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吹哨人”李文亮病逝:维稳凌迟真相的中国故事

京港台:2020-2-7 06:37| 来源:转角24小时 | 评论( 61 )  | 我来说几句


“吹哨人”李文亮病逝:维稳凌迟真相的中国故事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疫情恶化!新冠病毒肺炎最新动态
专题:李文亮之死引爆国际舆论!

  

  图/李文亮(专题)微博

  【2020. 2. 07 中国】

  被当造谣的求救真话:揭发武汉肺炎,中国「吹哨人医师」李文亮病逝

  「政府欠李文亮医师一个永远迟到的道歉。」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中国疫情,6日晚间再度传来重创士气的沮丧通知——第一波对外揭发「武汉爆发了类SARS病毒」的武汉医师李文亮,6日晚间因武汉肺炎病逝,享年34岁。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等8名中国医生,曾分别透过社群网路对外发出「病毒警告」。但示警消息不仅遭到中国政府压制,李等8人还遭公安局约谈、被迫签下「训诫惩罚」。直到1月底,中国政府终于坦承疫情,8名吹哨医师才急获舆论「平反」。但李医师却1月8日出现发烧症状,之后又受限于武汉封城、医疗资源紧缩,一直到2月1日才确诊感染病毒。虽然病况一度乐观,但6日却急转直下。最终,没能等到官方认错,李医生就已病逝...甚至在他的心跳停止后,中国还再度引爆了一场「舆论维稳」争议。

  李文亮医生的死讯,在6日晚间22时,先由《环球时报》、《央视》等官媒证实。官方说法,李医师是在2月6日晚间因器官衰竭而「心跳停止」,享年34岁。消息传出震撼中国舆论,民间的各种悲愤、懊悔,甚至要求武汉公安厅下跪道歉的讯息,一度成为各大网路社群的「热搜」关键字。

  诡异的是,正当中国舆论开始因李文亮之死而悲愤的同时——6日晚间23时《环球时报》却又改口声称「医院已插上叶克膜(ECMO),李文亮医生仍在急救中」——但包括微博在内的中国社群网站,却开始管控「#李文亮」关键字的发文与搜索权限,只有或法人与企业认证帐户不断洗版「#李文亮仍在抢救中」,但其他的关键字都遭锁死。

  在各大官媒继续「叶克膜抢救中」的当下,世界卫生组织(WHO)却已在Twitter上公告李文亮的讣闻;与此同时,被迅速消失的另一波微信截图,更出现疑似李文亮医院同僚的悲愤控诉,声称李文亮的叶克膜「是心跳停了,人都死了才故意装上去」,他们指控院方领导根本不管李文亮死活,是看到网路舆论上炸了锅,才赶紧做作样子。

  「紧急掉了台机器过来,假装在抢救...抢救一个死人,现在的百姓哪有那麽好骗?已经走了,最终真相都会浮出水面(电视剧)。」

  「拖延几分钟,说还在抢救,这是控制舆论的老手段。这叫延宕情绪,直接公布死亡公众愤怒太大,要把愤怒转化为对奇蹟的失望。现在可不就是大家愤怒好很多了嘛。」直到2月7日清晨2点30分为止,武汉政府、中国官媒、以及李文亮服务诊治的武汉中心医院,都没有再更新任何抢救消息。

  

  图/美联社

  出生于东北辽宁省的李文亮,生前服务于武汉中心医院的眼科部。2019年12月初,武汉市江汉区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传出10数起「不明原因肺炎」,却刻意压住消息不对公布时,李文亮等人就是第一波看到资料、外洩武汉政府「压下疫情」的知情医师。

  在这份限制不得外流、名为《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文件中,武汉当局明确表示知情,并确认以华南海鲜市场为轴心的「高传染风险病毒」存在,却要求收件医院「不得外传」。但文件发出后,武汉医界却先后有多位医生透过社群网路,对外发出警告——包括李文亮在内。

