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码头苦工中头彩 却做了一件事情终身悔恨

京港台:2018-3-13 05:36| 来源:《三民主义》 | 我来说几句


码头苦工中头彩 却做了一件事情终身悔恨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国打折网,购物神价直播!

  

  按:今天是孙中山先生逝世93周年,先生曾经举过很多例子让国民来理解三民主义——“这件故事是我在香港(专题)亲见过的:从前有一个苦力,天天在轮船码头,拿一枝竹杠和两条绳子去替旅客挑东西,每日挑东西就是那个苦力谋生之法。后来他积成了十多块钱,当时吕宋彩票盛行,他就拿所积蓄的钱买了一张吕宋彩票。那个苦力因为无家可归,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地方收藏,所以他买得的彩票也没有地方收藏。他谋生的工具只是一枝竹杠和两条绳子,他到什么地方,那枝竹杠和两条绳子便带到什么地方,所以他就把所买的彩票收藏在竹杠之内。因为彩票藏在竹杠之内,不能随时拿出来看,所以他把彩票的号数死死记在心头,时时刻刻都念看。到了开彩的那一日……”

  民族主义这个东西,是国家图发达和种族图生存的宝贝。中国到今日已经失去了这个宝贝。依我的观察,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已经失去了,这是很明白的;并且不只失去了一天,已经失去了几百年。试看我们革命以前,所有反对革命很利害的言论,都是反对民族主义的。再推想到几百年前,中国的民族思想,完全没有了。

  康熙末年以后,明朝遗民逐渐消灭、当中一派是富有民族思想的人,觉得大事去矣,再没有能力可以和满州抵抗,就观察社会情形,想出方法来结合会党。他们刚才结合成种种会党的时候,康熙就开博学鸿词科,把明朝有智识学问的人,几乎都网罗到满州政府之下。哪些有思想的人知道了不能专靠文人去维持民族主义,便对于下流社会和江湖上无家可归的人收罗起来,结成团体,把民族主义放到那种团体里去生存。这种团体的份子,因为是社会上最低下的人,他们的行动很鄙陋,便令人看不起。又用文人所不讲的语言,去宣传他们的主义,便令人不太注意。所以那些明朝遗老实在有真知灼见。

  至于他们所以要这样保存民族主义的意思,好比在太平时候,富人的宝贝,自然要藏在很贵重的铁箱里头。到了遇着强盗入室的时候,主人恐怕强盗先要开贵重的铁箱,当然要把宝贝藏在令人不注意的地方;如果遇到了危急的时候,或者要投入极污秽之中,也未可知。故当时明朝遗老想保存中国的宝贝,便不得不把他藏在很鄙陋的下流社会中。所以满州二百多年以来,无论是怎样专制,因为是有这些会党口头的遗传,还可以保存中国的民族主义。当日洪门会中,要反清复明,为什么不把他们的主义保存在智识阶级里头呢?为什么不做文章来流传,如太史公所谓“藏之名山传之其人”呢?因为当时明朝的遗老看见满州开博学鸿词科,一时有智识有学问的人差不多都被收罗去了,便知道那些有智识阶级靠不住,不能藏之名山传之其人,所以要在下流社会中藏起来,便去结合那些会党。在洪秀全时代,反清复明的思想已经传到了军队里头,但因洪门子弟不能利用他们,故他们仍然只是清兵。

