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称对自己身为亚裔感“羞耻”被炮轰 杨安泽回应了

京港台:2020-4-9 12:06| 来源:纽约时间 | 评论( 101 )  | 我来说几句


称对自己身为亚裔感“羞耻”被炮轰 杨安泽回应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昨日,与杨泽颇有渊源的 NextShark.com 网站创始人Benny Luo专访了风波中的他。经作者授权,我们现全文翻译刊发。标题为编者所拟。

  

  

  文 | Benny Luo 访问 Andrew Yang

  译 | 老崔

  

  图片来源:NextShark

  上周,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重点指出针对亚裔社区日益严重的种族主义。

  这篇文章发表于4月1日,立刻遭遇亚裔对此的负面反弹,包括一些名人,刘思慕, 黄颐铭和史蒂夫.元。文章谈及杨是如何应对疫情的一些个人体验,但很多人则对杨提及的日裔在二战中参军来“表明自己是美国人”这个例子心生罅隙。

  文中的这段文字招致大量批评:

  “我们亚裔要以前所未有的各种方式拥抱并展现我们的美国性。我们该站出来,帮助我们的邻居,捐赠物资,投票,穿戴红白蓝衣物(美国国旗色),做义工,资助救援机构,为尽快结束疫情而倾力而为。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表明,我们是在国家危难之时能做贡献的美国人。

  展现出我们是解决办法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我们可以是解药。”

  很多人把此话解读为杨是要告诉亚裔,为了不被攻击和歧视,应该表现出他们是如何地“美国”。

  为了寻求更清晰的答案,我联系到这位前总统候选人 - 也是我的前老板 - 看看他能否厘清曲直,并谈谈把他置于显著地位的这场总统竞选。

  问:是什么促使你写那篇文章?

  杨:我们的国家此时正在受难。人民的生活支离破碎。对于亚裔,有更复杂的麻烦—— 有很多人错误地把病毒怪罪到亚裔头上,因而针对我们的种族主义在抬头。亚裔总是被指为“永远的外人”,即便我们是出生在此,从未有过其他的家园。这很伤人,因为“美国”本就是我们的归属地。我有不少朋友,家人现在都害怕露脸。我觉得我可以既能让大家注意到针对我们社区的憎恨情绪,也能让大家看到,亚裔也在前线为保障人们的健康安全而奋战。

  问:好像很多人质疑你文中的用词 - “American-ness"。你能解释一下为何如此措辞吗?

  杨:我意识到那篇文章没有说到位。我并非建议我们作为亚裔要做更多来证明我们是美国人。我们就在此地,属于此地,也会继续是美国结构中的一部分。

  对我而言,爱国意味着志愿活动,对邻里友善,帮助他人,和起表率作用。“穿戴红白蓝”(美国国旗色),其实是我们要开启的一个援助抗疫的倡议里的具体细节。现在回头再看,我真的不怨人们截取文章里几个措辞的字面意思,觉得“杨安泽以为反击种族主义的办法是穿上一面大旗子,凑上去证明自己是美国人”。我能理解他们。

  但说到底,我的行动号召是让大家站出来,来领导,来服务。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美国人而这么做,而是因为国家此时正需要我们,而我们能贡献的良多。

  问:从这次经验和与我们各类阶层的互动中,你个人对亚裔社区获得了那些了解?

  杨:现在我和所有人一样囿于家中。我猜你是在问关于这次总统竞选。我很幸运地在各处都遇到亚裔,从爱荷华,新罕布什尔到洛杉矶(专题)。我觉得我见识到了各个层面的人们,从乡村小店主到媒体高层。感受良多。我了解到我们(亚裔)有着极宽广的经验层次范围,但都为了我们的家庭更好而努力。我也见识到很多社区有了越来越强的亚裔自豪意识。这非常好。这也是此刻我们格外痛心的原因之一。

  我觉得我们都清楚我们社区面临的一个挑战是 “代表性”(representation)。你在各处都能感觉到,媒体上,政治上。甚至在最高处的政治层上,我也能未能幸免。我的支持者们曾计数媒体多少次弄错我的名字,把我排除在图片之外,甚至把我和其他亚裔混淆。被媒体抹去在多大程度上和我是亚裔有关?这我不能确定,但我知道,要与此类排挤抗争,首先要出场!做有意义的事情,以大大小小的方式为高于个体的理念站出来。

  

  Keene, New Hempshire, 2020-2-11: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在一个投票站门前问候手持标牌的支持者。图片来源:NextShark.com

  参选总统是迄今为止我人生中最重大的作为。我是为了推行一些极其关键的理念而这么做的,但另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提升亚裔,提升对(我们在美国社会)可能企及高度的集体认知。

  我对成千上万人的演讲过无数次 —— 我们像其他人一样有能力领导,同样爱我们的国家,我们同样“美国”。我的“American-ness”可能和你的不一样,这不就对了吗?我号召亚裔挖掘爱国心,把它变成自己的。这绝非随大流。这是在意想不到之处做该做的事情。也许这本身就超出了预想。我觉得我的竞选就是如此。

  我现在回想在我的竞选初期,我很少谈及种族。但后来我是那个在全国辩论台上剩下的最后一个有色候选人,事实上可能代表了所有有色种族,而不仅仅是亚裔。

  我曾说过,以最后一个有色候选人站在那里,既是荣幸,也是令人失望的现状。而且几乎不可能代表如此多样的群体。而在亚裔社区内,我也不可能代表如此多样的亚裔群体说话。但我觉得,我有责任成为其中的一个声音。这就是为什么对现今前所未有的针对我们社区的种族主义,我要发声。对某些人来说,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做到位,这让我心情沉重。我希望这个访谈能提供一些他们在寻找的深度思考。

  问: 当前全国各处的亚裔都面临着种族主义和攻击。在我们社区里有很多恐惧不安,你和你的家人对现在的局势是何感受?

