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帖:性侵被扒出 马俊仁给王军霞留下一生痛(图)

京港台:2016-2-6 06:42| 来源:知音 | 评论( 30 )  | 我来说几句


热帖:性侵被扒出 马俊仁给王军霞留下一生痛(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热贴最有意思!看看有些啥?

  

  说起王军霞,大家都知道她是中国第一个在径赛项目中拿到金牌的运动员,王军霞在中国的田径运动的推广中也有巨大的贡献,被大家成为“东方神鹿”。王军霞出生于吉林蛟河的一个山村,今年已经43岁了,从93年开始在运动场展露头角,96年是她的人生巅峰,97年的时候因为伤病选择了退役。

  王军霞有两段婚姻,97年还和足球运动员战宇登记结婚,01年举行了婚礼,06年就离婚了,第二段婚姻是和黄天文,2008年10月举行的是蒙古风情的婚礼,还有赵本山现场证婚。黄天文是美籍华人(专题),知名的音乐制作人,还有美国丹佛大学的音乐硕士学位,而且两人还有一女儿,但因为各种原因在2015年的1月离婚,2015年6月27日王军霞和李辉阳结婚。

  而在如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马俊仁强迫选手服用兴奋剂”背后,当年的马家军“兵变”事件也曾在体育界掀起了轩然大波。1994年12月12日下午,由王军霞带头,包括张丽荣、张林丽、马宁宁、王晓霞等在内的马家军十几名主力队员集体递交签名辞职信,当晚马俊仁找她们长谈,但此举并未奏效。次日凌晨,王军霞等趁马俊仁回家休息之际集体从训练基地出走,与马俊仁彻底决裂。有关兵变的原因一直是个谜,当事人都相继选择了沉默。正如王军霞所说,“谁都没有说,所以我觉得我也不能说。”

  而这个“不能说的秘密”最终还是大白于天下。2015年6月底,王军霞前夫黄天文的新书《东方神鹿——我的太太王军霞》召开发布会。黄是王的第二任丈夫,5个月前,两人已经在美国通过诉讼离婚。根据书中“富山事件”一节的描述,1994年12月,马家军在日本(专题)富山县进行交流活动期间,一天晚上,马俊仁试图对王军霞实施性侵犯,王反抗后逃脱。当晚,王住在队友曲云霞的房间,深感恐惧。至此,王打定主意离开马家军。在与队友的交流中,“发现很多人有类似的经历,大家以前都敢怒不敢言”。此番,众人怒火被点燃,决定“兵变”。

  “马俊仁的训练方式过于粗暴残酷?他吞掉了原本应该属于姑娘们的奖金?还是另外有人从中挑拨?这都不是个事,主要是禽兽不如的性侵害和隐性的事件。二十年啊!二十多年啊!谁都没有说,所以我觉得我也不能说。亦或再过二十年,二百年也有解不开的《不能说的秘密》!这可不是周杰伦自导自演的电影处女作,想怎么拍就拍!”

  马俊仁在2008年的一档电视节目中说,“马家军兵变”后,这些队员回到沈阳,因为她们“离开了教练”,所以包括王军霞这种日后的奥运冠军在内,都“没有得到妥善安置”。

  后来经过严正恳求,王军霞得到领导批准,赴美留学。此后多年,她一直在跑步和不跑步、中国和美国、工作和家庭之间寻找自己的位置。

  2007年7月,王军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是在94年的12月份离开的,94年11月份的时候我们去日本的友好省(富山)交流活动。有一天,我是从马指导那里惊慌失措地跑出来,直接撞到我们的一个翻译。那一晚上我没有在自己的房间睡,我跑到队员的房间去睡的。我有过那么一个经历。从那回来以后我就提出离开。”

  

  8年前王的说法,与今日黄的说法有交叉点,但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王军霞都没有正面证实“性侵犯”或者“性骚扰”。

  根据黄天文的说法,王军霞其实在不同场合、对不同的人,都说过类似的对马俊仁的控诉。王军霞自己也承认,退出马家军时,在面对下至省市领导、体委主任,上至国务委员等领导的询问时,她都曾说出这个理由。“谁都没有说(出去),所以我觉得我也不能说(出去)。” 2007年夏天,她对我说,“我当时特别不理解,但现在经历过来了之后我就理解了,我觉得我应该学会承担一些事情。”

  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黄天文觉得无法接受沉默对待此事。他认为,马俊仁对待队员的方式方法和所作所为,一定程度上“摧毁了她”。

  黄天文的老家在上海,他学音乐出身,在美国留学后做生意、搞环保。与出生在东北,从小撒丫子在山里、在海边奔跑的王军霞相比,不论家庭背景、成长经历、教育环境或者自身性格,都存在巨大差异。他们在1999年朱镕基总理访美时的宴会上相遇,黄记得,在短短几分钟的交谈里,王军霞“大概讲了五六遍”,说“头痛”。黄认为,王的头痛跟在马家军的经历有直接关系。

  黄王二人在2008年北京的一次活动上再次相遇。那时,王军霞已经结束了与足球运动员战宇的第一段婚姻,独居上海。两人相恋并结婚。

  婚后,黄天文成了王军霞的“改造师”。他为她挑选礼服,纠正她的说话习惯,与她分析如何做电视节目,教她如何从不折不扣的运动员转变成“知性美女”。但可能正是这种黄自认为正确无比、毫不退让的“塑造”,唤起了王比较黑暗的记忆。

  黄觉得王军霞在内心深处并没有彻底谅解马俊仁,但在兵变风波过后,王在面对公众时都没有表现出对马的责怨。

  

  在一次电视节目中,王军霞直面马俊仁时说,“马指导也很不容易。我们跑多少公里路,马指导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就要跟多少公里路。破自行车吱嘎吱嘎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十几个运动员跑湿的衣服都扔在马指导身上,驮在车上,系在身上。拿着手电筒给我们照着路。这一切我们并不是没有看在眼里。激动的时候就把这些放在一边了,光想自己受了什么委屈。说了一些偏激的话。”“我们做这个事业的,我们的委屈,马指导的委屈,就当是我们为这个事业应该承担的吧。”

  2012年临近年终,国际田联100年庆典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王军霞入选了名人堂,中国贵阳市获得了国际田联世界越野锦标赛的举办权,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田径协会领导获得了突出贡献奖。那天午宴,田管中心的一位领导对王军霞说:我们田径人永远记住你,你是我们中国的骄傲,1996年奥运会,你救了我们,你救了中国田径事业,我谢谢你。

  黄天文回忆,王军霞听闻此话,当场大哭。

  这位领导嘱咐黄天文,“要好好照顾她,她太苦了。”黄天文记得这位领导说:“她的很多事情,我现在不能说,以后可以说。”但领导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以后不能说,我永远不能说。”而对于前夫的“隐私揭露”,王军霞非常愤怒。她指出前夫为了钱能够不念旧情,而且很多书中内容失实,她也将保留这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问题。而黄天文则表示自己写这本自传是为了圆王军霞的一个愿望,不过这本书完工的时候,两人已经面临离婚了,对于书中所写的性侵细节,黄天文表示自己是懵了才写出来的。网友们普遍表示黄天文这样的做法有点下作了,绝对有借此炒作的嫌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文娱体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7 21: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