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李国庆离婚案后首度表态:以后再结婚要找傻白甜

京港台:2019-12-3 07:24| 来源:中华网财经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李国庆离婚案后首度表态:以后再结婚要找傻白甜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过去的一段时间,李国庆因为“出言不逊”多次登上热搜,他和俞渝两人打响“口水仗”,夫妻双方在朋友圈开撕,围观者众。经过几轮舆论发酵之后,李国庆和俞渝的离婚案于11月29日在北京开庭审理,李国庆提出的诉求是离婚并平分股权,俞渝并未出庭。

  在离婚案开庭后的第三天,李国庆来到上海出席凤凰网财经高峰论坛,首次面对媒体倾诉他的离婚感言和心路历程。这一次坐在他对面的,不是一般主持人,而是他的老朋友、凤凰网高级副总裁刘春。

  面对老朋友,李国庆敞开心扉,谈兴大发,一一回应了外界质疑。当婚姻宣告破裂,离婚大战闹得全人尽皆知,他是如何看待这一段曾经辉煌后来失败的婚姻?而资本、股权、股东又在背后扮演了哪些角色?面对离婚后的新生活,他现场公开了哪些择偶条件?

  01

  回应“摔杯”:我特意要求剪掉

  此前,李国庆在拍摄一档访谈节目时,突然发怒摔杯。很快“摔杯”视频广为传播,登上微博热搜,引发激烈讨论。

  李国庆:抱歉,摔杯子是失态。我特意要求节目组把它(摔杯子片段)剪掉,但是现在的互联网,剪掉以后很容易传播,变成花絮了。

  刘春:我跟您认识这么多年,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喝酒从来没看到你醉过。那天怎么就摔杯子呢?而且当着小姑娘(节目主持人)的面?当时是生什么气,表现的那么激动?

  李国庆:喜欢俞渝的可能认为,李国庆就是“暴力男”,把我骂一顿。喜欢我的(人)还有领导干部说,这个主持人太不专业了,问你“扎心不扎心”,不就是刺激你摔杯子吗?我说,这和人家没关系,纯粹是我那天激动了。那天我被问,“被赶出当当,现在回想起来是不是扎心?”

  刘春:我作为资深的电视人,我觉得你摔的特别好,摔得动作特别到位,表情特别生动,

  杯子的弧线特别圆满,女主持人的表情也非常生动。你俩非常默契。

  李国庆:我负责任的说,我一直没有看过摔杯子的视频。那不是我的平常状态,毕竟咱们也是北大(专题)毕业的,真的没有看过这个视频。摔完杯子,我说:“停吧,别录了。”当时聊得话题是知识付费,早晚读书,我说让我抽跟烟,(然后)连续抽了两根才平静下来。

  刘春:早晚读书,我们早晚会说。

  02

  回应“桃色绯闻”:喜欢按摩,极少去洗浴中心

  刘春:国庆我跟你们两口子都很熟,我最后一次见你们两口子是在(朋友)儿子的婚礼上,你们两特好,恨不得手拉手。俞渝说,我们两分手了,你给我介绍男朋友。你说:我们两分手了,你给我介绍女朋友。我感觉你们彼此包容,特别开放,是特别好的朋友和伴侣。怎么突然你们两个就撕成这样了,能否透露一下?

  李国庆:首先,事实是我7月份先通过媒体向俞渝发起的攻击,这是事实。7月份一个纸媒(报道)上了热搜,谈到了过程。9月份摔杯子(视频出现),但是我攻击她的全是工作,探讨当当管理的得失。

  刘春:我很早就知道你们两分手,插一句,网上不是说你已经22个月没有性生活了。

  李国庆:拉回来,分居一年半,我都说俞渝好,当当好。如果我一直隐忍,上哪找这么好的男人,这么好的爸爸,这么好的丈夫?她想争权管当当,那是14年下旬。她说了好多年,我就让了。然后到18年,又让我把新业务给交出来,我也交了。我还主动要求停发工资,不带司机,不带秘书,把办公室腾出来,哪里找这样的人?

  所以确实一直挺好的,但是7月份的导火索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事。

  被朋友调解了。我说:俞渝,我出来(离开当当)一年半了,你也不融资。她老故意不融资,我推荐给她的投资人,她都不见。

  刘春:我插一句话,他们公司私有化之后是世界上最好的公司之一。每年的纯利五六个亿。

  李国庆:而且一分钱负债都没有。就是7月份,我提出,我出来已经一年半了,能不能给我三千万分红,大家都分红?她说,不行,她跟小股东有矛盾,管理层小股东持股8%。我说,那你能不能以我在当当的股权质押,借我3000万。她说:不借。我说:朋友过去找我们借,我们都借。我总不能,用她和那些高管说的话,一直住在“狗窝”里吧。我要买套房子。

  刘春:不是江湖传说你住在洗浴中心里吗?

