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氾滥中的美国"国内恐怖主义" 极端主义者持续大增

京港台:2020-10-21 04:54| 来源:联合报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氾滥中的美国"国内恐怖主义" 极端主义者持续大增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徐子轩

  不久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宣布破获一桩绑架未遂案,目标对象是密西根州州长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计画者是自称「金刚狼守望者」(Wolverine Watchmen)的团伙。他们认为惠特默因应新冠肺炎所颁布的命令,如禁止非必要性外出、限制商店来客人数等举措已超越宪法权限,必须以人民力量制止其所为。

  根据证人指出,除了绑架州长,金钢狼守望者亦涉嫌袭击密西根国会大厦,并提供军事资源,目的在于引爆内战、使社会崩溃。此即所谓的「国内恐怖主义」(domestic terrorism),不仅震撼美国社会,也因本届总统大选在即,若得逞恐将影响选情,甚至引起全球瞩目,关注西方民主是否已走入死巷。

  美国的「反政府」传统

  若要回答这类问题,可从美国反政府的传统说起,怀疑政经菁英,进而起身反抗,本来就是新大陆移民(专题)血液裡的DNA。即使在美国建国后,对政客与富豪的猜忌也未曾停歇,遂而形成各种对犹太人、穆斯林、左派等阴谋论;到了现代,藉由科技驱动,谣言传得更快更远,民主面临前所未见的威胁。

  反政府极端人士若只是宣传理念,顶多成为舆论焦点或心灵导师;但许多激进者会联合起来形成所谓的「民兵」,民兵通常不仅拥有全副武装,且可能受过一定程度的军事训练。美国宪法第一条裡有规定国会具有组织管理民兵的权力,被认为是民兵正当性的来源,不过这并不包含私人民兵。多年来,民兵就在监管的模糊地带中生根茁壮。

  上世纪90年代,民兵运动方兴未艾,主因是冷战结束后,美国与全球局势都出现了巨大变化。当时老布希虽然赢得冷战,却主张美国应透过联合国体制与后共国家共治。有些激进份子将之转化为「新世界(电视剧)秩序」(New World Order)的阴谋论,强调隐匿幕后的反基督教集团,想以社会主义来统治全球,消灭自由世界。

  这段期间,美国也发生许多事件,激化了部分人民的抵抗意识。像是1992年的红宝石山脊(Ruby Ridge)事件,当时FBI与法警收到密报,表示居住于山中的一些激进份子意图造反。法警前往红宝石山搜捕,却造成对峙枪战,双方都有人伤亡,特别是山中一名抱著婴孩的母亲也被枪杀,让舆论大譁。

  再来是1993年的韦科围捕(Waco siege)惨案。当时被视为邪教的大卫教派(Davidians)在德州韦科市山间扎营自立,美国菸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ATF)试图进入搜查,与教徒发生严重衝突,激烈交火后双方多人死伤。最后营地大火,许多教众被烧死,包括20多名孩童,起火原因则众说纷纭,有人怪罪是政府所为。

  加上美国通过两项枪支管制法律——1993年的布雷迪法(Brady Law)和1994年的攻击性武器禁令(Assault Weapons Ban)——前者要求武器经销商对购买枪支的个人进行背景调查;后者禁止製造或持有根据该法定义的半自动攻击武器,使得激进份子认为这些法律夺取人民拥枪权,违反宪法第二修正案。

  林林总总导致了美国反政府极端主义的复兴,特别是民兵运动。1995年发生建国以来死伤最惨重的恐攻——奥克拉荷马市爆炸案。一名退伍军人与同属激进右翼团体的伙伴,在联邦政府大楼引爆卡车炸弹,造成168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原因是激进份子决定让压迫人民的政府血债血偿,并唤醒更多人推翻暴政。

  然而,激进份子虽号称抵抗政府,实际上却是无差别攻击,像是奥克拉荷马爆炸案有多19名无辜孩童死亡,引起群众愤怒,民兵运动受各界挞伐。随著时间过去,激进团体逐渐消声匿迹,加上911事件将美国注意力转移到全球反恐,国内极端份子也将矛头对准穆斯林,较少针对政府,直到欧巴马当选总统又死灰复燃。

