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她终生未育,一代巨匠却为她下跪,独守空床30年

京港台:2017-2-24 04:32| 来源:杂家Misc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她终生未育,一代巨匠却为她下跪,独守空床30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932年10月,他们结发为夫妻,不是自由恋爱,而是母姑之命。她比他还年长两岁。

  夫妻四十三载,从无锦衣玉食之荣,但她无怨无悔。

  平淡如水的日日夜夜,她兢兢业业操持家务;

  流言蜚语之时,她深明大义选择相信;

  千钧一发之刻,她鼓起勇气力挽狂澜;

  弥留存亡之际,她恋恋不舍怕他寂寞。

  

  他叫启功,他的新娘叫章宝琛。

  他叫了她一辈子姐姐,她做了他身后最坚强的女人。

  婚姻是什么?

  是钱钟书所说的,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内的人想冲出来的围城?

  还是“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对于启功,他说:“这老式婚姻就跟狗皮膏药似的,粘上就掉不下来;自由恋爱就跟氢气球似的,一撒手就跑了。”

  夫人走后,这位著名画家、书法家、教育家在坟头下跪,表达心中的感激和愧疚,从此再未婚娶。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能让启功死守着婚姻,为她守身三十余年?

  

  世俗的眼光里,她配不上启功。

  章宝琛命苦,母亲早逝,后妈对她又刻薄,嫁给启功的时候还带着弟弟;

  她容貌平常,塌鼻梁、鼻孔外翻、脸圆肉多,但却让启功感受到温慈如母的气质;

  而在学问上更是难和在绘画书法领域颇有建树的启功相提并论,她着实是没什么文化,只会做家务;

  最后,她没有为启功留下一儿半女。

  

  世俗虽然如此,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曾经陪伴在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有多伟大。

  婚后不久,章宝琛就独当一面。她爱穿蓝色的布衣衫,端庄贤惠。自从嫁进来,章宝琛就操持了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儿,从未让启功操心。

  对长辈,她悉心侍奉,端屎端尿,没有半点嫌弃和怨言。

  

  “1957年,我母亲和姑姑相继病倒,都靠她一个人来照顾,累活儿脏活儿都落在她自己的身上。成年累月,她也日渐消瘦,直到为二老送终服丧,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我无以为报,只有请她坐在椅子上,恭恭敬敬地叫她“姐姐”,给她磕一个头。”启功每每说到此,都不禁潸然泪下,言语间满是心疼与感激。

  章宝琛是个明理、大方的女人。

  她对待家人是这样,对启功的老师、朋友、学生也是一样。

  那时,启功常有朋友来家拜访,房子窄小,大家就围坐在炕上聊天,一聊就聊到大半夜。宝琛就笑着站在一旁,不插嘴,偶尔给他们倒倒水,笑着听他们聊天。

  相比年轻气盛的启功,章宝琛沉稳、理智。启功爱写字作画,练字练画时稍不顺意便把纸搓成团扔掉,常常一天下来纸团可以盛满一箩筐。宝琛一言不发,默默地把废弃的字画一张纸收集起来。

  一次启功的画被人看上了能卖个好价钱,可人家却嫌他的字不好看不让他落款。启功气得一把抓起自己练的字揉成一团,狠狠地把纸团往地上摔。

  

  宝琛把他的字捡起来,小心舒展平整说:“你的字较之以前已有很大长进了。”

  启功心里诧异,却自是不屑:“你懂什么?”

  

  宝琛也不恼,她从自己收藏的启功废弃的作品集里抽出一张,把它跟刚扔掉的字放在一起(电视剧)比较分析说:“你看这是你上个月写的。我觉得你这幅写的,比上个月写的好看多了。你写的画的我都留着,比着看才能有长进。”

  章宝琛的话就像一缕清风,在启功懊恼烦闷的时候总能给予他最温柔的抚慰和陪伴。

  后来,启功中断了学业去当了三年教员,可很快就被解聘了。收入微薄,生活一下子变得很艰辛,可章宝琛从没怨过。

  为了让启功安静写字作画,她一边纳鞋一边静静看着他用功。为了省钱给启功买书画,章宝琛精打细算,省吃俭用。

  启功哪里不知道妻子的良苦用心,他想拿着自己的画去卖钱,可每每要起身却又下不了这个决心。章宝琛知道丈夫的自尊心有多强,她鼓起勇气:“没事儿,你画,我去。”

  

  一天,宝琛照例去街上卖画,好久都没回来,启功看窗外下着大雪,就带了把伞想去接她。可还没走到跟前儿,宝琛远远就看见他了,对着他挥手大喊说:“还有两幅就卖完了。”一霎那,启功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就落了。

