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人群中多看一眼找到失散59年小妹 两家距离1公里

京港台:2019-4-19 09:47| 来源:扬子晚报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人群中多看一眼找到失散59年小妹 两家距离1公里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谁也无法预料,去社区中心配药的大姑子遇到了一个和自己嫂子长得极为相像的女人,而沿着这条线索,竟帮助嫂子找到了失散59年的妹妹。

  一切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让亲人终于得以团聚。

  4月15日,苏州市姑苏区的陆家老五与偶遇的张瑾做的DNA比对的鉴定结果出来了,陆秀英和张瑾之间确实存在生物学全同胞关系,也就是说,两人的确是亲姐妹!

  幸福来得太突然,4月18日上午9点,陆家兄妹与张瑾相约在茶馆见面聊天,兄弟姐妹们激动不已,这份逢年过节时时提起的牵挂和亲情,此刻终于盼来了大团圆结局。

  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张瑾和三个哥哥的住处相距仅一公里左右,大家除了在同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配药,还经常在同一个菜场买菜。今年76岁的二姐陆惠英不停地抹着眼泪说:“小妹回家了。”

  一次偶遇牵出一段血脉亲情的回归

  3月27日下午3点左右,苏州市姑苏区沧浪街道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陆家老五陆秀英的大姑子岳雪珍正在排队配药,偶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排在她前面,岳雪珍心想:“这人长得真像我嫂子。”早就得知嫂子家中早年送走了一个小妹妹,于是岳雪珍上前搭讪询问,对方正是张瑾。面对突如其来的认亲,张瑾只是应承了几句,并未放在心上,“天下长得像的人很多,可能是巧合。”

  回去后,岳雪珍将此次“偶遇”告诉了嫂子陆秀英,听说张瑾表示“小时候的事情不记得了”, 陆秀英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真的是自己的亲妹妹呀?”得知珍贵的线索,陆家兄弟姐妹决心追查下去。4月2日,等哥哥嫂子旅游回来,聚齐了一家人来到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想要进一步辨认岳雪珍口中“长得像嫂子”的那个人。通过调取当天的监控录像,看到监控中的侧脸,陆家人一致惊呼,:“像,真像!”

  

  陆秀英和张瑾

  筛选排在岳雪珍前面五位就诊者的信息,只有一位名叫“张瑾”的女性符合条件。当天值班的护理人员栾敏回忆说:“他们过来说要调取3月28日的监控,最后才发现是3月27日的事。”由于监控记录只保留十五天,后面的新记录会覆盖旧记录,“还好他们来得及时,否则就错过了。”随后,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议陆家人联系社区,帮助他们寻亲。

  DNA鉴定确认“她就是我们的七妹”

  4月2日下午5点多,姑苏区沧浪街道三香社区工作人员吴伟民接到电话,对方表示,希望请社区帮忙查找一位名叫“张瑾”的居民信息,同时表明了“寻亲”的愿望,语气听上去有些焦急。“当时我快下班了,但还是答应帮他们查一下,十分钟后联系。”随后,吴伟民迅速在电脑上查找到“张瑾”的相关信息,“第一个号码打不通,第二个号码打过去,是张瑾老公接的。”说明来意后,两家人约定,第二天在三香社区的会议室先见个面谈谈情况。

  第二天上午,陆家人早早来到社区,等待与张瑾的会面。“那天第一次觉得有了希望,”二姐陆惠英描绘着当时的情景,情不自禁地抹起眼泪。坐下来面对面聊了半小时后,大家都觉得张瑾长相和陆家姐妹非常相似,当天下午,陆秀英和张瑾到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去做了DNA基因检测。

  4月15日,激动人心的消息传来,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报告显示陆秀英和张瑾之间存在生物学全同胞关系,两人的确是亲姐妹,也由此确认了张瑾和陆家的血缘关系。“好像做梦一样!”拿到鉴定结果的张瑾起初完全不敢相信,从未见过亲生父母的她,原本竟有六个兄弟姐妹,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

  