  「白人至上」极端主义者大增

  欧巴马政府期间,白人至上极端主义者(white supremacism)数量大增,这种情形在川普当选后益发显著,加剧了美国国内政治与意识型态的两极化。现在的激进份子和30年前的民兵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蔑视权威、军事训练、崇敬宪法第二修正案等特徵;不同的是他们拥有宽频和社群网络,传播与动员力量更强大。

  此外,川普俨然成为极端份子眼中的新救世主,从种族问题、疫情失控(电视剧)及其他抗议活动,都加强了对川普的向心力,反将他们的怒火转到地方政府身上。例如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疑似被警虐死案,许多白人至上主义者出现在各地抗议活动内,其目的并非追求有色人种民权,只是表达对警察的敌意或趁机闹事。

  各州关于新冠疫情的禁令,亦成为激进份子的攻击标靶。各种以爱国为名的极端团体利用联邦政府的领导真空,将自己定位为财产和自由的监护者,指责剥夺人民权利的州政府,质疑封锁等卫生决策的合法性。一些团体甚至传播疫情的假新闻,意图推动内战,在地方建立纯白人的小国。

  「国内恐怖主义」的致命威胁

  这些妄想当然没那麽容易成功,但确实对美国社会构成威胁,特别是川普质疑大选的有效性,且主张民主党操纵选举结果。对此,一些川普的热心支持者已经有应对措施,例如金刚狼守望者、誓言守护者(Oath Keeper)等武装民兵,就表示会在大选日前往投票所保护投票者,避免他们受到有色人种等干扰。

  更有甚者,由于川普曾表示拒绝承诺和平转移政权,也以暧昧不明的言词鼓动极右派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要他们有集结的准备,被视为是投下大选未爆弹。虽然川普后来否认有任何鼓励政治暴力的意图,但有理由相信他的言辞已经在极端份子心中发酵,进一步触动有心人士念兹在兹的第二次内战。

  对此,美国政府已开始正视相关议题。在国土安全部最新发布的威胁评估裡,虽提到外在的国家或非国家行为者,可能会採取更激烈的手段威胁美国的网络安全;但以意识形态驱动的团体或个人,才是对美国国内最大的恐怖威胁——这些国内极端恐怖主义份子,将会是最持久也是最致命的威胁。

  尤其是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国内局势恶化,像是封锁导致个人孤立、经济颓靡造成失业等,会加速某些激进团体动员,施展针对性的暴力行为 。甚至还有极端份子呼吁传播新冠病毒,虽然效果可能极为有限,却仍然会引起经济风险和社会恐慌,必须严阵以待。

  激进者会联合起来形成「民兵」,他们通常拥有全副武装,且可能受过一定程度的军事训练。图为布加洛组织成员。 图/法新社

  小结:网路成极端份子有利武器

  截至目前,第二次内战尚未开打,但极端份子与各国政府的网路战已如火如荼地展开。网路可谓是极端份子最有利的武器之一,可在短时间内迅速招募人员、汇集资源,并覆盖更多受众。也因为网路缺少监管,让许多有心人士可模仿行为,形成恐怖主义的教室。

  例如布加洛(Boogaloo Bois)组织就公开呼吁革命和煽动叛乱,它们乃是利用Facebook招募成员,并在加密的讯息平台上进行交流。今年2月至4月之间,大量的布加洛社团在Facebook上诞生,在Facebook禁止这些页面之前,数量已达到125个,并拥有超过7万的追踪者;而讲述布加洛枪枝的短片,在Youtube上亦有200万订阅者。

  为了打赢这场网路战,一些西方政府和网路巨头合作,启动大规模自动阻挡(mass auto-blocking)功能,过滤或删除网站上的激进言论。但想达到完全监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了有干涉言论自由之虞,极端份子也懂得进化,利用各种标籤或同义字迴避审查,等于是用人脑和AI演算法斗智,而目前看来AI只能紧追人脑。

  因此,有专家提出新的策略,同样是打网路战,但应该要打的是网路心战。对于缓解极端主义立场的最佳方式,不光只是靠禁止,还可以试图去破坏或扰乱其观点。比如欧盟就成立激进意识网络(RAN)小组,和私人企业合作,在网路上宣传并反制人民的激进化倾向。

  最后,惠特默州长绑架未遂案或许只是一个开始,也可能只是单一个案,民兵组织是否会群起效法尚待观察。值得注意的是,随著西方整体力量趋弱,人民不满的声浪也会升高,势必将增加对抗国内恐怖主义与极端份子的难度,成为困扰西方各国的长久变数。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4 18: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