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章莹颖父母作证 一张照片让嫌犯首度落泪(图)

京港台:2019-7-10 21:14| 来源:世界日报 | 评论( 49 )  | 我来说几句


章莹颖父母作证 一张照片让嫌犯首度落泪(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她是我的全部,是我的骄傲",55岁的章荣高9日在女儿章莹颖绑架杀害审判量刑阶段作证说,学习好又乖巧的女儿就这样消失了"下半生不知如何度过",从案发至今从未公开掉泪的章父,在见到检方播放夫妻与女儿在建阳高铁站前最后一次见面合照时老泪纵横,被告席上的克里斯汀森也因此掉泪,这也是被告在过去几周的庭审中,首次因为受害者流下眼泪。

  

  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左)9日在法庭上看见与女儿最后一张合照后泪崩。

  章母叶丽凤于作证影片中哭泣诉说"我女儿没有穿到婚纱"的遗憾时,有名女性陪审员因情绪激动落泪而无预警冲出法庭,法官因此宣布审判暂停。

  9日为量刑阶段审判第二天,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父亲章荣高、母亲叶丽凤及弟弟章新阳作证,向陪审团陈述失去亲人的悲痛,当天还有两名FBI干员再次针对被告说谎及相关案情作证。检方表示,受害者方面的证人在此阶段的陈述9日全部结束。

  侯霄霖作证时提到,章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章莹颖带她回家",失去女友让他的生活改变了轨迹。章新阳作证时说,他书读得不多,姊姊章莹颖一直很关心他的工作及未来,姊姊也是她的好朋友及老师,"现在没了老师,我也不知道未来的路要怎么走";负责该段交叉辩论的塔瑟夫,上来仅说了一句"对你们的失去,我非常感到遗憾"。

  章荣高说,女儿是家中唯一上大学的人,"非常聪明,喜欢交朋友也喜欢助人","她是我的全部,也是我的骄傲",在回答检方最后一次见到女儿时间、地点后,检方拿出他与妻子、女儿在建阳高铁站的合照,确认是否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章荣高突然情绪崩溃泪流不止且无法言语。

  章荣高的眼泪也让部分陪审员跟着掉泪,坐在被告席上的克里斯汀森这时也低着头,拿着纸巾擦泪。

  由于叶丽凤至今情绪仍然不稳,法官裁定9日以录影方式作证,她在影片中说,一开始并不贊成女儿到美国留学,因为希望她早点结婚生子,"我很想看女儿穿上结婚礼服,很希望抱孙子",但现在再也没有机会,"我真的很痛苦,我女儿没有穿到婚纱"。

  这时一名女性陪审员突然未说明原因冲出法院,法官临时宣布休息15分钟,之后确认她出去后在哭,引起辩方律师波拉克(Elizabeth Pollock)对该名陪审员是否合适继续担任该职务提出质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状况",检察官米勒(Eugene Miller)接着说,"这也是我经手死刑案中,首次有受害者父亲出庭作证",法官带着两人访问了该名陪审员,获得表示可继续完成任务后,重新恢复审判。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留学教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19 16: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