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煤老板:约不到女明星,我就约女主播

京港台:2020-6-4 00:34| 来源:显微故事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煤老板:约不到女明星,我就约女主播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最近一年,我曾给一个叫娜娜的女主播先后打赏了十几万元。当时她正和一个主播PK,眼瞅要输,正好我刚进直播间,她就央求我说,“完了完了,我要输了。XXX(我的网名)哥哥,快救救我。今天谁让我赢,下播后我就请他吃宵夜!”

  2如果不是被前妻发现我银行账户每月都有几千的扣款,并且查到了根源,是给女主播打赏,我想我还会一直隐瞒下去。前妻为了报复我,也拿着我们的共同积蓄给一个男主播疯狂打赏,甚至为了对方坚定地要跟我离婚。

  3主播行业,要靠才艺也要靠手段,但绝不是靠出卖自己。直播里的每一次打赏并非都带有什么目的。大部分给我打赏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和他们多聊几句,刷存在感。

  4我曾认为,我绝不会被销售话术引导。但那天晚上,我只在李佳琦的直播间听了 3 分钟,就下单抢了 4 瓶藕丁蛤花。就这,还是我抢了两次才好不容易抢到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主播的地方就会有打赏。

  到底是哪些人在给主播和直播平台买单?四位沉迷于直播的用户口述,他们当中有人沉迷于“抢便宜”带来的刺激感,也有“土豪(专题)”愿意花上万元打赏主播,甚至有人为了主播而离婚。

  直播间介于虚拟游戏世界与现实生活之间,给人带来真实的虚幻,也满足了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所得不到存在感和控制欲。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口述人:许庆军 男 48岁 煤矿老板

  追不到明星,给主播打赏还不行吗?

  一开始还不懂直播,当时我特别喜欢追星,当然主要是女明星。

  我生活在一个四线城市,干煤矿生意赚了点小钱。我年轻的时候,看明星只能靠电视,当时尤其喜欢那个在电视台有好几部热播剧的Z姓女星。

  虽然我也知道理想和现实要分开,但心就是痒痒,想要产生点交集。后来我通过各种关系买通了Z姓女星的经纪人,还进了她的粉丝联谊群。

  有一次,我一冲动就给她发了个五万元的专属转账“大红包”。她立刻收了,结果只是简单客气地回我一句“谢谢”。发完红包,我就后悔了,但是为了面子,咱肯定也不能要回来。

  为了能和Z姓女星有更跟近一步关系,我还特意给一个时尚杂志工作的朋友打电话,让她能在采访Z姓女星之余替自己多说好话。

  最理想的状态是,这个朋友可以和Z姓女星成为闺蜜,然后约她吃饭,逛街。当然,所有的费用我全包。

  结果我却遭到朋友一顿白眼。她说我的想法太龌龊,家里有着老婆还想追女明星。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单纯就是想和Z姓女星多相处会儿,圆自己一个追星梦。当然,如果Z姓女星愿意有进一步关系,我也不排斥。

  愿望最后没能实现,人家明星根本看不上我和我这点钱。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个做煤矿生意起家的小老板。再加上这几年经济不景气,我投资的几个项目也都折了,我的追星之路就这么断了。

  这几年,直播开始火了以后,我感觉又有戏了。就连以前经常和我一起喝酒撸串打麻将的弟兄们就都不爱出来聚了。大家都猫在直播间里看那些主播傻乐。偶尔几次聚会也是相互显摆自己打赏过哪些主播、比比谁的主播更好看。

  许多直播间里的小姑娘,长得漂亮还年轻,绝对不比明星差。关键是,她们都平易近人,不光陪你说话,打了赏就拼感谢你,让你感觉特别被重视。

  最近一年,我曾给一个叫娜娜的女主播先后打赏了十几万元。当时她正和一个主播PK,眼瞅要输,正好我刚进直播间,她就央求我说,“完了完了,我要输了。XXX(我的网名)哥哥,快救救我。今天谁让我赢,下播后我就请他吃宵夜!”

  我一听,赶紧送火箭,刷邮轮。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是啥心态,我就是啥心态。我打赏的女主播怎么能输?!绝对不能够啊!

