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7000万砸出一个"总统位"!拜登上台后可能做3件事

京港台:2020-11-13 19:40| 来源:金十数据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7000万砸出一个"总统位"!拜登上台后可能做3件事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总统拜登最新动态!

  在过去四年时间里,硅谷似乎一直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既享受着美国政府史无前例的减税政策带来的实际收益、以及宽松货币政策推升的资产价格疯涨,但同时又得忍受政府不断施加的监管压力和移民(专题)新规导致的技术人才流失。

  “打一棒子再给颗甜枣”的状态貌似不是硅谷所乐见的,毕竟在4年一次的总统大选到来之际,硅谷也用行动证明了他们渴望改变现状的决心。

  今年6月,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专题)为竞选资金发起了一场非公开的线上筹款活动,参与者是来自硅谷的超级富豪,而仅20分钟拜登的竞选阵营就收到了400万美元的入账,创下了其线上活动单场的筹款纪录。这仅仅只是硅谷慷慨解囊支持拜登的一个例子。

  据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统计数据,硅谷互联网公司98%的员工政治捐款流向拜登,六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甲骨文和Facebook)95%的员工捐款金额达到近500万美元;另据公开捐款数字统计,美国科技巨头的大额捐款也都流向拜登,规模超过7000万美元,其中仅Facebook联合创始人莫斯科维奇就捐了2400万。

  明明是在特朗普(专题)执政期间身价倍增的科技富豪们,为何如今却毫不犹豫地将票投给拜登,硅谷与特朗普究竟存在多少“恩怨”?如果最终拜登上台,又将给硅谷背后的美国高科技产业带来哪些变化,是否意味着美国会在芯片、5G等关键领域迅速称霸?

  

  奥巴马VS特朗普:硅谷科技巨头的“天堂与地狱”

  硅谷对特朗普的厌恶众所周知。过去几年,特朗普不断与硅谷科技行业交恶,在社交媒体上炮轰亚马逊、谷歌和推特等互联网巨头,威胁要取消被称为“互联网公司保护伞”的230免责条款,并向谷歌等科技巨头发起最大规模的反垄断诉讼,同时还制订新规限制技术移民导致科技企业人才流失,甚至不顾全球贸易秩序对进口产品征收税费。

  

  特朗普的一次次出手让美国政府与科技企业的关系陷入冰点,这与前任奥巴马政府形成了强烈且鲜明的对比。实际上,奥巴马对于科技行业的态度堪称史无前例的“亲密”,甚至还被贴上了“科技死宅”的标签——在奥巴马看来,科技是改善美国现状的一条捷径,因此他也十分擅长利用科技的力量。

  比如,从2007年参与竞选开始,奥巴马及其团队就已经开始挖掘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奥巴马甚至一度在推特上成为“全球第一网红”;当选之后,奥巴马也数次推动并建立科技与行政之间的联系,包括开创性地开设了首席数字官一职,负责加强白宫在社交网络上与大众的沟通交流;而其对科技界的最大贡献还在于“两推一改”,即对VR的推行、对自动驾驶的推行以及对于美国通讯业务基础设施的整改。

  当地媒体《今日美国报》曾在2016年撰文指出,奥巴马当总统的八年时间里,美国科技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也影响着全球科技的发展趋势。文章列举了几个例子:智能手机方面,2008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为1.39亿部,但到2015年这一数字已经升至14亿;社交媒体领域,2008年Facebook只有1亿用户,推特也才刚立足脚跟,但2016年Facebook的注册用户已经高达17.9亿。

  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为提升美国科技创新能力,奥巴马在任期内总共推出了100项科技创新政策,到其卸任之际还留下了不少科技“政治遗产”;用舆论的观点来说,奥巴马为美国科技产业铸造了一个“黄金时代”。

  然而,在特朗普上台之后,科技这条改善美国现状的“捷径”却惨遭一次次的封堵——除了上文提到的诸多例证之外,特朗普政府的半导体出口限制令对美国科技行业的伤害,大洋另一边的研究人员也有自己的判断。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明确指出,美国今年5月的出口管制措施已经导致其原产产品销售额损失1700万美元;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曾在10月中旬发表文章指出,特朗普政府去年迄今频繁对美国科技企业及外国公司下达“通牒”,这种强制性行动是一场豪赌,美国工业将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比如半导体产能的外移以及全球企业不再选择美国技术等。

  也正是基于两届美国政府在对待科技行业所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时还有奥巴马政府所积攒下来的口碑,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副总统的拜登如今一站上竞选台,硅谷旗帜也便鲜明地站在他这边。

  就在拜登拿下超270张选票之后,硅谷旧金山(专题)、圣何塞和山景城等地街头一片欢腾,各大科技巨头的CEO都迫不及待表达了祝贺之情——微软总裁史密斯、Facebook COO桑德伯格、思科CEO罗宾斯先后表示,美国朝着多元化、包容迈出了重要一步。

  可见,硅谷“成功押宝”的喜悦显然已溢于言表。

  

  硅谷科技巨头能迎来哪些改变?

