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香港城市游击战,硝烟中民众的怒喊与谦卑

京港台:2019-10-21 21:28| 来源:VOA | 评论( 18 )  | 我来说几句


香港城市游击战,硝烟中民众的怒喊与谦卑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香港“反送中抗争” 最新动态!

  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和理非,甚至是“和平理性优雅”的合理优抗争模式的香港(专题)民间人权阵线,之前曾经成功举办百万人大游行,除了展现了香港民众对政府不满的强烈程度,其和平的进行也令世界赞叹。

  但之后民阵在申请游行集会,都受到香港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民阵申请了在10月20号于九龙的游行,要从尖沙咀的梳士巴利道公园(Sailsbury Garden),游行到高铁西九龙站。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先是在10月16号星期三晚上突然被几个人围攻袭击而住院,接着星期五香港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民阵提出上诉,星期六也败诉。这样的挫折,反而激发更多民众选择星期天走上街头。

  10月20号星期天下午一点半,民众开始在梳士巴利公园聚集,演唱《愿荣光归香港》等歌曲,并高喊包括“香港人反抗”等各种口号。

  此前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争议性的引用紧急法,制定了反蒙面法,不过许多民众依然选择戴着面罩上街,有的人更戴上了“习大大面具”。

  抗议现场中也出现了外国面孔。帕特里克·帕托(Patrick Pato)是一名来自德州休斯顿(专题)的基督徒,他说他支持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从八月底就来到香港,我周三就走了。我本来在周游世界,正在泰国的沙滩上喝着迈泰鸡尾酒,看着Instagram上的帖子,看到这些有人挥舞着我的国旗,唱着我的国歌。当有人说:“嘿,我们正盼望着你”的时候,地狱里有一个地方是留给视而不见的人的。要做民主的贩子。美国要做自由的贩子,我们应该要输出民主给每个人,大家都想要民主。”帕托说,美国国会通过的法案很好,不过他认为特朗普(专题)总统可能不会做一些香港有利的事情。

  之前传言说袭击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的,是几名南亚人。不过岑子杰出面表示,许多在香港的南亚人是很支持争取民主自由的,应该要团结。香港穆斯林的教长也特别致函慰问岑子杰。星期天,在梳士巴利道公园的集会中就有几位南亚人在现场,而在南亚裔族群聚集的重庆大厦,则由多名南亚裔的社区领袖,带领着多位南亚裔民众,以流利的广东话发表演说,支持香港人的抗争,高喊“我们都是香港人”、“香港人反抗”等口号,并演唱“海阔天空”、“光辉岁月”等在过去抗争活动当中,香港经典歌曲:

  香港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毛孟静,也在重庆大厦,高举着“少数族群团结互助”(Solidarity With Ethnic Minorities)的标语,与南亚裔香港人一起喊口号跟唱歌。

  西班牙加泰隆尼亚的民众,上星期开始也开始反抗当地政府,而他们采取香港反送中民众类似的作法,包括架设路障、占领机场等等。许多香港民众也注意到,香港警方为速龙小组以及防暴警察无法配戴辨识号码有所理由,但在加泰隆尼亚的西班牙警察,全副武装,身上仍有清楚醒目的辨识号码。在星期天的游行当中,也出现许多面加泰隆尼亚的旗帜,有的人甚至将其穿在身上:

  游行民众从港边,沿着弥敦道往北走,逐渐聚集在尖沙咀警署外。警方在高楼上多次要求民众离去未果之后,开始向街头发射催泪弹。抗议者有的熟练的以水,或装有中和效果的化学药剂的罐子来扑灭催泪弹,也有抗议者将催泪弹丢回警署。

  警方断断续续地向外丢掷催泪弹,其中一颗打中美国之音记者的背包之后弹开。在旁一位抗议者马上捡起,反掷回警署。

  有抗议者向尖沙咀警署大门丢掷燃烧物,警方喷水扑灭;不过水中加上化学药剂,皮肤碰触到就会疼痛。

  下午约4点20分时,几位抗议者撑着雨伞,直攻警署大门。他们冲上阶梯之后,向警署内扔掷了一个燃烧瓶,警方随即回敬一连串的催泪弹,许多朝着记者而来,其中一枚击中我的右脚。现场一时烟雾弥漫,分不清楚方向。