  

  娜娜对我一顿赞美,让我的虚荣心一再爆棚,感觉人也神清气爽。当时我已经和娜娜相约在半个月后见面,我寻思,没准也会多发生点什么。

  但接下来,一连串的倒霉事接踵而至,让我对一切都没了心思。父亲肝癌住进了医院治疗,我媳妇又在回城的高速上遭遇了车祸,差点成为植物人,做了几次大手术才苏醒过来。

  为了救治家人,我散尽家财还借了不少外债。到现在还没还上钱,为此债主还在网上曝了我的电话号码。

  我再也没上过直播间,光看不打赏,更让我自卑。没打赏以后,那些主播和我就断了联系,也不知道她们现在还在拿着谁送的火箭,请谁晚上一起吃宵夜。

  口述人:冯优优 女 26岁 主播

  男主播拿到的打赏比女主播多

  有一个现象很有意思,男主播比女主播更吃香。

  无论姐姐妹妹都超级“疼爱” 男主播。有时候,身为主播的我去逛别的男主播的直播间,看到漂亮帅气的小哥哥都忍不住也打赏,礼尚往来一下。

  

  我有一个经常和我PK打配合的男主播好友A。给他刷礼物的姐姐们从不手软,这些“姐姐们”可比“大哥们”的打赏大方多了,姐姐花钱更果断,还常常不带太多目的性。

  有一次,A私下和我说,某某姐姐人很好,经常问他钱够不够花,不光线上打赏,线下送衣服鞋子数码产品,更时常1至2万得给他打零花钱。

  有天这个姐姐突然问他,愿不愿意跟她在一起(电视剧)生活,她还可以再给他开个公司。我这个朋友委婉谢绝了,她也很得体,没有再提过这件事。后来这个姐姐又找了别的男主播,最后还真的在一块儿了。

  别笑我朋友傻,我也曾经给一位要求私下见面和发展“关系“的大哥退回过十几万的打赏。

  确认退回的那一瞬,我真的有点肉疼,觉得到手的鸭子飞了。但主播圈子实在太小了,你的“大哥”也可能成为别人的“大哥”,那这些不正当的行为也很可能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不想挣这种钱。主播行业,要靠才艺也要靠手段,但绝不是靠出卖自己。直播里的每一次打赏并非都带有什么目的。大部分给我打赏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和他们多聊几句,刷存在感。

  我现在一晚上收入多则几千,少则几百,每个月至少能拿到5万左右。确实有些人会约主播吃饭、甚至提出一些无理要求,但这种人在任何社交平台都会存在,不局限于直播行业。

  我把自己看作一个销售,如果被别人抢走客户,客户不再喜欢你而“移情别恋”,那是你本事不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个社会很现实,你不动脑筋,粉丝就会流失。

  聪明的人一定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有很多主播为了营造打赏气氛,自己会掏钱相互打赏。

  直播最火爆时,有的直播间三个月内产生了35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但只有几万是真实的。主播签约后,公会和MCN公司也会为你操作引流,这都是直播行业内的日常经营手段。

  在各大直播平台的官方活动中,赢得名次的主播会得到平台的曝光度等资源支持,很多公司为了想拿到奖励,也会为自家的主播刷礼物。这是经纪公司和直播平台的“默契配合”,但又很容易带动人气,帮主播和MCN公司都获得更大收益。

  很多人都觉得女主播的钱很好赚,只要长的漂亮就行,其实亲切感和高情商更重要。现在生活节奏快,很多人很压抑,需要在直播间里得到释放。他们之所以喜欢主播,就是能得到陪伴和心灵上的慰藉。

  想让别人持久的喜欢就需要有技巧和方法,只有成为朋友, 让别人对你有亲切感、觉得你好玩,才能长久获得打赏收入。

  直播这个行业,不是任何一方主导而存在的,主播和观众彼此需要,这个行业才会存在。

  口述人:王宇航,男,32岁,新媒体从业者

  听3分钟李佳琦,我就买了4瓶藕丁花蛤

  我曾认为,我绝不会被销售话术引导。但那天晚上,我只在李佳琦的直播间听了 3 分钟,就下单抢了 4 瓶藕丁蛤花。就这,还是我抢了两次才好不容易抢到的。

  

  看李佳琦的直播纯属偶然。那天刷微博,看到有人说李佳琦当天晚上会推苹果的产品,抱着好奇地心态去瞧瞧。

  打开直播间看到李佳琦正在津津有味地试吃一款蛤蜊罐头。他先说自己是长沙人,这个罐头对他的口味,喝点啤酒很快就能吃完一瓶。我也是长沙人,偶尔在家也会喝点酒,觉得反正不贵就试试看。