  李国庆:不是,第一个月我住在两个朋友家。第一周去了一个朋友家,但是我嫌那里饭太次,就走了,又去了另一个朋友家。我喜欢按摩,极少去洗浴中心。因为到那里你得脱光,人家都认识我,有和我打招呼,有找我签个字的,多别扭啊,所以很少去。就这三千万闹的,我就生气了。说好答应融资,让我优先套现,等了一年半,也没套现,买个房子也没有(钱),我创业总得投资吧。当然我们境外信托在香港(专题),当当美国上市的时候,我们套现了大概三千多万美金。我们俩四六开,我六她四,这是事实。这也不是离家的时候分的,也是离家一年多才把这个信托拆开的。但是我就不想把美金调进来,也要很多程序。所以我提出当当账上分我三千万,她都不分。我忍无可忍,就舆论攻击她了。

  03

  回忆结婚:我去美国就要娶回“海归(专题)”

  刘春:你们俩怎么认识,怎么就一起创业一起结婚了?

  李国庆:我们俩的版本不一样,她说是我追的她,我记忆里是她追的我(笑)。当时的细节是,她跟几个人投资了一个杂志,这是95年的事。当时的负责人叫甄晃(音译),俞渝认识我的上司,(作者注:1993年,李国庆联合北京大学、社科院、农业部等单位创办了“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任总经理、总裁)。那时候我的上司听说,如果要在国内投资传媒,就得投资李国庆。那时候我还没见过她,通过上司,(我)给她们做咨询,(研究)怎么保护她们投资人的合同,怎么保护版权,提了很好的提议。咱北京人做事是这样,不仅咨询还给买单。甄晃回去美国就说,人家李国庆下个月要来纽约(专题),你们跟我请他吃个饭,俞渝出现了,在曼哈顿请我吃饭,我们三个就这么认识了。

  认识了之后,我那个公司一年就200万人民币(专题)的利润,她(俞渝)说我(的公司)值一百万美金。我说一百万人民币为什么要值八百万人民币呢?那时候我没有估值的概念,怎么像个骗子呢?她说估值就是这样。我就抱着这个问题请教她,在她家72街附近的咖啡馆,她给我讲了估值的理论和为什么要卖公司。

  如果卖(公司),我给你找,可以给更高的估值,可以乘30倍。我(当时)脑子都晕了,说:“错了,三百万美金,一百多万人民币的利润为什么值三百万美金?人家为什么付出一百万美金现金?

  她(俞渝)说我要让你成为百万富翁。她真这么跟我说的,这个交易还实现了。感觉她就是在华尔街做买卖,现在叫做投行业。我觉得这个人真有才干。

  当然,我去美国,不仅要见那投资人,就是要找到海归给娶回来,但是俞渝我是偶然遇到的。

  刘春:你和潘石屹很像,为什么想找一个海归的女性?

  李国庆:90年代初,有“出国热”。我没出国留学是一个遗憾。(我)都拿到哈佛大学的邀请函,都有奖学金。我为什么没出去呢?因为我是我们家最小,我爸生我时都四十七八。反正我就觉得“父母在,不远游”。我一毕业,他都退休了。我觉得我得多陪他几年,结果这一陪把我给坑了。我每周都请他吃个饭,每年都带他旅游几次。他活到了95岁,所以还出现了和保姆“互舔”的事件。

  刘春:好多人都在问我保姆的事,我都不知道是咋回事(笑)

  李国庆:第一,是不是保姆,我不知道。人家有个伴,相处五年,真情实感,我觉得挺高。我母亲去世前就担心我爸,就担心(她)如果死在他前面,(我爸)不会蒸馒头,北方男人什么菜都不会做,结果人家活得挺长。自己一个人在(独身)十几年以后发生感情瓜葛,就这么一个事。

  04

  闪婚背后的谜题:先结婚还是先合同?

