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两男子奸杀英国游客获死刑 DNA检测查了3年才吻合

京港台:2020-8-19 11:33| 来源:泰国网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两男子奸杀英国游客获死刑 DNA检测查了3年才吻合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华舆讯据泰国网报道 2020年8月15日,泰国国王的大赦令公布,整个泰国,大小监狱,一共4多万名囚犯拿到“皇家赦免令”,直接释放,另外还有20多万名囚犯获得减刑机会。

  

  那天,曼谷的牢房,可谓“喜大普奔”。

  当年带头示威的红衫军领袖、曾攻击当局的电视台媒体人、前内阁副总理、部长级、政要高官、知名企业高管等人,大多数也在赦免中受益。

  

  赦免名单当中,当年轰动全泰,强奸、谋杀英国游客的2名缅甸囚犯也在其中。

  法令上写着——他们的死刑取消,改为,无期徒刑。

  

  这条消息扩散后,泰国人一知半解,缅甸人表情复杂,隔着屏幕的外国人,当然也无法在“惩恶扬善”的既定思路中倒过来参透.....

  是的,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今日,沿着事件的完整时间轴和疑点,我们一起来重新认识2014年的泰缅大案。

  

  泰国警方:两名缅甸人当场承认了罪行

  2014年9月15日

  泰国警方在素叻他尼府“龟岛”景区发现了2名英国游客的尸体,分别是24岁的David Miller(男性)和23岁的Hannah Witheridge(女性)。

  

  两人死状恐怖,身体多处骨折,头部碎裂。女游客死前曾遭强奸。

  

  2014年10月2日

  泰国警方逮捕了缅甸工人 Win Zaw Htun 和 Zaw Lin(两人当时年龄均21岁),他们在龟岛一家餐馆工作。

  

  警方审讯员称,两名缅甸人当场承认了罪行,还在事后还原了案发情景。

  

  直到如今,那本警方笔录依然饱受争议。

  “你在哪里强奸英国女游客?”

  “在这里,我就这样骑着,压着........”

  “为什么这样做?”

  “劫色,灭口”

  

  2015年9月1-2日

  两名缅甸工人向法院求助,称泰国警方在审讯过程中动用私行,对其实施殴打,逼迫认罪。

  

  缅甸工人在监狱写下了《申诉》:

  

  关于这件案子,我们非常感谢世界各地帮助我们的人们,这个案子和我们真的没有一点关系,我们没有杀人也没有侮辱伤害他人,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关于这个案子我们只想要公平,我们也期望着能够给我们公平公正的判决,现在的我们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却被无辜关押在牢里,毁了我们的青春人生。我们是那么的想念家里的父母,在此非常感谢那些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父母的人。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事情是我们做的。

  2015年12月24日

  苏梅岛法院宣布结果,缅甸人士 Win Zaw Htun 和 Zaw Lin,因谋杀和强奸罪名成立,判处死刑。(下方配图:泰国“龟岛”案发地)

  

  期间,泰国调查组还在15个月内收集了两名嫌疑人的其他犯罪证据,如:非法移民(专题)、盗窃罪等。

  

  法院判决现场,死亡英国游客的家属称赞泰国司法公正,感谢法院的裁决。

  

  两名缅甸疑犯的家属在收到消息后多次在哭喊中晕厥,始终认为涉案的两人从小怕事胆小,不可能犯下伤天害理的罪行。

  

  法院判决后,泰国驻缅甸大使馆遭仰光人民包围,5天内游行人数不断上升,在场人士纷纷举牌抗议示威,要求泰国法律释放缅甸劳工,继续调查。

  

  由于游行势力过于强大,导致泰国驻缅甸大使馆宣布暂时关闭。

  

  2016年5月23日

  由缅方领导的辩护律师团队针对苏梅岛省法院的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2017年3月1日

  上诉后,苏梅岛法院维持原判,缅甸人士 Win Zaw Htun 和 Zaw Lin,因谋杀和强奸罪名成立,判处死刑。

  

  2017年8月21日

  被告律师团队对法院判决提出三项质疑:

  泰国警方逮捕及调查过程中涉嫌不规范操作,未及时公开关键线索;

  审问过程中,涉嫌殴打嫌疑人,逼迫其认罪;

  死者DNA及嫌疑人DNA第一现场证据收集程序与国际标准背道而驰,保存不当,未邀请国际第三方介入监督作证。

  

  2019年8月29日

  泰国最高法院:两名被告死刑,择日执行

  

  2019年10月24日

  两名缅甸罪犯在监狱提出抗议,要求向泰王国十世王递交“大赦免请愿申请”,请求将2人的死罪改为无期徒刑,请求皇家特赦法令开恩。

  

  2020年8月15日

  泰国十世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国王诞辰庆祝之际大赦天下,2名在泰被判死刑的缅甸劳工因行刑前在监狱表现良好,在监狱审批呈递后,得到国王赦免减刑,从死刑减至无期徒刑。

  

  此案证据的三大争议点:2名缅甸劳工到底是不是“替罪羊”?

