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还能守得住吗?看看死守在理大的香港青年怎么说

京港台:2019-11-21 07:24| 来源:德国之声 | 评论( 101 )  | 我来说几句


还能守得住吗?看看死守在理大的香港青年怎么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香港“反送中抗争” 最新动态!

  香港(专题)理工大学被包围已经第四天。 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开学校,有的被劝去“自首”,有人试图逃走失败被捕,有人则是受伤送医。 11月20日晚上,港警宣布已有上千人被捕或登记数据,目前没有设下清场死线。 四面楚歌之下,少数人却仍然坚持留下。 其中一位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为何他们认为死守才有活路?

  

  理大校园内

  夜深人静,Joshua接起了德国之声记者的电话。 他预先告诉记者,因为警察随时可能攻进来,所以这通电话可能会随时结束。

  访谈进行之际,已经有800人主动离开校园,当中300人是未成年的中学生。 中学六年级学生Joshua没有跟随多数同辈的脚步,却选择了留下来。

  记者问他理大里面状况怎么样。 他说,跟前两天人山人海的情景不一样,随着人数减少,警察直接进来清场风险更高,许多人已经找地方躲起来了。 他环顾四周估计了一下,校内可能还有200人左右。 以这个人数来看,他认为粮水应该还算充足,因为还有好几个食堂还没有用,矿泉水喝光的话也可以煮自来水来喝,生存条件没有如外界想象般严峻。

  他提到,虽然之前还有厨师会进来帮忙煮食物,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大家要自己煮或者吃干粮。 “这时候最想念的就是珍珠奶茶或是拉面。 ”

  但是他注意到,面罩、头盔已经不够,手边也几乎没有材料可以做汽油弹。 也就是说,如果警方强行进入学校,理大内的残军几乎完全无力还击。

  被留下的人

  Joshua说自己这几天因为要提防警察,很多时候都要通宵,睡眠时间很不稳定,有时候睡半小时、长的话也只有三到四小时,神经很紧绷。 但他评估自己的状态可能还可以再撑一个星期,只是学校阵地本身可能支撑不了这么久。

  Joshua说:“直到18号晚上,很多人仍然认为有机会突围回家,但我们的愿望随着越来越多人自投罗网而告吹。 ”

  “我们悲伤的不是他们离开,悲伤的是他们自首。 ”他明白自己无法控制其他人是否“自首”,但有时候他还是不禁闪过几个念头:“如果那自首的几百人都留在这里、一起冲出去的话,被捕的人一定不会有几百人这么多。 也就是说,自首相当于加大自己的伤亡。 ”

  经过连番警民对战,Joshua和其他人被围困在理大,时间一长彼此脱下面罩,才发现是以前在Telegram上面熟悉的代号。 讽刺的是,若非这种场合,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彼此的长相。 现在他们迅速组成了一个家庭,大家互相照应,分享笑与泪。 例如大家在想到一旦被判暴动罪成要被关十年的时候,心情郁闷,就一起想象十年以后世界会变什么样子,聊以安慰,他笑说“出狱后车子都可能在天上飞了”。

  Joshua形容自己是“有勇武心的和理非”,在枪林弹雨的街头上,只敢负责当“哨兵”和搬运物资。 他理解到留守者大多都不是激进派,不少人之所以还留在学校,就只是单纯想留下来和同伴或母校共同进退到最后一刻。 因此,他不能同意警察说的,单纯待在理大内就构成“暴动”的罪名。

  他说:“如果运动结束后争取到诉求,我会接受承担法律后果,但前提是罪行是合理的。 现在政府的意思是只要身在理大就是暴动罪犯,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法律上我没有做过任何暴力行为,没有做任何破坏。 你可以指我是非法闯入这个地方,但你没有资格说我是暴动。 ”

  他说:“需要自首的从来都不是我们。 我明白很多人觉得抗争者武力不断升级,也有人认为我们是暴徒。 但他们忽略的是,如果我们没有这么做,根本就没有人会回应我们的诉求。 ”

  最坏的觉悟

  11月18日,香港警方宣布,凡是从香港理工大学出来的人都会以涉嫌暴动罪逮捕。

  Joshua感受到众人已经濒临崩溃。 警察还包围在外面,随时可能进攻。 身边有人膝盖骨碎裂 ,有些人的眼被子弹擦过,也有很多人头部包着绷带,或者被水炮车射中整个身体染蓝。 在这样的情况下,警察的宣言等于是雪上加霜。

  Joshua与众人开始写遗书发给朋友,叮嘱他们如果自己失踪,帮忙转给父母。 对方知道了他的意图,在电话另一头大哭。

  Joshua说:“我的信里面大意是跟父母说谢谢,还有对不起。 虽然我们政治立场不同,但是他们仍然很疼爱我,花很多资源在我身上... 现在他们却可能会突然失去唯一的儿子,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 ”

  记者问,理大这一战挫伤了勇武派的势力,尤其警方又在一天之内逮捕了一千多人,之后运动会否陷入颓势? 他反倒认为,现在的情势是政府急切想要解决,其实反映了行动是有效的。 他相信示威者都已经有了付出代价的觉悟,相信这次理大的事件不会让以后的示威者却步。

  他坦承,也是进去学校帮忙以后才开始慢慢体认到何谓“觉悟”。

  “我自己决定要留到最后一刻是因为我个人力量很小。 在其他方面可以贡献的力量很小,所以留下来已经是我可以做到的最大的事。 ”

  “另外也是为了已经被捕,和因为前来营救我们而受伤的人。 留下来拒绝配合政府所谓‘自首’,已经算是一种答谢他们的方法。 ”

  在理大的这几天当中,他一度想要跟着群众一起撤离,但是警察发现了,马上发射催泪弹,群众仓皇折回学校。 在混乱中的他一回头,只见防暴警察已经扣上板机将枪瞄准他的头。

  那一瞬间令他永生难忘。

  看见什么样的未来?

  这次理大一役,当局在强攻以后改用包围策略,同时软硬兼施迫使示威者离开。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称这是“人道处理”,警方也一改高压式的口吻,声称要“和平解决”事件。 Joshua批评,林郑的说法是“无稽之谈”:“整个社会年轻人的未来被你扼杀,警察暴力问题到了失控(电视剧)的地步,她竟然说这是人道? 这不是人道。 ”

  19岁的他,再过几个月就要参加大学考试。 现在他人在大学里,却已经没有办法想象自己以大学生的身份行走在这样的殿堂。 “我原本就觉得自己在香港看不到未来,已经抱着绝望的想法,想说到2047就离开。 没想到只是2019年就已经证明了‘50年不变’是一个谎言。 ”

  “最后很想跟全世界说,香港人真的很努力反抗。 即使是一个连署,可否给少许支持给我们? 即使不支持,也不要因为这些事而谴责我们。 希望世界看到香港人为何而抗争,而非只着眼于我们的行为。 ”

  “我们怀着年轻的冲劲做这事,趁着我们有能力的时候付出,帮助这个我们这么爱的香港。 ”

相关专题:香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2-14 06: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