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谷歌前CEO:重新振作起来!硅谷可能会输给中国

京港台:2020-2-29 03:40| 来源:纽约时报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谷歌前CEO:重新振作起来!硅谷可能会输给中国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国公司和大学的创新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我们的车库创业公司、甘冒风险的创业者和勇往直前的学者,在探索着科学和技术领域的新发现。但这不是故事的全部。

  硅谷的许多领导者——包括我——都是从获得联邦政府的资助开始的。我在1970年代和80年代在计算机科学领域的研究生工作,部分是由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和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资助的。

  但是近年来,美国人——包括硅谷领导者在内——为了确保美国在新技术方面的全球领导地位而对私营部门注入了过多的信心。现在,我们正与中国进行一场技术竞争,这对我们的经济和国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作为创新与国家安全方面的两个政府专家组的组长,我已经意识到这一现实。政府需要以严肃的态度重新振作起来。

  在重要趋势上,我们处于不利地位。例如,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领先地位岌岌可危。人工智能将开拓从生物技术到银行业等所有领域的新前沿,在国防部门也是重点课题。在人工智能领域处于世界领军地位,对于发展我们的经济和保护我们的安全至关重要。最近一项涉及100多个指标的研究发现,今天的美国远远领先于中国,但将在五至十年后处于落后地位。中国的超级计算机数量是美国的将近两倍,已部署的5G基站的数量大约是美国的15倍。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预计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总投资将在10年内超过美国,而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体量预计也将超过美国。

  除非这些趋势改变,否则在2030年代,我们的对手将具有更大经济规模、更多研发投资、更好的研究、更广泛的新技术部署以及更强大的计算基础架构。

  我带领的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独立联邦委员会最近得出结论,如果其他地方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进步超过了美国公司和美国政府,并给我们的竞争对手以商业和军事上的优势,“给美国造成的劣势可能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全球稳定”。对于其他新兴技术也是一样。

  并且,它还有着更广泛的影响。美国人应该警惕生活在一个——在科技与独裁统治的关系上——由中国视角所塑造的世界中。在面对威胁自由民主的技术变革时,自由社会必须证明自由民主的适应能力。

  美国战略应包括那些?政府应首先确定所有新兴技术领域的国家重点事项,特别是关注可增强我们国防和安全的研究领域。白宫本月的预算要求到2022年将在两个领域——人工智能和量子信息科学——的非国防研究经费增加一倍。这是可喜的消息,但是国会应该更进一步,在例如生物技术等更广泛的新兴领域进行类似的经费增加。

  在组建实验室和研究中心的机构能力时,我们应该计划在以上这些领域增加一倍的资金。这些资源应支持国家科学基金会、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能源部和其他发放研究经费的机构。同时,国会应满足总统提出的70年来最高水平的国防研发经费要求,而国防部应将这些资源投资到人工智能、量子物理、超音速技术和其他高优先级技术上,以创造领域水平上的突破。

  我们应该通过增加政府提供给私有公司的带宽,来催生可与5G网络技术领域内领先的中国公司华为(专题)竞争的对手。

  我们需要政府和产业之间建立前所未有的伙伴关系。例如,应该建立一种合作伙伴关系,让大学研究人员和学生可以用上廉价的云计算。斯坦福大学的新提议“国家研究云”(National Research Cloud)为该目标提供了一个思路。

  我们应该通过创造更灵活的方式来加速新发现,为最有前途的研究人员提供多年资助。这会为科学发现开辟更长远的道路。

  我们应该大力培养有前途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吸引更多的全球技术专家来美国。在美国工作的大多数拥有研究生学位的计算机科学家都是在国外出生的,目前在美国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的大多数研究生也是如此。他们是国家力量的源泉,其中绝大多数人希望留下来,为美国的创新做出贡献。我们必须使他们能够更容易地留下。没有必要等待全面移民(专题)改革:我们现在就可以改变高技能人才的移民程序,以减少官僚主义、积压和不确定性,这些都有可能将科技人才推向其他国家——包括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

  最后,我们必须解决美国人对隐私、安全、算法偏见、技术标准以及新技术对劳动力潜在影响的担忧。如果美国公众不相信新技术的好处,这些疑虑将阻碍我们前进。尽管做出了认真的努力,但科技界并没有令人信服地证明它可以自我调整。人工智能广泛的社会影响尤其需要政府的参与。

  当然,我们在与中国人竞争的同时,也应该与他们合作。在许多领域,合作可以帮助所有人——例如使用人工智能,在应对气候挑战、太空探索、救灾和流行病等方面采取措施。

  这些建议是根据我最近在产业和公共服务方面的经验提出的,但它们的灵感,来自年少之时潜移默化而成的信念:明智的联邦战略可以刺激创新、推动私营企业和重振美国的领导地位。

  最终,中国正在竞争成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者,而美国这样下去是不会获胜的。一个大胆的、跨党派的倡议给我国的技术优势带来的大幅提振,将是许多专家不曾预见的。成败不只是关系到企业的盈亏和军队在战场上的优势。我们必须证明,这些新技术可以促进个人自由,巩固自由社会。要让美国模式获胜,美国政府必须发挥领导作用。

相关专题:Google,硅谷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5-25 13: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