  抗议者正面直攻警署大门之后几分钟,水炮车从弥敦道南方往北开来,对抗议者喷洒蓝色的化学水。该化学水除了碰触到皮肤会引起疼痛之外,也会沾染到衣物上面,方便警方之后便是谁是抗议者。抗议者开始向北奔跑,水炮车也紧紧跟随,继续在街头喷洒蓝色化学水。

  而这些蓝色的化学水,气味刺激,许多只是单纯经过的一般民众,纷纷掩盖口鼻,快步通过;有些人还不断咳嗽。而他们的鞋子也沾染了那蓝色药剂。

  约下午5点15分时,防暴警察在旺角的汇丰银行外面,制伏一名男子。美国之音记者目击抓捕过程,与此同时警察手持胡椒喷雾对着记者们:

  在一旁,港铁旺角站的一个出口受到严重破坏,现场也有烧焦的痕迹。

  旺角站旁有一位何先生,对于警方执法感到非常愤怒,不断高喊“没有暴徒、只有暴政”。何先生说,他有些话要对美国之音的听众讲:“从来,包括你美国,历史上就只有官逼民反。这个世界上,只有暴政,没有暴徒的。只有官逼民反,只有官逼,才民反。没有暴徒,只有政府的暴政!我要对美国之音的听众这样说。我30多岁就发了大财,我是有钱的。我38岁就跑完全世界,我去到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地方,这示威者,都没有香港的示威者和平。看看我们的年轻人,多么多人支持他,他们是英雄。你看他们的脸孔,你是有30来岁的人,你看看示威者的脸孔,多么的纯洁。你怎么舍得打得下手?他们不是强奸,他们不是打、不是偷、不是抢,他是为了政治的诉求,政治的诉求,为什要打(他们)?”

  何先生說,他有些話要對美國之音的聽眾講:“從來,包括你美國,歷史上就只有官逼民反。這個世界上,只有暴政,沒有暴徒的。只有官逼民反,只有官逼,才民反。沒有暴徒,只有政府的暴政!我要對美國之音的聽眾這樣說。我30多歲就發了大財,我是有錢的。我38歲就跑完全世界,我去到每一個地方 ...

  何先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一旁民众拍手叫好,还有街坊竖起大拇指,大声喊“说得好!”何先生也解释,民众之所以针对香港地铁,是因为港铁故意暂停服务、关闭地铁站,让抗议民众无法聚集,也无法离开,并且还跟香港警察配合。而抗议者们针对美心集团旗下的餐厅跟商家,是因为美心创办人的孙女伍淑清,在9月初前往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支持香港警方的言论,并说“一小撮示威者的意见,并不能代表750万香港人”的说法。

  入夜之后,警民对峙。抗议民众架起屏障,张开雨伞。警察则出动盾牌,以强光照射,并举起催泪弹枪。

  对峙几分钟后,警方开始发射一连串的催泪弹。其中一枚落在记者区,就在美国之音记者旁边。一名抗议者马上冲过来,捡起催泪弹丢掷开来:

  事实上,抗议者一直对于大部分记者跟媒体抱持友善态度。我在街头的时候,一位阿姨拿了一罐水给我,说在这样的场合喝水很重要,然后说“谢谢你记者先生”。

  在另一个街口,一名看起来大约15岁的抗议者,拿给我一瓶养乐多,跟一块小海绵蛋糕。我接过来之后,他对我一鞠躬:

  晚上九点,旺角创兴广场的小米店铺起火,火势熊熊,浓烟滚滚。许多中资企业,或是表态支持北京的香港企业,店面或受到攻击,或被污损。旺角消防人员迅速抵达,扑灭火势。

  白天进行和平游行跟集会的民众已经散去,剩下勇武派的抗议者以砖头、自制燃烧瓶,来与配备精良的警察打城市游击战。许多警察早已疲惫,负面的情绪也让警民之间的冲突,以及过度执法,甚至使用致命武器等的机率提高。而警察队于媒体跟记者的耐性也受到考验,除了催泪弹跟化学药剂水越来越常影响到记者,以及街坊大众之外,警方对记者也日趋严厉。星期天晚上,我就跟其他媒体记者,被警方要求蹲在墙角。看来一时之间,港警、民众以及媒体之间的紧张情绪跟不信任,并无法轻易消弭。

相关专题:香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2-11 08: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