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创始人家族卷入留学风波 步长制药已从巅峰跌落

京港台:2019-5-6 06:27| 来源:大摩财经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创始人家族卷入留学风波 步长制药已从巅峰跌落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留学生最新动态

  

  营销费用高昂

  A股医药板块最近热闹异常。

  前有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涉豪门情杀身陷囹圄,后有康美药业因计算错误多给自己算出300亿现金。如今卷入斯坦福650万美元天价舞弊案,又让步长制药(603858)进入风波中心。

  近日,就“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一事,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其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公开资料显示,赵涛现年53岁,2001年起任步长制药董事长,现兼任步长(香港(专题))董事、首诚国际(香港)董事和大得控股董事等职务。

  步长制药年报显示,赵涛2018年获得的税前报酬为136.49万元,而2016年和2017年的税前报酬总额分别是669万元和437.9万元。换句话说,即使以薪资最高的2016年计算,赵涛动用650万美金送女儿入学也需要6年半以上的全部薪酬,而以2018年的薪资计算,则需要32年还多。

  赵涛的收入当然不止薪资而已。步长制药一直是分红大户。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步长制药含税的现金分红分别为11亿元、11亿元和14.05亿元,分别占当期净利的62.19%、67.18%和74.43%。赵涛作为实控人,在分红中占据大头。2018年赵涛家族以320亿元人民币(专题)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2位。

  截至目前,步长制药官方并未对送女入学一事发布公告,仅有5月2日步长制药董秘蒲晓平回应媒体表示,步长制药“是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大股东和我们关联性不是很强的,上交所还没有问询我们,一切以公告为准”。

  事实上,赵涛的赵氏家族在步长制药握有绝对的话语权。2019年一季报显示,步长制药控股股东为步长(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2.61%,首城国际(香港)持股7.18%,为第二大股东。步长(香港)和首城国际(香港)的实控人均为赵涛。而西藏丹红持股1.77%,实控人赵涛妻子赵晓红。步长制药没有说明持股1.18%的西藏大中宏宇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赵氏家族的关系。但大摩财经查阅发现,赵涛姊妹赵骅、赵菁名下多家公司工商注册电话与大中宏宇一致。也就是说,赵氏家族在步长制药合计持股52.74%。

  同时,赵氏家族多人为步长制药高管。其中赵涛为步长制药董事长、其弟赵超为董事兼总裁、赵菁为副董事长、赵晔为采购副总裁。步长制药可以说是赵涛的“家族企业”。

  “神医”起家的步长制药

  步长制药的起家非常传奇。

  公开报道显示,步长制药以赵涛“一针治好瘫痪病人”的“神医”宣传换来第一桶金。随后成立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也就是步长制药的前身。

  步长制药2016年登陆A股,目前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妇科、泌尿等领域,包括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无糖稳心、丹红注射液等。

  事实上,步长制药的产品毛利率高得惊人。财报显示,2018年妇科药物、泌尿药物和其他药物的毛利分别为72.22%、88.4%和69.4%。而主力产品心脑血管药物毛利率高达85.16%,为其带来110亿营收和93.7亿元的毛利。

  值得一提的是,步长制药旗下获利颇丰的产品多次因质量问题被监管部门“亮红灯”。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03年、2004年,步长制药旗下保定步长生产的参芍胶囊因“装量差异”不合格,两次登上江苏省药品质量不合格黑榜。2009年同样是保定步长生产的消石利胆胶囊被查出“药品成分含量不符合国家药品标准规定”。

  2010年、2011年,步长制药旗下山东步长生产的复方丹参片和康妇炎胶囊相继被检测出有效成分不合格和细菌数不合格。

  2017年,步长制药主力产品脑心通胶囊先因为其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被食药监部门曝光,随后再被消费者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而另一明星产品丹红注射液在2018年还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26次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

  值得一提的是,步长制药每年有着高昂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2018年,步长制药的学术推广费用分别为44.66亿、51.83亿、58.41亿、60.13亿元和70.17亿元,呈现逐年增加的状态。在同期营业收入中的占比,除2016年为48.8%外,其余均超过一半。

  而在2018年销售费用同比减少3.03%的情况下,学术推广费用仍增至74.86亿元,占同期营收的比例高达54%,也就是每天花费2051万元。

  事实上,此前震惊国内外医药圈的葛兰素史克案,就曾将医药企业广泛存在的“学术推广”行为指向商业贿赂。

  步长制药高昂的学术推广是否涉及商业贿赂尚未可知,但其创始人赵步长却实实在在卷入过贿赂案中。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落马,牵出其在2002年利用担任国家药监局局长职务上的便利,为彼时的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提供帮助,并在其办公室内收受该公司负责人给与的1万美元。而脑心通胶囊至今仍是步长制药的明星产品,收获了上百亿的销售额。

  走下坡路的步长

  步长制药近年来的经营状况正在下滑。

  步长制药的利润仍在增长。数据显示,步长制药2018年实现营收136.6亿元,同比下降1.4%;但净利增长15.3%,达到18.9亿元。2019年一季度,步长制药实现营收和净利分别为28.83亿元和2.8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8.6%和37.8%。

  但步长制药此前为人称道的高现金流状况有所改变。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步长制药负债总额为61.66亿元,比上年微增3.14%,但货币资金16.93亿元,同比下降21.8%。

  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在去年第四季度出现了负增长。数据显示,步长制药2018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分别为24.3亿元、33.2亿元、35.4亿元和43.8亿元,仍处于增长状态,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并未增长,分别为1.4亿元、13.8亿元、7.1亿元和-1.7亿元。

  事实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问题不是第一次发生。早在2016年上交所发布的年报问询函中,就重点关注了此问题。当时步长制药曾解释为加大回款金额,每年第四季度接受客户以银行承兑汇票支付货款的方式,造成了上年第四季度收到的银行承兑汇票在下年第二季度大量到期解付的现象。但从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数据来看,2018年度仅有4.8亿元,其中银行承兑票据2.1亿元,同比下滑46%。

  值得一提的是,步长制药的客户和供应商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数据显示,步长制药前五名客户销售额55.5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45.05%;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6.75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36.7%。

  供销的高度集中造成了步长制药业绩受大客户影响明显。事实上,步长制药的主要产品业绩表现正在下滑。数据显示,脑心通胶囊(36粒/盒)和无糖稳心库存同比分别增长195.81%和197.14%。而丹红注射液(10毫升/支)和丹红注射液(20毫升/支)的销量则分别同比下降24.9%和19.86%。

  2017年12月,顶着“最贵新股”光环的步长制药跌破了发行价,成为2016年IPO新规实施以来首个破发个股。蹉跎至今,步长制药收报31.91元,距离创造千亿市值的昔日高点111.98元已经跌去七成多,市值也仅剩283亿元。

相关专题:留学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7 18: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