社会里的每一个生命个体,但是哲学家的思想放到世俗人的眼里就毫无价值,这个社会是没有贵族的,更没有人愿意为公义去付出,你看海外的民运,整天就知道喊口号,搞些假庇护骗钱,要思想没思想,要勇气没勇气,要人格没人格,就这群人不要说在中国,就在美国把他们集中在一个州,都将是是一片混乱。

 

昨天文章写到这里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腰酸背痛,于是就草草睡了,今天接着写。写这样的东西,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中心思想之类的东西,就是基于事实,说些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回头一看,像遗书似的。也许吧,作为一个写作者,如果对历史负责的话,每次写作我想都应该当着遗书来写,这样你就不会陷入自身现实的约束,尽可能的超越自身的狭隘,更贴近客观本身。事实上,绝对真理是我们永远无法得到的,就像我们永远不可能变成神一样,但我们又永远不能脱离对真理的追求和信仰,只能努力的去接近。想到这里,也就是接近真理的这个话题,其实接近真理的同时,我们也在延伸真理,因为真理是永恒与无限的。这就好比我们人的目前局限距离是1000米,当我们在无限的时空中往前走了1000米,我们的眼前依然还能看到前面的1000米,这个过程是无限而永恒。这就是法则,细想挺无聊的,而地球的自转和太阳的公转不也是如此的吗,虽然是是循环往复,但我们有限的历史时空却又是单向向前的,不能违背。

 

我平时没什么应酬,除了工作,都是深居简出。一天除了吃饭的时间,别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在思考、写作、录视频、编辑视频、发布视频,偶尔会想想孩子和未来的生活怎么办。这段时间每天都要和远方朋友打打电话。娱乐生活就是看看YouTube里的视频,也玩一点手机小游戏娱乐一下。对于很多人来说,我的生活是毫无趣味的,但我很享受这样的时光,完全沉静在自己世界里。如果不是养孩子,以及现实衣食住行的必要,我几乎是不需要花钱的。说到钱这事,我是非常苦恼的,总有朋友建议我去做这样那样的生意,他们说你这么聪明,有文化,一定行。其实我知道自己的能力,除了写写画画,我毫无别的能力。或许我可能也行吧,但是我的现实种种,我只能这样,毫无办法。这也是别人无法理解的,这又说到梵高,他不是也可以出去打工,捡麦子吗?为什么就生活不下去了呢?我实在不愿意这样拿梵高的事情打比方,因为对于很多中国人他们心理只有权威和经典,他们会说你算什么东西,你怎么能和梵高比。事实上,他们并不懂梵高,也不懂艺术和哲学,但他们心里有的仅指是对权威和经典的盲目崇拜,这本身就是愚蠢和无知的。但作为一个人来说,你拿这种愚蠢和无知是毫无办法的,所以,我之只能自说自话,把文章写给懂的人去读,把观点谈给懂的人去认同,只能如此。

 

事实上,我对现实没有任何要求,什么房子、车子、女人、穿戴,这些似乎都不对我构成任何吸引力,我要的仅仅只是活着,生存,仅此而已,这样我就可以继续思考和写作,不断的去接近真理。其实只需要活着这不是过分的要求,但是现实却是如此的艰难,我估计托马斯潘恩当年走出美国国会租住到一个乡村里的境遇和我也差不多吧!

 

社会发展与分工合作是分不开的,而整个中文语境里,几乎纯粹的东西都活不下去,人们都追逐强权和利益,事实上,纯粹的东西往往又是智慧的,更接近真理的,与愚昧的强权又是敌对的,这完全是个背离了正常认知的社会,只因为其信仰和文化的错误。我一批传统文化,很多国人都喜欢拿上下五千年来辩解,我在我的文章中也说过,时间长短并不能说明一种东西的好坏,你要说时间,蟑螂可能比人类存在的时间更长。这个族群的人们对自己的权利没有认识,对权利没有认识那自然就谈不上拥有人权,连人是什么都搞不明白,都不做好的族群怎么配获得人权?!讲权利也是讲责任的,也就是得到就要付出,这群人偏偏只想得到不想付出,而结果恰恰就是得到的很少,付出往往是惨重的,

 

我逃出中国,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能完成我的一本著作,这本书就是一本哲学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提出中国社会问题,第二个人部分是研究中国社会问题形成的根源,第三个部分是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在我的观念中,中国古往今来没有一个能称得上哲学家的人,中国也不存在哲学,什么东方哲学、中国哲学都是一些民族主义制造出来粉饰自我的东西,根本意义上就是没有,到至今,我个人认为除了我能从纯粹哲学的角度去解析这些,没有第二个人。我这么说,似乎有点自负,但我无数的反省,我就真这么认为的,是否是自负,那就留给历史去评价吧。

 

这文章也写了整整两天了,想说的太多了,还是算了吧,到此结束,最后想说的还是我的这本书的事情,我是多么希望能得到人们的支持,我对生活没有任何期待,就是能活下去就够了,能完成这本书,此生无憾。我虽然不报太大的希望,但我还是要做最后的努力,所以我在文章后面公布我的paypal,以及我的联系方式,希望得到有能力的人的支持,无论有没有吧,我都对关注的人给与衷心的感谢!至于那些不认同我观点,只是为了骂我的人呢,你不认同,你不喜欢,这是你的权利,我要帖子下面骂我是不看回复的,你要发邮件或在twitter私信里骂我,对不起,我只能拉黑。何必呢?如果你不靠骂我生活的话,你不嫌累吗?

 

 

1、我近期主要i言论发表破平台在youtube:尹胜深度思享,欢迎关注、转发、赞助

2、我的邮箱yinsheng74@gmail.com

3、我的Twitter账号:@yinsheng74

4、我的paypal:https://www.paypal.me/SHENG699


中国社会巨变,中共会发动对外战争来转移国内矛盾吗?



1

高兴

感动
3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9 回复 ZPEB_Linux 2019-2-14 17:15
“从回复骂我的人来看,投诉我的绝大部分都是个体,有大陆的、台湾的、也有散在欧美和其他国度的,有热爱儒释道传统文化的、也有佛教徒。”
你自己都意识到了,还没点自知之明?中国不需要你这种人。
12 回复 ZPEB_Linux 2019-2-14 17:17
你要记住,你活着就是给别人当枪使的,除此之外你没有一点利用价值!
9 回复 慈林 2019-2-14 20:31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美国还是要面对现实,学点英语,做份力所能及的工作,起码能自立。业余再写写文章。你是一个有才华有思想的人,但生活是首位,祝你顺利。
5 回复 金复新1 2019-2-14 23:47
慈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美国还是要面对现实,学点英语,做份力所能及的工作,起码能自立。业余再写写文章。你是一个有才华有思想的人,但生活是首位,祝你顺
楼主,在你发表这篇博文前几个小时,我也在这里发表了一篇博客,里面提到了你,不知你有兴趣来评论下吗?
4 回复 【小虫摄影】 2019-2-15 03:14
健康第一,做力所能及的工作。
5 回复 尹胜 2019-2-15 05:39
金复新1: 楼主,在你发表这篇博文前几个小时,我也在这里发表了一篇博客,里面提到了你,不知你有兴趣来评论下吗?
看了,很好,谢谢,加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6: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