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省委书记连提三问 矿区多名官员被免引发官场地震

京港台:2020-8-17 13:45| 来源:瞭望智库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省委书记连提三问 矿区多名官员被免引发官场地震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青海省天峻县木里煤田非法采煤的盖子揭开后,一场严厉的整治风暴也随之而起。整治行动引发当地官场地震,多人因此被免职或调查。

  8月12日,青海省委省政府召开全省生态环境保护警示教育大会。据《青海日报》报道,省委书记王建军会上连提三问:“不保护好生态,青海在全国还有什么地位?不履行好责任,青海怎么向党和人民交待?不发掘好潜力,青海的未来有何出路?”

  王建军强调,要清醒面对生态环保的严峻性。形由人塑,势由人造,严峻的生态保护形势,说到底是人为造成的,必须拿人来说事,这是省委省政府的鲜明态度。

  文 | 佟西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原文首发于2020年8月16日,标题为《青海掀起矿区整治风暴,省委书记连提三问,诸多疑问仍待解》。

  1

  整顿风暴下多名官员被免

  青海方面态度鲜明,“必须拿人来说事”。话音未落,8月13日青海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委员、管委会原专职副主任兼原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李永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李永平多年来一直在煤炭、能源领域工作。曾任青海省煤矿安全监察局事故调查处处长、安全监察处处长等职。2014年调任青海省能源发展集团总经理,2017年3月任现职。

  李永平被查前已被免职。事实上此前已有多名官员被免职并接受调查。8月9日,青海省就木里矿区非法开采调查情况召开第二场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通报称,时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现任海西州委常委、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梁彦国(正厅级)与李永平对兴青公司非法开采问题,在监管上失职失责,负有主要领导责任,被免去所任职务,接受组织调查。

  同时,青海省纪委监委对负有监管责任的海西州委州政府、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管委会和省自然资源厅、省生态环境厅等地区、部门涉嫌失职失责的相关领导干部立案审查调查。

  对海西州有关监管部门和天峻县委县政府及有关部门涉嫌失职失责的问题,海西州纪委监委也同步启动调查核实工作。其中,3名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已被免职,接受组织调查。

  近日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一篇题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调查报道称,天峻县木里煤田存在大规模、破坏性的煤矿露天非法开采,自2006年至今持续时间长达14年之久,给当地的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破坏。

  非法采煤的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兴青公司)是民营企业。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政商人脉深厚,涉嫌非法开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

  报道称,马少伟政商人脉深厚,面对检查时总能提前知道消息,“省领导一离开,兴青公司便白天修复整理弃渣,夜间照旧采掘、出煤”。即使面对中央环保督查组亦如此。

  2

  隐形首富马少伟是谁

  这件事经媒体曝光后,“隐形首富”马少伟及其公司也因此备受外界关注。公司官网称其成立于1981年,是一家集矿产、房地产、酒店、农业为一体的大型产业集团。

  天眼查数据显示,该集团疑似家族企业,有马少伟、马登科、马绍雄和马绍云4名股东,其中马少伟占股40%,疑似实际控制人。集团对外投资11家公司,实际控制22家公司。

  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宗博曾与马少伟有过合作,同时也因矿权事宜与其有过争端。他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兴青公司是家族企业,马登科与其他三人是父子关系。

  此前媒体提到,马登科曾任青海省政协委员。金宗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马少伟也曾向其夸耀过,称马登科当过青海省政协委员。

  一家与兴青公司有关联的公司官网介绍称,马少伟是西宁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当选时间是2001年3月。

  金宗博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了马氏家族的发家历史。马登科本是西宁郊县的农民,上世纪改革开放后逐渐进入工程建筑领域。从包工头做起,逐渐发展壮大,后来成立了工程公司。

  真正发家是从参与建设西宁的国贸大厦开始的。据金宗博介绍,当时马家本来没有钱,后来筹到垫款才拿下了项目,也由此与当地政府部门建立了联系,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跨越。

