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死亡弥漫的香港,也是生命回归的香港…

京港台:2019-10-23 06:49| 来源:上报 | 评论( 34 )  | 我来说几句


死亡弥漫的香港,也是生命回归的香港…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香港反送中抗争引“暴动” 动态!

  中国定性香港(专题)一切是美国在香港策动的颜色革命,为了阻止美国的大反中游戏,特区政府和操盘的深圳当局,有极大的空间去做任何事。虽然不少香港示威者寄望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能够制裁卖港官员,从而发挥围魏救赵的效果,但在现阶段,远水不能救近火的现实还是十分严酷。黑社会、狂徒公然打人而无从追究,香港人被迫在思想上转为信奉民间武力自救;大量的离奇死亡令香港变成一个比中国更严重的无真相社会。

  官方不断表示,831地铁站的警察袭击市民事件并无死人,大家就更相信当中一定有重大黑幕;而本地的各大灵异节目也开始有不同网民表示,看到死者亡灵从而证明官方有隐瞒真相。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15岁死者陈彦霖,一个游泳健将却离奇变成浮尸,已经奇怪;警方初时列为谋杀案,之后改列「尸体发现案」,之后火速火化,更令人无法释然。陈生前就读的学校,在释出陈最后离校前的闭路电视时,态度闪缩,之后释出片段中的陈女,身型样貌都明显是另一个人,令人怀疑学校是否参与隐瞒陈的真正死因。

  中共不会在香港出动天安门式的大镇压,因为中共进化了,要面子了,正如林郑月娥对商界所说:中国很著重外国对它的评论。于是中共採取单人打击的分割式行刑打击——行刑的重点不是暴力和死亡,而是在于被观看。警察杀人埋尸的说法满天飞,而香港的「都市传说化」,政权也许并不排斥。毕竟浓雾般的前路、如临深渊的气氛,具有比刹间杀戮更延长的威慑力。

  这种社会解体、秩序全面破灭的情境,是绝大多数香港人都未曾经历。例如警察近月专拉青少年和妇孺,有很多都只有十几岁。一些老人痛斥,日治时期的皇军也比不上今日的香港警察。这种心理压力,是北京杀到香况的心理野战队,那是北京令香港抗争熄灭的希望之一。

  然而外面的巨大暴力,也令香港人变得更加勇敢,他们解锁了之前三十年都封禁的武力反击选项;北京则为香港民族製造了革命烈士,也令整个香港的人被捲建立政治共同体的宏大叙事之中。死亡和创伤的副产品,是群体的哀恸和羁绊。人变得重要了,至少在革命现场,人回归到自己应有的位置。

  林郑月娥也许能够代表上一个世代香港式的物神崇拜,在这个高度发展的地方,人被他自己所创造的经济成果压倒,物的身影变得比人更大。在9月初一轮激烈街头衝突之后,她没有探望伤者,哪怕是她依靠的警队,而是去了中环港铁站视察被示威者损毁的设施,她的官员斥责「暴徒」破坏设施,6月以来大量受伤被捕的香港人,也比不上这些损毁的死物。

  现在林郑会不会探望示威者呢?恐怕不会。

  正如7月1号,一批示威者进攻立法会,很多人都惊慌那块玻璃以及立法会损毁要赔多少钱,似乎大家的第一个反应都是关心物,而不是人。香港以经济发展定义自身,比起物,人是多麽微不足道。也许就是这种长期的恶意忽视,号召了一场跨阶级跨年纪的抵抗。

  而社会中进步自由的那一翼,慢慢能够接受或者容忍物暴力,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警察和政权更加残暴,也可能是他们重新认识到人比起死物重要,香港人的「爱国衝动」,比起他们破坏了的物来得珍贵。香港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呢?就是始自中老年人开始懂得维护下一代在绝望中拼发出来的生气。他们联合了,银髮和青年、激进派和温和派,而香港人之间既增加了爱港和亲中之分,也长出了同路人之间的互相支持。包括钱、物资、接送、提供藏身处、一起犯法(却非犯罪)、心理支援……之类的Brotherhood。

  中共在中港之间巨大的价值分歧面前,仍然只强调「经济发展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那反而证成了革命的合理性。因为无论如何香港都不能在中国的议程中得到自己认为理所当然的人权,于是分道扬镳,只是历史物理的必然。这个矛盾也许是消耗了大量资源才得以拖到今日才爆发,但今年之后已经无法再拖。

  这场革命带来的是实际的宵禁、经济的重整、中国游客的减少、都市传说的横行……有很多人在不断的发展之中停下来,发现现实千疮百孔,将自己重新定位,他们认为政府应该停下来,想想香港要如何重整和改变,而官方则不承认问题是结构性和价值性的,仍然将香港的未来诉诸不断的发展论,以发展巨轮辗平分歧。这个服膺于中国崛起要发展至上路线的香港,比起口号上的「发大财」,只是形式上来得精緻一点,但本质上还是一样。香港人已经老熟,看透了这一切虚空了。香港人是香港的香港,政治事务由被管治者决定——这个观念将日渐普及,但不会马上带来民主,甚至会引来更多镇压,但这是维护尊严和权利的唯一窄路。

  整个世界都要面对中国,而香港示范了服从的结局和事后反抗的艰苦,香港人为了自己而抵抗,也希望世界看到一切。香港是1930年代的苏台德区,在被吞併的时候,很多人仍然觉得明天会更好,一如我的那些相信「回归中国」是最好选择的上一代。在30年代,整个世界也在法西斯模式和古典自由模式之间摇摆,当时很多人都低估德国,也同情德国,这与今日非中国人对中国的情结,几近一样。比香港更巨大的危机已经摆在世界眼前,在还可以选择的时候,选择吧,就像我们一样。

相关专题:香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17 10: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