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大妈获担保赴澳 竟卷款后人间蒸发(图)

京港台:2019-10-22 10:29| 来源:今日澳洲 | 评论( 19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大妈获担保赴澳 竟卷款后人间蒸发(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一位华人(专题)女子的母亲担保一位中国大妈到澳洲旅游,后者竟然卷款出逃,人间蒸发,仅留下一句“对不起”。

  

  据《今日澳洲》报导,这位华人女子Amy(化名)讲述这段“狗血”经历时,仍不由得悲鸣,“知人知面不知心”。她最大的担心是,母亲来澳的签证可能会因此无辜受牵连。

  “待她不薄,错在太信任她”

  Amy的母亲在大陆经营公司,规模不大,员工近10人。三年前,远方亲戚介绍一位“俞阿姨”进入公司做后勤,负责日常保洁,周末偶尔帮忙做点家务。

  据Amy介绍,俞阿姨从小是弃婴,由养母带大,但是悉心照料养母至养老送终。得知其身世坎坷后,Amy一家也对她照顾有加,时不时还给她买些生活用品。

  “当时聘她,就是看中她为人老实,话不多,做事仔细,觉得她是个懂得感恩的人。”Amy无奈地说,“我们待她不薄,错就错在太信任她了。”

  带薪陪游 房产存款帮做资产担保

  2018年12月底,Amy计划带着孩子回澳洲跟丈夫团聚。母亲担心她一人应付不了,想找个阿姨在路上照顾。

  思前想后,俞阿姨是不二人选,知根知底多年,同时旅行也算是对她勤力工作的一个奖励,而且假期内薪水照发。

  以俞阿姨的自身条件,比较难申请澳洲旅游签证,所以Amy母亲就以雇主关系为她担保,并且用自家房产和近百万存款做资产证明。另外,她还签署声明书,“担保此人会按时回国”。

  一切都按计划顺利进行。1月初,Amy就带着孩子和俞阿姨踏上了为期3个月的澳洲之旅。俞阿姨在澳期间,Amy是包吃包住,带她到处旅游见世面。

  

  图为澳洲墨尔本

  “平时在家,我们忙不过来的时候,她会搭把手做做家务,或者帮忙照看下孩子。每周我们还会额外给她些零花钱,从来不限制她行动。”Amy说。

  卷款消失 “对不起,我身不由己”

  一晃两个月就过去了,Amy并未察觉俞阿姨有何异样。直到3月16日下午,离回国还有不到10天,Amy跟家人傍晚办事回家,发现屋里空无一人。

  起初Amy并没太当回事,以为俞阿姨只是出去溜跶,便发微信询问何时回来,岂料对方的回复却令她措手不及。

  微信中写道,“妹妹你好!我走了,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对不起”、“我也是身不由己”。

  尽管Amy好言相劝,对方也只是简单一句,“我不回成都了,对不起”,随后再无回复。

  次日,俞阿姨依旧不见返转,微信上也一直保持沉默。虽然Amy提醒其行为的严重性,且软硬兼施,但并不奏效。

  “我知道她在看,就是一声不吭。”Amy说。就在她连续发出两次语音通话后,俞阿姨不仅未接,反而直接把她“拉黑”了。

  更出人意料的是,当Amy准备要去银行存钱时,发现放在卧室抽屉中的8200澳元现金,也跟着不翼而飞。

  

  澳元示意图

  至此,Amy再也忍无可忍,“这个X人,她不光溜了,还偷我钱。”Amy说:“她打算黑在这里淘金,别把我家给搭进去啊,有什么困难跟我说啊,这一跑不是把我妈给害了么!”。

   “她真是太狡猾,早都打算好了”

  Amy现在回想起来,才意识到俞阿姨应该早有打算,只是她发现的太晚了。根据介绍,因家住Epping华人区,俞阿姨白天没事,喜欢出去跟别人聊澳洲工作情况。

  “她什么都不懂,就觉得这边钱特好挣。”Amy说。暂住家里的弟弟也留意到,俞阿姨时不时的就会问他“澳洲华人生活怎么样”,还故意表现出对这种生活没兴趣、不喜欢、太无聊的态度。

  Amy调查发现,俞阿姨疑似私自联络了华人保姆工作,准备在澳洲打黑工挣钱。“她真是太狡猾了,早都打算好了,我家都被她给骗了,亏我们对她这么好。”

  据Amy回忆,俞阿姨消失前,曾以儿子开餐馆亏了钱为名,要求她提前支付其在国内的工资。此外,她以“在澳洲买了好多东西放不下”为由,拜讬国内好友,提前将她房间的物品全部打包寄给她丈夫。

  事后,Amy第一个能想到的连络人就是俞阿姨的丈夫,谁料电话打过去,“他竟然倒咬一口找我要人,还要我赔偿他损失”。

  Amy稍后报警,并在大使馆备案,但目前暂无进展。

  “她这么一跑,我母亲怎么办?”

  俞阿姨一去无踪,Amy最担心作为担保人的母亲可能因此受牵连。“听朋友说,她这么一跑,我妈很有可能以后一来澳洲,就会被带小黑屋盘问,甚至签证都申不了”。

  Amy讲述至此,几度哽咽,“我妈这辈子哪受过这罪啊,作为子女,我感觉太不孝了”。Amy说:“偷的钱我都可以不要了,我只希望她能够平平安安的回国,把我母亲的损失降到最低。”

  对此,澳洲AHL法律的沈寒冰律师表示,“若担保人不入境澳洲,即便签署了声明书,澳洲司法体系对她也‘无能为力’。”

  其次,若担保人来澳或申请永居,“在英美法体系下,针对这种法律承诺追究责任的可能性很小。”不过,他也提醒,有一些文件的签署为基于特定法律规定,这种情况下则可能会需要负法律责任。

  “如果签署的是诸如Statutory Declaration的法律宣誓书,可能会有一点问题。但无论如何,要求独立人担保第三者的行为合法,在澳大利亚法庭被要求强制惩罚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相关专题:澳大利亚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18 01: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