  DNA检验结果

  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二姐陆惠英说起了59年前的往事。从她的叙述中记者得知,1960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正好小妹出生,此时家里已有六个兄弟姐妹,生活举步维艰。母亲当时37岁,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无奈之下父母才决定将七妹送走。“通过我的姨奶奶联系了一户想要收养小孩的人家。”陆惠英告诉记者,送走的那天下午,她帮小妹穿好小棉袄,和奶奶一起送到了枣市桥南(现胥江新村),交给姨奶奶。此后,陆家人和小妹妹断绝了联系,关于收养小妹那户人家的情况,陆秀英和兄弟姐妹也都一无所知。“小妹出生后,名字都起好了,叫‘秀珍’。”陆惠英哽咽的苏州话里,蕴含几十年的愧疚和深情。

  

  张瑾、二姐陆惠英、五姐陆秀英

  曾猜测自己被收养

  奈何却没有寻找的线索

  4月17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老禾家塘岸63号5幢的张瑾家中,她和老伴、儿子一家五口住在这里。张瑾回忆道,自己读小学一二年级时,家里最早住在仓米巷,后来搬到人民路、凤凰街、道前街等地。“关于我是被抱养的事情,父母从来没有和我提过。”张瑾说,虽然从很小的时候便听隔壁邻居说过,但养父母对她视如己出,养母叮嘱她“不要去听别人的闲话”。

  2015年6月,张瑾的养母去世,而养父早在1993年因病过世。至今,张瑾仍没搞清楚自己的身世,只是内心有过猜测:“是不是因为自己有先天缺陷,才被父母送走?”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张瑾小时候患有软骨病,走路严重内八字,后来养父母带她去看了老中医,每天按摩腿部,直到2岁才完全治好。在陆家哥哥姐姐们找到她之前,张瑾有时也会思索,亲生父母家中会有多少兄弟姐妹,而自己会是排行老几,种种疑问都因苦于没有一丝线索而搁置下来。

  陆根寿介绍说,陆家兄弟姐妹一共七个,自己排行老三。大哥陆根海已去世多年,如今家里只剩二姐陆惠英、四弟陆根元、五妹陆秀英、六弟陆福元,现在终于找到了七妹,一家人得以团聚。几十年来,每年春节家庭聚会,大家都会想起流落在外的七妹,心中十分挂念。尤其是二姐陆惠英,想起小妹便忍不住泪流不止。“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母亲又生病,不得已才送走了小妹。”陆根寿哽咽着说,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亲临终前心里也放不下这事,想让我们找到她,可一直以来也没线索,不过我们没有放弃过。

  

  除了已故的大哥,陆家兄弟姐妹6人

  一朝重逢

  方知小妹就在身边

  66岁的五姐陆秀英保存着唯一一张张瑾儿时拍的相片,那是她被送走之前留下的纪念。陆秀英介绍说,相片中的张瑾10个月大,被送走之前特地去拍的,过去一直放在家中的玻璃相框内,几次搬家都小心翼翼地保留着,生怕弄丢。见面时,陆秀英把照片拿出来给张瑾看,“七妹小时候很好看,大眼睛,小脸红扑扑的。”想起送走小妹的情景,陆秀英心里满是不舍:“我比她大6岁,小妹几个月的时候,我经常喂她喝米汤。”

  

  张瑾小时候的照片

  张瑾仍说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均显示出生于1961年6月,但听姐姐们说,自己是1960年被送走的,当时她已经出生10个月,“或许养父母是从领养我那时开始算的。”

  没有拥抱,没有喧哗,欣喜藏在一杯茶和几盘干果里。分别时,他们刚谙世事;再见时,已然白发苍苍。能坐在一起聊聊天,便是最幸福的事。聊天中,陆家人才注意到,三个哥哥都住在银桥新村,两个姐姐住在西环路附近,几家靠得非常近,而小妹与哥哥们的家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他们平时经常在同一个劳动路菜场买菜,也会去同样的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配药。

  “七妹回来了,现在我不是最小的了,”老六陆福元开心地表示,家里人商量,小妹多年在外生活,和家人都不太熟悉,直接一起吃饭有些唐突,怕她感到拘谨,不如选择喝茶聊天,氛围比较轻松自然,先沟通一下感情,之后慢慢相处。数十载牵挂惦念,一朝重逢,镜头前,陆家兄弟姐妹们拍下了第一张全家福。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5-23 22: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