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贴:互联网时代 东北人为什么老招人黑?(图)

京港台:2018-11-9 21:44| 来源:张佳玮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热贴:互联网时代 东北人为什么老招人黑?(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互联网时代,东北人很容易被聚众黑起来:这点众所周知。

  是东北人真的犯罪率突破天际?数据似乎并不支持这个。

  所以,具体原因呢?

  一方面自然是刻板偏见:有许多并没怎么接触过东北人的,只因为小品相声作品,就认定东北都是土农村——然而东北城市化率其实相当高,工业化是挺彻底的。

  这种刻板偏见,也令大众乐于消费“东北人都是乡村奇葩”的形象,于是各种创作者也竭力迎合这种印象,导致这种刻板印象扩大化:乡村小哥杀马特,撸串老铁666……

  到后来,每遇到一个符合此印象的,就“嗯,东北人果然是这样”;遇到不符合此印象的,“哟,你都不像东北人嘛!”

  另一方面,是大部分人为少部分人(机构)背锅。

  

  稍微留意,不难发现:去到东北的,吐槽当地普通百姓的相对少,我周围朋友大多印象是:“唉吃东西真便宜!”“脾气很耿直就是干!”

  但是,吐槽东北当地盈利与非盈利机构各种雁过拔毛的,那是不胜枚举。这一点,甚至我自己的东北朋友,也会痛心疾首:“我们那儿的机构,根子里都烂了”。

  然而众所周知,各种机构里人浮于事耍无赖那些,在东北已经算既得利益者了,普遍也有年纪了。许多东北百姓自己吃着苦,还替机构的作为背锅,也算是很惨了。

  最后,很少人提的一点:

  整体经济差→人口流出→个体东北人的异乡困境。

  稍微留意,极易发现,互联网上,偶尔也有吐槽上海人或广东人的,但是,“我们这里的一两个上海人广东人如何如何”,例子不太多;更多是外地人去上海或广东,“他们人一多就开始讲方言!”

  为何会如此?因为上海与广东人口流出少,去到上海与广东的外地人多。所以吐槽上海广东的,多是在上海或广东谋生的外乡人。

  东北,因为经济差,流出人口极多,简直遍布五湖四海。看下面这个人口流入流出图就知道了:

  普通中国人生活里遇到的东北人,许多是到外地闯荡的异乡东北人

  这涉及一个社会群体心理:

  本地人,总是倾向于维护已有的当地秩序,所以常会觉得外来者让人不舒服;如果外来者的做派还很外向,就容易让人觉得有侵略性。

  

  异乡人,本就容易与本地人产生隔阂:口音、习惯、容貌,都不大同。富庶地区对经济非发达地区来的移民(专题),很容易带着警惕情绪。比如吧,我一位无锡长辈就觉得,她厂里的北方同事是假仗义假慷慨,当然她自己也很抠门,但“我是真抠,比假仗义要好。”

  当我提醒她“可能人家就是客气客气呢?”长辈就懒得跟我辩论了,“反正北方人到我们这里,就是来挣我们钱的!”

  这里还涉及腔调问题。许多南方人到了异乡,相对容易彼此扎堆:因为方言不大同,所以显得内向,更倾向内部交流。现在海外的华人(专题)就多如此。东北人,从说话方式到做派,都相对外向。好处是容易跟人交流,不那么好的地方是,如上所述:很容易被当地人觉得太有侵略性。

  我一开始与东北人交往时,也不太习惯他们的声口。但久而久之,自然明白。东北人,无论在上海,在重庆,在北京,在巴黎,在巴塞罗那,多半都是如此:自来熟,会来事,外向,肯交际,那是他们的生存方式与生活方式。

  但对一个字一个坑的、务实的南方居民而言,东北人就显得太会来事,会让人觉得“不踏实”。未必是不好,但对本地人而言,外地人只要不同于本地习惯,就是不好了。

  这就是所谓异乡人困境。

  十几年前,我去旅顺玩,一个卖西瓜的东北小伙子声音豁亮:“啊瞧一瞧看一看,鸡西的鹤岗的佳木斯的,谁都没见过这么好的大西瓜!”我过去蹲下挑拣,略谈片言,那小伙子便问:

  “哥们你齐齐哈尔的吧?”

  我一愣,说不啊,我无锡人。

  “无锡在哪儿?”

  “噢,靠上海近。”

  “啪!”对面使手朝大腿上一拍。“哥们你蒙我吧。就(读奏)你这普通话,最南,你也得是河北的!”

  我后来问他,一个人在这儿豁啦啦地念这些词,也没必要啊——那附近挺空旷。他说:“卖西瓜多没劲儿啊,可不得有点儿动静,给自己找乐吗!”

