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三峡大坝真相到底如何?舆论要求真相(图)

京港台:2019-7-21 11:18| 来源:法广 | 评论( 124 )  | 我来说几句


三峡大坝真相到底如何?舆论要求真相(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中国当局2011年5月18日承认,三峡水库对周围环境引发不良影响。Getty Images

  有观察人士指出;在这个多事的夏天,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突然成了中国舆论关注的中心,但在当局的紧急应对之下,这个重大新闻像流星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是,一个重大的疑问挥之不去,当局是否在掩盖什么?三峡建成前后,似乎一直带着一个难以告人的原罪。就是禁止一切探讨,把一个涉及数亿人生命的问题变成三缄其口的禁区。

  官媒的任意报道更加重了人们的怀疑:2003年,新华社报道:“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新华社2007年5月7日报道改口:“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新华社报道:“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10年七月,中国央视引述专家称:三峡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三峡水库好像是一个梦,随着时间,美梦变色。

  现在,随着湘江长江流域发大水,舆论对三峡蓄洪排洪能力及对周边的影响及三峡潜在的危机的质疑再次掀起。

  近日网络广为传播中国法学家贺卫方与朋友一段关于三峡大坝的对话。贺卫方呼吁:“念在长江中下游数亿生民性命的份上,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真该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对坝之吉凶利弊作出专业、公开且权威之审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项啊!”朋友圈里一位写到,“川大的水电专业很强,有不少毕业生在坝上工作……这些校友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维护也不知道咋维护,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长江下游水患不断,网络传言很多,据称外电报道大坝变形后,三峡现在根本不敢蓄水,加上上游连续长时间普降大雨和暴雨,才有如此后果。一位名叫喻启的网友说:“三峡毁掉长江下游我是亲眼目睹的。冬天枯水期三峡蓄水,下游洞庭湖,柏杨湖全面缺水,本人就曾经徒步从长沙过湘江,开车进入翻羊湖大草原,下游湖泊丧失了蓄水能力。”

  三峡真相到底如何,需要独立调查。水利专家王维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湘江大坝的水位与三峡泄洪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关于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有关系。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是将长江中下游堤防的防洪能力从防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据说今年湘江洪水是五十年一遇。三峡工程论证防洪组顾问陆钦侃先生早就指出,三峡工程防洪能力十分有限,对长江中下游支流洪水无能为力。”

  三峡大坝这次的争议是由一张谷歌公布的大坝变形照片引起,在经过短暂的恐慌后,官方先不承认变形,后援引专家指变形在可允许变形的弹性范围之内,结果引起的疑虑更大。。

  舆论现在要求的是真相,三峡大坝到底怎么啦?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崩溃?官方有没有以防万一的计划?因为这件事涉及亿万百姓生灵,谁也不希望出事,万一出事,形同半个中国崩溃。

  梁京评论说:“不难想像的是,涉及如此多人生命和财产安危的新闻如果是发生在一个‘正常国家’,一定会引发舆论持续的关注,政府也必须做出很大的努力给公众一个交代,但中国当局竟能这么轻易就把这件事给‘打发掉了,这不禁令我细思极恐。”

  诡异的是,号称世纪工程的三峡大坝2009年举行竣工仪式时,中共高层竟然无人出席,竣工多年也没有验收取得证书。钜石智库创办人吴奕军质疑:“似乎官方没有人想背这个大锅。”2011年,中共国务院首次公开承认三峡大坝存在诸多弊端负面影响,但只是点到为止,并未采取实际措施。曾经深度参与三峡工程的水利专家王维洛2016年受访时点出:三峡工程违反科学原则,“是一个政治决策”,“工程技术人员撰写工程可行性报告,是为政治决策做技术上的准备”。调研报告“完全是屈服于政治家的政治压力下写的”。

  吴奕军则认为,在中共迅速专制恶化的政治环境下,三峡大坝是否变形,难昭公信。“除非有大型国际专业单位前往三峡大坝进行长期而彻底的评估,并且公诸于世,否则此将永远疑云密布,只怕直到大坝崩溃、生灵涂炭,一切为时晚矣。”

  毛泽东秘书,前水利部长李锐之女李南央7月14日明镜访谈时表示:当时中国国内水泥的浇注强度,只有大坝设计要求的一半,而国际最高的浇注强度也只有设计要求的四分之三,怎么解决?不讲科学,强行上马。李南央还认为,如果没有八九六四镇压,就不至于急于用建造宏伟的三峡大坝掩盖血迹的立项,反对意见就仍有发生的余地。

  六四镇压“有功”的中共前总理李鹏一直把建造三峡水库当作“千秋大业”“人民杰作”,在各方面反对和异议不断情况下,利用六四后的诡异局面和江泽民威信不足需要拉拢其联合统治的局面,以罕见的超低票率在人大通过建设三峡方案。今天,李鹏尚在,针对三峡的质疑不断。而针对三峡工程的指责也多被引诸李鹏家族身上,奇怪的是,中共多次出面“声援”李鹏家族。2015年12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汶川地震、极端恶劣天气与三峡工程无关》的文章。 2018年4月24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专题)从宜昌前往荆州。在荆州港码头登上轮船,顺江而下,察看长江沿岸生态环境和发展建设情况。而且,李鹏之子李小鹏也一同到现场考察。

  三峡工程的建设过程发生的贪腐和偷工减料也屡屡曝光,李鹏卸任第二年,三峡就查出重大贪腐案,更大的争议发生在2014年3月下旬。当时,参与三峡建设项目多年的三峡总公司董事长曹广晶与总经理陈飞在中央巡视后罕见被同时免职。中国媒体当时引述三峡内部人士的话说,“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

相关专题:三峡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8-18 05: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