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贴:海内外华人因谈武汉肺炎疫情而“反目”

京港台:2020-2-14 08:05| 来源:DJY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热贴:海内外华人因谈武汉肺炎疫情而“反目”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专题:疫情恶化!武汉肺炎最新动态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海内外华人(专题)的反应呈现两极分化。当海外华人试图和国内亲人报告他们在互联网防火墙以外看到的信息时,却遭到家人的不理解甚至反目。

  南加居民陈太太生日刚好在正月,往年在国内的父母和兄弟姊妹都会趁过年休息祝贺她生日快乐。今年却没任何人给她来信祝贺,“就想她们有多生我的气吧,感觉防我比防‘瘟神’还厉害”。

  原来是因为陈太太“和国内家人讲疫情,我大年初二就被我爸发信骂了。过了几天,我先生在我娘家的家族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我弟弟和他来往了几句,说他传谣,最后他们直接就把我先生从群里踢了出来,一家人都对我没有好态度。我想他们可能真的承受不了这些现实,宁可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最好了。中共的宣传实在是深入骨髓呀!这些日子,我们心情一直都不好,心里一直有种悲凉的感觉。”

  陈太太的老家是山东临沂,山东第一个封城的地方。

  昨天又跟我爸吵了一架

  北美华人e网论坛上一位网友说:“昨天又跟我爸吵了一架,这是冠状病毒流行以来的第二架。他还是坚持认为这次的病毒是美国的生化攻击,说美国人是世界上最坏的种族——明明自己境内流感已经肆虐到天怒人怨、哀嚎遍地了,死亡率比肺炎高多了,死的人比中国多多了,美国自己没执行力封城断航,一天到晚宣传中国的肺炎死了多少人,还有脸跟中国断航?还不给支援⋯⋯”

  “我说他消息闭塞。他说我被美国洗脑了,良心大大地坏,然后愤而挂电话了。”

  “他是从内心深处相信党、相信政府,觉得坏事都是美国人做的。搞得我也疑惑了⋯⋯也许我们在两个不同的平行世界?”

  表姐在微信给我说好自为之、各自安好——是啥意思?

  另一位网友说:“加入了家里的群,包括我家人和姨妈家一家人。我和表姐们都很熟悉。她们都是机关普通干部。前一段时间,有人在群里,贴了华(春莹)的发言说美国对中国没有实质的支持。我贴了几张图,说明美国对中国是有很多帮助,美国是中国的朋友。结果,有人就说不要传谣,要相信党。”

  “我退了群,觉得没啥意思。今天表姐发微信说,在美国不容易,你们要保重。我给她科普了一些共惨党的罪行和真相。结果她给我说,好自为之,各自安好。这是要跟我切割的意思吗? 如果是的话,我觉得也没必要跟她多费话了。”

  “这次病毒事件,对家族群里的人,很失望。看见的全是人民日报的调调。”

  精神科医生:中国社会患有群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纽约(专题)精神科医生杨景端认为,这种认知分裂现象起源于慢性“创伤后应激综合症”(PTSD)。

  他在2005年一次极具前瞻性的演讲《中国社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说:“你们海外的人可能都知道,当你跟大陆人讲一些你知道的消息时,他不爱听,甚至还跟你吵,还很生气。这叫认知分裂症——社会心理学上一个重要概念,描述了一个现象:当一个人面对两个互相对立的信息时,特别是当一个信息很残酷,他不舒服,很痛苦,又不能做什么,一做他的生命又有危险。他就必须要否定一个、进一步合理化另外一个。就看哪一个对他来讲更安全。所以他回避政治问题。一谈政治就害怕,这是慢性“创伤后应激综合症”(PTSD)。”

  他说中国社会存在一种群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而中共就是制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大师”:“它对生命的灭绝和对生存权利的剥夺,从建政一开始,每一次政治运动,三反五反、反右、镇压反革命,到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法轮功⋯⋯它一次一次地告诉人们:我会毫不犹豫地对你下手。它又有给你小恩小惠的权力。它控制了你的所有生活资料,给你分房子、提级、给你平反,它让你得到好处,但是有一个前提,所有这些好处都是在恐怖的框架之下,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最爱说一句话:人最大的人权是生存的权利,让你们时时刻刻感觉到:你的生存就在一念之间。”

  除了时时刻刻的恐怖威胁加上小恩小惠,让人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还必须有另外一个条件:舆论控制。

  杨景端说:“为什么中共千方百计地要控制笔杆子、控制舆论工具,就是让你的思想意识根本不会接受到第二种信息。除了它给你的,你不会相信任何人跟你说的话。这对它来讲就是生命线,就是制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一个重要条件之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小就要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所有的舆论都告诉你:只有共产党能把中国管住。”

  最后,当人们感到绝望、无路可逃、再努力也是徒劳时,就会产生匪夷所思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加上一次又一次的运动,让中国人民反复受到创伤,反复感受恐怖,使得他们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永远得不到康复。

  尽管如此,杨景端认为:“我们中国人既没有疯也没有病,只是太热爱(电视剧)生命了,太想活着了。否则我为什么要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啊?不就是为了活下来吗。只好认同共产党以求生存。”

  为此,杨景端呼吁海外华人对大陆同胞要有耐心:“不管他现在对你的说法做法,是什么样的态度,我们不能够责备、嘲笑、谩骂、或者施加压力。我们要让他们始终感觉到,我们在支持他们,我们理解他们。我们千方百计地想要他们知道真相。至于说他愿意接受到什么程度,那应该是他自己有一点时间和空间来做。我们一定要揭露施暴者的邪恶和伪善。特别是伪善。让所有中国人知道:你(中共政府)给我发工资是应该的,那本来就是我的劳动所得。你没有权力来杀我。最残暴的人就是最虚弱的人。害怕的应该是暴君而不是我们。”

  被国内家人踢出群的陈太太说:“现在国内亲戚都不理我们,我暂时也不想和他们联系,看看后面事态发展的情况再说吧,现在我们老家那只是封闭管理了,死的还没有那么多,也许只有事到临头了,他们才会害怕。”

相关专题:华人,华裔,武汉,武汉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7 04: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