  一开始,接获疫情警告与检验报告的李文亮,先是惊讶于「类SARS病毒的重新出现」,接着就不假多想地将通报资料,传上了医界同学的微信群,毫无保留地警告大家有可能重演「人传人」的SARS大爆发险境: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上传院方的诊断证明与患者肺部X光片)...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

  「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但李文亮的提醒,很快地就被传遍全武汉、全湖北、全中国。「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疑云,也顺着这波民间警告而开始引发香港(专题)、台湾(专题),以及全球医界的高度关注。

  

  图/美联社

  儘管在官方的事后褒奖纪录中,第一个发现并「向上通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有功医生,是武汉市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但真正对公众发出警告、向外界点破疫情并提出具体威胁证据的,反而是误打误撞、没作他想的李文亮——自此,李文亮遂成了揭发武汉肺炎危机的「第一位具名吹哨人」。

  「看到这些我感觉要倒霉了,可能会被处罚,因为这是敏感讯息,又在(湖北省)开『两会』的敏感时刻...。」李文亮事后对《财新》专访表示,自己传播讯息的第一时间并没做他想,只希望大家尽可能地提高警觉,直到微信截图疯传网路、火了,才回神自己已「搞出大事」。

  「我之前很生气,(这些人)截图还不打码!」在1月30日的《财新》专访中,已处于重症状态无法言语的李文亮,透过简讯对《财新》的记者覃建行表示:「现在看得澹一些,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为了提醒家人朋友。」

  李文亮的微信通知,在2019年12月30日传遍中国网路。翌日清晨,武汉健康卫生委员会就彻夜开会修理李医生的医院,并于天亮后对李文亮展开惩处。接着武汉市公安局就找上了李文亮,并在审讯中指控他违纪散播不实言论,当场画押、签下了自白的「不再造谣训诫书」——不久后,武汉官方更公开「闢谣」,声称已抓到包括8名「散播假恐慌」的「不肖医生」。

  一直到1月20日,湖北两会落幕、武汉疫情的扩散再也无法隐藏之后,中国中央政府才拉出「抗SARS老将」锺南山,向全国证实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性,以及高度「人传人」的威胁——自此,包括李文亮在内的「8名造谣医生」,才终于被一夜清醒的民意舆论给平反。

  「司法途径恐怕很麻烦,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烦,我很怕麻烦。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对我而言不那麽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不过此时的李文亮,却已奄奄一息地倒在加护病房。

  

  图/美联社

  李文亮在签下《训诫书》后,掩耳盗铃的湖北省政府除了扩大「维稳」以外,并未施以同等的力道积极防疫,致使疫情传染于不设防的环境下快速扩散。主职眼科的李文亮,也在1月8日的眼科手术时,接触到「已遭受感染但还未开始发烧」的带原患者,并透过极高速的院内传染,交叉染上了这种暂时无药可医的新型冠状病毒。

  在李文亮住进加护病房之后,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在1月23日宣布封城,1月30日留在武汉的《财新》记者团队透过管道连络上了已不能言语的李文亮,2月1日李文良的病毒检验报才终于判断是「确诊良性」,2月6日中国封城的范围扩大到了55座大型城市、辽宁省甚至全省「封省」——是夜,李文亮「心跳停止」的消息,才悲哀地传开。

  比较讽刺的,在同一天湖北省政府才特别高调地表扬了率先上报病毒疫情的武汉医生张继先,大张旗鼓地发佈新闻稿,寄给他「大功一支」;但除了中央官媒舆论对武汉惩罚「防疫吹哨者」的作法公开检讨质疑外,该如何个案处理被「民间平反」的吹哨医生李文亮?官方的态度就显得比较保留。于是当李文亮死讯传开后,中国舆论对于政府防疫无功的愤恨与怨怼,也就以疯传一句怒言作为亮点:「政府还欠李文亮一个道歉。」

  「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在《财新》的最后专访中,李文亮以简讯打字,无声地回答着。

  

  图/欧新社

相关专题:新冠肺炎,李文亮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4-3 19: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