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江泽民“拥趸”? 起底江选研讨会(图)

京港台:2015-4-22 20:01| 来源:多维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江泽民“拥趸”? 起底江选研讨会(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4 月20日,一篇题为《江主席究竟掌握了几门语言?》的文章“横空出世”,吸睛无数。这在国家领导人的秘密成为政治禁脔的时代显得卓尔不群。相对于之前名气更大的《长者与1990年春晚》,此文虽收敛很多,仅以当年江泽民那句大骂香港(专题)记者“图样图森破”为引, “每当背单词看到naive时,我总会会心一笑,这是我们的暗号”开场调侃,但官方媒体“不计前嫌”,一路开绿灯转载此文,便显得背后诡异不少了。

  查其出处,由微信账号“江选研讨会”发布,又是ta。这位“仁兄”自去年11月20日开微,首役《如何优雅的坐着》贴出几幅照片,分别是赵紫阳下台前与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的旧照,2001年12月江泽民登门看望“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的旧照,以及更早之前的一张江泽民与同伴的合影。这些照片都显示江泽民勾腿,而前者更一度被讽刺为江故作谦恭。“江选研讨会”彼时为江泽民开脱,对“捧赵抑江”不以为然。该文称,“其实如果稍有点常识,看看下面这张老照片(专题),除了那鬼魅的眼神外就会发现这种双脚踝自然盘绕的坐姿什么也不代表,他只是民民一直以来的习惯而已,识得唔识得呀!”等等,“鬼魅的眼神”,是的,作者的开脱“澄清”显然有暗含着自己的一些小小计较,夹带了一些或被轻易略过的褒贬之词。

  2015年清明节期间,江泽民夫妇再度露面

  其实,在随后的为数不多文章中,类似的暗示和记录介乎比比皆是,未知几分称颂恭维,几分言语轻薄讽刺,着实令外人一脸雾水,摸不清头脑。尤其是作者一贯以“长者”为尊者讳,却从不遁词于那些街谈巷议。

  该“组织”在微信账号的功能介绍不少,大略用过3个版本。目前在用的是,近平在会见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代表时强调指出,要广泛宣传老同志的先进事迹,在全社会广泛形成尊重老同志、爱护老同志、学习老同志的良好社会氛围。此前还有,“对江泽民同志从求学伊始至今这段时间内具有代表性和独创性的重要时刻包括出访、讲话、题词等进行筛选,充分利用新媒体资源,每天搞个大新闻,积极占领舆论阵地,弘扬正能量、共筑‘中国梦’”。从中可见,主旋律、正能量似乎也并不缺乏。

  在2014年12月8日的《如何才能完整的死去》中,作者更是直抒胸臆,“是年(2011年)七月,长者的健康问题在其未能现身建党90周年大会而舆论哗然,并在香港亚视公布其‘死讯’达到高峰,那几天谣言沸天,我也很揪心,想到去阳台拿衣服都会情不自禁的掉眼泪,于是写就此文并给长者起了‘抹胸裤’这一萌号,希望长者能硬朗朗地等我们。”

  今年的1月9日,身患严重颈椎病的王冶坪与江泽民长达 65年的“爱情长跑”出现在一篇《长者的爱情故事》。作者似乎对江泽民与糟糠之妻的感情推崇备至,“和永远单曲循环的长者不一样,去北京之后的王冶坪迅速老去,从不盈一握到皱纹密布,但长者既不像革命先辈和后生那样把娶嫩妻当作男人的本事,依然守着略显暗淡却默默操持家庭的妻子,也不像胡兰成那样‘娶了之后,也并不带出来,只留在老家侍奉母亲’。”

  但是更多的褒贬则是显而易见的。除了“蛤三篇”(《到底哪个西方国家他没去过》《美国的华莱士到底有多高》《香港记者到底跑的有多快?》)外,最受争议的那篇《长者与1990年春晚》一文发表于今年2月2 日,农历春节前一周。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先是称颂,临危受命且兼具“传统士大夫情节”和“海派”作风的长者有责任也有义务对内收复人心对外重塑形象,节前他上矿山下商场,“为恢复群众支持竭尽全力”,甚至还去训练基地与世界冠军乔红切磋了下乒乓球。对外,其不避嫌频频在西方媒体上露脸,ABC主持人 Barbara Walters形容江有“一副可爱的笑容”。

  然而,同样在该文中,作者又说当年的国务院总理李鹏(文中以“月月鸟”代替)曾在全国观众面前“黑”过江泽民两次。1990年春晚上江泽民、李鹏匆促现身。姜昆和唐杰忠合作相声《学唱歌》,节目最后,唐在姜昆的辅导下唱起来“河里青蛙从哪里来,是从那水田向河里游来”。李鹏在晚会结束后对唐杰忠说“……活灵活现,而且后来都验证了”。另外一次,1989年 6月28日,江泽民第一次以新任党的总书记的职务在全国人民面前亮相,电视上月月鸟在介绍完六位新任政治局常委后指着长者说‘江是我们的领导,从今以后,我们这个集体所有人都跟随他的指导,当然是在老一代的帮助下’,最后这一句看似无心,却暗示没有后面这个条件,新任总书记无法长久。

  此外,同文还详细描述了1990年春晚上,江泽民与首次参加春晚以一首《小背篓》名声大噪的军旅歌唱家宋祖英握手的“画面”。

  当然,这位作者也曾为此付出代价,比如删稿。其实,这本来便在外界的预料之中,毕竟是以民间手笔臧否国家前领导人,“大不敬”之罪难免,也因此恐怕他也生活在惴惴不安的恐慌中。

  在2014年12月20日《我们来谈谈这个号》,作者解释说,我是喜欢夹带私货的,但即使带着恶搞戏谑成分,我也希望行文内容是严肃、克制且有仪式感的。幽默也是有高下之分的,一本正经的荒诞才是最高明的,不求你哈哈哈,只求嘴角上扬。文首那张图是最近在研读的江学有关书目,也是想说明推送里的每一句都是有出处的,这公号骨子里还是有新闻专业主义和基本治史素养的。就像海明威《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里那个每天都会在酒馆里把自己灌醉的老人,他喝得再晕,也没有丢失优雅的风度,文章里说到“这个老人干干净净。他喝啤酒来并不滴滴答答往外漏,哪怕这会儿喝醉了”。

  或可想见,所谓“江选研讨会”并非什么特别背景的组织,尤其不是江的铁杆拥趸者,而或者仅仅是一个对江有着“特别兴趣和感情”的人。至于期间再三透露,“临近期末,忙着复习迎考”(《如何才能完整的死去》),“考完试了,先来扯谈一篇轻松愉快简单粗暴的”(《美国的华莱士到底有多高?》),或可从中解读一二。

  再者,据查,这个微信账号曾使用 wohayongheng(我蛤永恒)、chagnjiangxuezhe(长江学者?)等,是否当真是长江学者那便无从考证了。“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是中国教育部与香港李嘉诚(专题)基金会为提高中国高等学校学术地位,于1998年共同筹资设立的专项高层次人才计划,该计划包括实行特聘教授岗位制度和长江学者成就奖两项内容,教育部从2011年起实施新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

相关专题:江泽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25 01: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