  期刊《中华儿女》(青联版)曾刊登题为《志在振兴青海的“兴青”人马登科》的文章称,1979年春,马登科一把瓦刀闯天下,采取“滚雪球”的办法,将挣到的钱除发工资外,积极添置机械设备,培养人才,壮大队伍,在西宁承接了更大的施工任务和建设项目。

  后来又到美国考察过,业务范围除建筑施工外,逐渐拓展至木材综合加工厂,水泥预制构件厂,汽车钢板厂等领域。文章还提到马登科乐于捐资助学,曾捐建一幢700平米教学楼。

  金宗博表示,马少伟又在马登科奠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产业和业务,积累资本。再之后双方在煤矿矿权方面有了纠葛,诉讼官司延续至今。

  2005年12月《乡镇企业导报》介绍称,兴青公司在总经理马少伟的领导下,已发展成总资产15700万元,员工千余人的大企业集团。

  3

  

  诸多疑问仍然待解

  木里煤矿整顿引发当地官场震荡,截至目前至少有2名厅官被免,多个相关部门的官员正接受调查。然而追问不能停止,相关疑问仍待解答。

  比如兴青公司为何能在当地经营14年之久,为何能躲过中央环保督查组两次检查,又是谁在为其通风报信;兴青公司有没有保护伞,如果有那么保护伞是谁等等。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廉政法治中心主任魏昌东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无论是授权者还是权力的监督者,任何一个能够坚守并规范行使权力,都不会出现这种结果”。他认为“该案很大几率存在权力滥用与权钱交易的行为。”

  他进一步补充说,像这种情况(非法采煤)长期存在了14年,其背后涉及的方面,以及权力的属性、位阶都可能是比较高的。权力的管理者、监督者、授权者,只要跟特定的权力相关联的,都有必要调查判断是否存在滥用权力的情况。

  一位当地官场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次青海的动作迅速而果断,相关的监管部门官员很快就被免职,而且发布会的规格也很高。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兴青公司非法采煤曝光后,青海方面随即成立了以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杰翔任组长,三名副省长任副组长,12个省直部门和相关地区主要负责同志参加的“媒体报道木里矿区非法开采情况专项调查组”。

  之后,青海又成立了由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任双组长的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履行组织领导、统筹协调和科学治理、整体推进的职责,守住青海生态环境只能变好不能变坏的底线。

  青海省纪委书记滕佳材在此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到,“调查中,如发现兴青公司非法开采背后存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无论涉及到什么人、什么层级,将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三年前被中央通报,声势和力度空前的问责风暴,开启了祁连山史上最大规模的生态保卫战。《经济参考报》记者持续两年多的跟踪调查发现,通报追责高压之下,祁连山生态保护总体取得成效,但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非法开采并未根绝。大规模、破坏性的煤矿露天非法开采,正给这片原生态的高寒草原湿地增加新的巨大创伤,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和祁连山水源涵养地局部生态面临破坏。

  记者多方调查证实,制造这一区域生态灾难的,是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公司”)的私营企业。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背景下,兴青公司在木里聚乎更煤矿的非法开采也未受到撼动,时至今日其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仍在进行掠夺式采挖,生态旧债未还又添新账。

  

  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后伤痕累累的山体。记者 王文志 摄

  

  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现场。记者 王文志 摄

  文 | 王文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经济参考报”(ID:jjckb-wx),原文首发于2020年8月4日,标题为《经参调查·锐度 | 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

  1

  “开膛破肚”式采挖触目惊心

  海拔4200米的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田,地处青海省天峻县,紧邻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是祁连山赋煤带的资源聚集区,为青海唯一的焦煤资源富集地。木里煤田由四个矿区组成,聚乎更煤田由七块井田组成,聚乎更一井田是其中面积最大、储量最多的井田,焦煤储量近4亿吨,兴青公司非法开采活动集中于此。

  2020年7月下旬初,记者第三次探访聚乎更矿区东南侧的一井田煤矿5号井。兴青公司采煤区内,数台挖掘机和装载机正在紧张作业。满载煤炭、渣土的重型自卸车一辆紧接一辆,沿着矿区简易道路逶迤爬行;回行的空车则一路狂奔,扬起漫天尘土。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兴青公司有四个采煤队、120台机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开采作业。