  刘春:你是过来人,夫妻两个人创业十分成功,中间经历了私有话。你觉得夫妻创业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在座有的小伙子惦记着将来和未来媳妇一起创业。

  李国庆:分手见品质。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们两怎么认识的?闪婚,认识三个月结婚了。

  95年,有人要买我们公司的股份,这个美国人当过美国商务部部长助理,相当于副部长,他也是富二代,千万富翁,来到北京买企业。俞渝参与了和他的交流,然后这个美国人

  为了显示他的实力,请我去他在墨西哥的别墅,坐他的私人飞机。我跟俞渝说,她说好。然后,我们到了加州,一起从圣地亚哥飞到墨西哥别墅,在别墅里又吃又玩就敲定生意,说没有问题,以前签的是MOU(备忘录),现在可以签正式合同了。

  结果有一天夜深人静的晚上,俞渝说:“后天咱们去纽约。”

  我说:那我国内还这么多事,我要回去,还有好多事。

  她说:咱们先待几天,先去市政厅把结婚登记给登记了。

  我说:啊?我还没有跟爸妈说结婚。

  她说:咱们这么大人,跟谁结婚,结不结婚,跟爸妈有什么关系。

  然后我们就去了市政厅,她一个朋友陪着我们去登记了,她都准备好了。她们信基督教还是天主教,还给我套上戒指,人家说了一段,我也没有听懂。人家又说了一段,把我两一搂,就让两个人接吻,就登记了。

  这一段故事,现在看来就很有意思了。人家跟我结婚前,从来都说卖给图书公司一百万美金是婚前财产,结果一开庭把这个也当婚内财产。我想到底结婚在先,还是合同在先,忘了,我记不住。

  刘春:你财产的事我越来越不关心了,这个结婚是很悲伤的故事。

  李国庆:不是,俞渝也很有魅力,她很吸引我。在大学时,很多人认为应该找小鸟依人。我说不是,要找独立女性,有一个高品质的婚姻,这个她都符合。

  05

  谈择偶标:下次结婚找傻白甜

  刘春:我插一个八卦的问题,俞渝最近跟我讲过三次她的择偶标准。跟你分手以后,(要找)个子比你高,长的比你帅,岁数比你年轻,比你对她好,同时比你更不惦记她的钱,五个标准。你对续弦的标准是什么?

  李国庆:这是财经论坛,好多在座的都是有思想、有头脑的女性,我可再也不想找商人了。哪怕是在企业工作的女性,我都不想找了。我得找个傻白甜,因为我自己就是傻白甜,不能第二次被伤害,因为我今后十年还能够折腾出一番事业,这是第一个标准。我想找在大学工作,搞研究的,是不是比较好。我必须要找知识女性,我跟你情况不一样。

  06

  谈夫妻创业:我一点也不怨恨俞渝

  刘春:咱们谈论严肃问题了,因为咱们是财经峰会。有点像EMBA的案例,国庆以自己亲身经历书写了人类财富史上的经典案例---夫妻共同创业,共同达到了财富的峰值,但是产生了冲突。这样的故事在政治史上经常出现,但在财富史上、尤其企业史上不是很多,我相信你在这一段时间有很多思考。你把你这一段时间的思考,包括夫妻潜力规则的分析这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给我们做企业的男性解解穴。

  李国庆:我觉得夫妻创业,要看几个东西。

  第一个要说清楚,合同安排,尤其牵扯到公司资产,包括个人财富,双方一定要有各自的律师。因为(我和俞渝)过去这20年都是共用一个律师。这个律师又都是俞渝在负责维护关系,人家跟律师关系也很近,有些东西提醒一下就好。俞渝让我签什么,我就签什么,80%情况下都没有给我合同文本。我觉得应该各有各的律师。这是我的第一个感受。

  第二个,网上很多人说,没有俞渝也没有你的今天。其实我觉得,夫妻创业早期肯定是好事。俞渝给我的保护也非常多,所以我一点也不怨恨俞渝。蔚来汽车的李斌,他20年观点没变,因为他(和我们)都打过交道,说“当当离开俞渝比现在强十倍”。

  外界不是这样,刘强东(专题)他们老以为:“你有一个好老婆帮你融资”。不是,上市是俞渝挑杆,退市也是她。中间三次融资上市都是我来做的,具体合同条款是俞渝(签的)。早期俞渝起到了很好的保护,我们一致对外。我看到,网友给我发的微博私信说:“李国庆是一个没有心计的人。”如果当当没有俞渝,我可能也被其他投资人赶出来了。这就是命数。如果没有(俞渝)保护,我可能早被赶出公司两三次了,正是因为俞渝对我的保护,我才能在当当干了19年。早期是这样。

