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海外舆论对中共四中全会的臆测何以错得离谱

京港台:2019-11-6 21:48| 来源:德国之声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海外舆论对中共四中全会的臆测何以错得离谱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中共四中全会的结束和公报的发表,并没有像外界特别是海外舆论之前臆测的那样,陷入人事斗争的漩涡。此前,直到全会闭幕前夕,海外舆论都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人事布局和权力斗争上,有媒体总结了市场盛传的十大说法,包括接班人上位,赵乐际下课,常委变更,设立党主席等。上述说法在此次四全上无一坐实。

  

  《德国之声》刊发时政评论员邓聿文的评论文章分析,应该注意的一个现象是,用人事和权力斗争的眼光来看待中共和习中央,这非第一次,而一向如此。原因自然与中共不时爆发的党斗有关,何况习近平(专题)还高举"伟大斗争"的旗帜。从该角度看,是次预测失误,似乎并不能说明看问题的角度本身有问题,充其量只能说,这次他们斗累了,需要中场休息一下。

  鉴于中共是一个讲究斗争的党,且创党近百年一路上就是在斗争的风雨中过来的,习近平尤其是一个善于斗争的高手,对中共用权力斗争的思维去观察,是必要的。然而,在承认这点的同时,不能超越一个度,也不能忘记中共强调的另一面:团结,以及它发生的一些微妙变化。在我看来,自薄熙来事件和周永康事件后,中共高层形成了一个共识,刑不上政治局委员,更不用讲常委,包括现任和退休的成员,此乃因薄周事件对中共杀伤力太大,搞得高层包括退休元老人人自危,此种情况蔓延下去,党用不着被外部敌人推翻,自己将毁于党内的残酷斗争。中共这条大船一翻,不论在台上还是台下,谁都跑不了,必会被人民所清算。故保住大船继续能够在海里航行,是高层的最大公约数。中美贸易战加强了这一共识。

  如果我的看法接近事实,又该如何看待孙政才这个年轻的政治局委员的落马?我认为这是薄周效应的余震或余波。当然不是说孙参与了薄周小集团,而指的是,在上一波以反腐名义开道的权力斗争中,因为习刚上台不久,他要清除反对他的政敌,以确保权力和统治的巩固。在这一过程中,他需要拿个别现任的政治局成员开刀立威。不幸被孙政才遇上了。经过6年强力反腐和对政敌的清洗,习已牢固树立了不可撼动的权威,这在国庆大阅兵和本次全会上得以鲜明体现。但习也明白,拿一个政治局成员祭旗足矣,再动他们的奶酪,让党内高层有人身不保之虞,很有可能逼得党内反习势力铤而走险,联手一搏,这不利党内团结,也是不必要的。加之美国这个外部"敌人"步步紧逼中共,习近平现在需要的是党内特别是高层的团结,在服膺其权威的情况下,大家和气一团,共同对外,这个外也包括中国内部的反共力量。

  所以我们看到,在四全公报中,反腐没有再提及。这不是说不会有反腐,而是反腐被导入常态。今后中央委员层级还是有人会落马,但政治局层级不会有事。习近平四全发出的信号要的就是让他们放心,跟着他一块拼经济,抗外敌。这乃是我说的目前政治的微妙变化。

  然而,海外多数舆论没有注意到这点,陷在我在前文说的用权力斗争的眼光来观察四中全会和习中央。对其中的很多人来说,本次四全时间的"延期"让他们习惯性以为中共内部斗争激烈,习搞不定党内的反对意见;他们也认为,中美贸易战对习的权力打击很大,加上香港(专题)问题,党内对习的领导能力不满,习要为当下中国和中共所处的险境负责,其想做终身领导人或长期执政的打算恐落空,需提前让贤。另外,四全召开前,海外媒体对中共高层的爆料让舆论误会围绕着会议会有一番激烈的权力斗争,如习近平亲自督办的秦岭案据悉涉及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纽时等报道了德银对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前总理温家宝及习的政治盟友、现常委栗战书和王岐山(专题)的腐败丑闻,这对全会都会产生影响;习本人则为进一步巩固权力,做终身领导人,只做总书记还不够,还要谋求做党主席,等等。

  表面看,上述因素似乎很有说服力,但只要仔细推敲,是经不起分析的。四中全会距离三中全会固然有一年多,然而,它并不是"延期",确切地讲,是三中全会提前开了。改开后,中共历届三、四、五、六、七中全会都是在每年的9-10月选个日子举行,所以今次四全10月底召开不是"延期",了解这个事实就不会由"延期"而判断是人事出了问题导致全会迟开。中美贸易战和香港抗争可能确实使习近平的权威受到影响,但这个影响是否大到要习提前确立接班人或增加常委的程度?看看中共的文宣丝毫没有降低对习的吹捧就清楚。即使对此还有疑虑,国庆大阅兵也说明习对权力的掌控丝毫没有动摇。至于德银丑闻,那是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而且直接涉及的元老和高层接受的礼品并不多,这更多的是中国关系文化下的产物,习不可能拿此事对他们进行问罪。赵乐际的问题,假使他真涉秦岭案,习会敲打他,削弱其权力,让他自然到点退休,而不会公开让他下课,让别人代替中纪委书记一职。除非赵的问题非常严重,否则,中途换将历来是中共用人大忌,何况如上所说,习目前谋求的是党内高层团结,不可能为立威让赵下课,这样震动太大。最后,习即使想做党主席,也不会在四全提出,因为这涉及修改党章问题,而改党章是党代4F1A的权利。习的权力尚没有大到公然不顾党章的地步。上述分析是中共政治的常识,观察中共而不了解其常识,是一些人常犯的错误。

  中共高层有没有政策分歧?有;有没有路线分歧?或许也有,但中共自文革(专题)结束后,就摒弃了党内路线斗争的说法。客观上说,中共领导人间,是存在政策分歧的,但这种分歧,应该没有大到海外舆论认为的那种权力斗争的程度。在目前内外环境非常尖锐,不利中共的情形下,党内高层明白,无论喜不喜欢习,他们都是一个共生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只能绑在习近平这个新党国的战车上,陪着习狂奔。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14 15: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