  在兴青公司露天开采现场,放眼望去,“开膛破肚”式采挖形成的巨型凹陷采场,自东南向西北方向蜿蜒5公里,形成一条宽约1公里、深达300米到500米的沟壑,犹如在高原湿地上劈出的一道巨大伤口。开挖剥离出的地下冻土、岩石、煤矸石,在矿坑附近堆起四五十米高的渣山,掩埋了大片草地。

  2019年4月26日,记者曾以运输车司机身份通过重重盘查,进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目睹了兴青公司与上述情景几乎相同的开采场面。

  2019年7月8日,记者再赴木里聚乎更矿区,在兴青公司矿区驻地门口看到,两个多小时,75辆满载煤炭的重型半挂车从兴青公司采煤区呼啸驶出,每辆车装载至少50吨,源源开往八公里外的木里火车站煤炭货场。

  时隔一年多,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的采掘面,向西北方向快速扩展。记者置身于此看到,远处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湿地、珍珠般洒落的羊群和白雪点缀的山峰,近处则是一片狼藉的煤堆、渣堆和触目惊心的巨坑,对比之下像是绿色的高原草甸被遽然撕裂,黑色煤炭和渣土如伤口处外翻的血肉,令人不忍直视。

  2

  14年非法开采获利超百亿

  据记者调查,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活动已持续14年。

  2005年至今,兴青公司参与了木里煤田三轮煤炭资源整合,先后加入了松散型的青海木里煤业有限公司、青海天木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青海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整而不合”,实质是兴青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青海兴青天峻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天峻能源公司),单独自行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5号井实施煤炭开采。

  记者从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截至目前,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均未取得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其开采行为属于非法盗采。

  此前,马少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其长期以来都在参与木里煤田三轮煤炭资源整合,整合一直未能全部完成,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都“停产配合整合,没有生产”。

  而根据青海省政府青政(2011)93号文件,2011年度兴青公司上缴税收33271万元。另据青海省政府青政(2012)61号文件和2013年7月青海省财政工作会议披露的数据,2012年度兴青公司上缴税收4.12亿元。当地专业人士据此测算,自2006年底到2014年6月底,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优质焦煤2000多万吨,收入110多亿元。

  记者从兴青公司内部获得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测算,该公司2007年至2014年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炭产量数据显示:2007年煤炭产量270.88万吨,2008年煤炭产量288.77万吨,2009年煤炭产量275.51万吨,2010年煤炭产量112万吨,2011年煤炭产量359.69万吨,2012年煤炭产量445.41万吨,2013年煤炭产量185.5万吨,2014年煤炭产量113.47万吨,年煤炭产量270.88万吨;2007年到2014年合计采煤2051.23万吨,收入110.19亿元。

  此外,专业人士根据相关资料测算,2015年至2020年,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采煤500多万吨,收入约40亿元。

  记者从兴青公司内部获得的2019年11月26日至12月29日《挖机挖煤结算表》显示,在此约一个月期间,10台挖机合计产煤11.25万吨;2020年5月26日至6月25日《自卸车车数统计表》显示,此期间产煤4.1万吨。

  由此可见,自2006年到2020年的14年间,兴青公司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万吨,获利150亿元左右。

  3

  两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仍不收手

  青海木里煤田违法开采、过度开发破坏草原湿地生态环境,曾引起广泛关注。从2014年8月开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矿区的煤矿全面停产整顿,采取露天采坑边坡治理、渣土复绿等措施修复生态。

  马少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的环保工作得到省政府肯定,作为生态恢复治理样板,经验在木里矿区推广”。

  而据知情人士称,2014年8月19日,青海省委、省政府领导带队到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现场办公,指导督办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工作。省领导一离开,兴青公司便白天修复整理弃渣,夜间照旧采掘、出煤。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兴青公司打着矿区生态治理修复的旗号,继续实施大规模非法开采,当地人士称之“边修复、边破坏;小修复、大破坏”。