  很显然,泰缅在此案的立场之争,也就是“替罪羊与否”之争,以下为本案3大争议点:

  第一争议点:泰国警方是否殴打缅甸劳工?

  2015年,2名涉案的缅甸劳工向法院表示他们遭到了殴打,泰缅民众纷纷要求严查此事。

  泰国法院当时的做法,是将2人及时转移到公立医院接受体检,做了CT胸透,内脏检测,皮肤检测,唇齿口腔、肺部、肛门、毛发缺损程度等等等等,均做了完整的检查,但没有发现任何伤痕。

  

  泰国警方遂公开回应:“请缅甸人民放心,我们真没打人,我们是清白的。”

  但缅方的态度是,没伤痕不代表没痛苦,例如冰冻,使用枕头按压击打、头套塑料袋等方式,也会让人感觉到痛苦。

  

  第二争议点:精液DNA与尸体周围DNA为什么一开始不吻合,后来就吻合了?

  这一点,算是泰国警方最不能让人信服的环节。

  首先,两名缅甸人被抓捕后,警方要求立即比对DNA,然后查出个“亚洲人DNA精液”,警方就大张旗鼓地说:你看,还说不是你俩干的。

  这件事,被部分泰网民嘲笑为“亚洲人=缅甸人”。

  

  其次,两名缅甸人在当地一处工厂上班,以体力活为主,DNA会在办公地点及职工宿舍残留。但是当警察比对现场DNA样本后发现,无论敲人的凶器还是双方的衣物DNA,又或是案发地烟头DNA,都与缅甸人所在工厂的无关。

  结果泰国警方推测,怀疑是缅甸人作案后拿海水浸泡,销毁了证据。

  

  到了最后,DNA的检测环节过了3年,2019年警方突然敲定:

  尸体残留的精液DNA最终检测化验出炉,与缅甸嫌疑人DNA吻合,犯罪证据确凿,嫌疑人也承认了犯罪事实。

  泰国法院顺理成章裁决:那两个缅甸人!死刑!

  

  第三争议点:第一现场太多游客走过,取证为何不让国际第三方组织介入公证?

  据当时的泰国法医查林透露,案件发生后,警方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而是接到报案后才有所行动。

  这意味着,所谓的“第一现场附近环境”,根本不能算是严格意义的“第一环境”,从案发到警察去封场的数小时内,无数不知情的游客途经此地,并且案发之前也有游客四处往返走动。

  

  这是最简单,最基本的常识,而泰国警方在该环节没有采用国际标准还原现场。

  在“粗现场”取证,显然对疑犯不公平。

  最重要的是,泰国当时计划邀请新加坡及英国第三方法医机构入场见证,但由于宣判仓促,此处信息公开与公众脱节。(下图:缅方介入,要求公正调查)

  

  2019年,泰国法院对此的回应是,关于第三方公证问题,泰方已邀请多家国内外机构参与核对确认,不会存在漏洞。

  但据泰国国家报业协会信息检索,目前公众依然无法知道机构的名称,以及“参与核对确认”的时间点。

  至此,这场由泰方主导的涉缅案子,因为漏洞,成为了“泰缅之争”。

  

  要说缅甸人真的没作案,那么泰国警方死咬DNA检测证据是怎么回事?

  可要说泰国警察绝不会搞出“冤假错案”,那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泰国别的地方不说,就说这个案件的“龟岛”,有多少诡异而又没下文的案件?

  来,泰国网调出了龟岛警局所有的“糊涂案底”,我们来数数——

  2012--2014年,3年17起无进展案件,这里不展开了;

  2014年瑞士男子龟岛离奇失踪案件,警方称放弃寻找;

  2015年23岁英国女游客离奇死于住宿地案件,死亡多时警方才到场,死因有待调查;

  2016年英国男游客死于酒店游泳池案件,落水前已死,死因有待调查;

  

  2017年3月初23岁的俄罗斯女游客离奇失踪案件,日后在海底捞出一具尸体,警方说可能是男的,但是也认为应该就是失踪的那个俄罗斯女性,此案虽进入了DNA阶段,但至今杳无音讯。

  2017年比利时女子离奇吊死,使馆介入,警方称保证跟进,接着家属焦急致电要求尽快查明死因,然而工作人员疑似在消息封锁动了手脚,导致家属在遗体认领系统都无法查询。

  

  总而言之,那段治安还未得到整改的时期,泰国媒体自己也把“龟岛”说成“死亡岛”、“鬼岛”。

  

  截至2019年12月《泰国行政数据》,龟岛全岛面积21平方公里,约1400人,以潜水教学中心及水上娱乐项目为主。但在2006年,全岛安保监控范围不到40%。

  这意味着,除了茂密树木就剩石头山脉的小岛,在早期要想报个警,满山飞奔半小时估计都不知道警察身在何方。

  

  这样看来,缅甸的质疑也并非毫无依据。

  法场如战场,一个公义,要么能站立,要么倒下,

  结果因为警方调查程序的不规范,证据斜着插在泰缅两国的舆论上,

  谁能说谁,有理无理?