  但是后期,我们这个夫妻创业在对待投资人上,夫妻抱成一团。但在其他方便分歧非常大。因为她长期管招聘和财务,(我们对)招什么人,分歧非常大。虽然在公司大的业务方向俞渝跟我的分歧并不大,但是用人用错了,用不对人,你不给人利益,就做不成。所以把我卡住了。

  我觉得,很多夫妻经营的扩张期都遇到这个问题。凡是扩张成功的,都有一个人甘拜下风,从公司高管层退出了。凡是扩张失败的,没扩张成的,都是两人不甘上下。

  我们是现代治理机构,虽然是夫妻店,但是亲属就不再弄来了。(她)公然在总裁办、管理办也说,你们没有两个老板,各自管各自的。她管着财务和人事,怎么各管各的?这是对当当最大的抑制。

  刘春:我感觉你们俩太般配了。夫妻创业需要有一个人太强势,另一个人甘当绿叶,你们太匹配。

  李国庆:是的。

  07

  谈创业新模式:像当当?还是像得到?

  刘春:我还要把你的新项目,给大家介绍一下。你做的早晚读书,我也不知道做的啥,但我知道你肯定会成功。我特别想了解,这是一个啥玩意儿?跟当当一样?还是跟罗振宇的“得到”一样?是什么模式?

  李国庆:当当终究是一个零售平台,阿里也是,京东也是,零售卖书。当当解决了供给,解决了深度挖掘,但是用户有几个痛点没解决:不知道读什么书?没时间读书?读不懂怎么办?早晚读书就做上游了。

  我把一本书找来,找大咖给你讲45分钟。“精其选,解其言,明其意,辩其理”,后举一反三,说出这个书的局限性。45分钟给你精读,一年精度一百本书。一年还有五百本书,解其言,只用听15分钟,都是音频或者视频。解决了碎片化时间和听不懂的问题。就是这么一个事。

  08

  回应“同性绯闻”:我多金温暖,容易引起男人爱

  刘春:挺好的事。最后还有一个非常八卦的问题。你是不是弯的?完全没想到。你今天跟大家说说,你是直的还是弯的?

  李国庆:这是什么财经论坛?我们吃过几次饭,我觉得你像弯的。

  刘春:我对你没兴趣。

  李国庆:因为我太直了,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严肃的说,无稽之谈。因为像我这种傻白甜,又有钱多金,还有事业,还这么温暖,别说女的,确实容易引起一些男的爱我,这也是事实。这样的人真是,确实同性也爱。

  刘春:羡慕你,你怎么抵抗住呢?

  李国庆:公关让我打悲情牌,结果我又洋洋自得。

  刘春:时间差不多了。我看好像有人想提问是吧。我们给下面一两个问题吧。我们两个太熟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09

  谈未来生活规划:一把年纪再来一下更痛

  当台下观众提问到未来生活规划时,李国庆谈了他对几种不同婚姻生活的看法。

  李国庆:现在我有点未雨绸缪,(会思考)一旦离婚以后怎么办?老叫外卖也不行。我现在会熬粥了,会炒四个菜,(虽然)每次都乱。

  我对下一步生活也有期待。我原来的老同事、老朋友,比我大一轮65岁一帮人劝我:

  你们两个不要离婚了,各过各的,各找各的,这是第一个(婚姻)形态。

  我这个人太容易被骗了,又被骗怎么办?有人跟我说不要结婚,你也不适合结婚。可是我还想要孩子,一个女人不结婚就给这个男人生孩子?我觉得特别没有责任感,孩子的名分是什么?我这么多年在公司业务上一让再让,一个是因为俞渝是我老婆,另一是因为我儿子。

  第二个方案就是不结婚,反正提前给(对方)安排好,无外乎就是(给她)钱。结婚就是签婚前协议,和不结婚有什么区别?(不结婚)那不行,警察敲门问,现在有没有非法同居,

  第三个方案是签婚前协议,(对方)给我签放弃财产声明。我提这样的要求,有没有这样的傻女人?我也一把年纪了,再来一下就更痛了。

  刘春:咱们两个人占的时间太多了,谢谢李国庆先生,他的分享不仅给我们带来快乐也给我们启迪,我相信他和俞渝的婚姻关系能够得到很好的处理,同时相信他能找到很好的傻白甜。

  半个小时的对话,李国庆面对老朋友时,主动谈离婚、股权、绯闻、矛盾等一系列风口浪尖的议题。现场笑声掌声不断。正如刘春所言,李国庆俞渝夫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商学院案例:当夫妻矛盾遇上股权之争,该背水一战还是放手妥协?相信时间会做出最好的安排。

相关专题:婚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2-15 02: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