  硅谷科技富豪的“倾情打投”,以及拜登票数“过线”后迫不及待地送上贺词,这也反映出他们打心底里对拜登怀抱着很大的期待,而后者一旦上台又能给硅谷带来哪些好处?更进一步讲,拜登会对美国科技行业带来哪些改变?答案或许可以从拜登此前的承诺以及前后两届政府的处事方式当中找到。

  其实一开始,硅谷最初所钟意的候选人并不是拜登。在民主党总统初选期间,硅谷科技富豪们更青睐年富力强、思想开明的LGBTQ市长布第吉格(Pete Buttigieg),后者多次来到硅谷进行筹款活动;硅谷最排斥的则是主张分拆巨头公司的激进派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Elizabeth Worre)。

  

  但当拜登赢得初选,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后,他也成为硅谷“打败”特朗普的唯一希望——硅谷对于拜登的期望,亦或是说拜登可能给美国科技行业硅谷带来的变化,主要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亚马逊等科技企业不再遭到赤裸打压。前文提到,奥巴马与特朗普,一位是实打实的“技术宅”,另一位是商业大亨,双方对于美国科技行业的态度截然相反;而在特朗普上任后,大举废除奥巴马时期的政策,不断退出国际组织,几乎将奥巴马的“遗产”拆毁殆尽。

  反过来看,拜登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直接参与了当时大量政策的决策过程,如果顺利上台首先改变的显然是废除特朗普的诸多法令,恢复奥巴马时期的立场及措施——这也是拜登能给美国科技行业带来的最大改变。更为直观来说,像特朗普那样赤裸打压亚马逊的行为,在拜登政府应该不会再次出现。

  其二,全球科技贸易交流将加速。在贸易问题上,拜登此前一直主张避免特朗普政府那种动辄征收税收的极限施压手段,声称将通过谈判来解决分歧;这无疑有利于美国跨国企业——他们希望看到一个平和稳定的国际贸易环境,毕竟特朗普政府到处树敌的风格,不仅没有给美国科技巨头带来收益,反而让他们在海外市场折戟。此外,科技进步需要交流和合作,这也是美国科技企业长远发展的极为重要的因素。

  其三,硅谷暂时性保住了大量海外人才。过去几年,特朗普政府不断推出各种限制政策措施,增加技术移民H1-B工作签证的申请与批准难度,尤其是今年还借着新冠疫情的理由暂停颁发H1-B签证,同时也显著上调了H1-B签证的申请门槛,这几乎直接切断美企雇佣海外人才的途径,引发了科技行业的愤怒抗议。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美国政府每年发放约8.5万份H-1B签证,但收到的申请数量要远大于这一数字;而2019年,美国总共拒绝了15.1%的申请,2016年这一数字则为6.1%。对于特朗普政府的签证措施,谷歌CEO皮查伊就直言:移民对美国经济成功起到了巨大作用,推动美国成为全球科技领先者,也帮助谷歌有今日之成就。

  对比之下,早在奥巴马时期,拜登就一直承诺要扩大H1-B签证计划的规模,尽可能留住对美国有利的海外高科技人才;可以预见,上台之后的拜登政府无疑会取消特朗普对H1-B签证申请以及国际学生实施的诸多限制,尽管这一宽松措施能否落地还取决于国会,但这起码给美国科技巨头带来了希望。

  

  5G明显掉队,美国科技产业已难“脱胎换骨”

  显而易见,着眼于特朗普政府过去几年的不利政策,如果拜登上台就意味着美国科技企业将很大概率迎来喘息机会;尤其是拜登政府一贯力推扩大互联网基础设施投资,并承诺投入20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外界对此也议论纷纷:随着拜登入主白宫,美国5G以及芯片行业都将迎来史诗级的大变革。

  然而,美国高科技制造业要想再次夺回在全球市场的主导地位,恐怕则有碍于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美国科技企业头顶的阴云仍未消散。对硅谷科技巨头来说,拜登的政策也有不利的方面,尤其是增加税收和监管压力。与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底宣布史无前例的减税政策不同,拜登政府则明确提出要对企业巨头和高薪阶层增加税收,以用于其他增加开支的领域;在互联网数据隐私、反垄断等方面,拜登也更加倾向于严格监管与控制。

  面对政策可能带来的压力,美国科技企业能否挤出更多的精力来应对市场更高的需求,甚至是进一步助推美国高科技制造实现“逆风翻盘”,恐怕仍需打个问号。

  另一方面,美国高科技产业普遍迷失在金钱里。作为现代通讯产业的发源地,美国科技产业本就有强大的发展基础,虽说如今已在5G领域被中韩甩开,但深究其互联网基础设施走向没落的真正原因,或许并非在实力上达不到要求,而是在于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原有企业(如高通)纷纷放弃制造业务,谷歌、苹果等新兴巨头也从不考虑接手。

  

  通俗一点来说,高科技产业赚的也都是辛苦钱,企业除了要研发技术之外,还要冒着巨大风险投入大量生产成本,极度消耗企业资源且回报率并不算高,况且近年来欧美高科技制造业大量外流,造成了人才严重流失;这也是造成移动通信巨头高通宁愿选择收高通税而放弃网络基础设备业务、对垂直行业拥有强大控制欲的苹果却从来不考虑开拓网络基础设备、思科不打算接下诺基亚的网络基础设备业务的很大原因。

  无论是政府的监管控制不见松绑,还是科技企业只想吃肉不愿啃骨的选择,在行业难题未解的背景下,就算拜登能重铸一个新的“科技黄金时代”,但也恐怕很难让美国高科技制造业真正的脱胎换骨。

相关专题:拜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5 10: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