  在巴黎十三区,我认识许多位东北人:理发的、酒店跑堂的、按摩的。

  跑堂的是梁子。:一个会调奶茶会调酒,来巴黎十五年改不了东北口的吉他少年,没事跟我比划:

  “妈呀那羊肉汤吃得我,哗哗流鼻血!”

  他跑堂,还研究鸡尾酒,跟我念叨:

  “我研究出这酒叫睡美人!”

  “你这个酒名是动词吧?”我问。

  “可别说了!要让我女朋友听见,揍我!”

  按摩的那位,我以前写到过:我去找人按一下颈椎,当家的大姐坐在里面玩手机。

  我进去了,她看看我,先用法语问:“你是中国人吗?”

  “是。”

  “哎呀好啊,”她用东北口说,“那就可以敞开说了。我跟法国佬,就要说这是中国气功按摩;咱们自己人,都懂。你是要拿肩还是怎么地?”

  “颈椎有些不舒服。”

  “好坐下,我给看看。”

  大姐很爱聊,按摩时问我介不介意听点什么,我请她随意,于是她播开了一个视频——1990年代的央视春晚小品集。她听黄晓娟和赵本山,听得津津有味。“听这个没事吧?”她问。

  “挺好的,”我说,“听着挺喜庆,跟在国内过年时似的。”

  “可不是。”她很高兴,“我就爱听这个,觉得跟回了老家似的。可有很多中国人就不爱听,真是忘了本。”

  我后来每次去,都看见大姐敞着门坐着,时候长了,她也乐意聊几句。说,老家是辽宁盘锦,后来去南方嫁了人,跟着老公过来法国,但老公哎一言难尽,于是就自力更生,先是去中餐馆当过厨子,后来因为有点手艺,开了这个按摩店,帮人正骨拿肩做做按摩,有时也帮一个福建邻居:背着器械,去修水管。

  “还习惯法国啊?”我说。

  “也没啥习惯不习惯的,过得挺好!”她说,“我就只会几句法语,续居留啊,跟房东打电话的时候用用。”

  她每天大概开店按摩四小时。其他时候,逛街,溜达,跟一群华人姐妹欢天喜地地打牌打麻将,谁打输了,谁叫份越南粉外卖。偶尔去老华人酒吧,去跟一群老广东赌马。

  她的另一个兴趣,是看越南馆子里播的配中文字幕越南电视剧,或者中文配音老港剧。看电视嫌不够,买碟,买一大堆。

  “要是下次你不介意,我就边按摩边放老港剧了!”她有一回这么说。我说挺好啊,“要不现在就直接播得了!”

  我觉得,上面这些位,都是挺典型的他乡东北人。

  您说人多专业多踏实多商务精英吧,未必。但会来事,热爱生活;声口有点浮夸,但人也确实不坏,也挺喜欢给自己找乐的。

  在本乡本土人眼里,这种会来事的外来者声口喧腾,很让人不习惯。加上刻板偏见,以及在东北机构那里吃的苦头,就很容易演化成对东北人个体的恶意——许多人说东北人多不好,未必举得出多少恶劣的切身例子,单纯只是不喜欢这种声口罢了。

  因为如上所述:

  本地人倾向于维护已有秩序,所以常会觉得外来的外向者过于有侵略性。

  但反过来,多少东北人都是背井离乡出来闯荡,可不就得靠着这点喧腾的不计较(和偶尔的小狡猾),来挺过世上的形形色色?

  

  说更深一点:

  

  中国多少遭遇地域歧视的外乡人,其实只是受制于“没有沉默地融入当地习惯”,而被习惯已有秩序的本地人嫌弃

  那些吐槽说“某地人不好”的声音里,究竟有多少是“不好”,有哪些仅仅是“与我们本地人的习惯不同”?

  有多少所谓的外地人恶行是真的,又有多少只是出于刻板偏见,以讹传讹呢?

  绝大多数的地域攻击说到底,都可以包括在下面两个范畴里:

  

  跑到外地去的人,总希望外地人完全包容自己的习惯;本地人看外地人,总希望外地人完全遵守本地的做派——这也是为什么越是中年人,越喜欢猛烈地搞地域歧视。

  老年人习惯难改,但毕竟没那么自我中心,火气也不大了;年轻人相对自我中心,但个体习惯没那么根深蒂固,也乐意接受新鲜事物。

  而中年人,大多是习惯根深蒂固懒得改,同时又自我中心的当口:所以对外来者很容易抱有敌意。

  其实世上没那么多高低之分,许多时候,所谓的不好,真的仅仅只是不同,而已。

  利益相关:

  我是一个在上海读书生活十年然后跑到巴黎的江苏无锡人,跟东北没啥利益关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14 15: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