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贴:国人不平静了!隔壁上床,我们高潮

京港台:2020-11-8 13:33| 来源:赤评 | 评论( 44 )  | 我来说几句


热贴:国人不平静了!隔壁上床,我们高潮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年的美国大选,国人很不平静。

  其实也不难理解。

  不是一直这样吗——

  看NBA比CBA更激动,看英超比中超更不怕熬夜,对奥斯卡比金鸡奖更期待。

  对诺贝尔奖也比别的什么奖更牵肠挂肚一些——虽然毫无意外地知道名单里没有我们。

  因为我们知道——

  人家来真的。

  

  此次美国大选,从前期造势到选情分析,全国上下(我指的不是美国)各路高人贡献了无数版本的隆中对。

  进入投票环节,随着选情的一波三折,国人更是全体进入高潮,彻夜不眠。

  现在,关于民主党作弊的各种说法很多,有图有真相。

  

  

  如果真的是这样,美国的选举大概延续不到两百年。

  我始终认为,选举是一门学问,需要经过设计。

  不要把它简单理解为一人一票,而有些人素质差,不配玩这套游戏。

  2000年大选的时候,选情胶着不下,决战在佛罗里达州。

  布什在该州赢了戈尔几百张人头票,按赢者通吃原则,该州25张选举人票全归他。

  虽然戈尔的全国人头票多了50万张,但小布什选举人票在全国超过半数,最高法裁定他当选总统。

  我当时就想:佛州的州长是谁啊?布什的同胞兄弟啊!

  肯定有猫腻,我的地盘我作主嘛!

  但美国人不担心这个,没搞回避制度,比如说把布什的兄弟调到其它州去当州长,或者让他退休,免得搞破坏。

  因为没有哪个州长可以说这是我的地盘,只能说是xuan民的地盘。

  他只能去影响选民,而不可能绕过选民。

  所以,这几天看到群里各种呼吁:这是民主的丑闻等等。

  我只能说,有些人是以二维的思维想象三维的世界;

  以二围的标准来评价三围的身材。

  要说选票造假,恐怕比做假钞还难。

  因为你不但要大量印刷假票,还要有大量的人手去填写、发送,然后进入特定的选票统计渠道。

  这个过程中,该需要多少人参与?这些人都必须和共和党没有任何瓜葛,都不能被共和党方面的人发现。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美国民众对造假、说谎的厌恶,是渗透在文化里的。

  何况此次根据民调,拜登(专题)领先很多,他何必去冒险事先做这样的手脚呢?

  要知道,对方可是睁大眼睛在挑毛病,一旦实锤,连累整个民主党丧失信誉,失去的不仅仅是总统宝座,还会彻底丢失参众两院,这可比总统还重要啊!

  如果说有什么环节会出差错,则计票中的误差是不可排除的。

  同时,也不排除有意为之的误差。

  这种误差是否足以影响整个选举结果?恐怕就不好说了。

  还有许多人发图片,说很多美国人已经上街抗议了,不少商家早早用木板封起店铺门窗,以应对可能发生的骚乱和暴力冲突。

  许多人估计美国要乱,不排除川普一派会“上山打游击”。

  

  

  

  包括老胡,也一如既往地为美国的未来担心:

  “川普的最后一张牌就是动员共和党和支持者们采取行动,一起拒绝选举失败结果。他们如果下决心那样干,总能够找到理由,也应该能够搞出动静。但那样一来,他们与民主党和另一半美国人的冲突将在所难免,结果就真是要搞出美国的风景线了。”

  

  最后说:“咱们大家拭目以待。”

  我反复“拭”了几次“目”,还是这样一个判断:

  上街游行这类事情是有的,也可能会持续一些天,但绝不可能持久,更不会就此发生内战陷入分裂。

  搞选举的一个前提是输得起,不掀桌子。

  选举前吵归吵闹归闹,选举后不服归不服,要不了多久也就尘埃落定,各回各的生活轨道,该干啥干啥。

  至于驴象之争,一直都是在的,不争才是奇怪的。

  总统其实没那么重要,无非是选一个为大家跑腿挨骂的主。

  

  作为一个联邦制的国家,很多时候,州长权力比总统还管用。

  何况,对老百姓来说,反正就四年时间,选错了让他玩四年,四年后再把他选下去就完了。

  这次大选一波三折,一开始连老胡都没有信心了。

  在第一天晚上,川普提前宣布当选,老胡就埋怨美国的民调为什么不准,专门写文章批评美国民调和媒体误导了他:

  “这次美国大选无论最终什么结果,都有一个额外的大输家,那就是美国的民调机构。”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在展现国内民意方面出了很大偏差的这些舆论机构,当他们针对中国时会出现大多少倍的错位……所以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对华报道上有了极度的自我放纵。”