  杨:这种情况令人心碎。我收到很多信息。昨天刚有一个亚裔店主告诉我,她都不敢露出她的面孔。我的孩子们还太小,不太明白病毒的其他问题,只是成天和爸妈在一起。伊芙琳和我尽力为孩子们,也为其他人做点事情。

  我的非营利机构 - Humanity Forward, 已经捐出了120万美元,直接送到人们的手里,帮助他们度过此次危机,还有更多后续。我们也会致力于这次疫情带来的心理健康问题。很多人因此次疫情丧生, 我们都受困于家中,但总觉得可以多帮助做点什么。因为不是医护人员,不能亲自到救援前线,人们可能会有无奈感,但我们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来帮忙。

  问:你对川普处理此次疫情有何看法,以及对他直至最近都在使用“中国病毒”的看法?

  杨: 我认为他使用这个词,是为了把对他执政失误的注意力转移开,且分裂美国民众。他从一开始就错误地处理疫情,这不仅限于口头表达上。用这个词是有毒性且危险的,完全不应该这样用词。

  

  Nashua, New Hempshire, 2020-2-08: 杨安泽在Nashua社区大学演讲。图片来源:NextShark.com

  问:对这篇文章招致的负面反弹,你是怎么看的?

  杨:首先,我相信,我们都明白正在发生的事情,都有共通的想法。文章没有透彻地说明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是“美国人”,种族主义必须被明确指出来,并极力反击。我自己经历过种族歧视,我们都曾经历过。

  再者,作为年轻一代,我被日裔美国人在二战中遭受的压制和囚禁所震惊,也为日裔组成的美国第442军团所展示的英勇而慨叹,这是美国历史上极重要而不为人所知的故事之一。我提及这些,完全出于敬仰,人们错会了我的出发点,我自然感觉很糟糕。如果人们觉得他们的无私牺牲没有正面的结果,这同样糟糕。

  在高中读到这些事迹对我是有积极影响的,并从此深刻于心。而当时日裔美国人所经历的囚禁,不公正待遇和种族主义作为国家的耻辱也不能被忘怀。

  所有的事情都不止一面,都有很多角度可以审视。我们有责任把它们完整地了解并呈现出来。我没能更好,更完整地表达这个本就复杂的主题,这是我的错误。

  在个人层面上,我深感痛苦,一些人很负面地看待此文,因为此文本意是要指出我们所遭受的种族主义,以及我们中很多人奋战在这次危机的前线。

  其实在竞选途中,我每天都面对批评。到后来,我觉得好像刀枪不入了,要不就迈不开步伐了。而围绕这篇文章的批评,我试图完全吸收消化。一方面,我也真心感激这样的对话,甚至对其中一些内容颇有灵犀(有些内容相当有创意)。

  另一方面,我也毫无预期地被一些刺伤震惊到了。我觉得这些来自于和我有类似成长经历(以一个瘦弱的亚裔孩子)的人们。如果你了解我的成长,那暗指我更“Pro-white"(倾向白人) —— 明显是荒谬的。我“Pro-people”。如果任何人要认真质疑这一点,我希望他们能给予我假定无辜的待遇。

  问:有人解决不同意,而有人则说你的意思被曲解了。如果还有机会,你会另择措辞吗?

  杨:回头再看,我会说清楚,那篇文章只是我们社区里,有强大声音支持的更大范围行动的一部分,是个团结和领导力的展示。

  现在还不能说太多,但等这个行动开启之时,人们会更清楚我所指的去向。我只是很多体验和视角中的一个。希望这个行动能有我们期望的积极影响,敬请期待。

  有人对我用了“羞耻”一词而觉得不舒服。也许用 “无力感”或“边缘化”这些词可能更好。我是意在认可这一事实 --- 其他人感受到的压力只会比我所感受到的更强烈。我碰到的多数人要么已经认得出我,要么熟悉我了。

  至于其他的,我觉得还是要植根于我们都能赞同的根本理念。我们社区现在经历的种族主义是错的,可鄙的。这场危机在很多方面把我们国家搞得支离破碎。我们现在要互相帮助。这是对所有美国人的呼吁,而非仅仅亚裔,这一点,不幸的是,在那篇文章里没有表达清楚。

  各种背景的美国人都要意识到这场疫情对我们社区造成的伤害,这是那篇给主流媒体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要传达的主题。

  

  Perry, Iowa - 2020-1-29: 杨安泽在Perry Perk举行的一次竞选活动中问候一个支持者。图片来源:NextShark.com

  问:对目前因反亚裔的言论而生活在惊惧中的亚裔,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杨:现在的情况对每个人都很糟糕。但要是你在自己的国家里都不受欢迎,那就感觉更糟了。即便艰难如此,我们不能让恐惧和仇恨占强势。我们必须找到有效的办法来参与。我很为亚裔社区在抗疫中的作为骄傲。我们占到“Crisis Text Line" 新增义工的25%;我们捐赠防护设备和食物;我们的网络平台让人们在社交隔离的当下仍能联络。我觉得在艰难时刻帮助他人是最好的行为。这需要所有人一起行动,所以我们最好团结。

  问:还有其他想说的吗?

  杨:感谢你提供这个机会, Benny!我感激从亚洲社区获得的支持,也为自己是社区一份子而骄傲。我希望我能让人们觉得,在这个国家,我们有更多的可能 --- 我在竞选途中一再被告知,(亚裔)的孩子们能看到我是多么的激动。时局虽艰,但团结起来,我们社区会继续为塑造美国的历史和未来而努力。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6-7 14: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