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新日志
还没 登录?仅显示部分内容。  |  博客书架
分享 [ 原创文学 ]:我的家乡是江南
嫣蝶 2016-9-24 02:47
我的家乡是江南
我的家乡是江南秋叶以浓染的金纯铺满脚下的路,踏着你的灿烂我又寻回故里。同事们总是很好奇,为什么每年十月我总是会消失,去到哪里?情归何方? &nb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分享 [ 原创文学 ]:叫一声“daddy”的迷思—女同志篇
嫣蝶 2016-7-14 11:46
叫一声“daddy”的迷思—女同志篇姬娜来到急诊室也不是什么大病,早晨起床有些恶心呕吐的感觉,昨天晚上吃的pizza和salad都是在店里现买现吃的,可不知道怎么这胃肠今朝就惹得她这么不舒服了。急诊室的长廊上,但见那些歪歪斜斜坐立不安的人,姬娜相信这些都是真正有病的人,也许他们的病情都比自己还要急。这样想着突然又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分享 [ 其它日志 ]:从“魏则西滑膜肉瘤发酵事件”话诊疗的道德性和局限性
嫣蝶 2016-5-11 06:33
从“魏则西滑膜肉瘤发酵事件”话诊疗的道德性和局限性一个滑膜肉瘤把风华少年鸷击狼噬地送上了天堂;一个莆田系信口开河把网络媒体推上了风口浪尖;一群愤怒的网民口诛笔伐百度肆无忌惮功利之上;一场生物免疫疗法蹚浑水好奇害死猫看医疗乱象;冤缘相报 - (如果没有特殊含义,应作)冤冤相报蓝球 - 篮球网上铺天盖地的"魏则西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分享 [ 原创文学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次乳房钼靶检查想开去
嫣蝶 2016-4-26 14:24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次乳房钼靶检查想开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次乳房钼靶检查想开去生活,有时如空气中的一粒尘埃,在大千的世界中飘然而过,终究是没有人会去寻找它的踪迹;生活,有时像大海里的一滴水珠,在浩瀚的奔腾中耗竭枯尽,是那样的默默无闻不会引人注目;生活,有时是手心里的一把沙子,在紧紧的攒捏中无力凝结,流过的是不经意随性飘渺的散漫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分享 [ 原创文学 ]:露西小姐的按摩椅
嫣蝶 2016-4-2 14:24
露西小姐的按摩椅露西小姐四十有二,体态丰韵、柳眉细弯。到了这种年龄还是单身女人,枯旱的心田比谁都需要雨露滋润。年轻的时候她也有自己的梦想,男人是要能够帮她撑起全部天地,英俊伟岸的那一个。若不是自己太能干,长得太标致,事业心太高,端端的怪不得她东挑西拣错过了青春年华。最留不住的就是时光了,只一晃,流水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分享 [ 原创文学 ]:我在上海华东医院工作的日子 -我的主任张国桢
嫣蝶 2016-3-29 05:13
我在上海华东医院工作的日子 -我的主任张国桢(诚谢徐福老师友情校字) 日前朋友从微信传来“东方神眼”张国桢:光读懂片子还不够,要读懂人! 啊!我的主任,我的大人!您依然风骨毅坚,气势昂扬;您著作等身,元龙豪气;您谈笑风生,豁达大度;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分享 [ 原创文学 ]:教养就是要让别人舒服
嫣蝶 2016-3-24 05:31
教养就是要让别人舒服(图片来源于网络)我有一文提到了乘机时遇到的缺乏教养一不小心在大庭广众前就露了馅的我的同座令人啼笑皆非的窘事,关于教养还意犹未尽,不得不在这里再多伸展几句。公共场所大肆渲染,旁若无人;打手机高谈阔论,唯恐人不知;开车追尾,无端抢道;公厕用后不主动冲洗;带狗狗散步不捡大便;随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50 个评论
分享 [ 诗词书画 ]:<<三月,桃花雨里又见你>>
嫣蝶 2016-3-17 05:25
三月,桃花雨里又见你三月园里的桃花纷纷扬扬飘然朵朵花瓣雨锁不住季节的明媚装饰了前往的思潮拾梦似霞双手捧起花瓣里的记忆柔波拂景散落出人面挑花一点墨思难言浸润了曾经的过往飞花追雨缠绵在刻骨相思中迷了眸子乱了魂站在星雨点点的桃花树下想你美丽的容颜清纯多少个一起旋转的日子欢声笑语中烂漫情怀升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55 个评论
分享 [ 自我介绍 ]:我很丑可是我不嫉妒
嫣蝶 2016-3-15 04:26
我很丑可是我不嫉妒曾经读到一篇博文“女人嫉妒女人,就是因为自己丑,没有别的” ,铿锵有力的声音使我笑得前仰后,实为不敢苟同。朋友别砸我啊, 丑女我倒是认为嫉妒出自于一个人的心态、文化素养以及个人的追求目标,应该与女人的外貌体态甚至个人的能力都没有直接关系。 漂亮女人不嫉妒吗?红楼梦中“闲静时如娇花照水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分享 [ 原创文学 ]:一双忧郁眼睛的女人
嫣蝶 2016-3-4 04:22
一双忧郁眼睛的女人(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中的人名是虚构的)他的躯体犹如这具普通的棺材,在被最后敲响的几声盖棺叮当声中便在这个世界里永远地消失了。林卿楠,那双忧伤的眼睛从众多的花蓝里在陈杰挽献的名字前让人不易觉差地停留片刻,转身离去。大年初一的清晨雪花纷飞。叫三郎这个男人,在煤气旁对着水壶嘴腾卷而起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嫣蝶习文|

本页有 2 篇日志因作者的隐私设置而隐藏

最新更新书架
热门博客书架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27 10: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