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邵童案追踪:留学生李向南的跨国求生路(图)

京港台:2016-3-30 04:35| 来源:侨报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邵童案追踪:留学生李向南的跨国求生路(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留学生最新动态

  

  图为庭审上的李向南,与之前相比,他变胖了些。图片由温州法院提供。

  美国、广州、西安、成都、青海……在10个月的时间里,25岁的李向南以“散心”的名义,完成了一场漫长的跨国度的逃亡。在去年5月,他又再次回到他的故乡温州,试图从法庭上为自己开辟一条生路。

  焦点新闻

  消失:一场以“散心”为名义的逃亡

  就在邵童死亡的消息传到中国,各大社交媒体铺天盖地写着“李向南你给我出来”、“寻找李向南”的各类“寻人”帖子时,从美国逃回中国的李向南早已开始自己长达10个月的逃亡生涯。而在法庭上,他把这样的开端解释为“散心”。

  在回国的前3天,邵童向李向南摊牌了,称自己喜欢上了另一个男生。“她说周一到周五要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周末陪我。”李向南陈述,“我说不行,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在邵童作出选择之前,在两人矛盾正式爆发前,李向南为自己先做了选择。他通过学长Kwok Siu Ki Paul预订回中国的单程机票。“学业压力大,心情也不好,”在庭审上,李向南这样说道。他还表示自己回家的事并未告知父母。

  从2014年9月8日在芝加哥(专题)中转登上去往中国的飞机开始,李向南,这个和邵童一样来自中国,在爱荷华读书的少年,便从人们的视线中彻底“消失”了。18天之后,美国警方在丰田凯美瑞轿车后备箱内发现了邵童已腐烂的尸体。

  打开的牛奶、散落在桌上的零食、以及一个行李箱,李向南位于爱荷华市海豚湾(Dolphin Lake Point Enclave )公寓里的这一切,都出卖了他慌乱的心理状态。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向南在跑回中国前,似乎早已开始隐匿自己的行踪,他冒充邵童的身份,给邵童的室友和朋友发短信,称“李向南有急事回国,我去明尼苏达州玩一个星期。”他还冒充邵童用微信跟邵母邵父联系,但拒绝了视频聊天的请求。

  

  ▲温州中级人民法院寄给李向南的起诉书。图片由温州检察院提供。

  庭审直播

  自辩:我充其量只能算作一个周末男友

  在庭审中,随着控方出示证据,这场暴力的经过,以及李向南和邵童所有的感情细节——从心动到矛盾爆发,包括隐私被扒得一干二净。

  起初,邵童“劈腿”的情况只是出现在美国警方的访谈记录中,但随后变成了李向南辩解的语句,甚至带着几分哀怨,“我为她付出那么多,在她心中,我充其量只能算作一个周末男友。”

  在李向南眼里,这就是他“临时起意”亲手掐死邵童的原因。当晚,两人在旅馆里准备睡觉,邵童突然告诉李向南,自己喜欢上了另一个男生。“她当时告诉我,希望周一到周五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周六、周日和我在一起。”听到邵童说出这样的话,李向南被完全激怒,骂了一句“婊子”。两人因此产生争执。

  “她用枕头捂得我不能呼吸,我就用力掐她脖子,后来我坐起来,将她压在身下手一直掐着她的脖子。”李向南在法庭上说,邵童刚开始还有反抗,但是过了一两分钟就没有动静了,“我喊她的名字,她没有反应,等我冷静下来打开灯,发现她已经一动不动。”

  实际上,邵童在中国国内有男友的事实,据李向南供述,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但他并未介意,仍继续与邵童约会。透过两人在一起的照片,似乎能看到这曾是一对相爱的伴侣。

  直到2014年9月2日。这天邵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意外拨通了李向南的电话。当时,她正向舍友抱怨李向南。美国警方的调查显示,这个电话持续了21分钟。电话那头,李向南默默地听着女友对自己的吐槽,“她说我很小气,我们根本不算男女朋友,她(对我)有点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向南仍未选择分手,在自尊与扭曲的爱面前,他选择了后者,而在法庭上他又希望凭借这样的选择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争取原谅。

  “我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跟邵童成为恋人,后来生活在一起,我们一直都很要好……。”在揭完自己的伤疤后,李向南在最后陈述中又突然用温柔的语调、流利的语速,回忆了与邵童在一起时的最初的幸福,并表示了悔恨。

  

