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北京智囊:被“再教育营”掩盖的新疆问题(图)

京港台:2019-3-15 04:36| 来源:多维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北京智囊:被“再教育营”掩盖的新疆问题(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我们新疆没什么再教育营,更准确地说,是反恐维稳、反对极端主义建立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这是中国两会新疆代表团媒体开放日当天,面对英国媒体记者针对“再教育营”提问时新疆自治区主席的回答。

  新疆“再教育营”究竟情形如何?中共治疆的逻辑又是什么?马大正,一个几乎每年都会前往新疆,甚至好几次与新疆恐怖袭击擦肩而过的中国民族史研究的权威学者,从亲身经历以及历史维度,为你解读为外界困惑的中共重典治理新疆之乱的深层逻辑。

  多维:近几年,国际舆论对中国新疆的关注超乎寻常,其中的一个焦点就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以下简称“教培中心”)的设施。新疆为什么建设这样的处所,有怎样的背景?

  马大正:教培中心我去看过。这是在2017年的春天建设起来的,在十九大之前全面铺开。因为从2010年以来,宗教极端化开始泛滥。

  2012年我去新疆和田,想在大街上走走,但相关人劝我不要去,担心会有危险。后来我看到,和田市中心满大街都是大胡子和黑袍。有很多人从内地回到新疆后,在机场临时换衣服,重新戴上罩袍和黑头巾。这已经成为了一股风气,尽管很多当地人不愿意这样做,但如果不这样,在当地就过不了日子。可见,新疆社会的大环境和大氛围出了严重问题。

  多维:当地政府把人员安置在教培中心,有没有固定的筛选标准?

  马大正:是有条件的。比如查出你手机中有暴恐视频,参加过地下非法宗教活动,等等。用当地人的一句话说,就是“把不放心的人放到了最放心的地方”。

  当然,教培中心也在不断地完善,给里面的人提供更大的活动空间、更好的生活条件,同时也让里面的人加强汉语、法治、生产技能的学习。

  

  新疆教培中心的设施客观上预防了恐怖主义,却也引起了外界质疑(图源:Reuters)

  多维:能不能具体说说会提供怎样的教育或培训?

  马大正:第一是学国语,这是教培中心里面的一个硬性条件;第二是学法治,像反恐法、中国宪法;第三是学习生产技能。另外,有些教培中心还组建了宣传队,开展了一些文娱活动。

  因为被安置到教培中心的很多人都是来自农村,原来都是恐怖分子的后备队员、炮灰。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生活没有保障,没有多少法律知识、历史知识,一被煽动,脑子一热,就成为暴恐分子了。

  另外,那里还有一种不好的习惯,就是过好今天不管明天,没有长期打算。所以在市场经济里,他们没有劳动技能,缺乏竞争力。就是很多维吾尔族的老板也不愿雇佣维吾尔族人打工者。

  多维:教培中心的实施效果怎么样?

  马大正:至少现在来看,恐怖分子是大大减少了。现在国外对这些设施的反应很大,但是当地也在进行改善,在制度化,在不断地规范。当地有“三个规范”,一个是进入教培中心的程序规范,一个是教培过程规范,一个是回归社会后规范。

  多维:但是分裂势力、恐怖主义已经存在了数十年时间,通过这样的工作能够根除吗?

  马大正:这个还要继续看效果。我在2002年的时候提出过,面对新疆的暴恐活动,要打一场“反恐的人民战争”。反恐的人民战争里面有个非常重要的战略目的,就是要塑造一个反恐的社会氛围,要让暴恐分子在这个社会里没有活动空间。就像上世纪50年代播放的反特片,国民党空投特务到大陆后,无法生存下去。

  长期以来,暴恐分子的活动社会空间很大,他在自己的群体里面感受不到什么压力,甚至会被认为是英雄。

  多维:可能是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一个圈子,自己的族群。在这里边不论做的是什么事,都会被认为是自己人。不打破这个圈子,可能就无法根除问题。

  马大正:这就涉及到民族问题了。新疆的民族问题由来已久。中国的民族理论、民族政策有误区。什么误区?就是过于强调民族的特性,而淡化忽略了中华民族的共性;过于强调了民族意识,尊重民族意识,而淡化忽视了国家意识。他们的脑子里面没有国家意识,脑子里面没有中华民族的概念。

  这是从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存在的,当时有当时的历史条件,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已经证明出现问题了,如果再不改过来,那怎么能行?比如在某些维吾尔人的脑子里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民族意识,坚信“我们的祖国是东突厥斯坦”、“我们的民族是突厥”、“我们的宗教是伊斯兰”。因为这三句话,他们的命都可以不要。再多的“民族团结”的漂亮话也没有这三句话有用。

  长期以来在这样的背景下,执政党不断给少数民族以优惠。生活在同一个地区的人,其他条件都一样,只有维吾尔族人这样的少数民族有种种优惠,包括少数民族加分,甚至有“两少一宽”。这就是人为地制造了不公平。

  民族区域自治的制度要坚持,但是在1957年这项制度成立之初,周恩来说过,民族区域自治是民族自治和区域自治的有机结合,发展的方向应该是民族自治的因素要淡化,区域自治的因素要强化。但是在后来的实践过程中却是不断地强化民族的因素。

  近些年又发现一个新的问题,在教科书里。维吾尔文字的教科书存在很大问题。因为长期以来民族文字的教育都是由少数民族的官员管理。

  多维:新疆教育厅原厅长沙塔尔·沙吾提在2017年被调查了?

  马大正:是呀,清理“两面人”才是大事。长期以来,暴恐分子把维吾尔族绑架了。但是很多维吾尔人除了埋怨以外,没有意识到是被他们绑架了。

  民族意识我们要尊重,但是应该有红线,这个红线就是国家意识。如果民族意识超过了国家意识了,离分裂分子就不远了,至少你已经成了分裂分子的社会基础。一有风吹草动,就可能成为了分裂分子。

  多维:是不是也存在宗教的原因?

  马大正:民族是外衣,宗教是旗号,暴恐是形式,分裂是实质。我觉得新疆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要关注,要给予充分的重视,但是新疆的暴恐绝对不仅仅是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要解决新疆的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也不能通过民族和宗教的方式来解决。那还有什么办法?就是国家治理,强化国家治理。

相关专题:新疆,北京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3-21 01: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