  

  “泰缅之争”的深层分析:有色眼光的捕风捉影,哪国的网友都在为了荣誉而战!只是尘埃落定,为时已晚......

  在相对的范畴,以一国之体系对比另一国之程序,此长彼彼短,此起彼伏,仔细一看,似乎各国都有司法漏洞,这场为时已晚的“泰缅之争”也是如此。

  在这件案子的司法程序上,泰国的某处法律漏洞,放在缅甸,那或许会得到修复。

  而同一个案件如果全权交由缅甸介入审理,那么本国人审理本国人的顺理成章,又是否能做到血刃同胞祭公道的大义灭亲?

  缅甸为2名嫌疑人挺身而出的申冤之力,又是否会成为他国眼中的偏爱袒护之嫌……

  

  赦免令发生以后,泰缅两国的舆论之争可谓“飘渺而分裂”。

  缥缈,说的是两国网友在事后的评判实质,已经多半以“怀疑”作为依据,因为再无警方为此旧案重提,翻案再审。缥缈的舆论,只能是根据以往经验的猜想断定,完全挣脱了进展依据的根本。

  分裂,指的是此案舆论的立场繁杂,因着国籍问题延伸而更为失控(电视剧)混乱——

  2名英国游客,在泰国,被2名缅甸劳工杀了。

  

  之后,隔着国界的唾沫骂战背后,无论网络情绪升温至何种田地,各国人民所有的争执,也无非又回到了那个老话题:

  哪家的人民最善良,哪个国家遇到好人比重最大,哪个国家的警察做事最恶心,哪家的法院最易发生冤假错案...

  所以最后纵观评论区,基本上,泰缅两国的留言区,比的就是这个:

  网友A:“我家缅甸人,从古至今,小缺点会有,但绝非歹毒之人,怎么会杀人呢,泰国警察一定弄错了。我们缅甸人在泰国打工,经常被看不起,还要被欺负!”

  网友B:“什么?!你们缅甸敢和泰国比善良?疯了?我们一年1000万游客,一年一个‘微笑之都’荣誉称号,缅甸人善良,泰国人就不善良了?坏事都我们干尽?”

  网友C:“呵呵,作为在泰缅甸人的我,可以说泰国的警察是很黑的,而且是出了名的,不像我们缅甸,好警察很多很多,都是公正办事的。”

  网友D:“所以缅甸的司法健全了,现在要亲手指导泰国司法该如何公正了对吗?”

  

  这些“攀比”的言论,只会以个体网友为单位,接着不同的网友从自身的经历和遭遇出发,他们当中有几个人,他们所感知的泰国和缅甸就有多么“千变万化”,

  然而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他们,作为一国的人民,都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及同胞,在别国的眼中落下丑闻骂名,更不希望,自己会因为同胞的恶性事件被外人记忆深刻,进而还被统一贴上不光彩的标签,只因某一事,成为了“被代表”的代表。

  因此,在跨国案件之中,泰国的本能,是素叻他尼府辖下的旅游分局,迫切需要集合一切调查主力,尽快查明并制裁“2名杀害龟岛英国游客”的凶手,给国际公众一个交代,及时遏制因负面事件引发的游客倒退,以及旅业收入成倍损失。

  这件事中,全力恢复旅业治安形象,提升游客信心,就是泰国的立场。

  

  而对于缅甸而言,涉案嫌疑人的家属实在不愿意相信从小怕事温顺的两个儿子,在去泰国打工谋生不久后,突然就成了被人唾弃的杀人重犯。

  那么期间泰国的调查程序一旦存在缺陷漏洞,出现不合理、不严谨,很容易让缅甸产生一种寄托,甚至是一种归咎的发泄。

  不能接受审判结果的缅甸民众,多半会认为:“泰国这查法是否太草率了,再严谨些就好了,2名缅甸人或许真的是背负冤屈、屈打成招!如果再查清些,就能还缅甸人一个口碑清白和公正公道,就能让缅甸妈妈日思夜想的2个儿子‘失而复得’了...........为什么!泰国不给缅甸这个机会!判得如此模糊而仓促!”