  图为在中国读书时的李向南。来自李向南的人人账号。

  人生转折

  躲藏:曾躲在青海牧民家

  在回到中国后,李向南先乘坐飞机前往广州,见了好友一面,并用好友身份证开了房。呆了两天后,李向南又乘坐长途汽车前往西安。

  据《乐清日报》报道,在这期间,李向南有过自首的想法,“在西安某个派出所里,我准备自首,先给妈妈打了电话。”李向南自诉。李母劝李不要自首,先等家人来了。

  随后,李母瞒着李父儿子杀人一事,和李父到西安见到李向南。李向南在家人安排下,先前往成都散心,然后被安置在青海一位牧民家中。而直到现在,李向南依旧叫不出这个地区的名字,甚至也想不起任何建筑物,只记得出门就是草原。

  直到现在也无人知晓李向南究竟怀着怎样的心情度过了那段日子。在一个名为“无名”的论坛里,曾有网友爆料称,自己看见李向南的父亲到银行给李向南汇款。

  这样躲人耳目的日子很快就被主动的投案而改变,目前尚不清楚这种举措能否成为法官在考虑量刑时的一个因素。但李向南的确是做出了第二个选择,不管是被迫还是自愿,他都结束了自己看似自由的生活而投向孤独的看守所里,为他的“生”寻找一丝希望。

  就在李向南的案子的开庭再次引起轩然大波时,他的家乡温州乐清乐成镇却依然保持着中国三四线城市特有的慢节奏,以异常缓慢的脚步在一点点发生变化,一点点去实现“物是人非”。

  这些变化或许和李向南的记忆里故乡的模样不会有太大不同。而就在10多年前,他曾走出一条和他逃亡的路线相反的求学之路,从这座小城镇到了杭州读高中,再从杭州到了上海读大学,最后到了美国。

  在匆匆的岁月,陌生的环境,习惯性的离别背后,是李向南心绪的变化。在“消失”以前,他在社交媒体上似乎早已成了隐形人,从“我好困好累”到“终于放假了”再到“我到美国啦”,最后在社交媒体上留给大众是谜一般的一行字“fuck my life”。

  直到现在我们也很难推断,究竟是这种漂泊的日子改变了曾经在众人眼里低调、内向、害羞的李向南,还是李向南亲手造就了如今的自己。不可改变的事实是,李向南如今已回不到故乡,或许他将在看守所、监狱中开始自己新的人生。

  而曾经令他惦念的、割舍不下的爱情,已随着他亲手结束最爱的人的生命而烟消云散,成为民众茶余饭后的八卦消遣。而那些表达出来的悔恨,对曾经爱情的追忆,也成为了为自己争取死者家属原谅的一种方式。

  邵童的死对于李向南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问号,一个有些说不清的真相,李向南究竟是预谋杀人还是临时起意,法律的制裁将决定了他的后半生能否获得“新生”。

  最后陈词

  悔恨: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我怕打了911(美国报警电话),就可能一辈子见不到父母了……”在温州中级法院的庭审现场,这个少年用怯生生的声音这样来解释自己“逃亡”的原因,为了躲人耳目,他甚至一度隐匿在青海一个牧民家里,“那地方很偏,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每天出去就是那种草原。”

  去年5月,在父母的陪伴下,李向南向温州警方投案自首,并在开庭前与受害者家属达成了民事和解。这样的“成果”成为了李向南争取减轻惩罚的“砝码”之一。而天平另一端的砝码是,他究竟有没有预谋杀害女友邵童。根据美国警方提供的访谈记录,就在杀害邵童的前两天,李向南曾委托学长为自己购买了回中国的单程机票,在法庭上,李向南不但否认了这个时间段,他还一口咬定自己最初要回到中国的主要原因除了学业,还和邵童的“劈腿”有关,“想回来散心”。

  和死去的邵童一样,活下来的李向南的人生似乎也没有那么多选择。曾经的痛已变成为自己行为辩解的理由,“我为她付出那么多,在她心中,我充其量只能算作一个周末男友。”而在说完后他又哭着下跪,请求并不在现场的死者家属的原谅,“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是我的冲动和不理智让我犯下这样的罪行,我后悔莫及。我知道我罪大恶极,应该受到惩罚。给邵童、邵童家人和自己一个交代。我希望法院能够对我从轻判决,给我一个重新改造的机会。”李向南在庭审当天的最后陈词中这样说。

相关专题:留学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26 11: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