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傅园慧:成网红很后悔 苦练四年想在东京有突破

京港台:2016-9-22 23:20| 来源:体坛+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傅园慧:成网红很后悔 苦练四年想在东京有突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傅园慧是真红了,虽然她没有奥运金牌,但她有表情包;有一连串的语录;有成千上万的粉丝;成了网红后也有了烦恼,走到哪儿都有围追堵截,个人信息被各种泄露。而傅园慧说,看看现在,她挺后悔的。如果知道自己会火,她宁愿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网红的烦恼

  特约记者温媛报道

  后奥运时代,傅园慧已经成为一种现象。她不是冠军,却比太多奥运冠军还红。她被体育总局局长点名表扬,她随团出访港澳,成为三名非冠军选手之一。她的表情包仍然层出不穷,她成为了各家综艺节目真人秀力邀的头牌,她成为各大活动最抢手的红人,她微博的粉丝逼近千万,身价也早已翻了几番。

  人红是非多,对于内心定力很强大的傅园慧来说,倒是还没有遇到那些真真假假的是非,但烦恼也随之而来,她变得没那么自由,她不再能随意抒发自己的心情,甚至她的内心有一点点怕。

  成为网红烦恼大于开心

  

  在黄山进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在出征里约奥运之前,就写进了傅园慧的参赛计划里。可一枚铜牌和采访中真情有趣的流露,却改变了她里约之后的太多设想。

  游泳队的“一哥”孙杨早早告假,宁泽涛玩起了失踪,傅园慧成为了来黄山参加全国游泳冠军赛的最大招牌。尽管她也曾向队里提交了请假条,但中心也考虑到,如果再没有了“人气少女”,那全国冠军赛恐将成为一场无大牌,无亮点、无保障的赛事。于是,傅园慧成了负责“撑场面”的招牌。

  当然,“洪荒少女”凭一己之力,也撑起了外界对黄山游泳冠军赛的关注,可为此付出的代价却也很无奈。

  8日上午,傅园慧到合肥市游泳馆训练,还没进馆,一群粉丝早已打探好消息埋伏在此“围追堵截”。耐不过,傅园慧满足了她们声声不息的愿望,却成为了最后一个进馆的人。

  如果说签名合影还不算太疯狂之举,那些绞尽脑汁,设法要到傅园慧的酒店房间号和电话号进行“骚扰”的粉丝就有些不近乎情理的疯狂了。而打电话到酒店房间,不外乎是“能不能下去跟你的粉丝合影”这样看上去有些哭笑不得的要求。

  合肥在全国冠军赛期间在上演了一出“满城搜寻傅园慧”的行动。几家当地媒体为了打听到傅园慧的消息,也不惜“打游击”似的到处行动。运动员入住的大堂内总有几个看似无所事事,但其实在盯守的人在游动着。一有队员和家属见面,就凑上前去装作漫不经心似的打听有关傅园慧的消息。

  浙江队为此不得不更换了入住酒店,并要求队员对外界问起的有关傅园慧的一切消息,都以“不知道”作答。

  成名之后的身不由己,傅园慧算真真切切领会到了。可这个场面,其实是这个20岁的洪荒少女一点都不想经历的,“我不想这样,更想因为运动成绩而被大家关心。”尽管里约拿到的铜牌,是中国队历史上第一枚仰泳奥运奖牌,但比起孙杨,叶诗文等,傅园慧知道自己的成绩还远不够有说服力。

  尽管傅园慧一再说,后奥运这段被无限曝光和放大的日子,自己的心态没有变化,“我从进队起,就一直是这样”。但点滴变化,还是显而易见。这个曾经率直、天真的姑娘现在不由得有点害怕,“怕我会说错话,我是不是该更低调点儿?”她的朋友圈里,不再有随意抒发自己心情感受的文字,她刻意保持着低调,她不想跟队友之间因此而有不必要的隔阂。

  成了网红,对傅园慧来说烦闷大于开心,“我从来没有高兴过,现在来看我挺后悔的,当时我真的很开心,如果我知道我会火的话,我宁愿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根本不适合当明星。”内心深处,傅园慧更渴望能像从前一样无拘无束,无人盯梢。