  显然,缅甸舆论对于此事的立场,是责怪泰国不严谨的司法体系,藏匿着众多指鹿为马,冤假错案的嫌疑,以及暴力审问、收钱办事的无限可能性。

  

  泰国当然知道,也接受了来自缅甸的司法诉求。

  然而泰国法院依然还是坚持咬定“重要线索”将此案永久封印——死者尸体精液的DNA与缅甸嫌疑人的DNA吻合,那缅甸还有什么好说的?

  况且,案件发生在泰国,泰国当然有调查及制裁的完整权利。

  

  审判第一现场的DNA样本,是否有除泰国以第三方机构及时介入作证,已经无法考究了。

  当年的死刑判决,是2名缅甸劳工最后的结局。

  直到今年的国王大赦令,才彻底抹除了2名罪犯的死罪,转为“无期徒刑”。

  对泰国不了解的看客,可能会说“无期徒刑”和“死刑”没有差别。

  但了解此地司法体制的人,多半会知道“狱中表现良好”这一关键词,绝非浪得虚名。进监狱的人,只要脑中存着这个词,早日出狱,指日可待。

  是的,据监狱长透露,两名犯人,的确表现良好,从“死刑转无期”这是第一步,往后,还有很多减刑机会在向他们招手。

  

  如今,真相的考究,司法的争议,就这么过去了。

  起初简短新闻的只言片语,让我们对杀人犯被减刑的决定一头雾水,为被杀之人无命偿还的决定摇头惋惜。

  毕竟,强奸并杀害2条外籍生命的杀人犯没死,犯罪成本低廉,这往后啊,要拿什么祭拜暹罗地上的异国冤死亡魂。

  可我们并非本案的判官,根本没机会亲临现场,或者也真如缅甸舆论所怀疑的那样——那两个缅甸人,真的就是绳之以法最终的答案吗?

  不知道,不会有人知道了。

  

  这世上,不可能会有100%的公正透明,但现有的法律取证程序再怎么不规范,也不能没有。

  事件的源头,争论的引线,甚至2名死去的英国游客,也许都要成为“追求司法绝对公平公正”路上的牺牲品了。

  一个被质疑的司法体制,意味着死刑的审判,众口难调,无法让人信服。

  非但如此,不管本案是谁成为了杀人者,他的死刑免除申请,已经出现在大赦名单之中。

  杀人者,尘埃落定,不用偿命。

  

  惩恶扬善,这四个字,应该只是地球部分人自行创造的渺小文化而已,并且还天真的为上天赋予了情感,相信天理的存在。

  湛蓝的暹罗天空下,只要“事在人为”的文化力量足够合理,那么便能以“不死”作为奖励,让杀人犯回到社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再次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而赦免,究竟是体谅案情之中的身不由己,还是终结这场混乱的判决争议,或是另有角度的权衡考究,不管我们是否理解,这都是泰国佛国自己的特色,我们只能如是了知,如是信解,不生实相,也不可恶言相向。

  

  最实在的,还是希望“泰式自由随意”,不要在他人口中,再与人命关天天的草率扯上半点关系。

  比起在游客遭遇不测后积极补救、诚恳道歉,只愿暹罗能够从“龟岛命案”中吸取教训,广插监控,加强部署,巡逻平铺。

  请相信,这些从始至终对游客们无死角的细心防护,就是泰国最完美的旅业形象。

  

  2名惨死的英国游客,为治安敲响了警钟,可这并非是他们当时出游放松的本意,他们也与大多人一样,绝不希望在惨剧中结束自己的一生,换来世人的警示。

  

  待疫情结束,将来泰旅游的客人,今日知道了要从他们的葬身之地绕道而行,而被松懈遗忘后的来日,谁又会在旅途的欢笑中将此事忆起。

  

  悲剧会重演不是偶然,因为死者创造悲剧已无法重返,生者围观悲剧却全当新闻。

  还有一句句毫无实质性措施的“今后定将避免此类事情发生”,也是对死神最好的邀请。

  

  我们当知那些被死神光顾的景点,游客生命的逝去,是无法补救的。

  “横死之人,需要等待许久,才能在同一个终点与至亲重逢,伸出没有温度的手,为他们擦去当初生离死别和思念至极的悲痛泪水。”

  当然,这只是个惊悚而迷信笑谈罢了...

  在实实在在的日子里,好好活下去,胜过一切。

  泰缅,东南亚,世界,不管人身在何处,

  充满未知和意外的苦行,正在暗处与明日赛跑,

  只愿身在异乡的游人,皆能永世平安。

  你脚下的土地,愿它能护佑:

  横祸不生,灾难远离。

  

相关专题:英国,吻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20 14: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