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他们随时准备将我砍头,没想过会活下去”

京港台:2019-4-15 10:05| 来源: 德国之声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他们随时准备将我砍头,没想过会活下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德国女记者芬埃森怀着身孕前往叙利亚与一名加入极端组织的女友会面,却遭到圣战组织绑架。她被挟持长达351日,并在当地生下孩子。

  

  劫后重生的芬埃森

  人们总认为,遇上倒霉事的都是旁人,厄运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记者雅尼娜·芬埃森(Janina   Findeisen)在决定前往陷入内战的叙利亚时,也曾经保持同样想法。她的目的是为了取得有关恐怖分子及圣战组织的第一手独家报道题材,当时圣战分子在混乱的内战中占领了不少区域。她打算通过求学时期的友人劳拉与圣战组织取得联系。劳拉10年前往巴基斯坦部落地区的瓦济里斯坦(Waziristan),加入了圣战组织后再也没有回到德国。

  芬埃森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这原本会成为我的代表作,讲述我与劳拉的友情。"

  事发时是2015年秋天。芬埃森与劳拉的母亲一同飞往土耳其边境城市安塔基亚,由在当地等候的人蛇集团带她们去见劳拉。边境的情况进入白热化,当地官员对难民拳打脚踢,附近传来炸弹声响。劳拉的母亲决定回头。

  挺着大肚子的芬埃森不顾警告,独自展开接下来的旅程。她解释自己的决定称:"我有一份安全保证,它能保障我的人身安全。我很重视这份保证。如今回想起来,这个想法太天真,但是那一刻我并不这么想。"

  友人的保证

  "在特定情况下,记者拥有安全保障。而我的安全保证是来自我的女友寄来的一封电邮。这完全是基于信任。当时我只要有她的保证就足够。"

  事实上,在一开始时,拥有这份安全保证确实足够。人蛇将她带往叙利亚北部,她与劳拉会面并一起度过了八天。过去在波恩一起求学的经历,让芬埃森与劳拉依然关系紧密。"她还是我的朋友,毕竟我们相识多年。中间当然发生了许多事,很多东西不再像从前一般。不过我们有一个信任关系,这是这趟旅行最终能成立的基础。"

  两人聊了许多话题,芬埃森对劳拉及其所属的基地组织征服沙姆阵线(Al-Kaida-nahen Al-Nusra-Front)的一名指挥官进行访谈。这个恐怖组织正是日后绑架芬埃森的组织。

  芬埃森与劳拉搭车前往各地,从未感到担忧。"我们穿越了叙利亚北部,车子开过伊德利卜(Idlib),我透过车窗拍下影片,有当地街上的情况、不同的检查站、街景和被轰炸的郊区。"

  芬埃森收集了足够剪辑影片的材料后便与友人道别,搭乘出租车前往土耳其边境。一名劳拉所属组织的战士陪同她离开。但车子在即将抵达边界前被拦下。"事发不久前,我就有股奇怪的感觉。那辆出租车开得忽快忽慢,然后被好几名手持冲锋枪、戴着头套的男子挡住。"   芬埃森说:"他们把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人拉下车,接着坐进车里。我的左右各坐了一人。当下我非常害怕,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因为我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通过德国之声接触外界

  绑架芬埃森的恐怖分子蒙住她的双眼后继续开车。她被作为人质关押长达351天。每隔几个月,芬埃森会被转移到其它房子里,前后换了9个地点,她从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她遵从绑架犯的指令,保持安静,不喊叫,不试图逃跑。平时会有人给她送来食物和衣物,她不得离开房间。转移关押地点时,芬埃森会被蒙住眼睛,抵达新住所后才能拿掉眼罩。后来她的房间里装设了一台小电视机,有电时她会收看德国之声,这是芬埃森与外界的唯一连接。

  随着预产期逼近,芬埃森开始坐立难安。她假装阵痛,期望能被送到医院,但徒劳无功。"绑架我的人从叙利亚北部带来了一名妇科女医生。"   芬埃森说:"他们绑架了那名医生的丈夫,她被迫守口如瓶,而且全力帮我接生。那些人告诉她,如果我或孩子发生意外,她的丈夫就会死。某一回她来探视我时,哭着讲述这件事。"

  芬埃森充满恐惧,但坚信事情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毕竟她别无选择,那名女医师亦然。"我很清楚,绑架犯随时准备好在镜头前将我砍头。"

  她是如何捱过如此巨大的压力?芬埃森笑着说:"靠着收看德国之声。我还努力回想最美好的回忆。我的童年、青春岁月和至今的人生,那些平安富足的生活。每天我都会回想这一切。我开始数着时间,算着日子,终于也渡过了100天。"

  返乡之路

  经历11个月的囚禁后,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数名蒙面男子冲入芬埃森被关押的房子里。他们大声呼喊她的名字,将她带了出去。芬埃森满脸错愕,弄不清发生何事。"我以为是其它圣战组织要将我带走。"她回想当时的情况说:"我没有想到他们是来救我。我还以为自己又一次被绑架。"

  解救芬埃森的是另一个征服沙姆阵线的战士。他们来救人的原因是为了遵守安全保证的承诺。在她被绑架近一年后!这是芬埃森事后得知的说法。他们将她的眼罩脱掉,带着芬埃森和她的儿子直接驱车前往土耳其边境。德国安全部门官员已经在此等候,这对母子终于平安。如今回想起这段经历,怀着身孕前往叙利亚是个错误决定。重返德国后,芬埃森将被恐怖分子挟持的日子撰写成书。"写下这一切能帮我整理、面对这段经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1 08: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