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帖:香港疑似病例为何远比内地总和多?

京港台:2020-1-22 22:57| 来源:与归随笔 | 评论( 49 )  | 我来说几句


热帖:香港疑似病例为何远比内地总和多?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香港“反送中抗争” 最新动态!
专题:热贴最有意思!看看有些啥?

  01

  先看一张图:

  

  数据一直在变化,这是截止到1月22日7时的。

  这些天,我一直都很关注这些数字上的变动,不过一个特点早早就给我了留下了印象:

  香港(专题)的疑似病例,一直一骑绝尘,远超内地所有地方的总和

  而和这种“高居不下”态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确诊病例那一栏,却一直空空如也。

  我下意识就产生了一个看法:香港是不是太激动了?

  其实,自打“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香港的做法,一直都非常抢眼。

  早在1月4日,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还只有44例时,香港特区政府就公布了《对公共卫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准备及应变计划》,并同时启动“严重”应变级别,实时生效。

  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官网信息显示,自2019年12月31日起截至2020年1月21日中午12时,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共接获118宗符合呈报准则的怀疑个案(疑似病例)。

  其中,88宗怀疑个案已出院,30宗怀疑个案住院中。

  他们把这些信息做成了表格,列出了一对一的详细备注:

  

  

  

  02

  在这些数据和表格背后,是香港特区政府紧锣密鼓的工作。

  我们以1月20日为例。这一天,特区政府宣布了三项措施。

  第一,卫生署即日起,将监测呈报范围由武汉市扩大到湖北省,医生如发现病人发烧或出现肺炎病征,只要病发前14天内到过湖北、内地医院或接触过肺炎病人,都要通报卫生防护中心做进一步调查。

  这句话的信息量真是太大太大了。我们至少可以总结几点:

  1.早在20日之前,香港就已经对武汉来港人员的检测呈报制度,并从20日开始将监测范围扩大到整个湖北省,这一举措,领先全国,甚至都跑在了武汉和湖北其他城市的前面。

  2.只要是发烧的,都要问一句:你自何处来?

  3.只要在病发前到过湖北和内地医院,注意,医院的前缀是内地,也就是所有的内地医院,都在监测范围内。

  武汉到香港,尚隔着湖南和广东,香港的举措,是不是有苛刻到变态的感觉?

  但是,我们相信,没有人会觉得香港做的过分,因为这就是本分。

  再看香港20日宣布的第二项措施:

  21日开始实施“健康申报表”制度,要求所有从武汉乘飞机入境香港的人士必须填写健康申报表,主动申报身体有何不适,并留下联络方式,如果填报不实,最高罚款5000港元、监禁6个月。

  据我在全网查询到的资料发现,这个“健康申报表”也是领先全国的

  而且,注意前缀是“所有”,意思就是,先不论发不发烧。至于后面的罚款、监禁,你说你还不重视?还想大大咧咧到处浪?长点心吧,要付出代价。

  最后看香港的第三条措施:

  涉及公立医院,医管局将实施各项围堵策略,做到“早通报、早隔离、早化验”。即日起至2月中旬从武汉上车南下到香港西九龙的高铁全部停售车票,港铁售票网显示“没有相关班次”。

  不用查了,停售车票也是领先全国的。直接停售车票,想去香港你都去不了。而不仅仅是苦口婆心劝你了。

  03

  香港的这些做法,很难不让人想起2003年。

  那时我还在上小学,但是对抗击非典的情景记忆犹新。

  那段时间,“白衣天使”成为全社会一时的称呼,身边很多小朋友在这种氛围的感染下,也立志长大后做一名医生。

  但是真正长大了,似乎才明白,没有谁可以内心毫无波澜地、毅然决然地做一名“白衣天使”。如果可以,谁不愿意只做白雪公主呢?

  我更希望这些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也会恐惧、也会害怕,拥有平凡的生活、稳稳的幸福。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那些名字:

  中国大陆

  叶欣(2003年3月25日,广州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护士长)

  李晓红(1974年7月-2003年4月16日,武警北京总队医院内二科主治医师)

  邓练贤(2003年4月21日,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传染病科党支部书记、主任医师)

  梁世奎(1946年-2003年4月24日,山西省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杨涛(1960年-2003年5月6日,北京市通州区潞河医院放射科医生)

  丁秀兰(1954年3月24日-2003年5月13日,北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急诊科副主任、急诊科党支部书记)

  中国香港

  刘永佳(1965年-2003年4月26日,屯门医院胸肺科内科护士)

  谢婉雯(1968年3月31日-2003年5月13日,屯门医院胸肺科内科医生)

  邓香美(1967年-2003年5月16日,基督教联合医院健康服务助理)

  刘锦蓉(1956年-2003年5月27日,基督教联合医院健康服务助理)

  王庚娣(1950年-2003年5月31日,威尔士亲王医院健康服务助理)

  张锡宪(1945年-2003年5月31日,香港耳鼻喉科私人执业专科医生)

  郑夏恩(1973年-2003年6月1日,大埔医院医生

  中国台湾(专题)

  林永祥(2003年4月28日,高雄长庚医院内科医生)

  陈静秋(2003年5月1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护理长)

  林佳铃(2003年5月11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护士)

  林重威(2003年5月15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医生)

  郑雪慧(2003年5月18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护理部副主任)

  这是2003年非典期间殉职的医生名单,一晃17年过去了。

  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意大利籍医生卡尔娄·乌尔班尼,他是第一位发现SARS的医生,是世界卫生组织派驻到越南河内的医生。

  病毒是不认国界、不辨人群的,但爱与责任,也是不分种族不分地域的。

  好了,说回正题,从这份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出香港当年的疫情十分严重,甚至不输内地。

  再给大家看两张表:

  

  

  表一是截止到2003年7月,各地出现的非典病例及疑似病例。香港是仅次于内地的重灾区。

  而且,别忘了,香港无论是面积还是人口,都无法和内地比拟。这个密度有多大,大家都可以感知。

  也正因此,非典之于香港人的记忆,异常深刻。

  04

  去年夏天,TVB拍摄的电视剧《白色强人》中曾有过一个情景:

  急症室疑似出现中东呼吸综合症个案,医生蒋志光即果断封锁急症室,将一众医护人员隔离,由于检验过程要4小时,病人家属随即鼓噪,大骂医生。

  此时,蒋志光举例2003年的非典事件说,“当时有300多人死亡,我绝对不可以用几百条人命,再买一次教训。”

    

  《白色强人》剧照

  是的,教训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2013年3月,在非典十周年之际,香港前特首梁振英率20余位政府高层到浩园向非典期间殉职的医护人员致祭。

  同天,香港特区政府多个部门举行了高层桌面演习,测试应对可能发生新型冠状病毒致严重呼吸系统病暴发的应变行动。

  那次只是纯粹的演习,没想到7年后真的用上了。

  正如和平时期的军事演习一样,在没有病毒的安稳日子里,我们也要时常演习,这其实就是抗疫的常规措施之一。只有把演习当成实战,到了实战时,才能从容应对。

  从香港的通报、统计、信息公开、措施配套等等, 我们可以看出一种极度小心、“宁可监测千人,不可放过一个”的态度。

  抗击疫情,最重要的就是防患于未然。这或许,是一些地方的职能部门应该学习的。

  以上,只是本文的一些观察和思考,并不能准确回答“香港疑似病例为何比内地总和还多”的疑问,仅做探讨。

相关专题:香港,热帖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2 18: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