  出错的是民调,挨批的却是“舆论机构”和“对华报道”,这其间的跨度有点大。

  我想给老胡普及一点常识:所谓的民调,是否等于媒体报道?当然不是。

  美国的民意调查机构是专业和独立的机构,比如美国著名的盖洛普公司由社会学家乔治.盖洛普博士于1930年代创立,在长达60多年的时间里,用科学方法测量和分析选民、消费者和员工的意见、态度和行为,据此为客户提供民意、营销和管理咨询,具有很强的社会公信力。

  《人民日报》曾在2018年4月6日刊发报道:《国际多家知名民调机构:世界对中国"好感度"飙升》。

  

  该报道称,1月18日,盖洛普公司在《评价世界领袖(2018)》调查报告数据表明,全球134个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对中国领导力的认可度达到31%。这是中国自2008年以来领导力全球认可度第二次超越美国,仅次于德国,位列全球第二名,创下中国10年来最高纪录。

  报道还提到,而美国另一家民调机构爱德曼国际公关公司发布的“2018年全球信任度晴雨表”,在28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信任感高达84%,蝉联世界第一。中国民众对媒体和企业的信任度也同时位居榜首。

  对这样的民调,老胡又怎么评价?莫非有不同意见?

  当然,2016年大选,民调的确失手。

  但那一年情况比较特殊,主要是投票前夕希拉里被爆出邮件门,由此改变了民调基础,大概可以视作选举中的黑天鹅现象。

  当时希拉里私自假设服务器,绕过官方邮箱发送邮件,邮件内容含有利益输送等诸多脏事,如果追查下去,希拉里免不了坐牢。

  当然,这种事情的性质严重性我们是不知道的。不就是一个邮箱嘛,哪里传不一样啊!

  但美国人由此认定这个人不值得信任,转而把票投给了政治菜鸟川普。

  还有一件事算是队友挖坑:

  大选前一周,奥巴马医保案施行,全民医保大涨价,一些州价格提高了几百到一千美元不等,民众不满情绪蔓延,火气撒到了希拉里身上,结果几个关键摇摆州翻红。

  不要小看一千美元,美国人没有存钱的习惯,大部分家庭每个月刨掉吃喝,存款1000美元都不到。

  这种临阵闹出幺蛾子的事情,民调怎么来得及反映?

  但老胡不这样看,他由此及彼、由点及面地把问题上升了一个新高度——

  “整体看,美国的舆论机构、而不仅仅是民调机构出了问题。他们的价值观比较激进,开放和包容性不足,在美国两党政治的环境下不够超脱、独立,与其中一方事实上结盟太深,这严重削弱了他们报道国内事务时的客观性。在对美国大选的报道中,美国媒体很多时候更多成了站队的斗士,而不像是中立的报道者。”

  老胡批评得对,作为一个媒体的总编,他没有像美国的媒体那样,“更多时候成了站队的斗士,而不像是中立的报道者。”

  这是我们一直为老胡感到骄傲的。

  老胡就是世界媒体的榜样。希望《纽约(专题)时报》向《环球时报》看齐,CNN向《胡锡进观察》学习,真正成为“开放”、“包容”、“超脱”、“独立”的媒体。

  今天还看到有文章说:

  “不管最终谁获胜,我们更关心的是,现在你们的大选结束了,能不能把我们的孟晚舟放回家呢?”(《秦硕朋友圈》文章)

  

  这个“我们”我不知道包括谁?

  反正我从来没有这么自恋过。

  我认识她,她从来不认识我。

  人家的绿卡上面没有我的名字,那里的两处豪宅里没有我一间房间,她每年的百万、千万收入和各种股份里,没有我的一分钱。

  她一直被我们的媒体称作“公主”,我做梦都没做到过我的生活里会出现一位公主。

  

  另外,说到“回家”,其实孟晚舟一直住在自己家里。

  温哥华有名的豪宅区——登巴区和香榭区(温哥华最有名的富人区)。

  她的老公孩子也都在那边。

  虽然她戴着电子脚镣,但和家人朝夕相处,何来回家一说?

  你这是要让他们两地分居吗?

  

  作者说了:“这场引渡官司,华为(专题)奉陪到底;孟晚舟奉陪到底,戴着电子脚铐也能闲庭信步。”

  没错,这场官司总得奉陪到底的,大概和谁当总统关系不大。

  中国历史上有一群最了不起的人,他们一辈子操着别人的心。

  

  我赞成小赵对美国大选的态度。

  《环球时报》报道,在10月23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来自彭博社的记者提问,怎么看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中关于北京天气的评价,小赵淡定一笑,说:

  

  没错,那么遥远的事情跟我什么关系,身边的空气才跟我们息息相关。

  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是11月5号中午11点50分,我就顺便看了一下手机上的空气指数……

  

  和小赵同样淡定的是朋友家的钟点工:

  “两个老头七老八十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抢官做,在家安耽点多少好啦!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7 19: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