  记者获得的兴青公司内部资料显示,在木里矿区整治风声(电视剧)趋紧的2014年,该公司从聚乎更一井田煤矿采煤113.47万吨。

  2016年2月,中央有关部门《关于青海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调研报告》引起高度重视后,青海省政府出台木里煤矿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整治工作进入最为严厉的时期。相关资料显示,就在当年,兴青公司从聚乎更矿区一井田采煤100多万吨。

  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记者获得的大量图片、视频资料显示,此期间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的非法开采仍旧热火朝天,停采时间仅一周左右。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督察组到天峻县开展下沉督察,兴青公司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开采停了三天,督察组离开的第二天即恢复开采作业。

  “每逢领导前来视察、检查工作和执法检查,兴青公司就临时停产一两天,并将采煤机械设备全部转移到渣山整形工地,用矿渣堵死通往采煤区的道路。”兴青公司内部知情人士对记者说,经常是白天迎接检查、夜间组织开采,或者上级领导、执法人员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恢复生产。

  记者了解到,为了应对青海省执法部门的监督检查,2020年7月28日起兴青公司停产四天。31日下午14时左右,检查人员离开,16时兴青公司即通知各采煤队恢复当日夜班开采。

  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通常情况下公司24小时作业,但每次有领导和执法人员前来矿区,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消息,将矿体和挖出的煤炭或用土掩盖,或用绿色盖土网予以覆盖,看似绿色草坪;检查人员一离开,立即恢复作业。

  就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问题,记者致电马少伟,马少伟表示:“煤矿一直在停产着呢。”

  4

  “破坏性”开采暗藏巨大生态“黑洞”

  木里煤田储藏我国稀有煤种优质焦煤,该焦煤发热量通常在6600大卡以上,是不可或缺的炼焦用煤。青海人形容这里的煤炭品质好到“用一张纸都能点燃”。

  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勘察报告显示,其下一层煤层平均厚度17.24米,下二层煤层平均厚度11.41米。按照矿产资源法律法规和煤炭工业技术规范,露天煤矿煤层厚度超过6米的,回采率须达到90%。

  相关煤炭开采专家对记者说,为了追求效益尽快最大化,兴青公司开采只吃“白菜心”,仅采特厚煤层这一层,薄煤层、地质构造比较复杂的煤层基本上弃之不采,回采率不足15%。

  对此,业内人士痛惜地称为“采一吨扔五吨”,如此采富弃贫、采厚弃薄、采易弃难,导致优质煤炭资源在兴青公司挑肥拣瘦的开采过程中,被白白扔掉80%。聚乎更一井田5号井储煤1.55亿吨,兴青公司采掘最深处已达500米,采掘范围已过多半,超过6000万吨煤炭资源被兴青公司白白扔掉,相当于年产300万吨大型矿井的20年产煤量,估值高达360亿元左右。

  青海大学一位参与以木里矿区为试点的高寒矿区植被恢复项目研究的专家对记者说,木里矿区分布着大片冻土及高寒草甸等湿地植被。聚乎更矿区所处的位置,既是黄河一级支流大通河的源头所在地,同时也是青海湖入湖径流河重要的发源地,粗放野蛮开采破坏的不仅仅是矿区周边,随之而来的草场退化和地表荒漠化,将导致黄河上游和青海湖区域生态环境的恶化。

  就兴青公司“掠夺式、破坏性”开采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连呼“痛心疾首”。他说:“木里煤田区域生态极其敏感和脆弱,大规模无序探矿采矿使得成千上万年形成的冻土层被剥离,水源涵养功能减弱或消失殆尽,将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可逆转的干旱化。”

  张宏福表示,兴青公司十几年来无科学的施工组织设计和规范施工作业,不仅破坏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而且使优质焦煤、可燃冰等不可再生资源遭受毁灭性破坏,有关部门必须予以彻查。

相关专题:地震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0 15: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