  又有一段故事,也可以引来证明:当时左宗棠带兵去征新疆,由汉口启程到西安,带了许多湘军、淮军经过长江。那时会党散在珠江流域的,叫做三合会;散在长江的,叫做哥老会。哥老会的头目,叫做大龙头。有一位大龙头在长江下游犯了法,逃到汉口。那时清朝的驿站通消息固然很快,但是哥老会的码头通消息更快。左宗棠在途上有一天忽然看见他的军队自己移动集中起来,排起十几里的长队。便觉得非常诧异;不久接到一件两江总督的文书,说有一个很著名的匪首,由汉口逃往西安,请他拿办。左宗棠当时无从拿办,只算是官样文章,把这件事搁起来。后来看见他的军队移动得更厉害,排的队更长,个个兵士都说去欢迎大龙头,他还莫名其妙。后来知道了兵士要去欢迎的大龙头,就是两江总督要他拿办的匪首,他便慌起来了。当时问他的幕客某人说:“什么是哥老会呢?哥老会和这个匪首有什么关系呢?”幕客便说:“我们军中自兵士以至将官,都是哥老会,那位拿办的大龙头,就是我们哥老会的首领。”左宗棠说:“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军队怎样可以维持呢?”幕客便说:“如果要维持这些军队,便要请大帅也去做大龙头;大帅如果不肯做大龙头,我们便不能去新疆。”左宗棠想不到别的方法,又要利用那些军队,所以便赞成幕客的主张,也去开香堂,做起大龙头来,把那些会党都收为部下。由此可见左宗棠后来能够平定新疆,并不是利用清朝的威风,还是利用明朝遗老的主义。中国的民族主义,自清初以来,保存了很久;从左宗棠做了大龙头之后,他知道其中的详情,就把码头破坏了,会党的各机关都消灭了,所以到我们革命的时候,便无机关可用。这个洪门的机关都被人利用了,所以中国的民族主义真是老早亡了。

  中国的民族主义既亡,今天就把亡的原因拿来说一说。此中原因是很多的,尤其以被异族征服的原因为最大。凡是一种民族征服别种民族,自然不准别种民族有独立的思想。所以民族主义灭亡的头一个原因,就是我们被异族征服。征服的民族,要把被征服的民族所有宝贝,都要完全消灭。满州人知道这个道理,从前用过了很好的手段,康熙时候兴过了几次文字狱。但是康熙还不如乾隆狡滑,要把汉人的民族思想完全消灭。康熙说他是天生来做中国皇帝的,劝人不可以逆天;到了乾隆,便更狡滑,就把满汉的界限完全消灭。所以自乾隆以后,智识阶级的人多半不知有民族思想;只有传到下流社会。但是下流社会虽然知道要杀鞑子,只知道当然,不知道所以然。所以中国的民族思想,便消灭了几百年。这种消灭,是由于满州人的方法好。

  中国民族主义之所以消灭,本来因为是亡国,因为被外国人征服。但是世界上民族之被外国人征服的,不只中国人,犹太人也是亡国。犹太人在耶稣未生之前,已经被人征服了。故自耶稣以后,犹太的国虽然灭亡,犹太的民族至今还在。又像印度(专题)也是亡国,但是他们的民族思想,就不像中国的民族思想一样,一被外国征服的,民族思想便随之消灭。何以外国亡国,民族主义不至于亡,而中国经过了两度亡国,民族思想就灭亡了呢?这都是由于中国在没有亡国以前,已渐由民族主义进于世界主义。所以历代总是用帝国主义去征服别种民族。

  但是中国征服别国,不是像现在的欧洲人,专用野蛮手段,而多用和平手段去感化人,所谓王道,常用王道去收服各弱小民族。中国在没有亡国以前,已经有了受病的根源,所以一遇到被人征服,民族思想就消灭了。这种病的根源,就是在中国几千年以来,都是帝国主义的国家。如现在的英国,和没有革命以前的俄国,都是世界上顶强盛的国家。到了现在,英国的帝国主义还是很发达,我们中国从前的帝国主义,或者还要驾乎英国之上。

  英俄两国现在生出了一个新思想,这个思想是有智识的学者提倡出来的,这是什么思想呢?是反对民族主义的思想。这种思想说民族主义是狭隘的,不是宽大的。简直的说就是世界主义。现在的英国和以前的俄国、德国以及中国现在提倡新文化的新青年,都赞成这种主义,反对民族义。我常听见许多新青年说:“国民党的三民主义,不合现在世界的新潮流,现在世界上最好最新的主义是世界主义。”究竟世界主义是好是不好呢?如果这个主义是好的,为什么中国一经亡国,民族主义就要消灭呢?世界主义,就是中国二千多年以前所讲的天下主义。我们现在研究这个主义,他到底是好是不好呢?

