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纽约时报:一场可以预见的美国灾难(图)

京港台:2020-9-3 00:36| 来源:纽约时报 | 评论( 119 )  | 我来说几句


纽约时报:一场可以预见的美国灾难(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特朗普(专题)总统与国务卿庞皮欧。一些美国盟友对特朗普再次当选后的可能行动感到害怕。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8月,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致电前法国驻美大使、现外交部秘书长弗朗索瓦·德拉特(François Delattre)。基辛格为日益恶化的美中关系和局势失控(电视剧)的风险感到担忧。

  德拉特告诉我,他在这方面也有自己的担忧。“十月惊奇”(指竞选末期出现的,可能改变投票者想法、影响民意调查的事态重大进展——编注)可能包括南海的军事事端,特朗普可能以此展示美国与习近平(专题)主席的中国对抗的决心。如果乔·拜登(专题)(Joe Biden)胜选,这种决心估计便随之消失,如果真是这样,特朗普曾在一个白宫南草坪的70分钟演讲中宣布,届时“我们的国家就归中国了”。

  特朗普就像刘易斯·卡罗尔《猎鲨记》中的贝尔曼:“我已经说过三遍了:凡是我说三遍的就是对的。”正如格陵兰不会归美国,拜登的美国也不会归中国。

  “如今作为欧洲人很孤独,”德拉特若有所思地说。俄国有敌意。中国有敌意。在新兴大国看来,欧洲所珍视的战后多边组织,只是由西方国家缔造并为其服务的那个世界的遗物,希望做出改变。而美国却不见了踪影。

  欧洲愈加频繁地提及“遏制”美国的需求——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的话,这个词最初由美国外交家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提出,用以定义美国对共产苏联的冷战政策。这本应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转变,然而现在什么事都不足以震惊了。

  别忘了,我们面对一个将谎言重复三遍或多遍就成为“真相”的总统。

  别忘了在共和党全国大会期间,阿谀奉承的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公开违背禁止在职联邦雇员介入竞选活动的《哈奇法案》(Hatch Act),站在耶路撒冷的一个天台上称颂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构想”。

  “庞皮欧是史上最差、最腐败的国务卿。”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诺曼·奥恩斯坦(Norman Ornstein)告诉我。

  别忘了,特朗普在大会开幕日说,“除非操纵选举,他们无法从我们手上夺走这次选举”,为美国民主的毁灭铺平了道路。

  在提名演讲中,与庞皮欧如出一辙地,特朗普将白宫用于个人政治目的,发出可怕的警告:“如果左派获得权力,他们会把乡村给毁了。”特朗普将共和党变成了个人邪教。在弹劾过程中,特朗普断言,他可以逃过任何指责。

  我问奥恩斯坦——一个一贯不会夸大其词的人,在离竞选日还有67天的今天,美国民主面临的威胁有多真实。“就算现在还不是一级戒备状态,也非常近了,”他使用的是美国武装力量的最高威胁等级界定。

  欧洲很清楚接下来会怎么样。匈牙利右派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建立了一套特朗普再次当选必将追随的极权系统模板:架空独立司法、移民(专题)妖魔化、宣布“人民意志”高于宪法制衡、限制自由媒体、赞美神化的国家英雄主义,并且最终,如欧尔班或弗拉基米尔·普京或土耳其的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一样,锁定一种独裁统治,保留一层虚假的民主,同时操纵选举以确保它只会产出一种结果。

  事实上,特朗普当然早就踏上了这条路。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对他唯命是从。如他在演讲中夸耀的,他正在逐步实现任命超过300名联邦法官的目标。他还瞄准(电视剧)了《华盛顿邮报》的所有者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

  他正在极力压制选民,并试图取消合法选票的资格。“邮寄选票,是作弊,”总统宣称。邮寄选票“实际上就是欺诈”。邮寄选票“将由外国印刷”。

  我告诉你三遍就是对的。就像反复说拜登获胜将导向灾难,或者他自己为非裔美国人所做的超过林肯以来的所有总统。特朗普正在精心谋划一场混乱来保住工作,因为这份工作是他躲过纽约(专题)公诉人和牢狱之灾的唯一手段。调查显示,戴口罩的民主党人使用邮递投票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不戴口罩的共和党人。于是便有了特朗普的鼓噪和最近要加紧移除邮政分拣机器的行动。

  亲拜登的官员预见到几种灰暗的前景:特朗普在摇摆州选票完成统计前就宣布胜利——考虑到缺席投票的数量,统计可能耗费很多天甚至数周;在巴尔的支持下,特朗普声称外国政府生产了伪造的邮寄选票,拒绝承认败选,并挑战邮寄选票总数的真实性;特朗普试图利用武装力量帮自己获胜;特朗普对一个或多个州的结果发出质疑,导致拜登和特朗普都无法获得270张最低当选票数,然后选举将在众议院由共和党占多数的代表团以一州一票的形式来决定。

  除非拜登压倒性胜利——我不认为这会发生——上述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欧洲将要“遏制”那个美国。与基辛格和德拉特一样,我也担心中国。但我最担心的可能是,习近平取消主席任期限制成为终身制皇帝的做法,成了贪得无厌的特朗普陛下的潜在榜样。

相关专题:纽约,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3 00: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