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被网暴清华学姐中考只370分 绘画靠临时突击逆袭

京港台:2020-11-21 10:04| 来源:远荐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被网暴清华学姐中考只370分 绘画靠临时突击逆袭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来自清华美院的唐靖一夜间爆红。

  11月20号,清华美院的一位女学生称自己在食堂走道上被一个身高160多的男生骚扰了。据当事人陈述是——“该男生借背包摸自己屁股”。

  

  事后,还没有弄清楚情况的女生将该男生的个人信息曝光了,将其身份信息公开至社交媒体。让这个男生遭受了众人的议论,经受了轮番好几波的社交圈内的冷暴力。

  学姐在朋友圈中还恶狠狠的对学弟说:“小东西,我确实不能暴打你一顿,但我先让你在我朋友圈社死吧。”

  然而,最终监控结果出来了,被证实是个误会,学弟只是不小心书包碰到了学姐的臀部。

  学姐也做了道歉,但是明显诚意不够。她只是通过辅导员来表态:我和学弟已经和解,我已删掉相关文字,请谅解我的第一反应,我们相互道歉,此事了结。

  

  让网友气恼的是,本来应该是你道歉,为什么要相互道歉,就问你,小学弟做错了什么?人家被你冤枉了,差点遭遇社死,要不是监控给洗清了,他的人生可能就此玩完了,他还要向你道什么歉?

  如今这位学姐自食恶果,自己先被社死了,她遭遇到网友暴风骤雨般的讨伐,个人信息也被网友曝光。

  

  其中网友还扒出了她在2019年高考进清华的一条新闻,让人意外的是,这位学姐拥有着神一般的简历,被官方称为逆袭女神。

  

  她是湖北宜昌人,中考成绩仅370分,美术基础几乎为零,家庭条件极其普通,是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然而却逆袭进清华!为此当年她的事迹上了《三峡日报》,受到官方的高度赞扬。

  

  

  最神奇的是她的绘画天赋,在此之前她没有任何美术基础,3年前进入市人文艺术高中时,老师突然发现她有惊人的绘画天赋。综合考虑文化课成绩,老师建议唐靖把高考目标定为清华大学。当时唐靖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在老师的鼓励下,她朝着目标努力奋斗。

  唐靖绘画作品

  

  

  

  

  2018年底,为了全力备战艺考,唐靖赶往杭州参加了为期3个月的封闭式训练。2019年春节后,她参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的校考。最终唐靖以专业课592.5分,文化课482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录取。

  

  这个女孩本来拥有着一段让人艳羡的逆袭人生,没想到她把这件事处理得实在是太糟糕了,真的是很难让大家同情她。

  相关阅读:

  清华学姐:小东西,知道怎么社死吗?反转后被骂上热搜

  

  用污蔑去让另一个人

  社会性死亡

  是否跟谋杀一样

  最近,清华大学发生了一起性骚扰风波。

  “社会性死亡”这一名词,再度登上热搜。

  所谓的“社会性死亡”,可不是指在死后被人们所遗忘,而是“在公众面前出丑,尴尬丢脸到生不如死,恨不得马上找条地缝钻进去,原地去世”。

  从另一层意义上来讲,就是通过揭露一个人的不道德或者犯罪行为,将其公之于众,摧毁这个人的社会形象和社交圈子。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

  一位清华大学2020级的男生在食堂打饭时,书包蹭到了2019级清华美院的学姐。

  随后,学姐认为学弟性骚扰自己,学弟否认自己性骚扰,表示可以调取监控证明清白。

  学姐不依不饶,强行查看了他的学生卡。

  学姐先在朋友圈发文,将他的真实姓名和信息公布,随后说:我先让你在我朋友圈社会性死亡吧。

  

  随后,当事人去学校保卫处登记,调取监控。这位清华美院的女生再次发朋友圈表示:视频明天就出来了,我要求学弟纸面道歉信,在他的家人和同学群体公开此事,保护好我的隐私。

  

  事件很快在清华大学传开,学弟被安上了一个言之凿凿的“性骚扰”罪名,经历了一次“社会性死亡”。学姐的几条朋友圈几乎置这个大一新生于死地。但事情很快发生了反转——视频监控调取出来后,她发现误会了学弟,监控是个黑色的书包擦了过去,确实不是手,学弟没有性骚扰。

  

  该女生联系学弟的辅导员,要辅导员转告学弟:抱歉,希望没对你的声誉造成过大影响,这件事并非无中生有,希望你理解我的反应,我们互相道歉即可,此事了结。

  

  随后,学姐删掉朋友圈,表示:我和学弟已经和解,我已删掉相关文字,请谅解我的第一反应,很感谢他没有让我公开自己的个人信息。但很明显,从私人争执上升到一场舆论风波,学姐轻瞄淡写地道歉,显然无法安抚汹汹的民意。

  

  接下来,网友也让这位学姐体验了什么叫“社会性死亡”。学姐被爆料是清华美院雕塑系学生,被网友群嘲称作“腚姐”——她的录取通知书,当时地方的新闻报道以及家庭信息都被网友挖了出来。满屏留言都是对学姐的指责和谩骂。