  教练和父亲左右护航

  

  好在,傅园慧的身边有恩师徐国义陪着,有她的爸爸在替她把关。在黄山时,手术后在恢复期的徐国义教练成了傅园慧“求救”的对象,爸爸也在女儿外出时,与傅园慧形影不离,被小棉袄挽着胳膊,傅春昇的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神情。

  在解释傅园慧终究还是没站上起跳器,留给黄山的观众一道谜一般的身影时,徐教练也很坦诚,他解释道,里约回来之后,傅园慧参加了各项事先安排好的活动,“这些也都没有办法”,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硬是参赛,对她会有受伤的风险。于是,只能从长远考虑,做出弃权的决定。在徐教练给傅园慧制定的计划中,亚锦赛,世界杯短池和今年的冬训是她接下来要重视的几大任务。

  傅园慧再有定力,也还是个满眼满心都充满了好奇的孩子。而她身边的徐教练循循善诱,传道解惑。徐教练一直告诫傅园慧,里约之后的这些热闹场面都将是一时的,最终都会散去。作为一名运动员,一定是回归训练场和赛场,只有在泳池里真正出了成绩才会收到更长久的关注,否则只能泯然众人。

  徐国义手下的两位女弟子,叶诗文和傅园慧。一个乖巧可爱,一个鬼灵精怪,她们也都有过一夜爆红的经历。谈到这两位弟子时,徐国义曾形容道,小叶子至今单纯得像一张白纸,而傅园慧,别看只有20岁,“那脑瓜转的,可真不是一般人。”

  婉拒千万代言费

  

  人红了,自然有人找上门。想找傅园慧的商家和各种活动都排起了大长队。

  早在里约期间,各直播网站等新兴媒体在傅园慧“洪荒之力”等各种语录新鲜出炉后,就在纷纷打探,都想凭借“洪荒少女”的一己之力让流量翻番。而确实也有人尝到了甜头,当时傅园慧在一家直播网站露面,观看人数朝着八位数冒进。

  从里约归来后,商家想找傅园慧代言,活动主办方想找傅园慧出席,真人秀也想请她露面,四面八方的人通过各种关系给傅园慧递话。甚至,有些商家不惜抛出千万代言费力邀傅园慧。

  巨大的利益摆在傅园慧面前,她却没像饿极了的猛虎一样,来者不拒。反倒是她做出的决定,拒绝的要比接受的多很多。一来,傅园慧不想单纯地成为一个网红,尤其是在自己还没有过硬地成绩时;二来她也知道接太多活动和代言,势必会影响自己的训练和恢复,毕竟在年底前,她还有短池世界杯要比,还有系统的冬训在等着她。

  “参加活动或者商业代言一定不能影响到我的训练,而让我自己选择的话,一定得是我喜欢的,而且一定要让队里知道和批准。”这是傅园慧有关活动选择的原则,宁愿错过,都不做出错误的选择。“我也不缺钱。”生性豪爽的傅园慧如此满足。毕竟,游泳队因为人红了和中心产生矛盾的先例已不是一个两个,很聪明的傅园慧当然知晓其中的利弊。

  代言可以退掉,商家可以拒掉,但有些烦恼还是赶也赶不走。比起之前的“粉丝打电话到酒店房间”,现在个人信息的泄露更是夸张。有关傅园慧的个人信息泄露达到了一个夸张的程度。甚至有关她航班信息的叫卖声日嚣尘上。一走到哪里,都有痴迷热情的粉丝的围追堵截,孩子般的傅园慧起初还会笑脸相迎,但当堵截成为一种常态,烦恼和疲劳也随之而来。

  有了世锦赛金牌,奥运会奖牌的傅园慧还有很多的愿望,比如打破50米仰泳赵菁保持的世界纪录;比如苦练四年在东京再有突破,将奖牌换个颜色;比如有时间再多读几本自己喜欢的书。这些,是傅园慧内心最在乎的梦想,是能让她忘却成名后剪不断理还乱的烦恼的源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文娱体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7 21: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