  如果生活永远都这么平静,这份美好也许还能延续更久。然而没有波澜,哪能看出真心的宝贵。

  1957年,反右运动把启功划为右派分子,他天性急躁,一气之下把花了半辈子心血写的《诗文声律论稿》付之一炬。宝琛见到急忙从火堆中救出那本书。见丈夫如此痛苦,宝琛心痛不已,抱着丈夫大哭:“谁批你,骂你,你都不要怕,陈校长知道你是个好人,我也知道你是个好人。”

  

  后来,启功好不容易又能讲课了,文革(专题)又来了。

  大革命时期,启功偷着写书,她就坐在门口把风,有人来了她就猛烈咳嗽。为了能吃上更好的饭菜,她就去典当首饰……

  当时,人人都怕与“封资修”沾上边,争先恐后地把自家的“封修资”物品销尸毁迹。可宝琛知道那些书画对启功来说有多重要。

  她瞒着启功,把那些书画纸稿一层又一层地包起来,偷偷藏在大缸中埋在后院里。

  直到临终前,她才告诉了启功。启功急忙回家拿着铁锹就挖,果然在后院挖到了埋藏着的他所有的作品。失而复得的启功内心有种激烈的震颤……他不知道,章宝琛竟如此胆大心细。

  她知道启功有爱讲话的毛病,劝他道:“有些不该讲的话,你要下咽,使劲咽着……

  动乱的年代,宝琛比启功更明白人心可畏。可在大革命这个特殊艰难时期,细心的宝琛还没忘了给启功情如父亲的陈垣校长祝寿。

  陈垣校长双手捧着馒头老泪纵横,没想到竟还有人记得他的生日。

  人心是可畏,可人心也能暖人心。

  

  五十年代,启功与陈垣校长

  两人虽恩爱,却没有一儿半女,这成了宝琛一辈子的遗憾。

  启功那时在辅仁大学授课,接触的女学生也多,常带着她们看画展,时间久了有些闲言碎语就传到宝琛耳里,甚至有人说启功在搞师生恋。

  没想到宝琛非但没生气,反而说:“不说他不会有问题,就是他有问题我也无怨言,我希望哪个女人能给他留下一男半女,也了了我的心愿!”

  操劳了一辈子,宝琛身体每况愈下。临走前,她对启功说要再找一个人照顾他。她曾和启功打赌,等自己过世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人张罗着给启功续弦。

  

  启功淡淡回答:“老朽如斯,哪会有人再跟胸?”

  宝琛:“你如不信,可以,赌下输赢账!”

  启功:“将来万一你输赌债怎么还?”

  宝琛:“自信必赢,且不需债还钱。”

  可在弥留之际,宝琛哭着改了口,因为她知道她肯定会赢。只是没人照顾他,她怎么忍心?

  

  

  反观启功,幸是有宝琛陪伴。

  启功虽为帝胄贵族,却从未享过一天福,反而是大半辈子的贫穷窘迫。启功曾幽默地说:“我们家是旁支的皇族,‘族’而不‘黄’,是那一族,可是不够那么‘黄’。”

  宝琛走后,启功一直愧疚于心:宝琛生前从没让她过上一天好日子。

  

  

  从鼓楼到黑芝麻胡同(电视剧)到小乘巷,他们这一辈子都寄人篱下。

  平反后,启功不在乎高工资与地位,他说:“当初知道我被划为‘右派’,比我还难受的两个人,一个是我恩师陈垣,另一个就是我妻子,可现在,两个人都不在了……”

  启功守了宝琛四十多年,念了宝琛一辈子。年老时,他写道:

  “结婚四十年,从来无吵闹。白头老夫妻,相爱如年少。相依四十年,半贫半多病。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条命。我饭美且精,你衣缝又补。

  我剩钱买书,你甘心吃苦。今日 你先死,此事坏亦好。免得我死时,把你急坏了。枯骨八宝山,孤魂小乘巷。你再待两年,咱们一处葬……”

  

  宝琛走后两个月,启功来到坟前,告诉宝琛:“我们有自己的房子了,你跟我回家吧。”

  就像宝琛说的那样,为启功做媒的人络绎不绝,可他却一一拒绝了。

  启功说:“当初的那个赌,还是我赢了。”

  他带着对宝琛一世的爱恋,在93岁那年驾鹤西去。在世俗的眼里,他没有完美的爱情,但在精神世界里,他却得到了最无私、最幸福的爱情。

  对宝琛来说,启功就是她的一切。而启功的一生得一宝琛,足矣……

  我们常说,爱一个人很难,但一旦爱上,便再也难以走出。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纪录片截图。

  参考资料:

  1.纪录片《启功》,2013.05

  2.鲍文清,《启功杂忆》[M],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1年

  3.“一代书画大师启功的凄美爱情”,网易女人,2016.03

  4.启功,《启功自述》,2012.10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3 20: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