  没想到,李佳琦喊:“3、2、1,上链接!”后,我优哉游哉地点开,商品居然罄售下架了。当时看到销量已经跑到 2500+,这还不到三秒钟啊!很快,李佳琦马上又补了库存,没几分钟再次售罄下架,量销是 2.5 万+。

  这震惊到了我个这没怎么看过直播的“老年人”。 场景化的形容、体验式的描述、还有便宜的价格,这可能很多也成为很多人下单的原因吧。

  朋友小宁也是李佳琦的“买单人”之一。她之前只在抖音刷到过李佳琦介绍美妆产品的短视频,感觉说话非常魔性,让人一下子就记住了,但还没有冲动让她直接去直播间抢购。

  小宁的第一次下单是因为朱广权和李佳琦合作的“小猪佩奇”直播。那次直播推荐的几个湖北特产,小宁一个都没抢上,感觉很懊恼。这让小宁更计较在直播中“能不能抢到”这件事本身,虽然可能当场直播没什么想买的,但能抢到心里就暗爽。

  

  李佳琦本身的话术也有很多讲究。一方面是美妆出身的背景,天生让观众更相信他对美妆产品选择的专业性。

  此外,他也很懂安利产品的卖点,比如一款防晒产品,在他嘴里就成了“如果经济条件一般,请把所有的投资献给防晒”、“用防晒比你用1万块的面霜更重要,防晒,是最便宜的抗衰老方式”。

  更多的销量也给李佳琦在和品牌商谈判时更高的话语权。大部分时候,李佳琦即便是没有拿下一线品牌的折扣价,也能够换到所有平台里最多的赠品。有时候赠品的价值甚至高于你所购买商品的单价,很难让人不心动。

  不知不觉,我和小宁都在李佳琦的直播间里囤了很多东西。家里整柜的零食、还有小宁家成箱的洗衣液、化妆品和纸巾,但都是冲动消费,抢到就爽到,到现在都没有用完。

  我总结了一下,给直播买单,首先是参与感,其次是让你感觉抢到便宜,而生活刚需则是最后一个备选。

  这么一看,感觉李佳琦跟小米最初的“套路”也挺像的。这或许也是李佳琦客单价基本在100元左右的原因:只有这个价位才能让最多的人花钱不心疼,买到也不会觉得太亏,让人不止一次在他这里买单。

  口述人:郭文韬,36岁,品牌销售经理

  因为直播,我离婚了

  我和前妻是青梅竹马,大学毕业第二年结婚。后来,我被公司外调到广州做销售经理,出差了一年半,这期间就出事了。

  那时候刚兴起直播,同事们天天没事净刷直播,而我长期在外地也没有精神寄托,也好奇地下载了APP。

  20岁的主播晓婷正好填补了那段时间我的下班时间。晓婷刚开直播没多久,直播间也没几个人,就有空和刚进主播间的我聊天。

  一开始我的心态是花钱找个人陪聊,也没有太多负担,但每次心情不好时都能得到晓婷在屏幕那头的宽慰,让我渐渐对她产生了亲切感,没事就想去直播间看看。

  给她送礼物、下班就找她聊天,成为了我的日常习惯。看着她的粉丝一点点增长,我也很有成就感,有种“自己看上的人也被别人认可了”的感觉。

  一来二去,我们加了微信,关系就这么从线上发展到了线下。如果不是被前妻发现我银行账户每月都有几千的扣款,并且查到了根源,我想我还会一直隐瞒下去。

  更狗血的事情是,前妻为了报复我,也拿着我们的共同积蓄给一个男主播疯狂打赏,甚至为了对方坚定地要跟我离婚。

  最终,我们还是去了民政局。回来的路上,我还一边开车一边和她生硬的开着玩笑说:“离婚证你先拿着,没准什么时候咱们又复婚了呢?”

  当然,我们最后都没和曾经喜欢的主播在一起,孑然一身。等我真正抽离开来,才发现那些主播也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他们也不过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赚钱的投机者而已,但这真金白银的打赏,到底换来了什么?

  进入主播的口袋,换来了我俩的离婚证,成为了我们为彼此成长买的单。

相关专题:美女主持,山西,主播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30 19: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