  

  民意滔天,社会性死亡的代价过于惨烈。

  

  这件事令人们毛骨悚然的一点就是,

  在当下咱们这个社会里,

  当一个男生遭遇到这种性骚扰污蔑的时候,

  社会性死亡几乎是不可逆,不可防御,不可预测的。

  

  不可逆在于,一旦这种性骚扰的污名被扣上了,男生需要寻找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性骚扰,

  但是大家都知道,找到你干过什么事的证据很容易,找一个你没干过的事情的证据却颇为难。

  如果那个清华男生没有监控录像作为洗刷清白的证据,

  那么他永远无法证明自己没干过的事情,

  这个污名将永远扣在他的头上。

  

  况且,即便是后来洗刷了清白,很多女拳分子也能以:

  “这次算你幸运,有监控给你撑腰,下次没有监控的地方,你是不是就可以为非作歹了”

  这种言论持续打击这个男生。

  这种社会性死亡几乎是不可防御的,这点指的是,当女生提起对一个男生性骚扰的指控的时候,女生几乎不需要提供任何证据就可以对男生发起社会性死亡打击。

  人们普遍的对于女性作为弱者的同情心会在无视法律证据的情况下就迅速站到女生那边,加剧了对男生的社会性死亡打击。

  

  这就像两个大国,一方有洲际导弹,而另一方连一门防空炮都没有。这种打击和防御的急剧不对等,导致一旦一个男性遇到这样的事,社会性死亡已经必然的了。

  第三是不可预测性。这个事件中的男生和女生此前完全不认识。而女生可以以自己的判断指责任何她认为有嫌疑的人性骚扰他,并迅速发起社会性死亡打击。

  男生对于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被谁这样打击,完全不可预知。

  如果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那么所有男性未免会生活在一种莫大的恐惧中。这就像生活在三体的黑暗森林当中,你随时可能面临一场不可预测,不可防御,不可逆的黑暗森林打击当中。

  

  诚然我们一直在推进对女性合法权益的维护,但这种维护不应该也不可以超脱出法律程序正义的框架。

  在普遍法律认知中,谁主张,谁举证,而不可以以无证据的指控要求当事人自证清白。另外,对于个人发起社会性死亡打击,等同于私刑。

  这也不符合普遍的法律程序正义。在没有调查,没有审判的情况下,直接快进到对自己认为的被告直接行刑,这样真的好吗?这和主动伤害他人有什么区别。

  

  也就是说,对他人发动社会性死亡打击,就是一种社会性谋杀,能对当事人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

  而当当事人终于能自证清白的时候,当初帮忙传播曝光男生的个人信息的那些人,是不会再去传播事件翻转的新闻的。

  

  还记得前阵子大火的网剧《沉默的真相》里面的侯贵平吗?

  因为察觉到当地有人向官员提供女学生,并目睹自己的学生因此死亡。

  他决定将这件事捅出来,但最终他被人陷害强奸妇女,并且被杀害,还被伪造成是惊慌失措溺水身亡。

  全村的人都唾弃他,即便是在他死去之后。

  

  

  侯贵平去世多年之后,他的“社会性死亡”依然没有结束,他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和他们家断绝了往来。

  真相究竟是什么确实重要。

  更重要的是真相不会被沉默,要让所有人都看到。

  

  如果清华大学食堂没有监控,即便是没有任何证据,今天的舆论风向绝对不会是这样。如果没有监控,这个男生可能一辈子都没法恢复名誉了。

  不信啊,你看看豆瓣上的人都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就知道了。

  

  有罪推定,即便事实清楚也断定你下次一定会犯罪,

  这已经和普世的法律原则相违背了。

  不,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是在犯罪了。

  今天的社会,让人“社死”的成本非常低。

  网络暴力正在超出很多人的控制范围和承受范围。

  

  随着更多信息被挖掘出来,那个清华学姐的个人信息和照片也被网友发到了网上,开始了全新的一轮针对她的网络暴力。

  至此,那个清华的学姐也“求仁得仁”般地“体验”了一次社会性死亡的感觉了。

  可能在这个学姐任性地公开学弟信息,发动对学弟的“社会性死亡打击”的时候,她没有想到,可能她这样的行为甚至会让以后更多女性被骚扰的案件难以处理,以后当别的女生真的被骚扰的时候,她们会怕自己手中证据不足,再被反向社会性死亡一次。

  记得当年轰动全国的南京彭宇案吗?

  老人和彭宇相撞,法官判彭宇要赔偿。

  那个案子之后,“碰瓷”这个词被全国人民得知。随后数年,大家遇到倒地的老人,都不敢去扶助了,这不知道造成多少老年人的伤亡。

  利用别人的善心,肆意发动“社会性死亡打击”的这位学姐,恰恰成了中国女性反性骚扰的最大障碍。

  不知道她现在意识到了这点没有。

  我觉得,她可能还没有。

  但至少,今天,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社会性死亡打击,被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一下。

相关专题:清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8 05: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