  照理论上不能说是不好。从前中国智识阶级的人,因为有了世界主义的思想,所以满清入关,全国皆亡。康熙就是讲世界主义的人,他说:“舜,东夷之人也;文王,西夷之人也;东西夷狄之人,都可以来中国做皇帝。”就是中国不分夷狄华夏;不分夷狄华夏,就是世界主义。大凡一种思想,不能说是好不好,只看他是合我们用不合我们用。如果合我们用便是好,不合我们用便是不好。合乎全世界的用途便是好,不合乎全世界的用途便是不好。世界上的国家,拿帝国主义把的国家征服了,要想保全他的特殊地位,做全世界的主人翁,便是提倡世界主义,要全世界都服从。中国从前也想做全世界的主人翁,总想站在他国之上,故主张世界主义。因为普通社会有了这种主义,故满清入关便无人抵抗,以致亡国。

  照进化论中的天然公例说:适者生存,不适者灭亡;优者胜,劣者败。我们的民族到底是优者呢?或是劣者呢?是适者呢?或是不适者呢?如果说到我们的民族要灭亡、要失败,大家自然不愿意。要本族能够生存能够胜利,那才愿意,这是人类的天然思想。现在我们民族处于很为难的地位,将来一定要灭亡。所以灭亡的原故,就是由于外国人口增加和政治、经济三个力量一齐来压迫。我们现在所受政治力、经济力两种压迫一达极点;惟我们现在的民族还大,所受外国人口增加的压迫,还不容易感觉,要到百年之后才能感觉。我们现在有这样大的民族;可惜失去了民族思想。因为失去了民族思想,所以外国的政治力和经济方才能打破我们。如果民族思想没有失去,外国的政治力和经济力一定打不破我们。

  但是我们何以失去民族主义呢?要考究起来,是很难明白的。我可以用一件故事来比喻,这个比喻或者是不伦不类,和我们所讲的道理毫不相关,不过借来也可以说明这个原因。这件故事是我在香港亲见过的:从前有一个苦力,天天在轮船码头,拿一枝竹杠和两条绳子去替旅客挑东西,每日挑东西就是那个苦力谋生之法。后来他积成了十多块钱,当时吕宋彩票盛行,他就拿所积蓄的钱买了一张吕宋彩票。那个苦力因为无家可归,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地方收藏,所以他买得的彩票也没有地方收藏。他谋生的工具只是一枝竹杠和两条绳子,他到什么地方,那枝竹杠和两条绳子便带到什么地方,所以他就把所买的彩票收藏在竹杠之内。因为彩票藏在竹杠之内,不能随时拿出来看,所以他把彩票的号数死死记在心头,时时刻刻都念看。到了开彩的那一日,他便到彩票店内去对号数,一见号单,知道是自己中了头彩,可以发十万元的财;他就喜到上天,几乎要发起狂来,以为从此便可不用竹杠和绳子去做苦力了,可以永久做大富翁了。由于这番欢喜,便把手中的竹杠和绳子一齐投入海中。

  用这个比喻说,吕宋彩票好比是世界主义,是可以发财的。竹杠好比是民族主义,是一个谋生的工具。中了头彩的时候,好比是中国帝国主义极强盛的时代,进至世界主义的时代。我们的祖宗以为中国是世界的强国,所谓“天无二日,民无二王”,“万国衣冠拜冕旒”,世界从此长太平矣;以后只要讲世界主义,要全世界的人都来进贡,从此不必要民族主义,所以不要竹杠,要把他投入海中。到了为满洲所灭的时侯,不但世界上的大主人翁做不成,连自己的小家产都保守不稳,百姓的民族思想一齐消灭了,这好比是竹杠投入了海中一样。所以满清带兵入关,吴三桂便作向导;史可法虽然想提倡民族主义拥戴福王,在南京图恢复,满洲的多尔衮便对史可法说:“我们的江山,不是得之于大明,是得之于闯贼。”他的意思以为明朝的江山,是明朝自己人失去了的,好比苦力自己丢了竹杠一样。近来讲新文化的学生也提倡世界主义,以为民族主义不合世界潮流。这个论调,如果是发自英国、美国,或发自我们的祖宗,那是很适当的;但是发自现在的中国人,这就不适当了。德国从前不受压迫,他们不讲民族主义,只讲世界主义;我看今日的德国,恐怕不讲世界主义,要来讲一讲民族主义罢!我们的祖宗如果不把竹杠丢了,我们还可以得回那个头彩,但是他们把竹杠丢得太早了,不知道发财的彩票,还藏在里面。所以一受外国的政治力和经济力来压迫,以后又遭天然的淘汰,我们便有亡国灭种之忧。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21 08: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